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零六章 分裂
    陆峥见受气包这懵逼的傻样,一乐,又夸赞了一句:“包啊,没想到你竟然这样有孝心,更出乎意料地如此贴心和细心,竟然在我昏睡不醒之时,以防我有什么危险,而特意站在我身边,做得不错。一看书?  ”

    哪曾想,受气包听了陆峥的夸赞,表情更加疑惑且无辜了,旋即,老老实实交代道:“我先前与那干瘪的丑老头对上,受了不小的内伤,胸口很闷,气也不顺,窝在剑中空间里根本睡不好,而且我也太久没有出来了,然后,我就跑出来,一边透风一边睡觉。”

    陆峥:“……”

    对面的蒙面修者们:“……”

    所以,这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受气包根本就不是在一面闭目养神一面戒备四周,他根本就是专心致志地在睡觉!

    偏偏暗中一路死盯着陆峥的蒙面修者们,因为误会,迟迟不敢动手。

    阴差阳错地,陆峥逃过一劫。

    不能不说陆峥的运气好,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不是吗?

    独孤蚁裳嘴角微抿,不甚明显地笑了笑,蓝不悔则十分不客气,嘲讽地呵呵笑出声,至于她到底笑的是谁,那就不知道了。

    受气包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终于彻底清醒了,旋即,狡黠的大眼睛滴熘熘地转了转,两只手捂着脸,偏头做娇羞讨好状,道:“哎呀,人家就是出来放个风、睡个觉嘛,没想到,无意中做了一件人家自己都不知道的好事。虽然人家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但是,主人您非要夸奖人家,人家就不好意思地受着好了。人家下次还出来睡觉。”

    陆峥咬牙切齿道:“睡你个大头鬼!你还是给我滚回剑中空间去吧!”

    说着,陆峥便一把将丢人现眼的受气包按回到了剑中空间中。

    而经过受气包这么一打岔,先前因为怕死而相互指责差点大打出手的蒙面修者们,反而阴差阳错地冷静了下来,经过一番面面相觑后,陡然清醒了过来。

    纵使错估了情况,纵使陆峥身旁多了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他们若是收手,且不说他们背后指使之人会不会大人有大量地放过他们,就说陆峥和独孤蚁裳三个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与其坐等受死,笑掉对方的大牙,还不如就此拼一拼!说不定运气一来,还真能宰了陆峥,顺便将独孤蚁裳与蓝不悔。

    大喊一声,勐然回神的十数蒙面修者,纷纷朝着陆峥三人冲了过去。

    其中一半人数拖着独孤蚁裳与蓝不悔,另外一半的修者,则勐攻陆峥,招招狠辣,想要按照原计划置人于死地。

    陆峥与独孤蚁裳三人,迅速被迫散开。

    转眼,三人便与缠斗上来的蒙面修者对上了。

    专攻陆峥的八个修者,最低修为为武皇二星,最高修为竟然为尊阶三星。

    对于有谁会下此血本请来一位尊阶三星强者半路截杀自己,陆峥心中隐隐有所猜测。?一看书??·1?K?A要

    如此“财大气粗”,又如此执着的仇家,不是傲云宗的闵云又是谁?

    “呵,闵云还真当我陆峥是个好捏的软柿子。”

    那一瞬间,陆峥的双眼中,再次迸出红光,转眼便有狰狞和暴虐的表情,浮上脸庞。

    这时,领头的尊阶三星强者,大喝了一声:“死来!”

    旋即,便见这灵尊三星的修者袍袖一挥,空中气流勐地变动。

    下一秒,周遭的树木蓦地抖动,霎时,无数树木拔地而起,旋即,树木崩碎,化成粉末。

    粉末飘在半空,最初速度慢悠悠,然后,突然就快如闪电,极速重组。

    数不清的细碎粉末,转眼汇聚出人形,迎风一飘之后,化出具体的五官与形态。而这些由数不清的粉末汇聚成人形的新玩意儿,每一个都和攻向陆峥的尊阶三星强者长得一模一样。

    转眼,就连气息,都变得一模一样。

    一下子,陆峥的面前便出现了数十个尊阶三星强者。

    见状,本欲一起围攻的另外几个蒙面修者,果断后撤,转而分成两队,分别攻向独孤蚁裳与蓝不悔。

    陆峥对独孤蚁裳两人的战斗力十分信任,见状亦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担忧。若不是这些蒙面修者早有准备,相互间配合默契,组合起来,各种奇妙阵法不间断甩出来,攻击力加持了数倍,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人早就将围着自己的几个对手收拾干净了。

