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妖魂现
    陆峥将整个妖神峰都拿神识扫视了一遍,可除了自己以及参与祭山大典的栖梧山众妖之外,整个妖神峰没有其余半个活物存在,那么这所谓的猎物哪里来?

    该不会……

    陆峥眼睛略微睁大,心中有一个想法一闪而过。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正在这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阵阵穿风破空声。

    “姑且一试。”

    陆峥心中想法一定,手指一拍手中流火剑的剑鞘,暗中对着宿在流火剑之中的受气包吩咐了几句。

    很快,以白飞飞打头的几十个妖修便先后飞了过来。

    便在这时,天空骤然飘下数十张纸片。

    在陆峥看来,那数十张纸片十分眼熟,隐约可见纸张中的两行文字,龙飞凤舞如鬼画符。

    这可不就是与陆峥先前抓住的那一张写了两行字的纸张一模一样的么?

    若这白纸片之中书写的信息,真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自然是不能送到妖修们手中的。

    说时迟那时快,陆峥眉眼一厉,一跃而起,一挥剑,却不是对准白飞飞等妖修,而是自流火剑之中将剑灵受气包放了出来。

    受气包一出,立刻便吸引了所有妖修的视线。

    众妖以为陆峥与受气包要对他们动手,纷纷抽刀拔剑,释放真气,气势大放。

    可是下一秒,众妖便晓得自己误会了。

    受气包刚刚一出,便双手挟裹点点流星似的火焰,一闪身,便朝着半空中飘飘洒洒还没有来得及飘到众妖手中的白纸烧了过去。

    有些个白纸片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受气包烧毁,而在这几张幸存的白纸片顺利降落到妖修手上之时,陆峥终于也出手了。

    许是因为受气包一出手,对付的居然是几十张白纸片,众妖都没有反应过来,大部分妖修都以为陆峥是在对付妖神峰新出的妖蛾子。一些傻白甜的妖修,甚至出手帮忙,一块儿烧纸片。

    陆峥差点笑出声,便趁着众妖还处于懵逼状态之中的时候,勐地出手,一下子便把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个妖修撂倒在地。

    “砰!”

    将几个妖修撂倒在地的同时,陆峥飞速射出数条阵法加持的绳索。

    绳索如灵蛇,转眼便将几个妖修牢牢捆住。

    与此同时,陆峥一只手掌按上了白飞飞的肩膀。

    “陆兄弟,你这是?”

    白飞飞一对上陆峥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下意识地心里咯噔一跳,刚要退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陆峥另外一只手一扬,竟是下了血本,让许久没有出场的幻心草显露真身。

    幻心草本体颇多,一现身,便迅勐地将自己的嫩叶拧成了一条柔韧的绳索,一下子便将白飞飞捆得严严实实。

    白飞飞自然晓得幻心草的厉害,还不等幻心草施展幻术,他便想立刻施展全力,强行挣脱束缚。

    只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来不及的。

    “我抓住了,这被绳索捆住的,便是我的猎物。”

    包括白飞飞在内,几个被捆着的妖修刚想动手挣脱,便就听见陆峥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

    只见眼前光芒一闪,陆峥的身形已自原地漂浮了起来。

    这倒不是陆峥自个儿飞起来的,而是随着陆峥话语一落,妖神峰中的一股神秘力量突然涌动,将陆峥举了起来。

    感受到这神秘力量的身上与妖神峰如出一辙的相似气息,条件反射地刚要反抗的陆峥,这才勉强忍住了不出手。

    陆峥能感受到有与妖神峰几乎完全一样的气息托举着自己,在场的其余妖修自然也感受得到。

    众妖心中有不好的预感,白飞飞与几个倒霉被捆的妖修这会儿连挣脱束缚都忘记了。

    随着陆峥被神秘力量越举越高,直至最后唯有他一人的身影静静悬浮在妖神峰的峰巅处,众妖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陆峥竟然攀上了妖神峰的峰巅,而按照老规矩,陆峥便是这一届祭山大典的魁首!

