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四十八章 看刀
    守卫头领见到陆峥一脸天都塌下来的表情,一愣神,转瞬恍然大悟,深吸一口气,一细想,也大致想清楚了其中的关窍,再抬眼,脸上的笑容便收敛了不少。顶点小说 US.C更新最快

    其他反应快的守卫,这会儿看向陆峥的眼神也不怎么友善了。

    大小姐在即将大婚之前,选择闭死关,摆明了是不想要与陆峥成婚嘛!既然大小姐不愿意与这厮成婚,那么,陆峥在他们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还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陌生道修。

    且观陆峥这赤身散发又赤足,还背着荆条一副待虐待罚的模样,显然便是上门认错,自个儿犯了大罪的。

    独孤蚁裳待陆峥,别样温柔宠溺,在面对陆峥之时,简直贤良淑德,不像她平时的作风,这在天下都是共知的,如此,她又岂会轻易生陆峥的气,除非对方当真是伤透了她的心。尤其是万魔窟的魔修们,不止一次近距离围观,独孤蚁裳对陆峥的与众不同,更别说,独孤蚁裳数次为救陆峥而命悬一线。

    如此一对难得有情人,好不容易要真正在一起了,却是一个行为疯癫的满脸悔痛地跑来小心翼翼求见,另外一个则面无表情的宣布闭死关,其中,一联想,怎么想,都是陆峥的错!

    该不会是陆峥喜欢上了别人,然后一不小心便叫大小姐撞见了他与其他女子偷情的场景吧?

    男儿,特别是有实力有身份有地位的男儿,许多都是花心的,红颜知己遍天下,妹妹姐姐的左拥右抱,风流多情,也是常有的事。

    但常有归常有,陆峥却不该这般对待他们的大小姐!

    想到这里,万魔窟的守卫们又怎么可能看陆峥这个负心汉顺眼,便更不可能轻易放他进入万魔山了。

    “陆掌门,你若无事,便请离开。万魔窟每日排队等待大小姐接见的魔修千千万,此时正是排队等待高峰,你一个道修,可不好随意插队,大小姐大抵是不愿意见到你的,还请你速速离开。”

    在魔道,爱慕独孤蚁裳者千千万,在万魔窟,爱慕且崇敬独孤蚁裳者,更是不知凡几,显然,这位守卫头领便是其中之一。

    独孤蚁裳爱陆峥的时候,忠心不二的万魔窟魔修们看待陆峥是块宝,独孤蚁裳不爱陆峥的时候,这些万魔窟的魔修们自然看待陆峥是根草。

    陆峥自出道以来,还未曾遭受过这样的待遇。

    前一秒恭恭敬敬唤他“姑爷”,这一秒便疏离冷淡地喊他“陆掌门”,更一口一个“你”,其语气嫌弃非常,堪称翻脸比翻书还快,陆峥却偏偏怪不得人家,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罢了。

    也有难得心软的,怕误会了陆峥的,便十分小声地问了一句:“不知陆掌门到底是做了何等错事?”

    这个好心的守卫,原本是想,若是陆峥所犯过错不大,那么,依照大小姐独孤蚁裳对陆峥的喜爱程度,两人最终还是会走到一起的,所以,他们这些做下属的也就没有必要枉做歹人,不如就此将陆峥放出去。却不想,陆峥给出的答案简直吓死个人。

    陆峥并没有隐瞒的意思,握紧了拳头,徐徐道:“陆某前段时间浑浑噩噩,头脑不甚清醒,一时不察,竟差点对蚁裳拔剑相向。”

    陆峥说得痛苦难当,守卫则听得胆颤心惊。

    陆峥这说法,大抵也不算是歪曲事实。

    这其中,若只是欧阳川的残魂捣鬼也就罢了,偏生这之间还掺和着一个虚影。虚影乃是陆峥的前世,那么,这一位前世所做的错事,便和自己亲自做错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陆峥这样说,也不算有错,但他竟然对独孤蚁裳拔剑相向,便是大错特错了。

    “什么?!”

    “这还了得!”

    “简直该死!”

    “唰!唰!唰!”

