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妖诡粉灯笼
    陆峥自然是非常愿意为独孤蚁裳找回她的娘亲,但前提是,独孤悠真的还活在人间。

    可事实是,独孤悠早就消亡多年,一点灵魂碎片也未曾留下。

    只是这话,陆峥是绝对不敢说出来的。

    未来老丈人非要说鬼域域主是自己的未来丈母娘,如此情况下,陆峥哪能随便反驳?

    于是,明知此去轻则无功而返,重则丢掉性命,陆峥依旧还是对自己的师父摇了摇头,肯定道:“师父请放心,我此去与独孤魔主走一遭,不多时,便会安然回来。还请师父不要担心,且为我镇守逆苍派。”

    云中怪眯眼看了看自家这可怜的傻徒弟,又看了看表面看起来很正常其实更不正常了的独孤舒河。

    最终,云中怪还是将前路让开了,只是让开前,云中怪似笑非笑地递给了独孤舒河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面对云中怪的威胁,独孤舒河面皮抽搐了一下,倒是能屈能伸,没有当场发作。

    没了云中怪的阻拦,天高任魔飞。

    独孤舒河就跟打了无数强力鸡血一般,一路上几乎无甚停留,更不眠不休,拉着陆峥一路疾飞,越飞越快,没几日,陆峥便差点飞断气。

    好在独孤舒河自从自个儿确信了鬼域域主便是他的爱妻独孤悠之后,人性还是恢复了一点点。

    每每见到陆峥快要断气之时,独孤舒河要么稍作停留,要么摸出一大瓶补气丹丸来灌给陆峥,一路上,倒也没有真的叫陆峥一个堂堂尊阶二星跑断气。

    两人一路几乎没空说话,循着路线图风雨无阻,披星戴月,飞了两三月,终于上气不接下气地飞到了阴都鬼域的最外围。

    眼见阴都遥遥可望,陆峥一把将那变脸跟喝水一样稀疏平常的未来老丈人给拉住了。

    陆峥道:“魔主,您且稍慢,指不定一转眼便能见到尊夫人了,这回,便不是单单见到一个背影那么简单了,所以,您这形象,应该好好打扮一下吧?”

    陆峥敢发誓,他还是第一次从他这位难搞的未来老丈人的眼神中瞧见真诚的赞赏之意。

    独孤舒河听了陆峥的话,立马便停了下来,一落地,先大吸一口气,旋即,便变化出一面清晰的镜子来,对镜整理形貌衣装。

    独孤舒河自己将自己打扮完整了还不够,竟然还纡尊降贵地亲自为陆峥举着镜子,催促道:“你这形象也太邋遢风尘了,也得好生打扮打扮。”

    陆峥实在是无力吐槽独孤舒河的形容词,依言也将自己的衣装整理了一下。

    这时,陆峥不过是抱着“陪未来老丈人一起疯一疯”的想法,走过场一般,随意走一遭,顺便故地重游,借机拜访拜访故人,譬如鬼域域主,譬如神秘老妪,譬如粉灯笼“宫女”。

    若不是因为独孤舒河,陆峥还不知何时方才能够再次踏入阴都鬼域。

    再次进入阴都鬼域,感触又是不一样的。

    陆峥自然是想先去枉死街看一看,可惜独孤舒河一心扑在鬼域域主身上。

    独孤舒河一路拉着陆峥,两人就像连体婴似的,径直往鬼王宫而去。

    梆子声响时,黑白对换,属于阴都鬼域的黑夜不期然降临,起初荒凉寂静的街道,骤然热闹拥挤起来。

    过往的人与死魂,相互低声交谈,表情麻木,纷纷拿一双类似死鱼眼的大白眼盯着陆峥与独孤舒河两个。

    独孤舒河视若无睹,陆峥却觉得很亲切,不由朝街上的阴都鬼域土着居民们挥了挥手。

    “呵呵。”

    这时,虚空中,蓦然传来一道冷冷轻笑。

    随着轻笑飘荡,街上的行人与死魂立刻鸟兽散,眨眼全部消失不见。

    旋即,便见一抹白影飘飘,疏忽出现在半空中。

    白影飘渺,面目精致,神情嘲讽,手提一只粉红色的灯笼。

    虽然面目变化了,但手中的道具与道具颜色却是始终如一,这人正是当初在鬼王宫为陆峥引路的那个粉灯笼宫女,亦是在独孤舒河被弹出阴都鬼域时,为独孤舒河指点迷津的人。

    粉灯笼在半空抬手捋了捋自己飘飞的一丝青丝,转而微微一笑,挑眉望向戒备地望着自己的陆峥两人,徐徐开口道:“这位尊驾,这是又回来了?还带着活着的陆峥。你居然没有杀了他,真是叫我意外。难道说,一个身上带着自己所爱之人的气息的男人,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之上么?”

    陆峥心里咯噔一跳,颤巍巍转头,一下子就和独孤舒河泛起浓浓杀意的狰狞模样对上了。

    独孤舒河的杀意,自然是针对陆峥一人。

    就在独孤舒河终于忍耐不住要动手之际,粉灯笼又不紧不慢地提醒道:“你若是现在杀了陆峥,说不得,下一秒,你就被弹出鬼域了,彼时,真是得不偿失。”

    听了这话,独孤舒河赶忙收手,却因为收手太快,而遭了反噬,立刻吐出一口刺目的鲜血来。

    “呵呵。”粉灯笼捂嘴轻笑,自半空中降下身形,看起来十分无害。

    陆峥却不敢大意,暗自后退了几步,与独孤舒河站在了一块儿。

    独孤舒河看了陆峥一眼,眼中波诡云谲,并不说话。他是疯癫惯了,杀意随时可起亦随时可消,但像是陆峥这般,敢在自己刚刚对他起了杀心,下一秒他便自动凑上来的人,还是十分少见的,可以说,这时独孤舒河见到的胆大妄为第一人。

    但陆峥这回却也赌对了,这时,独孤舒河并没有当真杀了他的意思,只是,方才起了杀心,却是真的。

    这个时候,对面前的妖诡女子,无论是陆峥还是独孤舒河,都是忌惮非常的。

    这个粉灯笼,妖诡非常,似晓得所有秘密一般,又似十分看得懂人心,言语也十分厉害。才一照面,不过三两句话,便差点引得独孤舒河抓狂动手,又是简简单单一句话,便引得对方遭反噬吐血,真乃杀人于无形,伤人不用动手。

    然而,粉灯笼的大招却还没有放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