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五十章 舍得一张脸
    刀剑收回之时,两人招式带起的余威在半空荡出两个小型漩涡,狂风一吹,独孤蚁裳衣衫飘飘,青丝游动,本人却是面无表情,看都没看陆峥一眼,只快步追上因为收手太快而被反噬得倒飞出去的弟弟独孤离情,将人拉住,责怪道:“下次切莫如此急躁了,住手便是,无须特意收招。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从独孤蚁裳现身直到她看似教训实际关心自己的弟弟独孤离情,这一段时间,独孤蚁裳从头至尾都没有扭头看过陆峥一眼,更别说施舍关心的话语了。

    陆峥的神色一暗,满心的话,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高阶修者一静一动随意而为,要住手便住手,根本不会被反噬,除非是特意收招。

    独孤离情听了自家姐姐的教训,却是露出淡淡笑容来,转而又皱眉将姐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方才小心翼翼地拉住自家姐姐微凉的手,低声问道:“姐姐不是在闭死关么,贸然出关,会否有什么损伤?”

    修者闭关,轻易不出,尤其是闭死关,轻易出关,可能会带来不可估计的不良后果,重则危及今后修炼之路乃至是修者本身的生命。

    被独孤蚁裳晾在一旁的陆峥,这会儿也顾不上暗自神伤了,赶忙飞上前,急急询问:“蚁裳,你怎地突然出关了,可有……”

    陆峥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打断了。

    “关你何事?”

    “无需你关心。”

    独孤离情与独孤蚁裳几乎同时出口。

    陆峥被堵得,沉默半响,一句话都说不来。

    独孤蚁裳对自己冷淡,不愿见自己,不愿和自己说话,这还是第一次,伤心之余,陆峥亦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独孤蚁裳不愿意细说,陆峥便只好自己观察。

    经过陆峥的仔仔细细观察,却发现,独孤蚁裳的气息一如以往,并无半点不妥之处。

    陆峥心中叹息,不知自己是该喜还是该忧。

    观独孤蚁裳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刚从闭死关的途中匆匆退出,反倒像是根本就没有闭关。而她先前之所以要对外宣布自己要闭死关,其目的大概只有一个,便是不想见到陆峥。却不想,陆峥竟然这么快便跑到了家门口,还在万魔山山脚与恰好回来的独孤离情大打出手。

    其实,严格说来,陆峥像是送上门被独孤离情单方面蹂躏,毕竟,两人一番对战数百招下来,独孤离情油皮都没有破一点,而陆峥却是满身伤口,血流如注。若是换一个人,早被独孤离情那毫不留情的架势碎尸万段好几百回了。

    饶是如此,独孤蚁裳依旧选择关心自己的弟弟,同时对可怜巴巴望着自己的陆峥视而不见。

    独孤蚁裳不愿意搭理陆峥,陆峥却并不愿意什么都不做。

    也不知是何时,陆峥重新将地面散乱且断裂的荆条重新背到了身上,还是一步一步膝行到独孤蚁裳的面前,一把抓住了独孤蚁裳的衣摆。

    当陆峥“咚”的一声跪下的时候,独孤离情都震惊了,他还没到,陆峥如此豁得出去,先前离开的守卫与其余魔修,因为担忧陆峥三个将万魔山给拆了,也并没有退走太远,此时,自然也是远远瞧见了这一幕,当即,一个个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百尾和受气包两个看得目瞪口呆,直觉陆峥接下来还会有更多丢人现眼并颠覆形象的事情发生,为了不辣眼睛,两人迅速退散,回到自己的空间中去了。

    有魔修小声嘀咕道:“这陆掌门应该是真心的,否则,堂堂一个尊阶二星强者,堂堂一派掌门,又岂会轻易下跪,还做出这样一番模样……”

    有小声附议的,也有出声呵斥的,大部分魔修认为陆峥是在装模作样,做戏欺骗大小姐独孤蚁裳。

    且说当事人独孤蚁裳,眉眼一跳,差点条件反射地伸手将陆峥拉扯起来,好在她稳住了。

    她看出陆峥是来向她认错的,但,即将成婚的夫君却差点想要对自己拔剑相向,这事,却像心头的尖刺,如何也去除不掉。

    独孤蚁裳微微咬唇,让自己的表情尽量冷漠,并在心头告诫自己一定不要太心软。

    陆峥却没有因为独孤蚁裳的无动于衷而吓到,只满脸眼泪,说哭就哭,哽咽道:“蚁裳,我犯了大错,着实不该被你原谅,但我当真不是故意的,你也晓得,我先前是魔障了,脑子出了问题,所以,对你拔剑相向,根本不是我的本意,你信我。”

    “你起来。”

    当独孤蚁裳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陆峥的眼睛瞬间一亮,却不想,接下来,独孤蚁裳还有另外的一句话。

    独孤蚁裳的语气冰冷地开口道:“独孤蚁裳当不起陆掌门这一跪,此处也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离开吧。”

    听到独孤蚁裳的话,远处默默围观的魔修们大气不敢喘一口,陆峥则是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当场郁结吐血。

    独孤离情收回了刚要劈出去的凶刀无极,他想,与其自己在这里将姓陆的给劈死,还不如叫对方好好尝一尝什么叫做“悔不当初”的滋味。

    陆峥短暂的伤心欲绝之后,却也顾不上太多,赶紧各种认错的好话,不住地说。

    他是完全舍了自己的一张脸面不要,什么话都跪着说。虽然男儿膝下有黄金,但事关今后是打光棍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的问题,陆峥果断地选择了后者。

    独孤蚁裳一直没什么反应,除了最初说了那两句话之后,便完全没有了反应,完全就是一副“你爱跪跪,你爱说说,反正不关我事”的冷漠态度。

    陆峥从来没有被独孤蚁裳这样对待过,伤心之余,也有心痛,不是心痛自己,而是心痛独孤蚁裳。旁人不知道,陆峥却是知道的,独孤蚁裳看似冷情,其实是个非常长情且深情的人,她今日如此表现,也不知当初是被自己伤得有多深,且这会儿她的心里该是多么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