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一起行动
    陆峥还未来得及解释,蓝不悔已经抢先幽幽道:“我与独孤大小姐正在交流修炼心得,却不想,我身上的墨蝶突然向我示警你有危险。顶点小说更新最快旋即,你身上的那只墨蝶便循着我的气息,飞来找我求助。”

    说着,蓝不悔便朝陆峥眨了一下眼睛。

    蓝不悔这番表现绝对是不正常的,陆峥与独孤蚁裳两个都转头望向了她。

    陆峥还没搞懂蓝不悔突然是抽的什么风,便听蓝不悔语调一转,语气骤然变得十分温柔,且充满了对陆峥的担忧。

    蓝不悔继续讲述道:“陆峥,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知道你有危险,我立刻便和独孤大小姐交流不下去了,所以,我就立刻拉着她,一块儿来找你来了。”

    “哦,当然了,独孤大小姐应该也挺担忧你,毕竟,她和我一样,都对你……”话都快说完了,就跟吃错了药一般的蓝不悔,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陆峥都快给蓝不悔跪下了。蓝不悔简直就是诚心给他挖坑。

    尤其是蓝不悔所说的最后一句,太过引人遐想,更加引人误会!

    倘若是别人误会了,陆峥自是不怕,但若是独孤蚁裳误会了,他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于是,陆峥赶忙赶在蓝不悔再次开口前,抢着道:“蓝姑娘担心我,这是当然的,我们毕竟是朋友,你还是我逆苍派的客卿长老,呵呵。”

    陆峥干笑两声,见独孤蚁裳完全没有笑模样,心头一紧,脑袋“轰”的一声,迅速运转了起来。

    “蚁裳,我有重要的事情与你说。”

    说着,陆峥一把拉着独孤蚁裳,往边上走了几步。

    “蚁裳,我见到了娘亲。”

    陆峥刚刚说出第一句话时候,独孤蚁裳的眼睛波动了一下。紧接着,便听陆峥将他与独孤舒河两人这些日子在阴都鬼域的经,一字不落地说给独孤蚁裳听。

    独孤蚁裳久久没有说话。

    自从懂事以后,她便从来也没有想过,若是自己的娘亲尚在人间会如何。

    独孤悠早就死了,连魂魄碎片都没有剩下。

    对于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独孤蚁裳一直都知道。可是现在,陆峥却告诉她,自己本以为早就死掉的亲娘,其实换了一个身份安然活在远方。

    独孤蚁裳分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复杂感觉。而不等她来得及分辨清楚,便听到陆峥说起自家那冷酷无情的父亲的现状。

    在独孤蚁裳的记忆中,其父亲独孤舒河很少有属于人类的正常感情,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尤其是在独孤蚁裳偶然得知自己的父亲曾经是异域大妖,后来自己剔除了妖骨并削掉了妖的血脉,自此变成一个普通凡人,再一路修炼到如今的三星圣阶。

    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做到的,偏偏他轻而易举便成功了。

    一个表面上的实力维持在三星圣阶,实际上真实的实力深不可测的人,竟是自己的父亲,这本该是一件十分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然而,独孤舒河偏偏因为爱妻独孤悠的突然“死亡”而大受刺激,更甚至性情大变,看谁谁都该死,就是对自己的一双儿女,亦是十分不顺眼。

    如此,无论是独孤蚁裳还是独孤离情,对其父亲独孤舒河与母亲独孤悠的感觉,俱是难以言说。

    沉默许久之后,独孤蚁裳问陆峥道:“你觉得,我此刻应当如何做?”

    陆峥从来没有见到过独孤蚁裳如此脆弱并犹豫不决的一面。

    平常人听到自己死了上千年的娘亲,突然就活蹦乱跳地活了过来,早就吓得肝胆欲裂了。

    很快,独孤蚁裳

    栖梧山。

    陆峥吓得心跳都快停止了陆峥还未来得及解释,蓝不悔已经抢先幽幽道:“我与独孤大小姐正在交流修炼心得,却不想,我身上的墨蝶突然向我示警你有危险。旋即,你身上的那只墨蝶便循着我的气息,飞来找我求助。”

