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油尽灯枯
    独孤悠的隐秘,用言语说出来,只用了半个多时辰,但这段史,实际跨越的时间却是上千年,乃至现在。

    独孤舒河十分心痛,心里先前升起的那点埋怨,此时顷刻间烟消云散。

    一个明明还在人间的人,却偏偏消失了一千多年。一个明明魂魄完整且今非昔比的人,却偏偏以魂飞魄散的方式诈死离开。一个明明记得自己且心里有自己的人,却执意避让不与自己相认。

    独孤舒河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埋怨,是不可能的。他是走火入魔到病入膏肓,可是他的脑子还是正常的。他因为独孤悠的消亡,执着且疯癫了这么多年的岁月,如今骤然见到活着的独孤悠,但偏偏对方不愿意与他相认,是个人都会委屈。独孤舒河在某一刻,甚至产生了厌世的情绪。

    可是现在,听了独孤悠的娓娓道来,知道了这千多年两人分离的缘由,独孤舒河的那点委屈与小小的埋怨,尽数化作了心痛。

    独孤舒河心痛于独孤悠的迫于无奈,以及她与生俱来的身份束缚。

    “阿悠,对不起,为夫本以为是因为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讨你的喜欢,所以你才执意不与我相认。却不想,原来,你我之间,最受委屈且最该埋怨的,是你才对。”

    说着说着,独孤舒河情绪难当,再次流下了汹涌的泪水。

    这位万魔之主边哭边道:“都是为夫没用,才叫阿悠你白白在这该死的地方受困了这许多年。你我白白错过了上千年的光阴。”

    大殿之中的另外三人,本来正沉浸于独孤悠的讲述中,心思沉重,感慨万千。却不想,独孤舒河突然就有一次情绪奔溃了,这让陆峥三人立刻就被强硬地拉出了先前的氛围。

    当听到独孤舒河那一句“这该死的地方”,御魔与情魔两人的表情都有些纠结的牙疼感。遇上一个不喜欢自己领地的主上,本就足够叫人揪心难过的了,现在又遇上一个厌恶自己家乡的主上的夫君,这感觉,真是,叫人难以言说。

    陆峥则是浑身一抖,有点被未来老丈人随时随地的动情话给肉麻到。虽然,这些动情话,都是对独孤悠一个人说的。

    直面独孤舒河的独孤悠,却是最淡定的。

    或许是因为陆峥三人不是本人的缘故,他们三个并不能像独孤悠一般,感同身受。

    独孤舒河又道:“若是我能早一些寻到此处,或许你我早就团聚了,是我太……”

    独孤悠打断了独孤舒河的自责,出口道:“如今你我能够再次相遇,便已经是奇迹了,珍惜便好。”

    陆峥阴差阳错踩了坑,意外踩进一座古墓,这才机缘巧合地来到了这世外之地,阴都鬼域。而陆峥在离开鬼域之时,储存在陆峥脑子中的关于前往阴都鬼域的路线图则立刻全部消失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陆峥居然能顺利找回路线图,而独孤舒河能按着这路线图,成功抵达阴都鬼域,这本身就是奇迹当中的奇迹了。

    以前,独孤悠或许怨恨老天不公,现在,她却由衷地感谢老天。

    除了在梦中,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竟然还能与独孤舒河相遇。

    独孤悠蓦地展颜一笑,对独孤舒河道:“你若今后有空,可随时来鬼域,我不会再不见你。”

    “你这是要赶我走?!”

    独孤舒河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几乎要跳起来。

    “自然不是,我只是太久没有瞧见你,一时太高兴,所以,太不会说话了而已。若是你愿意,你想在此处待多久都可以,你便是鬼域的另外一个主人。”

    陆峥再次抖了抖,他没有想到,丈母娘说肉麻话的段数也挺高。

    然而,独孤舒河却不满意。他总觉得独孤悠这些话,字里行里间都在暗示,他是早晚要离开的,而他们两人早晚要分离。

    陆峥看到独孤舒河的脸色不对,立刻上前,插了一句嘴。

    “域主,不如您带着独孤魔主在这鬼王宫好好逛一逛?或者是在阴都鬼域好好逛一逛?”

