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九十一章 隐秘
    正常人,哪里会向一个对自己伸出利爪并打算要了自己性命的人道谢。可偏偏,陆峥便这样做了。

    容华一愣,旋即,她便变脸比翻书还快,先是妖娆一笑,旋即勾人地递了一个秋波,轻柔道:“年轻人这么懂礼貌,真是叫老妪想不疼都不行。”

    她倒是没有再提因为陆峥先前所赠的那颗怨念黑球而导致自己走火入魔爆发的事。

    有得,有失,正是自然的法则。

    是她自己提出的礼物交换,而陆峥赠出黑球,也不过是遵守了她定下的交易条件,至于收下礼物的她消化不良,这完全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抛开陆峥身上那股灼热的烈阳般的气息不谈,容华还是挺中意陆峥这个有趣的外来陌生人的。至于,她先前试图对陆峥下杀手的事,则被她选择性地遗忘了。

    于是,容华在递出秋波之后,又免费赠送了一枚飞吻。

    陆峥离开枉死街之前,容华更是提出:“欢迎你随时再来。”

    “老人家客气了!呵呵。”

    陆峥依旧不晓得如何称唿容华,想来想去,还是依照以往,这样称唿了一句。

    容华听了陆峥对她的称唿,立刻“桀桀、桀桀”的笑个不停。

    转瞬,容华便在怪笑中,恢复了她先前的面貌,满脸皱纹,黑袍兜帽,死气森森。

    陆峥差点被容华这说变脸就变脸的模样,给吓到。

    这会儿,陆峥可不敢再随意逗留了。谁知道下一秒,容华会不会突然再出手?

    在容华的桀桀怪笑与怪异目光注视中,陆峥又说了几句客套话,便立刻往鬼王宫飞去。

    容华并没有阻拦,她只是意味深长地往陆峥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

    陆峥很快就飞到了鬼王宫。

    好在这一次独孤悠有所交代,这一次,陆峥倒是不用任何通报,便进到了鬼王宫的宫门内。

    在鬼王宫的门口,早有宫人等候,见着陆峥,态度十分恭敬,率先问候道:“贵客您好,域主正在上回举行百鬼狂欢宴背后的大殿中,等着您。请问您需要奴婢为您带路吗?”

    “多谢。不用了,我认得路。”

    陆峥拒绝了引路宫人的好意,抱着说不定能再一次粉灯笼的想法,选择了单独前行。

    陆峥以为一如前两回,提着粉灯笼的宫女会出来为自己提着灯笼引路,如此,他倒可以透过这位粉灯笼问一问关于丈母娘的事。

    如果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缘故,以独孤悠与独孤舒河两人相爱的程度,独孤悠根本不会以魂飞魄散的方式“死亡”上千年。若非有什么特别的缘故,当独孤舒河二度赶至阴都鬼域之时,独孤悠便不会再三不承认。

    陆峥想要了解独孤悠诈死与躲避的缘由,倒不是因为陆峥好奇心重,只是作为一个准女婿,多了解一些自己的丈母娘,无可厚非。若是能在了解到这些深层次的缘由之后,顺便帮助不怎么喜欢自己的未来老丈人与爱妻彻底地重新团聚,也是可以的。

    正如陆峥与独孤舒河两人先前所说的一样,若是独孤悠能回到中原大陆参加他与蚁裳的大婚,那将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但事实上,直到陆峥转过百道回廊、走过百座小桥流水,又自百座殿宇前弯弯绕绕地路过,到最后,却依旧没有见到半点粉色的影子。

    陆峥不由猜想,或许先前在枉死街只见粉灯笼只闻其声的人,便是那位粉灯笼宫女。

    只是看起来,那位粉灯笼与独孤悠与容华,均是认识的,且三人之间看起来渊源颇深还相互交恶。大概因为这个原因,一般而言,这三人应当不会乐意出现在一处。譬如现在的鬼王宫,在独孤悠明显处于频繁活动的情况下,粉灯笼与容华,都不会主动的出现在鬼王宫之中。