    这时,有幸存的纸张终于落到妖修手上。

    纸张上的内容也清晰地显现了出来。

    “祭山大典魁首者,须猎得此刻妖神峰中最多最高等的猎物。”

    纸张上的鬼画符,一经翻译,不由叫妖修们想起自己打小听过的传说以及接受的教育,再联想到陆峥前前后后突然古怪非常的行为,十之**的客户这会儿已经反应了过来。

    这时,却是要追也追不回来了。妖神峰已默认陆峥夺得了妖神峰的肯定。

    陆峥闪电般出手,又口出言语,说自己知情者了猎物,这才被系统一下子就相中了。而白飞飞与其余几个被绳索捆着的妖修,这会儿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在眼前所扮演的角色,他们,便正是陆峥捉住的猎物之一,而陆峥正是因为抓住了他们,这才。

    与其说是围绕着魁首之位厮杀角逐,还不如说这一场祭山大典不过是上古妖魂早就安排好的一场玩乐,目的不过是为他的后代族人提供一次罢了。陆峥眼睛一眯,渐渐露出笑容来。这场旷日持久的祭山大典,随着魁首决出,终于结束了。

    这时,白飞飞等妖修,身形不受控制,身影渐渐扭曲,旋即,慢慢消失。

    白飞飞一愣,回神之后,他倒是没有露出什么负面的情绪。本来嘛,他参加祭山大典的最大目的,便是。

    白飞飞。陆峥将整个妖神峰都拿神识扫视了一遍,可除了自己以及参与祭山大典的栖梧山众妖之外,整个妖神峰没有其余半个活物存在,那么这所谓的猎物哪里来?

    该不会……

    陆峥眼睛略微睁大,心中有一个想法一闪而过。

    正在这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阵阵穿风破空声。

    “姑且一试。”

    陆峥心中想法一定,手指一拍手中流火剑的剑鞘,暗中对着宿在流火剑之中的受气包吩咐了几句。

    很快,以白飞飞打头的几十个妖修便先后飞了过来。

    便在这时,天空骤然飘下数十张纸片。

    在陆峥看来,那数十张纸片十分眼熟,隐约可见纸张中的两行文字,龙飞凤舞如鬼画符。

    这可不就是与陆峥先前抓住的那一张写了两行字的纸张一模一样的么?

    若这白纸片之中书写的信息,真如自己所猜测的那样,自然是不能送到妖修们手中的。

    说时迟那时快,陆峥眉眼一厉,一跃而起,一挥剑,却不是对准白飞飞等妖修,而是自流火剑之中将剑灵受气包放了出来。

    受气包一出,立刻便吸引了所有妖修的视线。

    众妖以为陆峥与受气包要对他们动手,纷纷抽刀拔剑,释放真气,气势大放。

    可是下一秒,众妖便晓得自己误会了。

    受气包刚刚一出,便双手挟裹点点流星似的火焰,一闪身,便朝着半空中飘飘洒洒还没有来得及飘到众妖手中的白纸烧了过去。

    有些个白纸片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受气包烧毁,而在这几张幸存的白纸片顺利降落到妖修手上之时,陆峥终于也出手了。

    许是因为受气包一出手,对付的居然是几十张白纸片,众妖都没有反应过来,大部分妖修都以为陆峥是在对付妖神峰新出的妖蛾子。一些傻白甜的妖修,甚至出手帮忙,一块儿烧纸片。

    陆峥差点笑出声,便趁着众妖还处于懵逼状态之中的时候,勐地出手,一下子便把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个妖修撂倒在地。

    “砰!”

    将几个妖修撂倒在地的同时,陆峥飞速射出数条阵法加持的绳索。

    绳索如灵蛇,转眼便将几个妖修牢牢捆住。

    与此同时,陆峥一只手掌按上了白飞飞的肩膀。

    “陆兄弟,你这是?”