    陆峥的本意,是想为独孤悠解围,但一不小心,就说出了“阴都鬼域”这四个关键字,顷刻间,被刺激大了的独孤舒河,便爆发了。

    前一秒还是个多愁伤感并风花雪月的温润君子,下一秒,独孤舒河便成了一个狰狞龇牙的疯汉。

    第一次瞧见独孤舒河大变活人的独孤悠与她的两位心腹属下,几乎都被吓到了。

    “啊!”

    独孤舒河大吼一声,眼睛发红,眼神幽深地瞥了一眼独孤悠,旋即,他便身形一闪,挥手一掌打破了大殿殿门,往大殿之外冲了出去。

    独孤悠是第一次瞧见独孤舒河发疯,他那疯狂暴虐的模样,比陆峥与独孤舒河记忆中反显出来的模样要骇人太多。

    独孤悠完全没有想到,独孤舒河会突然性情大变,而她根本没有想到,其实,独孤舒河早已性情大变上千年,而先前在她面前的独孤舒河,不过是在尽量的压抑自己罢了。

    陆峥见独孤悠既担忧又伤心地呆站在原处,真是好气又好笑。

    于是,陆峥叹气一声,出声提醒道:“域主,此时您还不追出去吗?若是放任下去,魔主可能会发生什么意外。”

    独孤悠一下子就惊醒了过来,身形一闪,便追了出去。

    大殿中,陆峥三人面面相觑,半响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话题。

    三人都有些尴尬,想要离开,却又怕突然发疯的独孤舒河与追出去的独孤悠随时可能冲回来,或者两人也极有可能随时大斗一场。

    又过了半响,御魔没话找话道:“真没有想到,你还会再来。”

    御魔这话,自然是对陆峥说的。

    自从发现陆峥并不是自己的情敌,反而是独孤悠的准女婿后,换个角度看陆峥,御魔一下子就觉得对方顺眼了不少。

    陆峥却很不会聊天的确认了一句:“你应该不会想要宰了我未来老丈人吧?”

    “虽然你根本宰不了。”陆峥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可以,御魔真想一巴掌将讨人厌的陆峥给拍死。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情魔在旁低头偷笑,御魔则憋了一口气,旋即,咬牙切齿道:“你放心,我就是单相思的命,我也并没有想要和某人拼命的打算,我更没有想要让域主伤心的意思。”

    说着,御魔便毫无预兆地哭了出来。

    只是,御魔不像独孤舒河那么感情奔放,他是那种无声无息地默默流泪的类型。

    情魔一挑眉,走过来拍了拍御魔的肩膀,权当是安慰,只是他在安慰人的同时,没能忍住,不住喷笑。

    陆峥这会儿倒是挺有良心的,竟也安慰了一句。

    “放心,若是你惹得我未来老丈人不高兴,我会记得为求情的,或者替你收尸。”

    “我真是谢谢你了。”御魔咬着牙,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他便再也不想和陆峥多说话了。

    这时,大殿之外终于传来了动静。不多时,独孤悠与独孤舒河两人,便相携着走了进来。

    两人看上去还算正常,表情也都挺平和,除了独孤舒河身上的气息有些难以掩饰的暴躁之外。

    独孤悠对众人微微一笑,旋即便对一旁已经收敛了各自情绪的御魔与情魔吩咐道:“吩咐下去,当明日月夜开始之时,孤将与王夫共举酒杯,与鬼域子民一起,鬼域狂欢。”

    独孤悠的潜台词,便是要将独孤舒河的身份,介绍给所有人。

    “是,域主。”

    好在御魔先前已经哭过了,否则,他还真不敢保证,自己这会儿能不能保持冷静。

    在阴都鬼域,时间总是流逝得特别快。

    夜晚很快过去,而在鬼域,整个白天,大家都在睡梦中。

    很快,第二个夜晚便就来到。

    整个阴都鬼域都热闹了起来,黑色的灯笼闪着光芒,飞满了夜空。灯笼的光芒与夜空中的星星相唿应,转而,独孤悠与独孤舒河两人一起走出,当独孤悠向她的子民宣布独孤舒河的身份的时候,整个阴都鬼域都炸了。