    依着记忆中的路线,陆峥很快就来到了先前举办百鬼狂欢宴的地方。

    前一回见到的宫殿,这时终于敞开了大门,而宫殿之外,有两个宫人躬身等候。

    见到陆峥到来,两个宫人齐齐朝他一弯腰俯身,旋即,两人便安静离开了。

    陆峥刚一踏进敞开的大殿中,宫殿大门便无声无息地关闭了。

    在大殿之中,独孤悠与独孤舒河两个人,一起高坐王座之上,而在下首,则只有御魔与情魔两个鬼将。

    见到陆峥,独孤舒河表情有些嫌弃,独孤悠则是微微一笑,她这时已将其脸上覆盖着的半张面具取了下来。

    露出完整容貌的独孤悠,气度不减,风华却犹胜往昔。

    陆峥在看见独孤悠的第一眼,愣了一下,旋即,就被独孤舒河十分凶狠地瞪了一眼。

    陆峥自然不是觊觎丈母娘的美貌,只是露出完整容颜的独孤悠,与独孤蚁裳长得太相像。陆峥一下子瞧见一个与独孤蚁裳七八分相似的人,自是差点反应不过来。好在独孤悠与独孤蚁裳两人之间,无论是气质还是气场,都大不相同。陆峥倒不至于将两人认错。

    对于陆峥一瞬间的怔愣,独孤悠并没有多少意外,她先前已在陆峥的记忆中见过她女儿独孤蚁裳现在的样貌,自是晓得自己与女儿之间容貌上的相似之处。

    陆峥朝高坐在王座之上的两人恭敬失礼,抱歉道:“陆峥真是惭愧,叫两位长辈久等了。”

    独孤舒河面上维持着温润君子的模样,说出口的话却不怎么温和。

    “你是属乌龟的么?就算是用爬的,也没有比你更慢的了。”

    独孤舒河虽然照例对陆峥横挑鼻子竖挑眼,但到底没有否认陆峥的那一声“两位长辈”。

    陆峥好脾气的再次道歉道:“让长辈久等,实在是我的不对,下一次不会了。”

    独孤舒河嘴角抖了一下,终究是没有忍住,翻了一个白眼。

    独孤舒河的这个白眼,似乎在说:“你还想有下一次?”

    面对难搞的未来老丈人,陆峥来奉行两点,天大的委屈兀自受着,老丈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千万不要去反驳。

    独孤悠侧头看了一眼身旁还要继续刁难陆峥的独孤舒河,后者立刻展颜一笑,果断抛弃了陆峥。

    陆峥冲救人于水火之中的未来丈母娘暗中递了一个感谢的目光。

    独孤悠微微一笑,人倒是比起先前,还要温和了不少。

    接着,独孤悠便突然站了起来,独孤舒河也跟着一块儿站了起来。

    独孤悠看了眼独孤舒河,眼神充满愧疚,旋即,她又看了一眼陆峥与自己的两个心腹鬼将。

    独孤悠一挥袖袍,顷刻间,大殿中,出现三个座椅。

    就在这时,独孤悠毫无征兆地向御魔与情魔微微弯了弯腰。

    御魔与情魔两个,大惊失色,急忙跳开避让,都不敢随意受了独孤悠的大礼。

    御魔两人吓了一大跳。

    鬼域域主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什么时候需要向人弯腰了?

    然而,独孤悠确实这么做了,但她却不仅仅是对着御魔与情魔两个人弯腰。

    独孤悠道:“我坐上这鬼域域主之位许多年,却无时无刻不在厌恶这个该死的位置。对此,我是愧对这个位置,愧对整个鬼域与鬼域的子民的。”

    所以,独孤悠才会突然向着御魔两个人略微弯腰。

    “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有错,这个位置,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

    说罢,独孤悠蓦然话锋一转,再出口的话一说出来,最高兴的便是独孤舒河了。

    至于两位下属是什么反应,独孤悠并不在意,一手拉着身旁的独孤舒河重新入座,一手平摊展开,示意陆峥三人坐下。

    独孤悠一副要长谈的架势是,且她并没有避开她的两位心腹御魔和情魔的意思,对陆峥这个准女婿,独孤悠亦是没有打算要隐瞒。

    陆峥屏气凝神,等着丈母娘开口说话,他直觉,独孤悠再次开口,要说的一定是比较重要的信息与隐秘,说不得,她要说的便是陆峥先前想要了解却找不到途径去了解的东西。

    果然,独孤悠不多时,便开口述说起了过往,而在述说过往之前,她提了一句:“我先前的确是死了,但同时又活过来过来,保留记忆,拿回修为,这情况,就像是陆峥当初的踏入轮回,然后又自轮回归来。”

