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失态的独孤悠
    独孤悠突然的举动,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要?看??书W?W?W?·她这举动,也太不要命了,与其平日力的个性与表现完全不一样,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独孤悠便一脚踏了出去。

    “滋滋滋……”

    令人头皮发麻的冒烟声,源源不绝。

    不止如此,伴随着冒烟声,诡异的火焰却是越烧越大,看着十分骇人,叫匍匐在地的鬼域子民瑟瑟发抖。

    不过是转眼之间,在独孤悠的周身,黑色与白色的烟雾越来越多,而在其衣衫之上,竟然可见明火剧烈跳动,似乎下一秒,独孤悠便要被这一场天降的惩罚火焰给烧没了。

    可以想见,若是独孤悠继续一意孤行往前踏步,会是一个怎样惨烈的结果。

    独孤悠却是仿佛半点感觉都没有一般,表情丝毫不变,只坚定地一步步往前走去。

    眼看独孤悠身上火焰越来越多,独孤蚁裳终于动了。

    面前突然闪过一道身影,转眼独孤悠的面前便出现一只手臂,一把扯住她的胳膊,紧紧拉住,下一秒便将人扯回了阴都鬼域之中。

    随着独孤悠退回鬼域,其身上因为触犯禁制而遭受的惩罚,顷刻消失。

    火焰消失,独孤悠恢复了原貌,看起来好在并没有多大的损伤。

    “你……”

    关键时刻,将独孤悠一把拉回鬼域的独孤蚁裳刚刚开口说了第一个自,便被独孤悠紧紧抱住了。要?看??书W?W?W?·

    抱住亲生骨肉的一瞬间,独孤悠的眼中瞬间泛起湿润的雾气,抓住独孤蚁裳的手,紧紧握住,再也没有松开。

    独孤蚁裳下意识想要挣扎,却在这时突然觉得自己的颈项上一凉,继而几滴水珠顺着颈项滴了下来。

    独孤蚁裳心头一紧,动作也随之僵住。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会哭,联想到这人先前不要命的疯狂举动,独孤蚁裳想要将人推开的动作怎么也做不出来了。

    母子连心,纵使独孤蚁裳与独孤悠分别了上千年,但身体内流淌着的血缘却是如何也割舍不下的。且回想种种,分别上千年,这人却也不是故意的。

    想到这里,独孤蚁裳想要将人推开的动作,便更加做不出来了。

    独孤蚁裳的心软,自是叫独孤悠喜悦不已,不由眼泪汹涌得更加厉害,眼泪如何也止不住。

    在外人看来,便是独孤悠死死抱住独孤蚁裳如抱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珍宝,如何也不肯松手。若是叫这些人知道堂堂鬼域域主竟然会激动得落泪连连,估计一定会以为自己正在做噩梦。

    时间缓缓流逝,如水一般,眼看夜色消退,天际渐渐将要放出太阳的光芒,在独孤悠两母女的身后,依旧跪着一片片的鬼域子民。

    没有独孤悠发话,这些鬼域土着们半点不敢动弹,一旁,御魔与情魔两个则是内心复杂,表情深邃地站在一般,根本不知该作何反应。

    陆峥心内叹息一声,与御魔两个打了一声招唿,便就站在一旁,安静等待。

    独孤悠的情绪久久不能平复,抱着自己的亲生骨肉,她差点嚎啕大哭,最终只是默默流泪,亦是十分难得了。

    旋即,独孤悠一转身,便向惶恐不敢起身的鬼域子民宣布道:“这是孤的女儿。”

    “哗!”

    随着独孤悠的突然宣告,趁着天色将明,刚要抖着胆子请罪告退的鬼域子民们,一下子又吓趴下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御魔与情魔两个,闻言却没有露出多少诧异的神色,心中暗叹,果然如此。域主与这刚来的女子相貌上有七八分相似,说她们不是母子,都没几个人相信。

    御魔两个能如此淡定地接受事实,在场其他人与死魂却没有那么淡定。

    也不怪趴跪在地的鬼域子民们不淡定,实在是独孤悠接二连三甩出的消息太惊人。

    继独孤悠当众宣布自己有个夫君之后,这一回她再次当众甩下了一个惊人的爆炸消息,却是,原来高高在上看起来从未踏出鬼域半步的域主,不仅与人成婚,更甚至在人间留下了子嗣。

    鬼域子民们震惊得几乎想要晕死过去。

    代鬼域域主都是孤家寡人,不该涉足人间,更不该堕入凡尘情网。

    这一代的鬼域域主倒好,戒条全犯了,联想起先前独孤悠踏出鬼域城门口之时遭遇到的痛苦,害怕得颤抖不已的鬼域子民们一面感叹又一面畏惧深深,就怕他们的鬼域域主为了保密将要杀了他们灭口。

    独孤悠却完全没有灭口的意思,她既然敢做便敢认,她既然敢说便敢天下皆知。

    另一方面,独孤悠恨不得全鬼域、恨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晓,她独孤悠还活在这个人间,她独孤悠有夫君,有儿亦有女。

    御魔与情魔两个不愧是独孤悠的心腹,很快便揣测出独孤悠的心思,晓得独孤悠有心弥补自己的女儿,且极看重这位失而复得的亲生骨肉。

    两位鬼将对视一眼,纷纷上前,先朝独孤蚁裳拱手拜了拜,再朝独孤悠恭敬的弯腰,单膝下跪俯首道:“恭贺域主,与大小姐团聚,只是大小姐风尘仆仆,应当好好歇息才是。”

    两位鬼将的言行,叫独孤悠十分满意,不禁露出舒心的笑容,一拍独孤蚁裳的手背,又朝陆峥极为温和地点了点头,道:“我儿辛苦了,且虽母亲进宫洗尘歇息。”

    旋即,独孤悠大发慈悲地一扬手,示意惊吓不止的鬼域子民们都可以退下了。

    陆峥注意到独孤蚁裳的神色间有些别扭,却并没有太多排斥,可见对于自己的亲娘,人冷心热的独孤蚁裳其实并不是完全接受不了的。

    未来丈母娘再努力努力,多展开几次温情攻势,估计他这心底对自家人其实很柔软的媳妇一下子便会丢盔卸甲。

    独孤悠许是也知道这一点,一路上拉着独孤蚁裳,紧紧不放手,还不停说些独孤蚁裳小时候的趣闻轶事。

    独孤蚁裳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眼神却也随之柔和了不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