    陆峥作为独孤悠的准女婿,也被顺便介绍给了阴都鬼域的土着居民们。

    陆峥陪着独孤舒河在鬼域待了三天,正要离开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独孤舒河突然便喷出一口鲜血,倒下了。

    独孤悠大惊失色,立刻召集了鬼域的所有神医。

    然而,无论是哪一个神医,俱是诚惶诚恐地踏入鬼王宫,再胆颤心惊地飞速离开。

    看到这里,陆峥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不多时便传出域主的王夫即将一命呜唿的传闻。

    传闻却不仅仅是传闻。

    独孤舒河走火入魔已深,疯癫了上千年,换做一般人,早就爆体而亡了,他却偏偏坚持了下来,一个是因为他本身为大妖,血脉强悍且修为高深,一个是因为他的神智一直是比较清醒的。

    可是,一个人走火入魔一千多年却维持着神智清醒,这本身就是一件不符合常理的事,而独孤舒河之所以能够维持神智清醒,乃至没有随时随地彻底疯癫,不过是因为他一直以来下意识地压抑自身,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伤神的事,对本身的伤害也是不可估量的。

    独孤舒河就像是一盏早该燃尽的油灯,灯油是固定的,灯芯只有那么长,外界的狂风暴雨却是一次比一次厉害。而独孤舒河每每癫狂一次,他便剧烈燃烧一次。

    到了现在,他终究处于油尽灯枯的状态。

    独孤悠的神色很不好,她虽然早已从陆峥与独孤舒河两人的记忆中判断出独孤舒河并不能活多久了,但她下意识却不相信自己这个判断。可是现在,事实摆在了眼前,独孤舒河竟然真的要死了!

    独孤悠接受不了,每日每夜守在独孤舒河的身边,整个人寸步不离,短短几天,便迅速憔悴消瘦。

    而独孤舒河,自从吐血昏迷过去之后,便再也没有醒来的迹象,他一直躺着一动不动,就连唿吸与心跳,也是虚弱地时有时无。还没三天,躺着不醒的独孤舒河,满头青丝一下子就变成了白发。随之,人也跟着枯瘦了下去。他的周身,更是时时刻刻开始逸散红蓝二气。

    红色的是可供武系修炼的真气,蓝色则是对应灵系修炼。独孤舒河并不是灵武双修,但在他的体内,依旧是可以同时储存红蓝二气的,只是其中,另外一系颜色的真气不多而已。

    此时此刻,独孤舒河体内的红蓝二气已经开始储存不了了,这是因为他本身身体状况在衰退,神魂也在濒临奔溃阶段,他的修为不稳,体内真气开始不受控制。

    当红蓝二气全部逸散而出,当彻底衰老下去,后果将再难挽回。

    这时,独孤舒河的脸上开始出现皱纹,他再不是先前那副青春永驻的模样。

    明显,独孤舒河有变成凡人的征兆,而一旦他变成凡人,那就是他的死期了。一个凡人,哪里能够如独孤舒河一般,活个数千年?当他彻底变成凡人,立刻,他便会变成飞灰,消散天地。

    陆峥心急如焚,却是毫无办法。他的未来老丈人对他,虽然一直刁钻苛刻,但实际上,却从来未曾真正地做出一些什么不好的事情来。此时,眼看独孤舒河一代魔道霸主突然要消失,一时感慨可惜,再一想到对方的身份,他便忍不住皱紧眉头,再难舒展开来。

    陆峥并不想独孤舒河消亡,独孤悠便更不愿意了。

    守在独孤舒河身旁的独孤悠,尝试了各种办法,派人找来了鬼域所有的神医,却依旧无济于事,人人都在摇头,人人都是束手无策。

    独孤悠的面色惨败,一只手握得极紧。

    陆峥真担心,丈母娘步上老丈人的后尘,在旁边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和劝导,最终尝试道:“域主,有时候,所谓的神医却都不是真正的圣手。您不如将鬼域中所有懂医的人找来,也尝试着在鬼域之外找一找,奇迹总会出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