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一十一章 祭山大典
    传信的飞鹤毫无征兆,竟穿越千山万水,蓦地来到陆峥的面前。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也不知这一头好运的飞鹤,是如何顺利地穿越了迷雾重重的妖桐林,来到栖梧山的深处腹地。

    陆峥看着眼前熟悉的飞鹤,十分惊异,自飞鹤的脚下取出装在细竹管里的白纸,打开一看,表情几变,最终定格在惊喜之上。

    薄薄的一张白纸之上,唯有简简单单一句话,却给拯救独孤舒河的事情上多添了几分胜算。

    只见白纸上写着:“为师与黑翼商量了一下,独孤舒河或可救。”

    陆峥看过之后,立刻放心不少。

    尽管自家师父云中怪的话语十分简洁且并未细说,但素来熟悉自家师父行事与说话的陆峥,立刻就从这看似模煳的字句中,推出来一句潜在的台词:“要救独孤舒河不是没有办法。”

    而这办法,显然,云中怪与黑翼已经有些眉目了。

    得到这个消息,大喜过望的陆峥,当即就将好消息与独孤蚁裳说了,独孤蚁裳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陆峥却直觉对方的心情一下子舒畅了不少。而鬼使神差的,陆峥竟将这好消息也分享给了蓝不悔,后者挑眉勾唇,什么也没说,但好歹没有出言讽刺。

    时间流逝如山间的清泉,哗啦啦的,似无声似有声,一晃而过,不留下多少痕迹,十三天转眼即过。

    栖梧山妖族两千年一度的祭山大典,空前盛大,自天际启明星闪烁开始,便就正式拉开了帷幕。

    妖族大祭司白日梦,身形飘飞,悬浮在高空之中,手中枯树枝在薄薄晨晕中,似闪烁着圣洁净而神秘的光芒。

    栖梧山腹地,所有妖族匍匐在地,朝着大祭司白日梦的方向遥遥跪拜。

    而在白日梦的身后,随着晨光渐暖,一丝起初还挺模煳的轮廓缓缓升起,旋即,那模煳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妖族之后,陆峥三人瞳孔一眯,便见在白日梦的背后,徐徐出现的黑影竟然是一座山。

    原本不存在大山的位置,蓦地拔地长出了除了栖梧山以外的第二座山峰。

    自那神秘的山峰之中,层层悠远而古老的气息,如暮鼓晨钟,勐地撞击出气波,“嗡”的一声,扩散开来。

    匍匐在地的栖梧山妖族们,无不瑟瑟发抖,旋即,激动难抑,全身颤动起来。

    白日梦口念大段晦涩而古老的祝词,袍袖一展,古树枝一挥,顷刻间天地变换,日月同升。

    与此同时,妖神殿前的高大梧桐,“砰砰”两声,竟越长越大,转瞬,枝叶顶天,一望望不到顶。而在梧桐树树干之上,突地生长出一条横着的树枝来。那树枝越长越大、越伸越长,转眼,便没入远方,望不到头。

    “轰!”

    勐烈的一声巨响,却是刚刚长出的神秘山峰,蓦地迎风暴涨,转眼,庞大的山体便与那横着生长的梧桐树枝“喜相逢”。

    梧桐枝的一头依旧连着通天梧桐树,而它的另一端,则勐地没入神秘山峰的峰体。

    一时,自通天梧桐到神秘山峰之间,便就形成了一条勉强可供人落脚的悬空小道。

    这时,白日梦微阖的双眼勐地睁开,幽深的瞳孔闪出光芒来,他缓缓地肃穆开口道:“妖神峰下,妖妖平等,任何一只妖都有资格参与机缘角逐,而规矩一如往昔,谁顺利走过通天梧桐道,到达妖神峰并爬上妖神峰的峰顶,便有可能得到上古妖魂的青睐。得此机缘者,可向上古妖魂提出一个愿望,而无所不能的上古妖魂,将达成得此机缘者的任何一个愿望。”

    白日梦的话一落地,匍匐在地的一只只妖族们,顷刻间更加激动起来了。

    就算得不到上古妖魂的青睐,能够走过梧桐道,爬一爬妖神峰,对任何一个栖梧山的妖族来说,这机会都是弥足珍贵的。

    与人差不多,妖的寿命亦是又长又短,而踏入修炼一道的妖族们,本就属于不断夺天地造化、逆天而为中,因而,不论是因为本身寿命的限制,还是因为修炼道路多艰且危险重重的缘故,能顺利活过两千年,参加一次又一次的祭山大典,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好运的事情。