    独孤悠刚刚开口说第一句话,独孤舒河的两只手便握得很紧,他随时要冲出去、随时要爆发一般。也不知,这会儿,独孤舒河是否会不爽于陆峥又一次与独孤悠扯上了联系。

    陆峥直觉大殿中的温度突然有些降低,叫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独孤悠好笑地看了一眼暗中搞小动作的独孤舒河,接着道:“我曾经吞服过一颗百忘丹。”

    陆峥这下是真愣住了。百忘丹,那可是非常熟悉的一个东西。

    独孤悠这时已经开始了回忆模式。

    原来,百忘丹曾有两颗。而独孤悠便是在陆峥之前,第一个吞服这玩意儿的人。

    独孤悠,一诞生便为鬼域域主,数不尽的岁月可活,不死不灭,终其一生都要护卫阴都鬼域。除非她中途出了事故,意外陨落。否则,独孤悠一生都要待在鬼域域主王座之上。

    独孤悠并不是个甘于屈服命运的人,她厌恶宿命,厌恶固定的陈规,她想要看一看鬼域之外的世界。所以,独孤悠吞服了一颗百忘丹,舍毕生修为跳入轮回,前尘尽忘,作为普通人,自一个婴幼儿慢慢长大。

    不出意外的话,独孤悠应该作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平凡人物,慢慢经生老病死。却不想,意外出现了,独孤悠与刚掉入灵武大陆不久的独孤舒河遇上了。更意外的是,本该冷漠绝情的独孤悠与独孤舒河两个,居然很快地坠入了爱河。

    独孤悠爱上了独孤舒河,并嫁给对方,还剩下了一儿一女。

    而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便如陆峥知道的那样,只是有些细节与隐秘,却是不为人知的。

    一千多年前,独孤舒河为了延长独孤悠的性命,费尽心思、经千辛万苦,可最终却依旧只是延长了独孤悠百来年的寿命。

    当生命走到尽头,独孤悠不愿意再看到独孤舒河执拗地一味尝试,当时,独孤舒河已经有了走火入魔的征兆,为了继续延长独孤悠的性命,独孤舒河甚至动了将自己的血液与心头肉挖出来,为独孤悠重造一个身体。如此,独孤悠不仅能够重获新生,更能踏入修炼的道路。

    这本来是一件极好的事情,但独孤悠凑巧听到了表哥冯准与独孤舒河的对话。原来,要重塑一个可修炼的躯壳,独孤舒河需要挖出的心头肉,以及需要拿出来的血液,将会是他本身身体的一大半。彼时,独孤舒河必将元气大伤,轻则修为大降,重则沦为一个废人,失去修为,成为再不可踏入修炼的普通凡人。

    独孤悠怎么可能让独孤舒河遭受这样的结局,所以,她选择了跳崖自尽。

    因为她本来就不是灵武大陆重要大陆的人,所以在跳崖死后,她的魂魄便完全消失了,也就让常人误以为她已经魂飞魄散了。

    独孤悠作为凡人,死后灵魂回归鬼域,一瞬恢复了她踏入轮回前的记忆,她同时也保留了作为独孤悠的记忆。可因为她擅自吞服百忘丹,擅离职守两百年,因而遭受了严厉的惩罚,禁制加身,不能踏出鬼域半步。

    而在独孤舒河找上门的时候,独孤悠却根本顾不上喜极而泣,她一面心痛于爱人这一千多年以来的痛苦与执拗,奔溃于对方走火入魔已深再难挽回,一面却又产生了畏惧相认的纠结。

    独孤悠是不敢相认的,生怕自己就算和独孤舒河相认,但最终却不能相守。她是不死不灭的,而独孤舒河是已走到了人生尽头的边缘。她终生不得离开鬼域,而独孤舒河因为鬼域的特殊气场,却不能在鬼域久待。

    如此,若是两人贸然相认,除了徒增独孤舒河的痛苦以及更加刺激他外,还能有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