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三十七章 残魂
    从陆峥的天灵之上突然冒出一张人脸,到人脸冲云中怪狰狞咆哮,再到人脸被云中怪一巴掌拍扁在地再也动弹不了,眼前这诡异的一幕发生得太快,众人都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一看书  WW?W?·

    那人脸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也不知是死是活,更诡异的是,自那人脸出现到现在,在场之人均没有从这人脸之上感受到半分活物的气息。

    所以,这东西从一开始便是死的么?但是,为什么一张毫无生气的死人脸会出现在陆峥的身体中?

    众人心中疑惑,旋即,纷纷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哪有人的天灵中藏着一张死人脸的?联系到陆峥先前种种异常表现,叫人不难猜出,陆峥十之**是被这张死人脸迷惑或控制了。

    但陆峥好歹是个叱咤风云的尊阶二星,哪是轻易就能被控制的?陆峥都被控制摆弄了,换作其他人,岂不是极有可能被坑得渣都捡不起来?

    细思极恐。

    实在是这人脸太妖诡,说不得便是哪只不甘身死的怨魂,竟能藏身陆峥体内,还不被陆峥察觉,足可见其危险性。要知道,陆峥的体内,除了宿居着奇物幻心草之外,还遍布着紫雷与流光,而其身边,剑灵受气包如影随形,且陆峥又是个十分谨慎精明的。便是如此陆峥居然遭了殃,在场其他人,十分有自知之明,认为这情况若是换做自己,说不得情况会更糟。

    云中怪的脸色很不好看,手指徐徐弯曲,很有一种将那趴在地面上半响不动的人脸碎尸万段的意味。

    “嘶。”

    就在这时,陆峥痛得吸气,抬眼皱眉,张口询问道:“我怎么在这里?”

    陆峥一出声,众人的视线顷刻便移了过来,然后,都愣了。

    此时,陆峥眼中血红尽数褪去,看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一如往昔,他再一次地失忆了。

    “师父?嘶!师父,您不会又打我了吧?”

    陆峥刚刚试着动了动胳膊,然后,全身就像是被千刀万剐凌迟过一般,哪儿都疼,哪儿都像是要绷裂,尤其是陆峥的脑袋和脸,又麻又痛,抬手一摸,吓,好大一张凹凸不平的猪头脸。

    陆峥的第一反应,便是自己又被师父云中怪“亲密”拍打了,没办法,在他的感知下,属于师父云中怪的气息太强烈,真是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与先前发狂的疯癫模样半点不相同,陆峥既没有试图扭头咬人,也没有大逆不道的破口大骂,只不过是说出自己猜测的事实,他倒是没有询问自己是因为什么被打。

    “不知死活。”云中怪头也不回,只淡淡回了这么一句。

    先前云中怪也说过陆峥不知死活,只是说的是发疯失控时候的陆峥,这会儿,云中怪又说了这么一句,但显然,看云中怪说这话的时候,视线所及的方位,便晓得,云中怪说这话的本意是什么。壹?????看  书WW看

    众人这才知道,原来真正不知死活的不是陆掌门,而是这张诡异人脸。

    黑翼左忍右忍还是没有忍住,皱眉试探道:“掌门,您这不会是在耍什么不入流的把戏吧,难不成您是怕被云老先生打死,或者,您其实是怕我伺机报复?您居然还玩上失忆的戏码了。”

    陆峥眉头皱得更甚,嘴角一抽,也没忍住,直言道:“我会怕你,你没吃药吧?”

    黑翼的话,陆峥听得云里雾里,一句话也没有听明白,但,这并不妨碍陆峥按照往常情况与黑翼互损。

    黑翼想都没想,黑着脸直接道:“我看没吃药的是掌门您才对。”

    黑翼一个一个“您”字,摆明是对陆峥的特意挖苦和嘲笑。

    “我看掌门您还是趁早关闭洞门,专心治病吧。这也是为了您好,免得您见人就杀,对自己老婆动手就算了,居然还想欺师灭祖……”

    黑翼还待再说,却被云中怪淡淡瞥了一眼,前者顿时吓得一个哆嗦,乖乖闭嘴,什么都不敢说了。

    但黑翼已经说得足够多了,足够陆峥震撼。

    见人就杀,对老婆动手,还欺师灭祖?