    几乎是瞬间,大叫着的守卫们拔出腰间利刃,整齐划一地挥向陆峥。

    亏得陆峥反应快,及时闪身避让,否则在一瞬间便会被一众刀剑剁成肉泥。饶是凶险非常,陆峥却也并没有出手反击。

    陆峥本就心中极度愧疚,又是负荆请罪而来,哪儿能轻易与人动手?

    万魔窟的守卫们也没好再动手,纵使陆峥再是该杀,却也不是他们能杀的。非是不能,而是不应该。论动手,还轮不到他们。

    陆峥知晓这些动手的守卫乃是出于对独孤蚁裳的忠心与维护,如此,他也就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若是换作以前,打死陆峥,他也不会相信,自己居然会有如此圣父的一天。

    陆峥朝守卫们一拱手,摆了一个停战的手势,旋即诚恳道:“陆峥自知罪孽深重,纵使万死亦难辞其咎。但在死之前,陆峥想再见蚁裳一面,当面认错。彼时,陆峥自会献上自己的性命做赎罪。”

    陆峥这番话说完,站在对面堪堪收了刀剑的守卫们表情不一,有认为陆峥说得天花乱坠、手段奸诈的,有认为陆峥态度真诚的,更多修者维持原想法,认为对陆峥要打要杀,全在大小姐独孤蚁裳。

    “还请诸位或通报一声,或是让陆峥自己进入万魔殿?”陆峥突然提出两样选择。

    纵使现在,独孤蚁裳极有可能真的在闭死关,纵使极有可能,陆峥就算待在这里直到地老天荒也见不到独孤蚁裳,可是,陆峥依旧想要尽可能待在距离独孤蚁裳最近的位置,至少他需要进入万魔山,深入万魔殿。

    陆峥的想象很美好,前往万里之遥的阴都鬼域见母亲的小舅子独孤离情并不在万魔窟,那他此时想要顺利进入万魔窟便是千难万难。

    陆峥正兀自庆幸着,却不想,面前的小守卫们居然也挺难缠的。

    “陆掌门,这里并不欢迎你,你还是请回吧。”

    作为代表的守卫头领,几乎没有任何的忧郁,开口便拒绝了。

    陆峥眉头皱紧,眼中终于闪过一丝不耐。他是为了独孤蚁裳方才伏低做小,暂做一朵无甚反抗力的软白莲,但人的耐心是有限的。陆峥心中的确悔痛、愧疚非常,但这情绪是争对独孤蚁裳本人,对守卫们,陆峥忍耐两三次已是极限了。

    这会儿,一瞬被拒之门外的陆峥终于要爆发了。

    陆峥垂在一侧的右臂,微微上抬,手指微弯,即将做出召唤的手势。

    陆峥这手势不是召唤章尾山的奇形异兽,他是想要召唤流火剑。既然眼前一众魔修守卫坚决不让路,那就拔剑相向,暴力解决好了。但陆峥想,看在独孤蚁裳的份上,自己会尽量手下留情的。

    可惜,陆峥今天的运气注定不是太好。

    正在这时,陆峥独孤离情。

    刚从阴都鬼域赶回来。

    面瘫。

    “贱人看刀!”

    正是凶刀无极,一刀破长空,转瞬便至陆峥的面门。

    守卫头领见到陆峥一脸天都塌下来的表情,一愣神,转瞬恍然大悟,深吸一口气,一细想,也大致想清楚了其中的关窍,再抬眼,脸上的笑容便收敛了不少。

    其他反应快的守卫,这会儿看向陆峥的眼神也不怎么友善了。

    大小姐在即将大婚之前,选择闭死关,摆明了是不想要与陆峥成婚嘛!既然大小姐不愿意与这厮成婚,那么,陆峥在他们的眼中,也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还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陌生道修。

    且观陆峥这赤身散发又赤足,还背着荆条一副待虐待罚的模样,显然便是上门认错,自个儿犯了大罪的。

    独孤蚁裳待陆峥,别样温柔宠溺,在面对陆峥之时,简直贤良淑德,不像她平时的作风,这在天下都是共知的,如此,她又岂会轻易生陆峥的气,除非对方当真是伤透了她的心。尤其是万魔窟的魔修们,不止一次近距离围观,独孤蚁裳对陆峥的与众不同,更别说,独孤蚁裳数次为救陆峥而命悬一线。

    如此一对难得有情人,好不容易要真正在一起了,却是一个行为疯癫的满脸悔痛地跑来小心翼翼求见,另外一个则面无表情的宣布闭死关,其中,一联想,怎么想,都是陆峥的错!