    对于还未曾长满两千岁,却机缘巧合赶上两千年一度的祭山大典的妖来说,自己的好运那便更不用说了。而有的倒霉的妖,直到大限来临,也没有赶上哪怕一次祭山大典的好时候。

    故而,对于祭山大典,栖梧山妖族每只妖均是慎重非常,而对于陆峥三个外人居然能够得此机缘获得大祭司的特批准予参加这一届的祭山大典,并不是没有妖族不反对的,然而,白日梦积威甚重且地位独一无二,他的命令一下,妖族们自然是不敢明说半点反对的声音。

    明着没有反对,并不代表私下里没有妖不找麻烦。

    陆峥三人待在栖梧山的这十三天,每天夜里都要经好一通鸡飞狗跳,妖族的恶作剧一个接一个,充分表达了栖梧山妖族在夜间的精力充沛以及在报复手段之上的多种多样。

    好在,因为白日梦平日里的无上威慑力,以及白飞飞明里暗里毫不掩饰的倾力维护,这些心生不满的妖族们,最多停留在恶作剧的阶段,倒是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过激的事情来。

    而现在,随着白日梦对祭山大典莫大机缘的一个简单介绍,蠢蠢欲动的一众妖族,在激动难抑的同时,纷纷生出莫大的竞争心,这会儿,望向陆峥三人的目光便更就不爽了。

    本来嘛,所谓的人族,在栖梧山妖族的心中,一直都停留在可利用不可深交并不可善待的不是东西的范畴。

    如今,素来被栖梧山妖族暗自定位为“不是东西”的人族,却竟然有三人获得了一同参加祭山大典的机会,这些纯正的栖梧山妖族们,心中会高兴那才奇了怪了。

    面对周遭妖族们恨不得将自己撕裂成碎片并生吞活剥的架势,陆峥简直哭笑不得。

    这会儿,白日梦终于挥舞着他手上那不知材质的枯树枝,徐徐宣布道:“祭山大典,开始!”

    并没有多少废话的开幕式,瞬间结束。

    一瞬间,天地哗啦啦响作一团,便见前一秒还匍匐跪拜在地的恭敬妖族们,顷刻手足并用,蹿起身,或飞天,或遁地,或用脚狂奔,或化出原形,或御使百般兵器,各展其能,如飓风狂龙,通通往妖神峰冲去。

    这时,妖神峰的轮廓与模样终于完全清晰。

    只见高大巍峨的山峰,飘渺的层层白雾盘旋环绕山峰,而在可见的其他山体部位,树木苍翠,灵气冲天,明明是一座世间少有的山水宝地。偏偏,自那妖神峰中却叫人和妖自其中感受不到半点活物的气息。

    无数妖族施展五花八门的手段,顷刻飞向妖神峰。而要向踏上妖神峰,唯一的通道便是通天梧桐树横着生长出来的那一条枝叶小道,又称为通天梧桐道。

    转眼,数不清的妖族化成小黑点,越飞越高,最后落在通天梧桐道之上,你争我夺,争分夺秒。

    有那按着老规矩径直飞上梧桐道的,自然也有心生机巧想要另辟蹊径的,径直往那妖神峰飞去。

    然而,也不知是为何,任何一只径直飞向妖神峰的妖,最终都不会碰到妖神峰半点皮毛。

    陆峥在原地看了半响,暗自总结道:“看来要想登上妖神峰,那通天梧桐道便是唯一的道路了。”

    妖中有耿直重情重义者如白飞飞,亦有狡黠狠辣者。

    这会儿,飞得高飞得快的妖,已有不少踏上了梧桐道,有的妖甚至已经快速蹿到了梧桐道的另一头,眼看其一只脚便要踏上妖神峰,然后,便见这些领头的妖,霍地一转身,提刀拔剑轰然砍向摇摇晃晃的梧桐道。