    三行大字在陆峥的脑海中排山倒海,翻来覆去。

    陆峥浑身一抖,心中巨震,记忆却是一片空白,他下意识认为黑翼在胡说八道,可是,不知为何,他偏偏又觉得黑翼所说貌似都是真的。

    众人见着陆峥的脸色不对,眼神也半迷茫半狰狞,纷纷有些紧张,就怕陆峥又一次发疯不可控。

    趁着众人眼睛眨也不咋盯着陆峥,趴在地上装死许久的死人脸,微微一动,旋即,猛地飞身,快如闪电,眨眼便到了陆峥近前,眼看便要重新没入陆峥的体内。

    说时迟那时快,死人脸的斜后方猛地射来一束白光。

    “砰!”

    人脸迅速被白光击倒,而白光乍然一亮,旋即,白光一分为六,化作六道光柱。

    六道光柱瞬间砸落,一下子便将人脸狠狠钉在地面。

    陆峥有点反应不过来,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眼角瞥到突然急速掠来一张惨白狰狞的人脸,就连这人脸长什么样,他都没有看清楚,然后,便结束了。

    轻易镇压了死人脸的云中怪,不动如山。

    这时,陆青灼朝一脸懵逼的陆峥扑了过来。

    “爹爹!”

    “师父。”

    陆青灼一下子就扑进了陆峥的怀抱中,将人死死抱住,而难得的是,小面瘫莫冰崖居然也朝陆峥快步小跑过来,一面唤人,一面死死逮住陆峥的衣摆不放手。

    面对突然如此黏糊的一大一小,陆峥很无奈,也很感动,只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弄明白的。

    “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饶是陆峥再迟钝,这会儿也意识到自己身上出了问题,譬如他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会出现在飞瀑山谷以及为何逆苍派的所有长老与峰主都齐聚在此,这一切发生的莫名其妙,种种搞不清的状况叠加在一起,再不能用一句“什么都不知道”便能一语带过,何况的脑子本来就不傻,他先前只不过是脑子不正常罢了。

    云中怪挥手,敛目,示意燕十三等人先离开,也许是意识到这次的事情太不寻常,就连陆青灼与莫冰崖亦跟着离开了。

    很快,整个飞瀑山谷之中,便就只剩下陆峥与云中怪,以及地上一张死人脸。

    自从死人脸被六道流光插在地上,这家伙便不要脸地,又一次一动不动装死了。

    云中怪朝地面上面朝下的死人脸撇了撇嘴,陆峥的视线随之移到死人脸上。

    这张妖诡的死人脸,仅仅是薄薄的一层,除了有点凹凸起伏的五官外,人脸的另外一面灰白一片,一马平川,什么都没有。

    由于人脸的五官朝下死死压在地面上,陆峥一时并没有仅凭这死人脸的另外一面辨别出什么。

    这时,云中怪抬手一挥,锁着死人脸的六道光柱顿时剧烈一抖,然后,那死人脸便随着六道光柱的抖动,一下子翻了个“身”。

    霎时,死人脸在陆峥的面前,完完整整暴露出了真容。

    陆峥看得一愣,这张脸竟然是曾经的玄天门门主欧阳川的脸!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如此大的动静,欧阳川的脸依旧半点动作都没有。

    欧阳川两眼紧闭,面色惨白,近乎透明,脸上无端漏出许多死气与狰狞怨恨的气息,看起来十分不祥,若不是欧阳川的双眼是紧闭着的,陆峥几乎要以为这家伙是死不瞑目。

    陆峥皱眉,脱口道:“我在许久前,便将欧阳川杀死了。”

    说着,陆峥突然抬脚一跺,一脚狠狠踩在了欧阳川的脸上。

    陆峥一面狠狠拿脚碾压欧阳川的脸,一面嗤笑道:“堂堂玄天门的前门主,没想到死后竟变成了厉鬼,还是只胆小怕死,动不动便倒地装死的厉鬼,呵呵,这可真搞笑。”

    就在陆峥话落之时,躺在陆峥脚底下敬业装死的欧阳川,终于忍不住了,一下子张开双眼和大嘴,眼射红光血气直击陆峥脚底板,而他满口的尖牙也是一瞬伸出,同时攻向陆峥的脚踝。

    陆峥及时跳开,再一闪身,欧阳川的脸已经急速掠来,张嘴便喷出一口脱落的尖牙。

    “噗噗噗!”

