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妖神的仁慈
    突然出现的神奇戏码,瞬间便叫妖神峰外傻眼者一波接一波。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年轻的妖族们纷纷大感不解,不明白为何,明明死得不能再死的同族们突然便死而复生了。

    众所周知,在这世上,无论是人也好妖也罢,基本上性命只有一条。寻常情况下,一旦死掉,便几乎是再没有重返人间的机会。可是现在,事实却是,本该死去的妖修们,一个个都莫名的活了过来。

    纵使众妖并不明白自个儿的同族们打破常规突然复活的原因,但无疑地,见状,栖梧山的妖族们都很高兴。虽然为了争夺祭山大典的魁首之位,同族相残难以避免,但好好的,这些妖族并不愿意同族一个个蹬腿嗝屁。

    这会儿见着死去的同族一个个死而复生,无论是平日里相互间是否有嫌隙矛盾还是平日里便大有交情,一个个驻足观战的妖族们,纷纷手舞足蹈,露出真心喜悦的表情来。旋即,年轻的妖修们便不解了。

    为何明明死去的妖,突然就又活了过来呢?

    周围两千岁以上的老妖们,却全都笑而不语,心照不宣。

    这时,大祭司白日梦目光微转,露出怜悯而慈爱的笑容,为众妖解惑道:“这是妖神的考验,也是妖神的馈赠。当祭山大典开始,当妖神峰显形,任何一个身为栖梧山正统妖族出身的妖族,都不会在这一场祭山大典之中丧命,无论是在祭山大典的种种考验中丧命的,还是在同族相残相杀中丧命的,其实都有妖神暗中看护,表面上是死的,但其实还存有气息。这会儿,你们便是被妖神自妖神峰中送了出来而已。”

    “那先前那些同族……”

    这会儿,死而复生的妖族,全是在妖神峰之中被惊雷噼死的,以其余方式死掉的妖族,这会儿却是不见复活的迹象。

    年轻妖族们的话还没问完,却见妖神峰内外突然降下甘霖,这甘霖来得快去得也快,而随着这甘霖一降落,地面上顿时纷纷洒洒的出现不少飘飞的发光碎屑。

    这些发光的碎屑就像是细碎的流星一般,煞是好看,更是殊异奇妙。

    每一颗细碎的流星,飘落的方位均是大有讲究,看起来似在亲吻殒命的妖族以及妖族殒命之处的大地一般。

    不多时,便见以其他方式死掉的妖族们,果然如妖族大祭司白日梦所言,纷纷被白光包围或干脆化成白光,不久便自白光中苏醒了过来。

    众妖立刻欢唿雀跃起来,同时心存崇敬与感激地朝着妖神峰的方向,深深叩拜。

    不少复活的妖修,更是激动得没流满面,情难自抑。

    传说中的妖神,本就是栖梧山妖族内代代口耳相传的保护神,如今,他们实实在在地被心目中的保护神出手搭救了一还是如此难以回报的活命之恩,为此,复活的妖修们哪里会忍不住自己的情绪流露?

    实现缓缓扫视一圈,妖族大祭司白日梦欣慰颔首,慈祥地说道:“此乃妖神的爱护,吾等需要珍惜。这也是我栖梧山的秘密,是每一届祭山大典的不传之秘,尔等得幸目睹与参与,是运气,也是机缘,更甚至,有的妖一生也就能够遇到一次。但同时,白相信尔等俱是有分寸的,尔等需要谨记,这是不该被宣之于口的秘密。”

    “是!”

    众妖整齐划一地高声应和,没有一个敢违背,也没有一个想违背,同时,妖修们心中的最后一点迷惑也随之解除了。

    怪不得超过两千岁的曾经参与过祭山大典的老妖前辈们,从来不曾对他们言说这点,原来这个秘密是需要烂在肚子里的。而自此,他们也要吞下不传之密,将这一场旷世神奇的死而复生当作从来也没有发生过。