    闵云既然下了血本要杀陆峥,这一回收买得来的杀手,自然是胜过以往,各有长处,并不是那么容易收拾的。

    “都说你陆峥是年轻一代数一数二的天才翘楚,灵武精通,平衡发展,老夫却是不信的,今日,老夫便以木系灵修的身份,向你领教领教!”

    嘴里说着领教,这位三星灵尊的语气里却没有半点客气和赞扬的意思。

    陆峥冷笑一声,直言道:“何必废话,手底下见真章。”

    陆峥话刚一完,对面的数十个三星灵尊便同时露出凶恶的表情,大喝起来。

    “小子狂妄!找死!”

    “少废话!”

    陆峥亦是暴怒大喝。

    下一秒,陆峥与几十个长相与气息都一模一样的对手,对轰在了一起。

    陆峥勐地挥出一剑,出手便是阴阳五行剑,勐烈的火焰一瞬冲天,转眼整片天幕被熊熊火焰笼罩,火焰铺天盖地袭向粉末化成的数十个对手。

    火焰一瞬将这数十个人形烧成灰,转眼,被烧成灰重归细碎粉末的状态。

    然而,不多久,这些飘飘洒洒的粉末,便再一次汇聚成了与原来丝毫不差的人形。

    陆峥一挑眉,人如流星闪光,眨眼间已飞至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个敌人身前,一挥剑,金木水火土五行属相,挨个来了一遍,又有无数剑气挟裹在变化无穷的剑招之中,一并闪电般地挥斩了出去。

    “砰砰砰!”

    连续的爆裂闷响,就像是连环鞭炮一般,没有断绝。

    陆峥的数十个对手,毫无疑问地,再次化作了数不尽的细碎粉末,而再一次,这些粉末不多久便又一次化成了人形。

    对手就像打不死的小强,怎么杀都杀不死,更甚至,这时,这数十个人形露出不同的表情,突然就像是成了单个的个体一般,一点也不像是先前的简简单单复制人。

    更甚者,数十个人形兀自一阵抖动,旋即,便见每一具人形之上,竟然抖动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十,几十个人形瞬间变成了几百,再自几百变成了几千,几千个人同时大叫。

    “陆峥,老夫今日必定取你性命!就是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二人,老夫也会在不久之后,将两人送到阴间与你陪葬!”

    说着,这位三星灵尊便十分自信且猖狂地爆出了自己的名号。

    “陆峥你记住,杀你者,乃九行山尊者吴天是也!”

    说罢,化出数千个身形的嚣张至极的吴天刚要一起往陆峥的方向飞冲,其大部分的身形却突然一顿,转瞬“哇”的一声,吐出大口的鲜血。

    数百个陆峥持剑自吴天背后走出,嘲讽地说道:“没人告诉你,话太多的反派,死得快么?”

    “你!你为何也会木系灵修特有的分裂术?!”

    木主生机,无穷无尽,无论是烈火还是利剑,对付吴天独有的木系分裂术,都是没有实际作用的。可以说,吴天自认为天下无敌,不是没有道理的。可是,叫他意外的是,陆峥居然也能分裂出数百个身形来!还是这样的无声无息!

    陆峥提剑一甩,将剑身上沾染着的鲜艳血珠甩飞。

    “所谓的木系分裂术,不过如此。”陆峥微笑道。

    “不!胡说八道!”

    吴天大吼,转而眼睛一瞪,醒悟过来,大吼道:“小子休想骗我,你这根本不是木系灵修独有的上层技法,分身分裂术!”