    白飞飞一对上陆峥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下意识地心里咯噔一跳,刚要退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陆峥另外一只手一扬,竟是下了血本,让许久没有出场的幻心草显露真身。

    幻心草本体颇多,一现身,便迅勐地将自己的嫩叶拧成了一条柔韧的绳索,一下子便将白飞飞捆得严严实实。

    白飞飞自然晓得幻心草的厉害,还不等幻心草施展幻术,他便想立刻施展全力,强行挣脱束缚。

    只可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来不及的。

    “我抓住了,这被绳索捆住的,便是我的猎物。”

    包括白飞飞在内,几个被捆着的妖修刚想动手挣脱,便就听见陆峥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

    只见眼前光芒一闪,陆峥的身形已自原地漂浮了起来。

    这倒不是陆峥自个儿飞起来的,而是随着陆峥话语一落,妖神峰中的一股神秘力量突然涌动,将陆峥举了起来。

    感受到这神秘力量的身上与妖神峰如出一辙的相似气息,条件反射地刚要反抗的陆峥,这才勉强忍住了不出手。

    陆峥能感受到有与妖神峰几乎完全一样的气息托举着自己,在场的其余妖修自然也感受得到。

    众妖心中有不好的预感,白飞飞与几个倒霉被捆的妖修这会儿连挣脱束缚都忘记了。

    随着陆峥被神秘力量越举越高,直至最后唯有他一人的身影静静悬浮在妖神峰的峰巅处,众妖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陆峥竟然攀上了妖神峰的峰巅,而按照老规矩,陆峥便是这一届祭山大典的魁首!

    这时,有幸存的纸张终于落到妖修手上。

    纸张上的内容也清晰地显现了出来。

    “祭山大典魁首者,须猎得此刻妖神峰中最多最高等的猎物。”

    纸张上的鬼画符,一经翻译,不由叫妖修们想起自己打小听过的传说以及接受的教育,再联想到陆峥前前后后突然古怪非常的行为,十之**的客户这会儿已经反应了过来。

    这时,却是要追也追不回来了。妖神峰已默认陆峥夺得了妖神峰的肯定。

    陆峥闪电般出手,又口出言语,说自己知情者了猎物,这才被系统一下子就相中了。而白飞飞与其余几个被绳索捆着的妖修,这会儿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在眼前所扮演的角色,他们,便正是陆峥捉住的猎物之一,而陆峥正是因为抓住了他们,这才。

    与其说是围绕着魁首之位厮杀角逐,还不如说这一场祭山大典不过是上古妖魂早就安排好的一场玩乐,目的不过是为他的后代族人提供一次罢了。陆峥眼睛一眯,渐渐露出笑容来。这场旷日持久的祭山大典,随着魁首决出,终于结束了。

    这时,白飞飞等妖修,身形不受控制,身影渐渐扭曲,旋即,慢慢消失。

    白飞飞一愣,回神之后,他倒是没有露出什么负面的情绪。本来嘛,他参加祭山大典的最大目的,便是。

    白飞飞。正在这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阵阵穿风破空声。

    “姑且一试。”

    陆峥心中想法一定,手指一拍手中流火剑的剑鞘,暗中对着宿在流火剑之中的受气包吩咐了几句。

    很快,以白飞飞打头的几十个妖修便先后飞了过来。

    便在这时,天空骤然飘下数十张纸片。

    在陆峥看来,那数十张纸片十分眼熟,隐约可见纸张中的两行文字,龙飞凤舞如鬼画符。

    这可不就是与陆峥先前抓住的那一张写了两行字的纸张一模一样的么?正在这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阵阵穿风破空声。

    “姑且一试。”

    陆峥心中想法一定,手指一拍手中流火剑的剑鞘,暗中对着宿在流火剑之中的受气包吩咐了几句。

    很快,以白飞飞打头的几十个妖修便先后飞了过来。

    便在这时,天空骤然飘下数十张纸片。

    在陆峥看来,那数十张纸片十分眼熟,隐约可见纸张中的两行文字,龙飞凤舞如鬼画符。

    这可不就是与陆峥先前抓住的那一张写了两行字的纸张一模一样的么?正在这时,远处隐隐约约传来阵阵穿风破空声。

    “姑且一试。”

    陆峥心中想法一定,手指一拍手中流火剑的剑鞘,暗中对着宿在流火剑之中。

    便在这时,天空骤然飘下数十张纸片。

    在陆峥看来,那数十张纸片十分眼熟,隐约可见纸张中的两行文字,龙飞凤舞如鬼画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