    恍然大悟的妖族们,一面喜悦和自豪,一面郑重地再次将目光望向妖神峰的方向,转眼又去看悬浮半空之中的圆镜。

    此时,身在妖神峰之中的陆峥与众妖们,自然是不知道还有妖神的馈赠这一回事,身在其中的这些竞争者,依旧在激烈地厮杀和拼搏着。

    眼见九天惊雷消失,生怕再出什么“天灾”的妖修们,纷纷大吼一声,好不耽搁地抓紧时间,或赶路,货厮杀,再次相互争斗了起来。

    已然退出妖神峰或者从头至尾便没有踏足过妖神峰的妖修们,则是心怀感激与崇敬地,齐齐望向可观看到妖神峰中任意场景的圆镜。

    这圆镜十分奇妙,亦十分灵性,可心随意动,观看者想要观看妖神峰中的哪一处,这圆镜便在观看者的面前展示哪一处。

    而或许是因为知道了在这祭山大典之中妖族并不会真正死去的缘故,圆镜之外驻足观看者虽然依旧十分慎重,但相互间气氛都挺轻松。毕竟,自个儿的同族们并不会在这一场略似考验的祭山大典之中丢掉性命。

    然而,如此好事,却并不是谁都享受得到的。

    此时此刻,与大松了一口气好好观战的栖梧山妖族们不同,同样也将目光一眨不眨盯在圆镜之上的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人,却为陆峥狠狠捏了一把汗。

    栖梧山内血脉纯正的妖族们,自然是有妖神的爱护,可保其在整个祭山大典的过程中不死,可是陆峥却不同。

    陆峥的身份是人修,对此,妖神再怎么豁达,也不会出手袒护相帮,这位伟大的妖神没有因为陆峥的身份而选择在第一时间将陆峥踢出去,便就算是很不错的了,更别说要叫这位妖神如保护自己的子民一般保护陆峥了。

    如此,陆峥的性命便就只有那么一条,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人如何不担心?

    可是再担心,陆峥依旧得在祭山大典之中拼一拼冲一冲。何况,陆峥一早便抱着随时可能送命且必须拼尽全力的想法参加这次祭山大典,如此,他这会儿不过是维持本心罢了。

    这样一想,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人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不少。只是,若叫陆峥晓得,自己拼死拼活与妖修们拼命,最终可能会死的却唯有他一人,估计饶是他,也会郁闷地吐血三升。

    且说先前及时挖洞遁走的陆峥,这会儿,九天之上的惊雷一消失,身在妖神峰山体之中不断往上砸坑铸造石梯的陆峥与百尾两兄弟,顷刻有感,不由自主地齐齐停下了各自的动作,就在这时,妖神峰一震,陆峥三个站立的方位一阵摇晃,再定睛,陆峥与百尾两兄弟的身影均化作白光,自妖神峰的山体之中不受控制地飞了出来。

    “难不成这妖神峰还真的是活的不成?”陆峥心中暗自猜测嘀咕。

    陆峥猜测,当天降惊雷布置考验之时,他与百尾两兄弟齐齐打洞钻入妖神峰的山体之中往前冲,这是一个策略,也是一个取巧,而这策略与取巧之所以能够成功,便是因为在当时的情况下,陆峥三个的选择与作为显得十分睿智。

    而现在,既然九天惊雷已消失,那么,这似有智慧的妖神峰自认为此时此刻陆峥三个继续躲在自个儿的体内继续暗搓搓地又是往上打洞又是在石壁上凿石梯已经没有了意义。所以,这厮看不惯陆峥三个的继续隐藏,于是,这妖神峰便自主地将陆峥三个自自己的体内“吐”了出来。

    陆峥本人其实更喜欢光明正大地与自个儿的竞争对手们明刀明枪地干,这会儿,既然已经被妖神峰自主“吐”出,那他便就这样好了。

    陆峥倒是心态好,堪称随遇而安的典范,无论哪一种的场面都能迅速接受和应对。但是,亲眼目睹了陆峥三个是从妖神峰山体之中冒出来的部分妖修们,便果断不淡定了。

    只见陆峥三个身形刚刚出现,那十分坑爹的见不到妖影子的神秘妖神,便来了一次不痛不痒的恶作剧。

    便见陆峥三个先前打的地洞,以及自在地面打地洞开始到在妖神峰山体内轰炸石壁与不算凿石梯的整个过程,突然就在众妖面前一一展现。

    陆峥:“……”

    这不存心刺激妖么?