    说着,蓝不悔便朝陆峥眨了一下眼睛。

    蓝不悔这番表现绝对是不正常的,陆峥与独孤蚁裳两个都转头望向了她。

    陆峥还没搞懂蓝不悔突然是抽的什么风,便听蓝不悔语调一转,语气骤然变得十分温柔,且充满了对陆峥的担忧。

    蓝不悔继续讲述道:“陆峥,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知道你有危险,我立刻便和独孤大小姐交流不下去了,所以,我就立刻拉着她,一块儿来找你来了。”

    “哦,当然了,独孤大小姐应该也挺担忧你,毕竟,她和我一样,都对你……”话都快说完了,就跟吃错了药一般的蓝不悔,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陆峥都快给蓝不悔跪下了。蓝不悔简直就是诚心给他挖坑。

    尤其是蓝不悔所说的最后一句,太过引人遐想,更加引人误会!

    倘若是别人误会了,陆峥自是不怕,但若是独孤蚁裳误会了,他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于是,陆峥赶忙赶在蓝不悔再次开口前,抢着道:“蓝姑娘担心我,这是当然的,我们毕竟是朋友,你还是我逆苍派的客卿长老,呵呵。”

    陆峥干笑两声,见独孤蚁裳完全没有笑模样,心头一紧,脑袋“轰”的一声,迅速运转了起来。

    “蚁裳,我有重要的事情与你说。”

    说着,陆峥一把拉着独孤蚁裳,往边上走了几步。

    “蚁裳,我见到了娘亲。”

    陆峥刚刚说出第一句话时候,独孤蚁裳的眼睛波动了一下。紧接着,便听陆峥将他与独孤舒河两人这些日子在阴都鬼域的经,一字不落地说给独孤蚁裳听。

    独孤蚁裳久久没有说话。

    自从懂事以后,她便从来也没有想过,若是自己的娘亲尚在人间会如何。

    独孤悠早就死了,连魂魄碎片都没有剩下。

    对于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独孤蚁裳一直都知道。可是现在,陆峥却告诉她,自己本以为早就死掉的亲娘,其实换了一个身份安然活在远方。

    独孤蚁裳分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复杂感觉。而不等她来得及分辨清楚,便听到陆峥说起自家那冷酷无情的父亲的现状。

    在独孤蚁裳的记忆中,其父亲独孤舒河很少有属于人类的正常感情,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尤其是在独孤蚁裳偶然得知自己的父亲曾经是异域大妖,后来自己剔除了妖骨并削掉了妖的血脉,自此变成一个普通凡人,再一路修炼到如今的三星圣阶。

    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做到的,偏偏他轻而易举便成功了。

    一个表面上的实力维持在三星圣阶,实际上真实的实力深不可测的人,竟是自己的父亲,这本该是一件十分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然而,独孤舒河偏偏因为爱妻独孤悠的突然“死亡”而大受刺激,更甚至性情大变,看谁谁都该死,就是对自己的一双儿女,亦是十分不顺眼。

    如此,无论是独孤蚁裳还是独孤离情,对其父亲独孤舒河与母亲独孤悠的感觉,俱是难以言说。

    沉默许久之后,独孤蚁裳问陆峥道:“你觉得,我此刻应当如何做?”

    陆峥从来没有见到过独孤蚁裳如此脆弱并犹豫不决的一面。

    平常人听到自己死了上千年的娘亲,突然就活蹦乱跳地活了过来,早就吓得肝胆欲裂了。

    很快,独孤蚁裳

    栖梧山。

    陆峥吓得心跳都快停止了。陆峥还未来得及解释,蓝不悔已经抢先幽幽道:“我与独孤大小姐正在交流修炼心得,却不想,我身上的墨蝶突然向我示警你有危险。旋即,你身上的那只墨蝶便循着我的气息,飞来找我求助。”

    说着,蓝不悔便朝陆峥眨了一下眼睛。

    蓝不悔这番表现绝对是不正常的,陆峥与独孤蚁裳两个都转头望向了她。

    陆峥还没搞懂蓝不悔突然是抽的什么风,便听蓝不悔语调一转,语气骤然变得十分温柔,且充满了对陆峥的担忧。

    蓝不悔继续讲述道:“陆峥,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知道你有危险,我立刻便和独孤大小姐交流不下去了,所以,我就立刻拉着她,一块儿来找你来了。”

    “哦,当然了,独孤大小姐应该也挺担忧你,毕竟,她和我一样,都对你……”话都快说完了,就跟吃错了药一般的蓝不悔,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陆峥都快给蓝不悔跪下了。蓝不悔简直就是诚心给他挖坑。

    尤其是蓝不悔所说的最后一句,太过引人遐想,更加引人误会!

