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师徒情深
    虚影本来是不打算轻易现身的,但见到云中怪对欧阳川的残魂搜魂,便晓得自己的存在已经暴露了,索性便大方地飘出来,供陆峥师徒俩“参观”一下,至于陆峥与云中怪“参观”之后要做什么,虚影根本不怕。?一看书??·1?K?A要

    “呵呵,若是陆峥与云中怪知晓了全部的真相,根本不会舍得伤害自己半根毫毛。”虚影好心情地暗自嘀咕,一下子更加有恃无恐了。

    虚影自觉自己只要安静站着让陆峥师徒两个参观便好,所以按兵不动,而云中怪则是怕陆峥的体内藏着就连他也不知道的隐忧,猜想虚影可能知道一二,所以他也不动手。

    于是,云中怪与那模糊虚影,敌不动我不动,一时倒是相安无事。

    陆峥作为一个被残魂与虚影侵入了神魂的当事人,自然就没有那么淡定了。凭借直觉,他晓得自己并不是那道神秘虚影的对手,但一想到,自己的体内,曾经藏着这样一个存在感十足的虚影以及一个本来早该被杀得渣都不剩的欧阳川,陆峥心里十分膈应,差点就恶心得吐了,更有满身的冷汗唰啦啦流下来。

    他可是差点便被夺舍了,还是在他完全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陆峥心头的感受难以用语言说出,这就像是一个人在睡梦中,无声无息便被杀手抹了脖子,虽然大概并没有什么痛苦,但只要一细想那感觉,便会觉得全身寒毛倒竖,有点再也不敢放心大胆睡觉的感觉。要看书

    看一眼与师父云中怪对峙中的模糊虚影,陆峥越想越心惊。

    谁知道眼前的这鬼玩意儿能不能顺利被消灭,他可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自家师父遇着一个想要宰了却迟迟不动手的对象。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对方实力太强太诡异!

    陆峥一阵后怕,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自己给自己压惊,暗道幸好,发现得及时,否则,待到自己被欧阳川或虚影夺舍了,那就一切都晚了。

    可就算发现得再及时,自己先前不可控时做出的一些错事,却亦是板上钉钉,难以擦去的了。

    陆峥这会儿,大概也猜出来自己先前不时失去记忆是因为什么了,大概便是因为自己的神智不清,被这两个东西控制了。而以他的性格,之所以一直觉得暂时性的失忆是理所当然且并未发现半点异常,多半也是因为被这两个东西控制住了的缘故。

    失去的记忆到底有什么,自己在不可控的时候到底做了些什么,陆峥有点不敢想,他很怕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譬如,本该与他一道返回逆苍派的独孤蚁裳,为何突然不见身影,联系到赵鹰与黑翼先前的言语,陆峥差点将自己的牙齿咬碎。

    陆峥将头转向云中怪,急急询问:“师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云中怪抬手便给了陆峥后脑勺一巴掌,将人拍得以趔趄之后,方才教训道:“被个死人脸玩弄鼓掌之间,你居然还好意思问!被两道魂息侵入神魂,你也是够本事的了,便是这样,你居然都毫无察觉!”

    说着,云中怪一抬手,噼里啪啦地又连拍了陆峥的后脑勺数下。

    飘在一旁的模糊虚影,冷吸一口气,上前一步,想要劝阻,还没开口便被云中怪冷冷瞥了一眼,然后,这虚影便很没出息地下意识露出一个讨好的谄媚笑容,乖乖退到了一边。

    云中怪伸出一指点在陆峥的额头,将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以及他在地欧阳川搜魂之时所搜寻到的讯息,统统塞到了陆峥的脑子中。

    庞大的信息量一下子充斥了陆峥的脑海。

    待陆峥消化完,脸色又黑又青,转瞬,又白又红,可见,其受的刺激不小。

    当看到自己竟然想要对独孤蚁裳拔剑相向,又想要扭头咬死自己的师父并毫无顾忌破口大骂之时,陆峥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陆峥“砰”的一声跪倒在地,对着自己的师父云中怪狠狠磕了三个响头,咬牙道:“师父,徒儿不孝,竟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简直罪该万死!还请师父责罚!”

    先前陆峥一番大逆不道的作为,云中怪说不心寒是假的,但通过对欧阳川搜魂,他已知道这些事并不是陆峥的本事,怒气早消了大半,他只是气自己的这笨徒弟太不小心,差点就被欧阳川一道区区残魂给害死了,而在被害死之前,那欧阳川还恶毒地操纵着陆峥作出许多差点不可挽回的事情来,差点便弄得陆峥要众叛亲离了。

    此时见陆峥知错能认,十分后悔自责,云中怪仅余的的那点怒气顷刻消散,伸手将人扶起,嘴里虽然依旧教训的话,却不免听出云中怪对自家徒弟的维护之意。

    云中怪道:“这事本不怪你,只是,往后需要更加小心谨慎,不要再遭了阴险小人的道。你须知,有的修者纵使身死,神魂依旧是不灭的,说不得便会趁你得胜放松心神的那一刻,给你致命一击。”

    陆峥虚心受教,同时心中更羞惭了,放眼天下,他的师父云中怪绝对能排入“好师父”榜的最前列。

    心中感叹、感动,陆峥起身之后,立刻绕到云中怪的背后,讨好地给自己的师父捶肩捏背,同时颔首道:“徒儿晓得了,定吃一堑长一智,再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说着说着,陆峥又不由想起最近这一段时间,自己所做的糊涂事,再开口,声音竟有些哽咽,心头分外难受地呢喃道:“我先前犯了大错,差点伤到蚁裳,虽不是我本人的意思,却是我本人出手的,也不知蚁裳会不会原谅我。”

    刚刚有些发酸地暗自感叹陆峥师徒两个人倒是足够情深的虚影,这会儿一听陆峥那没骨气的哽咽声音,立刻在旁用模糊的嘴巴扯出了一道十分不屑的弧度,似乎十分看不起陆峥这番儿女情长的小男儿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