    随着欧阳川的喷吐声,其满口的锐利尖牙像是一颗颗锋利的暗器小刀,快如奔雷,齐齐射向半空之中的陆峥。

    危机时刻,陆峥若有所感,抬手一抓,顿时,手中传来熟悉的触感。

    陆峥抬手一划,顿时,剑光铺天盖地,在第一时间便将欧阳川攻向陆峥的一嘴尖牙给全部打飞了。

    “该死!”

    欧阳川恨得牙痒,痛骂一声,旋即想起自己的一嘴尖牙全被打飞了,霎时更气,差点吐血。

    此时,陆峥手中握着的,正是与他阔别多日不见了流火剑。

    剑灵受气包自流火剑中冒出来,抱住陆峥的大腿便十分大声地哭嚎:“主人啊!我的主人啊!您可总算恢复正常了,天知道我有多么的担忧您!”

    受气包哭得夸张,吼得撕心裂肺,但眼中的眼泪是真的,心中的担忧亦是真。

    受气包担忧陆峥当真一疯彻底,步上独孤舒河的后尘,又担忧陆峥会因他先后抢了流火剑与幻心草,而生了不爽。

    陆峥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见到受气包哭得如此凄惨,又抱得如此用力,不由好笑,心中却也是感动的,伸手一弹受气包的额头,将人拉起来。

    受气包小心偷觑陆峥的脸色,一看陆峥并没有生气,顿时大松一口气。

    这边厢,受气包倒是满足了,那边厢,欧阳川却是快要爆炸了,气得快爆炸。

    欧阳川费尽心机,赶在自己身死的那一秒,将剩余的所有神魂压缩成一线,再顺着陆峥的真气,一下子窜入陆峥的脑海中。

    欧阳川也是聪明,晓得只待在陆峥的脑海中。陆峥的体内,包括心尖上,常宿紫雷、白光与幻心草,只除了对于一个修者来说十分紧要的脑海。

    欧阳川在陆峥的脑海中,一直蛰伏,又趁着陆峥与他恶战后的昏迷期间,迅速动作,混入陆峥的神魂中。

    陆峥当时极度虚弱,更诡异的是,欧阳川发现,在陆峥的神魂之中居然还隐藏着另外一股气息。欧阳川敢保证,那气息与陆峥绝对是不同的,阴差阳错地,他与那气息合作,倒是一直没叫陆峥发现他自己出了问题,就连博闻强识如妖族大祭司与妖魂也没有发现陆峥的确切问题。

    欧阳川本来正窃喜,眼看陆峥被他和那神秘气息一番搅弄操作,差点就要众叛亲离、人人唾弃了,却不想他居然被云中怪的流光自陆峥的脑海之中打了出来!

    费心算计一场,到头来却是功亏一篑,扭曲如欧阳川如何肯甘心?

    “去死吧!”

    脸色狰狞到极致,黑气映得天都变色,欧阳川大吼一声,朝着陆峥冲了过去。

    欧阳川的气势很足,怨念也很足,只可惜,他现在是个死魂,甚至只剩下一张半透明的狰狞死人脸。这样的欧阳川,哪里是陆峥的对手?

    陆峥“唰唰唰”几剑下去,欧阳川的死人脸霎时碎成了几十瓣。

    欧阳川张嘴要吼,却因为嘴巴碎开太多块,而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不停“呜呜”叫,听起来丧气得很。

    陆峥与欧阳川,前者杀了后者,后者则控制了前者并差点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呵。”

    陆峥冷笑一声,一抬脚便想将欧阳川再次杀得渣都不剩,可他刚一抬脚,便被云中怪拦住了。

    云中怪不愧是老江湖,一见欧阳川先前那几番表情变化,便觉其中有猫腻。

    一般而言,单单一只富含怨念的死魂,是决计控制不了陆峥的心神的。

    赶在陆峥彻底灭掉欧阳川之前,云中怪出手了。

    不等欧阳川高兴,云中怪开口了。

    云中怪道:“修者有种常用的手段,名为'搜魂',**不服。为师且教你一教。”

    说着,云中怪袍袖一杨,五指虚抓,抓向欧阳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