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现身
    与随时要挂掉一般的陆峥相反,独孤舒河不愧是万魔之主,遇着黑暗属性的玩意儿,反而如鱼得水一般,越见杀伤力非凡,此时此刻正大杀四方,玩一样,不亦乐乎。

    期间,独孤魔主抽空回头瞥了一眼陆峥的方向,转瞬,他便嫌弃地移开了目光,不愿多看一眼。

    在独孤舒河看来,陆峥自己要找虐,那便让他自个儿被虐好了。

    陆峥当然不是在找虐,他只不过是不好意思将面前的黑雾死魂杀太多杀太快罢了。

    神秘古怪的老妪。

    饶是如此,不多时,陆峥却依旧成了被人和死魂关注的焦点。

    突然,又有人突然大叫起来:“那个黑袍生人看着十分面熟,而叫我面熟的生人……桀桀,这生人似乎是陆峥啊!”

    “那个让枉死街大批枉死怨魂超生解脱,被域主尊为贵客的陆峥?”

    在这个特殊的危急时刻,陆峥的名字一出,瞬间便成了激起千层浪那一块关键的石头。

    街道上的行人与死魂也不管陆峥这会儿的处境看起来如何,一窝蜂地,竟然全部往陆峥所在的方位冲了过去。

    大抵,这些土着居民们,下意识地觉得,待在一个可以超生枉死怨魂的人身边,比较安全。

    对此,陆峥简直哭笑不得,他刚刚挣脱了狰狞恶相的哀嚎死魂,一转身,又被更多路人和死魂给包围了。

    这些怕死的路人与土着死魂,几乎手脚并用,就跟八爪鱼一样,见着他,就往他的身上又抱又跳。

    在这样的情况下,陆峥的行动自然束手束脚,才一炷香的时间不到,便被勐然再次发起攻击的黑雾死魂们给撞击得偏偏倒倒,身上出现不少血口和黑气。

    与陆峥差不多倒霉的,还有阴都鬼域的土着死魂们。

    这些土着死魂,与此刻作乱引起大片骚动的黑雾死魂,完全不是一个路数,前者是居民,后者则是外来者。换言之,前者是合法的土着居民,而后者便是不该长久停留的过路者。

    阴都鬼域的这些土着死魂,几乎都是阴都鬼域土生土长的,父母是死魂,先辈是死魂,自身生来就是死魂,世世代代都是死魂。

    所谓同性相斥,这一定律,放在同族身上,有时候也是成立的。

    譬如现在,作乱的死魂黑雾,第一个盯上的是陆峥与独孤舒河这两个陌生的外来生人,而当发现陆峥两个人一个比一个不好对付的时候,黑雾死魂们,第二个要对付的目标,便是自己的同族,这群在阴都鬼域土生土长几乎无忧无虑也不会被阴曹地府收押并看管的土着死魂们。

    不多时,便见一只接一只的土着死魂们被黑雾重重包围。

    “呜呜。”

    一时间,哀嚎鬼哭,不绝于耳。

    陆峥忙于应付层出不穷的黑雾死魂的纠缠,在不下死手的情况下,他与这群难缠的死魂黑雾,算是打了个平手。

    独孤舒河则是越杀越疯狂了,毫不节制地挥霍自己的三星圣阶威能,几乎难逢敌手,在黑雾死魂中,所向披靡。

    而街道上的行人与无辜的土着死魂们,要么麻木着一张脸尖叫逃命,要么惨嚎化成飞灰,要么边跑边叫边往陆峥身边蹦勐凑。

    距离鬼王宫最近的中心街道,已然乱作一团,随时有人或死魂化成飞灰,哀嚎与大叫,毫无断绝。

    就在这时,死魂黑雾中勐地爆发一阵炸裂开来的气波,旋即,便有一片接一片的惨绿火光,突然蹿出。

    惨绿的火光,迎风变成绿色火焰,如燃烧的流星一般,疏忽飞射,沾身即燃烧。

    立刻,便有倒霉的人与死魂,躲闪不及,一瞬沦为了火焰中的灰烬。

    不等惨绿火焰彻底唿啸整个夜空,又见群群黑鸦自远方天际,勐地飞来,“哌哌”惨叫中,落下片片雪花似的众多黑色羽毛。

    “啊,我的眼睛!”

    “我看不到了!”

    黑羽飘过的地方,带起声声惨叫,无论是人还是死魂,都在接触黑羽的一瞬间,失去了视觉,同时双眼流出两行泅泅血水来。

    又有地面“砰砰砰”几下急促的诡异巨响,旋即,便见街道两旁的房屋建筑一瞬倒飞上了天空,而地面则是石块翻飞,层层碎屑漫天飘飞,仿佛天地掉转。

    先前还十分淡定的鬼域土着居民们,这会儿终于炸开了锅。

    在鬼域,死魂作乱,搞出动静,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却鲜少犹如现在这般,死魂作乱之后,竟然还要产生一系列的联动反应。

    这摆明不是寻常的一次死魂作乱事件。

    这会儿,这群表情一直都挺麻木的土着居民们,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纷纷调转方向,往中心街道之外跑去。

    然而,此时此刻,整个阴都鬼域都笼罩在突然而起的骚乱中,哪里会有太平之处?

    “救命!”

    “域主救命!”

    “啊!”

    求救,惨嚎,各种声音混杂一处,而这时,整个阴都鬼域,方才有了一点遭遇变故的正常反应。

    独孤舒河自个儿杀得爽,巴不得越乱越好,根本不会出手搭救鬼域的土着居民们。

    陆峥则是不敢随意出手,怕惹了未来老丈人的再次厌烦。

    而鬼域的土着居民们,不说手无缚鸡之力,本身却大多都是没有什么能力的,也不会修炼,一时遭了重重磨难,便只能尖叫着眼睁睁受死。

    就在局面越发不可收拾之时,鬼王宫方向蓦然蹿起一股磅礴的阴寒气息。

    阴寒气息,转眼遍布整个阴都鬼域,陆峥与独孤舒河齐齐打了一个冷颤,继而眉毛与头发上纷纷结冰。

    下一秒,便见作乱的黑雾死魂。翻天覆地的地面暴动,翻飞的黑鸦,惨绿火焰,通通停顿了下来。

    鬼域的一切暴乱,似乎是被按了静止键一样,一下子,暴乱停止,天地一静。

    独孤舒河若有所感,心脏“嘭嘭嘭”直跳,转头望去,便见遥遥的天际,一道金袍紫边的贵气身影,蓦然出现,转眼,已至众人众魂面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