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八十七章 露马脚
    “把手放开。”

    鬼域域主的声音十分清冷,且没有音调上的起伏,听起来有一种空旷森冷的意味。

    单听这声音,绝对叫人听不出,她对独孤舒河会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尽管如此,独孤舒河却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独孤舒河认定了眼前之人,便是自己的爱妻独孤悠,他可以为了疯癫上千年,此时此刻,又岂会轻易放手?

    独孤舒河一面将鬼域域主的双手抓得更紧,一面诚恳道:“阿悠,你若厌恶我,便将我的双手砍掉好了。”

    独孤舒河这话,犹如醍醐灌顶,一瞬,便让在场的其他围观人士联想了很多。

    而这些吃瓜群众们,想得最多的,便是:“对呀,为何域主不直接将这登徒子的双手给砍掉?”

    依照鬼域域主的脾气,正常而言,她这会儿早该发飙动手,直接将人双手砍掉,再顺便整个剁成渣。而现在,她竟然什么也没做,只是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让人放开。

    你让我放开,我却不一定要放开。

    鬼域域主这般好说话,一遇着诸如独孤舒河这样厚脸皮的,便直接肉麻兮兮地来一句“你将我的双手砍掉好了”。

    不等鬼域域主说话,独孤舒河又道:“阿悠,若要叫你动手,终究是太麻烦了。不如,便由我自己动手好了。”

    说着,独孤舒河便骤然主动松开了自己的双手,紧接着,他便抬起右手打出一道风刃,直直割向自己的双手。

    独孤舒河太过敢说敢做,说的同时,他已经迅勐地动手了。

    陆峥大惊,差点惊唿出来,想要动手阻止,却发现有人的动作比他的更快。

    鬼域域主几乎是在独孤舒河动手的第一时间,便反应了过来,她一手将独孤舒河制造出的风刃打飞,另外一手则迅速地去捉独孤舒河的双手。

    转眼,鬼域域主与独孤舒河两人之间的动作便掉转了一下,改为鬼域域主死死抓着独孤舒河的双手不放。

    那一瞬间,独孤舒河的双眼中一下子便迸发出了夺目的亮光,转而,他便毫无预兆地再次泪流满面。

    独孤舒河道:“我就知道,这世上便是阿悠独独最爱我。我虽然有儿有女,有大舅子,只可惜,自从阿悠你走后,我整个人浑浑噩噩,走火入魔这许多年,荒废了不少时光,与儿女间与大舅子间,都太缺乏感情了。没了阿悠你,我活在这世上实在没有什么意思。”

    随着独孤舒河越说越多,他双眼流出的眼泪也是越见汹涌。

    独孤舒河就像是打开了多愁善感的开关,一瞬便化身成了受气小媳妇一般,无比委屈悲苦,惹人怜。

    陆峥一直在盯着鬼域域主,几乎是立刻,他瞧见,域主的眼睛红了,有水波在她的眼底一瞬荡开。

    这个时候,独孤舒河又放了一个卖可怜的大招。

    只听独孤舒河十分不在乎面子地边哭边道:“总归我走火入魔已深,已是没有几天日子可活了,现在,走在人生的尽头,我只是想要与你好好的说一句话而已,仅此一个心愿。”

    霎时,鬼域域主的双眼就跟快要决堤的大坝,不消片刻的功夫,便可能彻底决堤。

    陆峥只能说,自家这位未来老丈人的段数实在太高了,无论是比城墙还厚的脸皮,还是敢做敢死的疯劲,抑或是层出不穷的磨人且锥心的手段,都是鲜有人可及的。

    这位鬼域之王的表现,妥妥就是一副不愿意独孤舒河受伤,明明心中爱护对方,却偏偏死不承认。

    奈何,她只是口硬,但心软。

    照陆峥看来,已经露出马脚的鬼域域主,距离她彻底投降的时候,已经不远了。

    眼看,鬼域域主便要沦陷了,陆峥也已经做好了接受一道预料中的霹雳来袭。可是事实上,他并没有立刻等到。

    有的时候,任你段数再高,运气不好,便是无济于事。

    陆峥几乎以为鬼域域主立马便要开口投降,承认自己就是死而复生的独孤悠。

    却在这时,鬼王宫与枉死街的方向,分别飞来十数道身影。

    领头的两道身影,是曾与陆峥有过一面之缘的,鬼将御魔与情魔两个。

    御魔眼神很狰狞,但到底没有爆发,只是十分阴鹜地死死盯着鬼域域主与独孤舒河两手交握处,转而一弯腰,恭敬而压抑地低沉道:“域主,请至枉死街,老妪有些特殊情况。”

    情魔则是安静地站在一旁,眼睛微眯,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直到这时,鬼域域主方才察觉到自己此时此刻的动作有些不符规矩。

    立刻地,鬼域域主将自己的双手撤开,也不知是对自己说还是对属下说抑或是对在那一瞬间表情十分痛苦和绝望的独孤舒河说,“枉死街不能出意外,孤需要去看看。”

    陆峥本以为,独孤舒河绝对会爆发,绝对会疯癫大闹,不肯轻易罢休。却不想,他的这位未来老丈人,在听了鬼域域主那句状似随意的解释之后,一瞬春暖花开,脸色回暖,就跟重新活过来一般,既不闹腾也不纠缠,表情亦是一副温润君子的模样。

    但是,明显,这位温润君子,并不打算打道回府。

    眼见鬼域域主飞身离开,独孤舒河迅速朝陆峥施了个眼色。

    于是乎,继鬼域域主之后,御魔与情魔等鬼将刚一离开,陆峥与独孤舒河两个,便立刻跟了上去。

    对此,鬼域域主倒是没有阻拦。

    其他一些鬼王宫的下属,则纷纷古怪且戒备地看了陆峥一眼之后,也没有随意发声。

    傻子都看得出来,鬼域域主对独孤舒河的态度不同一般,而在这阴都鬼域,没有谁愿意,也没有谁胆敢忤逆鬼域域主的意思。

    这会儿,鬼域域主纵使不愿意独孤舒河跟着,但她却绝对也没有阻拦对方的意思。

    一心爱慕鬼域域主的御魔,此时更是深深感觉到浓郁危机,他直觉,身后这个紧跟着前来的白衣陌生人,将会给他的世界带来惊天动地的变化,譬如带走他的女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