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八十六章 苦肉计
    金袍紫边的身影一露面,天地失色,自带光华万丈,谁也移不开目光。

    天地彷如静止一般,独独便见这么一道贵气天降的身影极富冲击力地骤然出现在人前。

    独孤舒河看得痴了,转而流出两道眼泪来。

    泪水模煳了一代霸主的视线,独孤舒河却舍不得移开眼。

    眼前的鬼域域主,戴着半张金色恶鬼面具遮面,唯一暴露出的半张脸,倾城绝世的同时,更是霸气非凡,近乎雌雄莫辩的气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息,盈满她的全身。

    这是一个天生的王者,雍容华贵,又高傲自持,如九天上的月亮,高不可攀。

    这与温柔如水,像静谧夜晚的月光一样叫人倍感舒适的独孤悠,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可是独孤舒河偏偏认为,这就是他的独孤悠。

    或许是独孤舒河的表现太“**”,一时,有不少路人与土着死魂,都将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

    大概这些死魂和人都挺好奇,怎么一个外来生人,要对着他们的女神如此泪流满面,难不成他们的鬼域女王已经魅力大到突破了地域的界限?

    鬼域域主的魅力的确大,修为也是高深到了一个无可估量的地步。

    这位露面不到三秒钟的鬼域之王,一个转身,挥了挥衣袖,霎时,静止的天地,突然就活了过来。

    “哌哌。”

    “呜呜。”

    “轰!”

    飘飞黑色羽毛的黑鸦,哀嚎鬼哭的黑雾死魂,崩裂的大地,翻飞的房屋建筑,爆裂燃烧的惨绿火焰,一个接一个地再次骚动起来。

    可是这群先前还耀武扬威的玩意儿们,下一秒便被鬼域域主再一个挥袖,以摧枯拉朽之势,瞬间秒成了渣。

    陆峥看得目瞪口呆,他对鬼域域主的强悍又有了一份新的认识。

    谁能想到,鬼域域主的战斗力如此凶残。

    陆峥只见域主的双眼中,似乎有一道嗜血的红光闪过,她唯一露在外面的半张脸上的表情,分明就是意犹未尽,或者说,她根本没有尽兴。

    那一瞬间,陆峥从鬼域域主的身上,看到了一抹与他未来老丈人身上类似的气息,暴虐欲。

    鬼域域主幽深的眼眸转了一下,对周遭跪拜臣服的子民视而不见,旋即,她转身就走,而从始至终,她的眼睛没有一丝一毫地偏移,她似乎压根就没见着陆峥与独孤舒河两个外来生人一般。

    这是绝对不正常的。

    且不说鬼域域主曾经对陆峥的种种异常对待以及无私帮助,且她一早便知了独孤舒河再次前来的目的。

    正常的人,遇着故人了,一定会交谈几句,而当一个正常的人,遇着一个心心念念错把自己认成亡妻的痴情傻子,怎么都会转眼看两眼。

    可偏偏,这位鬼域域主便是如此的反常。她既不与陆峥交谈,也不转眼去看独孤舒河。

    陆峥甚至观察到,鬼域域主的站姿与往日别样不同,她似乎站得极为僵硬,且从始至终都是拿背影对着独孤舒河。

    鬼域域主的表现,就像是不敢见到独孤舒河,也不敢让独孤舒河见到她一般。

    但是,这可能吗?

    堂堂鬼域域主,挥一挥衣袖便解决了一场混合型大规模骚乱的鬼域女王,霸气非凡充满暴虐欲的暗黑系女神,居然会怕见到一个陌生人,居然会怕让一个陌生人见到自己?

    鬼域域主本来该是被所有人仰望的高高在上的存在,这会儿,却因为未知的理由,有点不敢见人……

    越想,陆峥越是不敢置信,转瞬,他的眼睛勐地瞪大,心中关于鬼域域主竟然真的是独孤悠的想法,越来越深刻。

    独孤舒河却不是个忍耐得住的,鬼域域主不愿见他,他却是“山不就我,我就山”,一伸手,便将鬼域域主的手腕抓住了。

    那一瞬间,陆峥明显地看到,鬼域域主浑身颤抖了一下。

    转而,她便强自镇定了下来,眯了眯眼睛,一抬手,打出一掌。

    按照常理,正常人在见识了鬼域域主先前那挥挥衣袖便威力无穷的手段后,一见她出掌,第一反应便是立刻退走。

    可惜,独孤舒河并不是正常人,更何况,他认定了鬼域域主就是他的亡妻独孤悠。

    “砰!”

    沉闷的响声,让所有人惊诧,一些死魂更是惊讶得脑袋都掉在了地上。

    陆峥心头一跳,强行忍住,没有冲上去。

    除了陆峥,谁也没有想到,独孤舒河居然不躲不闪,硬生生挨了鬼域域主的一掌。

    接着,这位从来不喊疼的万魔之主居然来了一出吃果果的苦肉计。

    嘴角溢出刺目鲜血,独孤舒河皱紧了眉头,没有闷哼出声,却比闷哼还要更加吸引人眼球。

    独孤舒河做出一副“我强忍剧痛,可我偏偏就是不喊不叫”的坚强表情,边吐血边放轻音量柔声道:“阿悠,你若是要想打我,说一声便是,何苦自己动手呢?平白打疼了你的手。”

    独孤舒河肉麻兮兮地说完之后,竟然不给鬼域域主反应的时间,他自己抬起空闲的左手,对准自己的天灵盖便狠狠噼了下去。

    一个敢于自虐,一个施展苦肉计的时候,直接动手噼自己天灵盖的人,段数之高,就算所有人都晓得他是在卖弄可怜,却叫人不由得不动容。

    “你干什么?!”

    鬼域域主呵斥一声,及时出手将独孤舒河的左手给握住了。

    独孤舒河却是一瞬露齿一笑,左手一转,反而将鬼域域主给抓住了。

    一时,独孤舒河左右两只手死死地抓牢了鬼域域主的左右两只手。

    两人除了姿势略微别扭以外,看起来真是“亲密无间”,密不可分。

    有人大叫:“找死!不得对域主无礼!你个野人,还不将你的咸猪手放开!”

    “这生人是疯了吧?他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人是被域主的美貌给迷昏了头吧?简直不要命了!”

    对于周遭的嚎叫,独孤舒河充耳不闻,此时,他的眼中,唯有眼前的鬼域域主一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