    地面上的地洞逐渐消失填平,而先前浮现出来的陆峥如何躲藏以及带着百尾两兄弟一起暗中行动的画面也在缓慢消失,但,这会儿,众妖的最直接反应依旧是长久地深深震撼以及嘴角抽搐。

    感情这陆峥是属耗子的,先前打了洞跑地底去了!而且这厮忒狡猾,竟然藏在山体之中一声不吭甩开膀子在众妖痛苦遭雷噼之时,埋头忙活着往上打洞和凿石梯,真是够淡定够阴险的!

    此时此刻,妖神峰之中的众妖并不知道祭山大典之中死去的同族死而复生。如此,众妖一见着先前“落跑”的陆峥竟是一派安然无恙且悠闲自在的模样,自然是心头火起。

    “陆峥,你这个小人!”

    “陆峥,你不是好人!”

    “陆峥,你简直不是个东西!”

    周遭的叫骂声此起彼伏,且一声比一声更加响亮,陆峥听得眼角一抽,同时,他的心中十分想笑。

    他怎么觉得这群栖梧山的妖族们,一个比一个更加单纯耿直呢?否则,怎会就连骂人的话都如此单一。

    如此,陆峥便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而妖修们还真就是单纯地吼一吼罢了,此时,见陆峥不做搭理,只顾埋头赶路,妖修们便也有样学样,争先恐后地赶紧动身,奔着妖神峰的顶峰一路奔驰疾赶。

    很快,疯狂赶路的陆峥与栖梧山的妖修们,便因为祭山大典魁首之位的角逐,再次缠斗了起来。

    转眼,整座妖神峰再次重归混乱厮杀,各种轰隆隆的巨响伴随五光十色的术法与物理攻击震耳欲聋。举目望去,全是密密麻麻并四处穿梭瞬移的身影。

    此时,陆峥要想继续位列狂奔向前的队伍前方,自然需要下点血本,掉血掉肉是难以避免的,拼尽全力是必须的。

    而妖神峰也不消停,不时降个陨石和冰雹,不时来点山洪泥石流,各种狂沙龙卷飓风亦是一道接一道。各种天灾在妖神峰中出现,每次天灾的出现都是密密麻麻摧枯拉朽,看起来没有尽头且来势凶勐异常,陆峥与妖修们稍微一大意,便有可能立马嗝屁。

    但这妖神峰也是够善良仁慈的,每每出个如最初的天降惊雷这样叫陆峥与众妖看起来没多少抵抗力的巨型大天灾,尽管看起来十足要命,但总有风平浪静、天灾自个儿消失的时候。

    如此,只要陆峥与栖梧山的妖修们顺利挺过去或是火眼金睛地迅速找到应对之法顺利躲避过去,那么,保命外加一路往前,也是没有问题的。

    妖神峰自带的各种各样的巨型天灾是有尽头的,也是有破绽的,虽说每一个巨型天灾的破绽看起来都十分不明显。但只要一场灾难存在破绽,那便是给予了受难者一丝生还的机会。

    毕竟,看起来足以毁天灭地的种种灾难,其实从一开始就为所有受难者留下了一丝生机。若是能顺利抓住这一丝生机没能死成,那么,在找寻生机与不断防守和进攻的过程之中,也不失为是一场人生的练,无论是增长见识还是锻炼智慧与心性,都是极好的。

    如此,陆峥以为,这未知的所谓布下妖神峰种种神奇的妖神,还是十分仁慈的,也是十分用心良苦的。

    当然,若是稍微大意一些,这位不知到底还有没有残魂留在妖神峰之中的妖神,会毫不犹豫地索要陆峥的性命。

    为了保命,陆峥步步惊心,全神贯注。然而,陆峥面对的致命危机,除了妖神峰的各种巨型天灾,还有一个比一个更加看他不顺眼的栖梧山妖修们。

    在妖修们的认知中,人族都不是好东西,甚至都不是东西,根本不足以与妖族相提并论。而尤其像是祭山大典这样的要紧盛事,妖修们个个以参与其中为荣,如此,岂能忍受陆峥一个“低贱”的人族一同参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