    梧桐道就那么大一点,在密密麻麻的妖群踩踏上,一摇二晃看起来随时要崩断一般。

    如此梧桐道,谁也不知道能够承受多少踩踏与砍剁。而若是梧桐道一断,通向妖神峰的道路便就没有了。

    见状,陆峥再不耽搁,与独孤蚁裳和蓝不悔对视了一眼,提起飞身,便要往高悬半空之中的梧桐道飞去,哪曾想,早有数十个妖暗自盯了他许久。

    一见陆峥动作,数十只妖顷刻一哄而上,各自使出浑身解数,攻向陆峥。

    与其说是攻击,还不如说是特意拦截。

    对陆峥,大祭司白日梦破天荒头一遭特准其参加对栖梧山妖族来说最为慎重的祭山大典,白飞飞则毫不避讳直言陆峥乃其兄弟辈的至交好友,如此,这些出手拦截的妖,自然不敢对陆峥下死手,而他们的目的,不过是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个机缘与实力夺得面见上古妖魂的机会,所以便干脆动手阻拦陆峥这个本不该参加这次祭山大典的外人。

    与妖颤抖中,陆峥抽空一看,便发现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与他相比,待遇好不了多少。

    陆峥是个人族,不该参加栖梧山祭山大典,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个,自然也是同样。

    此时此刻,遥遥高空中,通天梧桐道之上,妖与妖之间的厮杀与争夺如火如荼,而地面上,相互缠斗的人与妖之间的战斗,亦是火辣辣毫不想让。

    作为对手的妖并未下死手,陆峥自然也不会当真下杀手。

    如此一来,双方之间倒很有几分且战且缠的胶着,不时僵持。

    照这样下去,陆峥想要在梧桐道被妖砍断之前成功飞上梧桐道,简直比登天还难。

    “陆峥,你可不要怪我们!你本就不该参加这次的祭山大典,你便安安心心与我等共同待在地面上,一同仰望争夺盛况吧!”

    拦截陆峥者,其中一只妖便是当初被派驻在峥嵘峰与陆峥有过几面之缘的飞妖,这飞妖不怎么好意思与陆峥动手,却又忍受不得陆峥夺得机缘,便边战边言语劝说。

    只是很显然,这位飞妖的劝说根本没用。

    陆峥且战且道:“真是恕难从命了,纵使不该,但这场机缘,却偏该是我的!”

    能否夺得这场祭山大典的魁首,能否踏上妖神峰,能否获得上古妖魂的青睐,事关自己未来老丈人的性命是否得以保全。如此这般,陆峥岂能退缩?

    “那你就去死吧!”

    “受死吧!”

    飞妖与其他妖物嘴里虽然这样嘶吼着,但实际上,却依旧没有对陆峥下杀手,他们的目的,不过是想要拉着陆峥,不要他有机会冲上通天梧桐道罢了。

    对于自个儿的现状,陆峥颇头痛。他宁愿面前阻拦的妖族对自己下死手,那他便可毫无顾忌地还手出击,如此,说不得早就突破重围,飞上梧桐道了。

    奈何,双方都不愿意下杀手,一时陆峥与拦截自己的妖物之间的战局僵持了下去。

    而这时,自高空中坠落的妖族们,转眼一看陆峥这处战局,一小半妖族犹豫了半响,转眼便也朝着陆峥的方向飞冲了过来。

    这些妖族瞬间就加入到了围殴与拦截陆峥的队伍中,眼看拦截自己的队伍越来越壮大,陆峥再要顺利脱身,便就越来越难了。

    就在这时,高空之中扑簌簌坠下不少妖与妖的身影。

    可是偏偏,这些妖族就是不下死手。

    陆峥且战且蹿,打算捉准时机飞到梧桐道上去,可惜一直没成功,围住他的妖族就跟汹涌的兽潮一般,真叫他喘气都得撞上好几只妖,如此,想要顺利飞出重围,真有点痴人说梦的架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陆峥差点没忍住便要动用杀招了,可偏偏,拦截他的队伍,却是越聚越大。

    另外一边,独孤蚁裳与蓝不悔的情况也与陆峥差不了多少。

    陆峥不愿下杀手,与陆峥同道的独孤蚁裳和蓝不悔两个,自然也不会贸然使出致命招数。

    三方战团,三方胶着僵持。

    陆峥急得嗓子眼冒火,却是无可奈何,而与之相对的,高空之中,激烈的战斗却是越趋白热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