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零九章 仗义的白飞飞
    眼看陆峥竟然一声商量都没有便放走了知晓自己秘密的活口,蓝不悔的表情不变,更没有出手阻拦,也不知是因为她心大,还是因为她极为信任陆峥。一??看书??  W?W?W要·

    一个纵横魔道数百年,出手狠辣,心思诡诈的嗜血魔女,会心大?

    显然,并不是。

    陆峥却自个儿解释起来,对蓝不悔道:“蓝姑娘请放心,小子已做了安排,并不会叫那活口道出你我之间的秘密。”

    陆峥行为反常了好几天,这还是这些日子里,他第一次用久违地略微小心翼翼地语气和蓝不悔说话,这语气、这态度,一如当初陆峥初见蓝不悔之时,一面狡诈地巧辩,一面小心翼翼地畏惧。

    面对陆峥这态度,蓝不悔十分受用,勾唇一笑,难得没有出言讽刺,只道:“废话真多,抓紧时间赶路吧。”

    蓝不悔这样好说话,陆峥是头一次见着,当即有些发愣,反应不过来。

    待陆峥回神之时,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人已经走远了,这两人莫名地谁也没有喊陆峥。

    陆峥赶忙闪身追上去,大唿一声:“等等我。”

    三人在路上小作休整后,再无耽搁,一路飞驰,终于在数天之后,来到了栖梧山的山脚外围。

    久违的再次造访,入目所见,栖梧山神秘依旧,栖梧山外,白雾苍茫而浓郁,凡人一眼望去,望不到底,陆峥三人一眼望过去,却见层层浓雾的背后,隐约站着数道挺拔身影。

    这一路上早截杀的次数多了,但凡见着个像是人影的,便就想杀。

    陆峥的手指刚刚按在流火剑的剑鞘上,便听浓雾中传来轻快的脚步声,与此同时,一道爽朗的人声传了过来。

    “陆兄弟,好久不见!”

    说话间,浓雾背后的数道身影已经快步走了出来,为首的正是许久不见的白飞飞,以及他的两位师弟吴清和向于以及另外几个栖梧山妖族。

    陆峥一愣,转瞬放开自己按在流火剑之上的手指,大步走了上去,与白飞飞紧紧拥抱了一下。

    “许久不见,白兄为何如此凑巧待在这处,莫不是恰恰在等我?”

    陆峥这话本来是说笑,却不想,白飞飞闻言一点头,竟是承认了。

    白飞飞挠头,不好意思道:“说来惭愧,近日总听飞妖族汇报栖梧山外围千里外,人修厮杀不断。起初我也没有太注意,后来还是听当初派去峥嵘峰的飞妖兄弟来报,才知道,所谓的人修厮杀,竟是有人半路截杀陆兄弟你,而观陆兄弟你前行的方向,赫然便是我栖梧山。我一晓得情况,立马带着两位师弟和几个族人,打算接应陆兄弟,却不想,如此凑巧,竟然在山门口见着了陆兄弟。只是,想来白某接应得太迟,叫陆兄弟吃了不少本不该吃的苦,实在是叫我好生愧疚!”

    白飞飞说得歉意满满,神色间有些复杂难辨,陆峥却是浑不在意。?  壹??看书要·C?OM尽管眼下因为沧离大陆域外修者的进攻,人族与妖族暂时结盟,但横亘在人族与妖族之间的矛盾与隔阂依旧存在,为此,白飞飞在听闻人修厮杀之时,没有第一时间跑出来“观看”,实在怪不得他。

    于是,陆峥恳切地回道:“白兄言重了,白兄能在带着族人出栖梧山接应,这份情义已经是十分难得了,陆峥感激不尽!”

    两人又相互交流了一下感情,旋即,便是介绍起双方身边的陌生面孔了。

    见到陆峥身边竟然跟着两位风格不一的大美人,观那气势还极为强悍和浑厚,显然不是一般人,战斗力应该非凡,最为重要的是,这样两位独一无二的大美人,居然俱是隐隐以陆峥马首是瞻的架势,怎么看怎么叫人忍不住暧昧的联想。

    白飞飞冲陆峥复又深意地一挑眉,调侃意味十分浓厚,当知道陆峥身边的两位大美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的时候,白飞飞明显被吓到了,脸上调侃的神色立刻消失不见,转而赶忙客客气气地冲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人抱拳作揖。

    没办法,独孤大小姐与蓝少门人这两位魔道煞星,凶名赫赫,在栖梧山同样十分出名。

    白飞飞暗叹陆峥艳福匪浅,同时在心里升起了与秋迟和莫子风两人一样的想法:“怎么陆兄弟专门吸引魔道魔女呢?还都是这般凶残暴虐的类型!”