    倘若是别人误会了,陆峥自是不怕,但若是独孤蚁裳误会了,他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于是,陆峥赶忙赶在蓝不悔再次开口前,抢着道:“蓝姑娘担心我,这是当然的,我们毕竟是朋友,你还是我逆苍派的客卿长老,呵呵。”

    陆峥干笑两声,见独孤蚁裳完全没有笑模样,心头一紧,脑袋“轰”的一声,迅速运转了起来。

    “蚁裳,我有重要的事情与你说。”

    说着,陆峥一把拉着独孤蚁裳,往边上走了几步。

    “蚁裳,我见到了娘亲。”

    陆峥刚刚说出第一句话时候,独孤蚁裳的眼睛波动了一下。紧接着,便听陆峥将他与独孤舒河两人这些日子在阴都鬼域的经,一字不落地说给独孤蚁裳听。

    独孤蚁裳久久没有说话。

    自从懂事以后,她便从来也没有想过,若是自己的娘亲尚在人间会如何。

    独孤悠早就死了,连魂魄碎片都没有剩下。

    对于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独孤蚁裳一直都知道。可是现在,陆峥却告诉她,自己本以为早就死掉的亲娘,其实换了一个身份安然活在远方。

    独孤蚁裳分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复杂感觉。而不等她来得及分辨清楚,便听到陆峥说起自家那冷酷无情的父亲的现状。

    在独孤蚁裳的记忆中,其父亲独孤舒河很少有属于人类的正常感情,实力更是深不可测。尤其是在独孤蚁裳偶然得知自己的父亲曾经是异域大妖,后来自己剔除了妖骨并削掉了妖的血脉,自此变成一个普通凡人,再一路修炼到如今的三星圣阶。

    这根本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做到的,偏偏他轻而易举便成功了。

    一个表面上的实力维持在三星圣阶,实际上真实的实力深不可测的人,竟是自己的父亲,这本该是一件十分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然而,独孤舒河偏偏因为爱妻独孤悠的突然“死亡”而大受刺激,更甚至性情大变,看谁谁都该死,就是对自己的一双儿女,亦是十分不顺眼。

    如此,无论是独孤蚁裳还是独孤离情,对其父亲独孤舒河与母亲独孤悠的感觉,俱是难以言说。

    沉默许久之后,独孤蚁裳问陆峥道:“你觉得,我此刻应当如何做?”

    陆峥从来没有见到过独孤蚁裳如此脆弱并犹豫不决的一面。

    平常人听到自己死了上千年的娘亲,突然就活蹦乱跳地活了过来,早就吓得肝胆欲裂了。

    很快,独孤蚁裳

    栖梧山。

    陆峥吓得心跳都快停止了。

    如此,无论是独孤蚁裳还是独孤离情,对其父亲独孤舒河与母亲独孤悠的感觉,俱是难以言说。

    沉默许久之后,独孤蚁裳问陆峥道:“你觉得,我此刻应当如何做?”

    陆峥从来没有见到过独孤蚁裳如此脆弱并犹豫不决的一面。

    平常人听到自己死了上千年的娘亲,突然就活蹦乱跳地活了过来,早就吓得肝胆欲裂了。

    很快,独孤蚁裳

    栖梧山。

    陆峥吓得心跳都快停止了。如此,无论是独孤蚁裳还是独孤离情,对其父亲独孤舒河与母亲独孤悠的感觉,俱是难以言说。

    沉默许久之后,独孤蚁裳问陆峥道:“你觉得,我此刻应当如何做?”

    陆峥从来没有见到过独孤蚁裳如此脆弱并犹豫不决的一面。

    平常人听到自己死了上千年的娘亲,突然,早就吓得肝胆欲裂了。

    很快,独孤蚁裳

    陆峥吓得心跳都快停止了。如此,无论是独孤蚁裳还是独孤离情,对其父亲独孤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