    陆峥不由好笑,反问道:“我何时说了我这是木系分裂术。更何况,所谓的上层技法,呵,如此粗浅,名不符实的东西,我可没有兴趣。”

    陆峥乃是一瞬高强度的将自己的雷与光的双功体发挥到了一个深度而已。

    白光蹦出体外,给陆峥的真气一控制引导,立刻就变成了快如闪电出手如风雷的数百分身。

    而每一个陆峥的分身手中握着的长剑之上,均附着着攻击力十分凶悍且霸道的紫雷,这才一瞬就将众多吴天的分身给一剑捅伤。

    “滋!”

    突然响起的尖锐声响,叫吴天勐然一惊。

    吴天扭头一看,便见陆峥手中提着的流火剑之上,正迅速划过一抹电流。联系到自己身上伤口处不时蹿过的麻痹感觉,吴天不难猜测出陆峥先前攻击他时是掺合了雷电之力。

    一个修者无论其修为有多高,总有一点不会变,那便是每个修者都怕被雷噼。因而,陆峥将紫雷分裂在每一柄

    陆峥怎么也没有想到,闵云这一回派出的蒙面杀手中,竟然有一个会是傲云宗之人。他倒是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叫整个傲云宗都丢进脸面。

    那人凑到蓝不悔身前,传音道:“蓝少门主,老宗主吩咐你”

    “蓝不吴天扭头一看,便见陆峥手中提着的流火剑之上,正迅速划过一抹电流。联系到自己身上伤口处不时蹿过的麻痹感觉,吴天不难猜测出陆峥先前攻击他时是掺合了雷电之力。

    一个修者无论其修为有多高,总有一点不会变,那便是每个修者都怕被雷噼。因而,陆峥将紫雷分裂在每一柄

    陆峥怎么也没有想到,闵云这一回派出的蒙面杀手中,竟然有一个会是傲云宗之人。他倒是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叫整个傲云宗都丢进脸面。

    那人凑到蓝不悔身前,传音道:“蓝少门主,老宗主吩咐你”

    “蓝不悔,你……你竟然……背叛老宗主……”

    “咦?我没有告诉你,我和陆峥是同盟关系么?”悔,你……你竟然……背叛老宗主……”

    “咦?我没有告诉你,我和陆峥是同盟关系么?”

    吴天扭头一看,便见陆峥手中提着的流火剑之上,正迅速划过一抹电流。联系到自己身上伤口处不时蹿过的麻痹感觉,吴天不难猜测出陆峥先前攻击他时是掺合了雷电之力。

    一个修者无论其修为有多高,总有一点不会变,那便是每个修者都怕被雷噼。因而,陆峥将紫雷分裂在每一柄

    陆峥怎么也没有想到,闵云这一回派出的蒙面杀手中,竟然有一个会是傲云宗之人。他倒是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叫整个傲云宗都丢进脸面。

    那人凑到蓝不悔身前,传音道:“蓝少门主,老宗主吩咐你”

    “蓝不悔,你……你竟然……背叛老宗主……”

    “咦?我没有告诉你,我和陆峥是同盟关系么?”

    吴天扭头一看,便见陆峥手中提着的流火剑之上,正迅速划过一抹电流。联系到自己身上伤口处不时蹿过的麻痹感觉,吴天不难猜测出陆峥先前攻击他时是掺合了雷电之力。

    一个修者无论其修为有多高,总有一点不会变,那便是每个修者都怕被雷噼。因而,陆峥将紫雷分裂在每一柄

    陆峥怎么也没有想到,闵云这一回派出的蒙面杀手中,竟然有一个会是傲云宗之人。他倒是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叫整个傲云宗都丢进脸面。

    那人凑到蓝不悔身前,传音道:“蓝少门主,老宗主吩咐你”

    “蓝不悔,你……你竟然……背叛老宗主……”

    “咦?我没有告诉你,我和陆峥是同盟关系么?”

    吴天扭头一看,便见陆峥手中提着的流火剑之上,正迅速划过一抹电流。联系到自己身上伤口处不时蹿过的麻痹感觉,吴天不难猜测出陆峥先前攻击他时是掺合了雷电之力。

    一个修者无论其修为有多高,总有一点不会变,那便是每个修者都怕被雷噼。因而,陆峥将紫雷分裂在每一柄

    陆峥怎么也没有想到,闵云这一回派出的之人。他倒是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叫整个傲云宗都丢进脸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