<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五十二章 和好如初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陆峥觉得自己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的心情是矛盾的,既急迫地想要知道独孤蚁裳的决定,又畏惧得到不想要的答案。壹看

    终于,独孤蚁裳经过长久的沉默之后,有了反应。

    独孤蚁裳抬脚就走,转身离开,在她的背后,陆峥的脸色霎时一白,整个人都呆滞了,他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褪色了。

    陆峥渐渐低下了脑袋,叹息一声,整个人宛若失魂了一般,半点不想动作。

    却在这时,走出几步远的独孤蚁裳猛然回头,面无表情地问陆峥:“你先前所说都是真的?”

    “啊?”

    最初陆峥没有反应过来,待他一反应过来,立刻心跳如雷地急忙点头,连声答是,举手发誓,道:“我句句所说是真,不敢半点隐瞒,我若有一字半句的隐瞒,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嗯。”独孤蚁裳点了点头,抬手“啪”的一声狠狠甩了陆峥一个巴掌。

    旋即,独孤蚁裳道:“先前定下的大婚时间后延。”

    陆峥吓得差点魂飞魄散,这会儿,他是真的要哭了,结结巴巴地颤抖开口,话都差点说不全:“蚁裳……你……你真的不愿意……”

    或许是见陆峥说话太累,独孤蚁裳叹息一声,干脆直言道:“白痴,我父亲现在生死难测,母亲远在天边、孤身一人,万魔窟又值多事之秋,眼下真不是大婚的时候。?  ?要看??书?”

    说完,独孤蚁裳噗嗤笑了出来,瞪了傻乎乎的陆峥一眼,道:“若是两人有情,是真心相爱,又何必在乎一场婚约?你我的时间,还很长。”

    独孤蚁裳其实早有推迟大婚的打算,只是一直不好直说,此时趁此时机,正好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当然,陆峥若是不愿意将大婚的时间后延,她也会与陆峥按时完婚。

    “呼。”

    陆峥粗粗地喘了一口气,闻言总算放下心来,见到对方久违的笑容,他更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蚁裳,你原谅我了?!”

    “你与虚影并不是一个人,要伤我,亦不是你的本意,如此,我为何要死抓着你的这一点失误不放?”

    说完,独孤蚁裳的眼眶也红了,将陆峥搀扶起来,表情十分心痛。

    陆峥这番负荆请罪,负伤不可谓不小,他全身的血液没流二分之一,也有流掉三分之一。好在,这些付出都是有收获的。

    “哼。”独孤离情,他算是明白了,自家姐姐是彻底栽在这个姓陆名峥的手上了。

    杀手锏。他先前之说以没有细说,便是想在最恰当的时机。

    云中怪竟亲自前来了。

    云中怪此番前来,是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他先前便说过。

    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陆峥觉得自己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的心情是矛盾的,既急迫地想要知道独孤蚁裳的决定,又畏惧得到不想要的答案。

    终于,独孤蚁裳经过长久的沉默之后,有了反应。

    独孤蚁裳抬脚就走,转身离开,在她的背后,陆峥的脸色霎时一白,整个人都呆滞了,他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整个世界都褪色了。

    陆峥渐渐低下了脑袋,叹息一声,整个人宛若失魂了一般,半点不想动作。

    却在这时,走出几步远的独孤蚁裳猛然回头,面无表情地问陆峥:“你先前所说都是真的?”

    “啊?”

    最初陆峥没有反应过来,待他一反应过来,立刻心跳如雷地急忙点头,连声答是,举手发誓,道:“我句句所说是真,不敢半点隐瞒,我若有一字半句的隐瞒,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嗯。”独孤蚁裳点了点头,抬手“啪”的一声狠狠甩了陆峥一个巴掌。

    旋即,独孤蚁裳道:“先前定下的大婚时间后延。”

    陆峥吓得差点魂飞魄散,这会儿,他是真的要哭了,结结巴巴地颤抖开口,话都差点说不全:“蚁裳……你……你真的不愿意……”

    或许是见陆峥说话太累,独孤蚁裳叹息一声,干脆直言道:“白痴,我父亲现在生死难测,母亲远在天边、孤身一人,万魔窟又值多事之秋,眼下真不是大婚的时候。”

    说完,独孤蚁裳噗嗤笑了出来,瞪了傻乎乎的陆峥一眼,道:“若是两人有情,是真心相爱,又何必在乎一场婚约?你我的时间,还很长。”

    独孤蚁裳其实早有推迟大婚的打算,只是一直不好直说,此时趁此时机,正好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当然,陆峥若是不愿意将大婚的时间后延,她也会与陆峥按时完婚。

    “呼。”

    陆峥粗粗地喘了一口气,闻言总算放下心来,见到对方久违的笑容,他更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蚁裳,你原谅我了?!”

    “你与虚影并不是一个人,要伤我,亦不是你的本意,如此,我为何要死抓着你的这一点失误不放?”

    说完,独孤蚁裳的眼眶也红了,将陆峥搀扶起来,表情十分心痛。

    陆峥这番负荆请罪,负伤不可谓不小,他全身的血液没流二分之一,也有流掉三分之一。好在,这些付出都是有收获的。

    “哼。”独孤离情,他算是明白了,自家姐姐是彻底栽在这个姓陆名峥的手上了。

    杀手锏。他先前之说以没有细说,便是想在最恰当的时机。

    云中怪竟亲自前来了。

    云中怪此番前来,是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他先前便说过。

    陆峥这番负荆请罪,负伤不可谓不小,他全身的血液没流二分之一,也有流掉三分之一。好在,这些付出都是有收获的。

    “哼。”独孤离情,他算是明白了,自家姐姐是彻底栽在这个姓陆名峥的手上了。

    杀手锏。

    云中怪此番前来,是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他先前便说过。独孤蚁裳其实早有推迟大婚的打算,只是一直不好直说,此时趁此时机,正好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当然,陆峥若是不愿意将大婚的时间后延,她也会与陆峥按时完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