    转瞬,白飞飞想起天下皆知的一个消息,陆峥即将与万魔窟大小姐独孤蚁裳大婚。

    白飞飞脸上笑容灿烂,一张口便想向陆峥与独孤蚁裳道喜,可是眼角掠过冷冰冰的蓝不悔之时,心下一激灵,莫名地把道喜的话生吞了下去,不敢多说半个字。

    “不知陆兄弟此回前来,是有什么要事么?”

    白飞飞不是那种喜爱与朋友打机锋的类型,而陆峥属于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典范,当即,白飞飞便直言不讳地问了出来。

    而此时,由白飞飞带头,他的两位师弟以及其他几个妖族陪同,陆峥一行很快就穿过了危险重重的妖桐林,即将步入妖族聚居的腹地。

    陆峥并无丝毫隐瞒,直言道:“实不相瞒,陆峥此回前来,是有事相求,事关我丈人独孤魔主的性命,还望白兄为我向大祭司多说几句好话。”

    白飞飞一听,当即慎重起来。

    能叫陆峥说出这等话来,想必是果如他话中所言,事关独孤舒河的性命了。

    于是,白飞飞也不敢耽搁,当下带着陆峥等人快步飞驰,径直往妖族禁殿妖神殿飞去。

    这也是大祭司义子白飞飞方才有这权力与地位,否则任意换一个妖族,断然不敢带着人修在妖族腹地一路飞驰还径直往妖族的禁地妖神殿飞去,否则,早被当成叛徒和反贼当场格杀了。

    当陆峥一行降落妖神殿之外时,妖神殿之外守着的妖族侍卫当即戒备地大喝:“是谁?!找……”

    一个“死”字还没有说出来,这些侍卫便发现这打头的居然是大祭司义子白飞飞,当即语调一变,十分疑惑道:“白大人,怎么是您,您带着人族是想要做什么?”

    这时,因为身份原因,白飞飞先前带着的两个师弟和其他几个族人早就退至一边了,显然并不会跟着白飞飞踏入妖神殿。

    白飞飞有些不耐,挥手道:“少废话,耽误了本大爷的要事,本大爷一口吞了你们。”

    当即,妖神殿的侍卫们便吓得浑身一哆嗦。

    白飞飞转头冲陆峥微笑道:“事不宜迟,咱们快进去吧。”

    说着,白飞飞拉着陆峥,又对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人做了一个示意跟上的手势,旋即,一飞身,便着急忙慌地推开妖神殿紧闭的大门,一脚踏了进去。

    望见白飞飞这分外着急、完全将陆峥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将自己的老丈人当成他的老丈人的模样,陆峥十分汗颜。想到自己这一路上耽搁了不少的时间,反而是白飞飞这个外人对搭救自己的未来老丈人更伤心,更着急,陆峥简直要无地自容了。

    白飞飞急迫地拉着陆峥三人刚踏进妖神殿不久,便被守在妖神殿殿内的一个白袍侍女拦住了。

    那摇着毛茸茸长尾巴的侍女微笑道:“白大人,大祭司此刻正在闭目养神,若是您没有急事,不如下回再……”

    寻常妖族自是与白飞飞不同,往往都是厌恶和排斥人族的,一见到白飞飞将人族带进妖神殿,甚至没有事先经过大祭司的同意,这位妖神殿侍女自然是不怎么高兴的,她本想将白飞飞拦住,打发了陆峥三人。

