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百零二章 一场乌龙
    蓝不悔的眼神复杂,眼眸深处有风云涌动,可她到底没爆发。顶点小说更新最快她真不知道自己这会儿是应该好气还是应该好笑。

    “啪嗒……”

    这时,鲜红的血液,顺着陆峥的手臂与手中的流火剑,缓缓坠落,炸裂在地面。转眼,陆峥的整条胳膊都被染红了。

    血腥味儿在空气中蔓延,这会儿,在场的三人心思各异,谁也没动,就连一向心疼陆峥的独孤蚁裳,也没有动。

    刚刚自流火剑之中冒出身形的剑灵受气包,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总觉得现场气氛太诡异,转眼,他便聪明地缩回到流火剑的剑中空间去了。

    相比较于蓝不悔,陆峥的眼中亦是风云变幻,幽暗一片,一抹不解在陆峥心头泛起。

    利剑明明砍向自己的“情敌”,转眼,自己却没有忍住,自个儿伸手去挡,瞬间,陆峥便就成了自己砍自己。

    陆峥想,他绝对是精分了。

    认为陆峥精分的,显然不止他一个。

    “你脑子有病吧?”蓝不悔眉头紧皱,看深井冰一样看陆峥。

    明明是砍别人,却最终自己差点把自己的手臂给砍断,可不就是有病?

    然而,一个面对攻击不闪不避,还不反击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呢?

    出了这样的搞笑变故,陆峥再要对蓝不悔下手是不可能的了。

    蓝不悔微微敛眸,看了眼陆峥血淋淋的手臂,嘴角一提,眼角略微抽搐,开口道:“你不会真以为我喜欢你家蚁裳吧?话说,你这到底真的是被欧阳川伤到了脑子,还是自己本来脑子就是坏的?”

    蓝不悔忍不住嗤笑。她一个女子,竟喜欢同为女子的老对手独孤蚁裳?开什么稀奇玩笑,与其喜欢独孤蚁裳,她还不如喜欢面前的陆峥。

    陆峥有点傻眼了,吸一口冷气,也顾不得收拾鲜血淋漓的手臂,胆战心惊地询问道:“你对蚁裳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喜欢独孤蚁裳?呵。自然是既不喜欢也不讨厌,只是时常很想杀掉,却偏偏到头来又不想杀掉。

    蓝不悔挑眉道:“我说喜欢又如何?”

    傻子也看得出来,蓝不悔这是在开玩笑,但独孤蚁裳可不敢保证,貌似真的突然变傻了许多的陆峥,到底会不会将蓝不悔的玩笑话信以为真。

    “不要欺负他。”独孤蚁裳终于出声了。

    堂堂万魔窟大小姐,自然不是简单地说一说便完了。

    说着,独孤蚁裳的指尖便冒出了丝丝寒气,浑身气势一放,眼睛直盯着对面的蓝不悔。

    蓝不悔自是不惧,还十分挑衅地挑眉回望独孤蚁裳,同时,她手腕上缠着的缩小版墨蟒慢慢抬头,“嘶嘶”地吐着信子。

    眼看,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个,大战一触即发。

    陆峥却在看到蓝不悔手腕上那缩小版的墨蟒时,有些出神。

    蓝不悔的修为表面上看来不过皇阶三星,但实际上,加上这条墨蟒,还有蓝不悔的一众不为人知的底牌,陆峥猜测,其综合实力至少也可与一个一星尊阶抗衡。如此一个底蕴深厚的杀人不眨眼且睚眦必报的魔女,却莫名在自己提剑相向之时,居然不躲不闪,亦压制了手腕上的墨蟒不让其轻举妄动。

    蓝不悔如此行为,到底是因其有恃无恐人太疯狂,还是因为其相信陆峥并不会真的砍下来?

    陆峥不由陷入沉思中,转瞬就有点羞惭,他先前也不知是怎么的,竟然一冲动,便朝蓝不悔拔剑相向。他与蓝不悔毕竟是朋友,对方还是自己门派的三位客卿长老之一,又是与自己合作了数次的可靠同盟,自己却不知道方才是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做出了这样违背情义之事。

    陆峥一抬手,“啪”的一声,十分响亮清脆,一巴掌狠狠拍在自己的后脑勺上。

    后脑勺上火辣辣的疼痛,一下子就叫陆峥清醒了过来,而一清醒过来,陆峥便忍不住怀疑,也许他真的如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人以为的那样,在与欧阳川的对战中,伤到了脑子,否则,先前也不会突然做出那样脑残的判断,更不会做出突然攻击蓝不悔的事情。

    好在他的左手比较给力,关键时刻,还晓得自动挡剑。

    脑袋蓦地一片昏昏沉沉,陆峥的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些模煳的黑点与金线。

    陆峥抬起手掌,“啪”的一声,再一次狠狠地拍了一记自己的后脑勺。

    陆峥的二连拍挺响亮的,一下子便将独孤蚁裳与蓝不悔两人的视线吸引了过来。

    这时,两人被陆峥打断,阴差阳错地,倒是再次打不下去了。

    而在下一秒,终于回神过来的独孤蚁裳,见到陆峥那血淋淋的手臂一阵自责。

    独孤蚁裳自一旁快步走来,拉住陆峥流血不止的胳膊,边训边行动。

    “你也太冲动了,我也不对,刚刚一直在走神,竟忘记你受伤了。”

    说着,独孤蚁裳的指尖冒出冰霜,转眼就将陆峥的胳膊冰冻住了。

    陆峥倒觉得,与其说这是在止血,还不如说,蚁裳是想要以这样的方式叫他好好的冷静冷静。

    至于独孤蚁裳先前是否在走神,还是在莫名生气,陆峥便不知道了。

    “白痴,我不过是逗着你的蚁裳好玩,本姑娘喜欢男人好吗?”蓝不悔看了眼陆峥那条变成冰棍的左臂,终于认真地说了一句。

    听了这话,陆峥一下子就放心了。

    先前果然是自己想岔了了啊!蓝不悔对独孤蚁裳,根本不是陆峥想的那样。

    竟然生出这般误会,陆峥一阵自嘲好笑。

    在陆峥的认识中,蓝不悔虽然性情多变,但却十分骄傲自负,从不屑于说谎话,她最多是说话说一半,或者干脆不说罢了。所以,这会儿蓝不悔既然这样说,陆峥便就深信了。

    只是,对于这个看起来就是个十足十女神经的蓝不悔,被他喜欢上的男人,该是多么的可怜可悲?

    陆峥为那不知道有没有自他娘肚子里生出来的可怜男人,掬了一把同情的泪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