    该不会是陆峥喜欢上了别人,然后一不小心便叫大小姐撞见了他与其他女子偷情的场景吧?

    男儿,特别是有实力有身份有地位的男儿,许多都是花心的,红颜知己遍天下,妹妹姐姐的左拥右抱,风流多情,也是常有的事。

    但常有归常有,陆峥却不该这般对待他们的大小姐!

    想到这里,万魔窟的守卫们又怎么可能看陆峥这个负心汉顺眼,便更不可能轻易放他进入万魔山了。

    “陆掌门,你若无事,便请离开。万魔窟每日排队等待大小姐接见的魔修千千万,此时正是排队等待高峰,你一个道修,可不好随意插队,大小姐大抵是不愿意见到你的,还请你速速离开。”

    在魔道,爱慕独孤蚁裳者千千万,在万魔窟,爱慕且崇敬独孤蚁裳者,更是不知凡几,显然,这位守卫头领便是其中之一。

    独孤蚁裳爱陆峥的时候,忠心不二的万魔窟魔修们看待陆峥是块宝,独孤蚁裳不爱陆峥的时候,这些万魔窟的魔修们自然看待陆峥是根草。

    陆峥自出道以来,还未曾遭受过这样的待遇。

    前一秒恭恭敬敬唤他“姑爷”,这一秒便疏离冷淡地喊他“陆掌门”,更一口一个“你”,其语气嫌弃非常,堪称翻脸比翻书还快,陆峥却偏偏怪不得人家,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罢了。

    也有难得心软的,怕误会了陆峥的,便十分小声地问了一句:“不知陆掌门到底是做了何等错事?”

    这个好心的守卫,原本是想,若是陆峥所犯过错不大,那么,依照大小姐独孤蚁裳对陆峥的喜爱程度,两人最终还是会走到一起的,所以,他们这些做下属的也就没有必要枉做歹人,不如就此将陆峥放出去。却不想,陆峥给出的答案简直吓死个人。

    陆峥并没有隐瞒的意思,握紧了拳头,徐徐道:“陆某前段时间浑浑噩噩,头脑不甚清醒,一时不察,竟差点对蚁裳拔剑相向。”

    陆峥说得痛苦难当,守卫则听得胆颤心惊。

    陆峥这说法,大抵也不算是歪曲事实。

    这其中,若只是欧阳川的残魂捣鬼也就罢了,偏生这之间还掺和着一个虚影。虚影乃是陆峥的前世,那么,这一位前世所做的错事,便和自己亲自做错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陆峥这样说,也不算有错,但他竟然对独孤蚁裳拔剑相向,便是大错特错了。

    “什么?!”

    “这还了得!”

    “简直该死!”

    “唰!唰!唰!”

    几乎是瞬间,大叫着的守卫们拔出腰间利刃,整齐划一地挥向陆峥。

    亏得陆峥反应快,及时闪身避让,否则在一瞬间便会被一众刀剑剁成肉泥。饶是凶险非常,陆峥却也并没有出手反击。

    陆峥本就心中极度愧疚,又是负荆请罪而来,哪儿能轻易与人动手?

    万魔窟的守卫们也没好再动手,纵使陆峥再是该杀,却也不是他们能杀的。非是不能,而是不应该。论动手,还轮不到他们。

    陆峥知晓这些动手的守卫乃是出于对独孤蚁裳的忠心与维护,如此,他也就没有什么好计较的了。若是换作以前,打死陆峥,他也不会相信,自己居然会有如此圣父的一天。

    陆峥摆了一个停战的手势,旋即诚恳道:“陆峥自知罪孽深重,纵使万死亦难辞其咎。但在死之前,陆峥想再见蚁裳一面,当面认错。彼时,陆峥自会献上自己的性命做赎罪。”

    陆峥这番话说完,站在对面堪堪收了刀剑的守卫们表情不一,有认为陆峥说得天花乱坠、手段奸诈的,有认为陆峥态度真诚的,更多修者维持原想法,认为对陆峥要打要杀,全在大小姐独孤蚁裳。

    “还请诸位或通报一声,或是让陆峥自己进入万魔殿?”陆峥突然提出两样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