    哪想,打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比她更不满的白飞飞便发飙了。

    白飞飞二话不说,一尾巴就把那自以为是的侍女给扇飞了。

    愚蠢的侍女一下子撞飞数丈,身影重重滚落,“哇”的一声便喷出大口鲜血来。

    白飞飞显然是动了真怒,出手极为狠辣,单就那么一下,便让那侍女半响爬不起来,而他竟然还没打算要收手。

    陆峥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何一向很爽朗的白飞飞,突然就变得有些暴虐凶残了。

    陆峥却不知,白飞飞这次是动了真怒,一半的怒气是针对这个愚蠢找死的侍女,一半怒气却是针对自己的义父。

    这时,不等白飞飞再动手,殿内闪出另外两个白袍侍女。

    新出现的两个侍女训练有素,一个一把捂住痛苦哀嚎的倒霉侍女的嘴巴,一个则下跪向白飞飞请罪,诚惶诚恐地解释道:“大人请恕罪,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子是妖神殿刚刚新收的杂役女侍,因为玩弄了一点手段,这才进得殿中,讨得现在的身份,却不想,如此眼高于顶,竟一不小心得罪了大人与三位贵客,请大人与三位贵客恕罪,奴即刻就将这罪奴处理了。”

    不论是人与妖,有了聚居便有了权势争夺,便有了高低贵贱,也就有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与难堪。

    陆峥无意介入妖族的内务,而既然这新出现的妖族侍女如此会说话,他便也顺势说了一句:“无妨。”

    白飞飞则要直接得多,看也没看那被捂着嘴巴满脸惨白的罪奴,只冷笑着头也不回道:“丢人现眼的东西,按照规矩办。”

    说着,白飞飞便兀自带着三人往妖神殿深处去了。

    还未见到妖族大祭司之前,陆峥心里是有一丝忐忑和沉重的。

    虽说记忆之中的妖族大祭司看起来十分和善好说话,但事实上,妖族大祭司背地里多次介入人修之间的道魔争斗,更甚至暗中搅弄风云,既以谣言算计过陆峥,又着妖族攻打过万魔窟。这样的妖族大祭司,会出手搭救独孤舒河吗?

    陆峥心里有一丝怀疑和紧张。

    哪曾想,耿直的白飞飞又一次十分仗义地出手了。

    刚一见到王座之上闭目养神的大祭司,白飞飞一转头,冲陆峥一阵挤眉弄眼,还不待陆峥弄明白他的这位白兄弟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旋即,便见,白飞飞已经声色并茂的演上了。

    那高高在上的妖族大祭司也不知是真的因为在闭目养神没有察觉到陆峥等人的到来,还是因为根本就不想见到陆峥等人,所以便干脆一直不睁眼睛。

    陆峥三人作为人族,还是有事相求的人族,自然不好贸然打扰对方的“闭目养神”,白飞飞作为大祭司的义子,身份便不同了。

    只见他跨前一步,先吸一口气,旋即,神情一变,变脸一样,从刚刚对陆峥毫不正经的挤眉弄眼,变成了满含指责的失望和不敢置信。

    抬手颤巍巍一指那闭着眼睛的大祭司义父,白飞飞脱口就是一阵痛心疾首的抱怨和不满,直接道:“义父,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您竟然也和某些卑劣无耻的人族一个模样,竟然喜欢玩弄两面三刀的手段!”

    迎面扑来的指责,当即就把特意不想睁开眼睛的大祭司给惊吓得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来自义子的指责太突然太莫名,大祭司甚至来不及打量白飞飞带来的三个人族到底是谁,当即就皱眉反问:“飞飞我儿,你何出此言?”

    其实,妖族大祭司更加想问的是:“飞飞我儿,你是不是没吃药?”

    白飞飞当然不是没吃药,他只是在搞策略。他心知肚明,神识可探千里之外的义父,早就晓得了他的陆峥兄弟被人追杀,也知道他的陆峥兄弟前行的目的地是栖梧山,更有可能他睿智的义父早就猜出来陆峥前往栖梧山想要拜见的是他,所以,他的义父特意什么也不说,更甚至特意吩咐同样探到千里之外讯息的飞妖族对他隐瞒了陆峥的情况。

    所以,白飞飞才一直没有发现,厮杀的人修之中有他的好兄弟陆峥。否则,他就冲出去接应陆峥了。

    这也是白飞飞在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神色复杂难辨的原因,耿直的白飞飞,自觉对不起陆峥,眼见陆峥当真是有要事需要求到自家义父门下,当即便仗义地挺身而出,开始甩策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