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八十章 相邀走一遭
    会跟人开玩笑,还一脸温润斯文君子的模样,这样的独孤舒河,简直太不正常了,简直就像是从里到外换了一个人一般。

    陆峥甚至怀疑,下一秒眼前这个独孤舒河,便要仰天哈哈大笑,来一场说爆炸就爆炸的爆体而亡。

    或者说,他这未来老丈人此去阴都鬼域,一路上遭了意外,被人或是非人给夺舍了?但是,普天下,有谁会夺一个疯子的舍,又有谁能成功夺了独孤舒河的舍?

    所以,还是独孤舒河越疯越彻底了吧。

    生怕刺激了越看越不正常的独孤舒河,陆峥根本不敢问他此去阴都鬼域,到底有没有顺利抵达目的地,又是否见到了鬼域域主。

    哪想,独孤舒河自个儿主动道:“此回多谢你的路线图,以及那面三生轮回镜,我顺利找到了阴都鬼域。”

    “咕噜。”

    随着独孤舒河将陆峥想问又不敢问的话主动说了出来,陆峥极为不争气地吞咽了一口唾沫,有点害怕又有点期待,想知道就连自称都换了的未来老丈人,到底在阴都鬼域遭受了什么刺激,方才导致他的性情大变。

    独孤舒河乐意向陆峥道谢,又是一脸平静温润的模样,可不就是性情大变?

    说是性情大变,也不怎么准确,确切说来,不如说是,独孤舒河不知为何勐地恢复了他本来的面目。

    陆峥犹记得黑翼曾经提起过,过往的独孤舒河,曾经是温润端方的如水君子模样。

    独孤舒河是因了自己的爱妻独孤悠的魂飞魄散,方才性情大变,如今,他去了一趟阴都鬼域,一回来,性情再度变化,叫人不由猜想,其中的缘由,还是因为独孤悠。

    只是,一个早死死去且不再存留于世的人,又是怎样再度影响独孤舒河的?

    根本不等陆峥提出疑问,独孤舒河便自个儿再次甩出一枚重型惊雷。

    独孤舒河道:“我此去阴都鬼域,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你口中所说的鬼域域主,虽是只瞧见一抹背影,但我确信,她就是我的夫人,独孤悠!”

    “您老是疯了吧?!”

    陆峥差点脱口而出。

    单凭一个背影,独孤舒河便敢确信鬼域域主是独孤悠,这坚定不移的态度,真是叫人“望尘莫及”。

    陆峥想来想去,还是没忍住,斟酌着出口提醒道:“独孤魔主真能确信那一位是魔主夫人?要知道,鬼域域主纵横鬼域上千年,生在鬼域,长在鬼域,一身修为与手段,更是无匹,一看便不像是不能修炼的模样啊。”

    众所周知,独孤悠是个挺倒霉的人,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凡尘之人,独孤舒河想尽一切办法,依旧没能让她修炼入门,而她本身也是消失得一点灵魂影踪。

    而鬼域域主,则是与独孤悠完全不相同,乃至完全相反的类型。

    鬼域域主神秘雍容,修为高深莫测,能力与手段层出不穷,与性格温柔如水的独孤悠,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可偏偏,独孤舒河坚定不移。

    当陆峥斟酌着说出反驳的话的那一瞬间,独孤舒河的表情,骤然变得狰狞,一股黑气自他体内勐地蹿出,旋即,黑气不受控制,径直攻向陆峥。

    陆峥抬手打出一道紫雷,脚底配合着白色闪光,这才堪堪避过。

    饶是如此,陆峥的衣角却依旧被黑气擦过。

    顿时,“滋滋滋”的腐蚀声,十分刺耳的响起,而陆峥的衣角则迅速破烂了一个大洞。

    转眼,那破洞便迅速扩散,有由衣袍破烂自躯壳的趋势。

    陆峥迅速将身上外袍甩开,这才免去了一场无妄之灾。

    说起来,独孤舒河这一招黑气吞噬的招式,可比闵云的吞噬功法要高深太多也恐怖太多了。

    独孤舒河这吞噬黑气,完全不耗费他的气力与真气,这吞噬黑气便是他本身功体自带的一缕气息,随着他动怒,自然而然地生长了出来。

    独孤舒河却没功夫去思考是自己的本源黑气厉害,还是闵云的吞噬功法厉害,他只是很生气,生气于陆峥对他的否定。

    眼看独孤舒河脸色开始发黑,整个人的状态也从温润俊逸逐渐向阴郁暴虐过渡,能屈能伸的陆峥,脑袋一转,急忙道:“其实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与魔主相比,我这个外人,自然是不能仅凭一个背影便火眼金睛的认出魔主夫人的。”

    没等独孤舒河有所反应,陆峥又道:“就是不知,魔主您在发现鬼域域主便是您的夫人之后,有没有立刻采取什么行动呢?”

    依着独孤舒河的疯癫与执拗,应当当场就不管不顾动手才是,可事实是,独孤舒河看起来,却是独自一人跑回来的。

    独孤舒河眯了眯眼睛,到底没有抬手将陆峥宰掉,须臾,他方才吐了一口气,郁闷地道:“我在阴都鬼域待的时间太长,见到夫人之时,恰恰时辰到了,我刚要上前,便被鬼域的独特气场给弹了出去。”

    说到这里,独孤舒河一顿,转瞬上前,一把捉住陆峥的胳膊,微笑道:“我在被鬼域弹开时,曾见到一个手提粉红灯笼的女子,她告诉我,你的身上,有鬼域域主的馈赠,可免于鬼域的时辰限制。”

    陆峥有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便听见未来老丈人接着道:“所以,我这回前来逆苍派,便是特意捉了你与我一道往阴都鬼域再走一趟。”

    说着,独孤舒河也不管陆峥乐意不乐意,捉了人就往峥嵘峰外疾飞。

    半道上,两人便被云中怪拦截了。

    陆峥刚觉得面前出现了曙光,嘴角刚刚一扯要露出一抹劫后余生的微笑,却听未来老丈人十分平淡地问了一句:“怎么,陆峥你并不愿意帮我找回蚁裳的娘亲么?”

    说这话的时候,独孤舒河面无表情,却偏偏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三分伤心三分幽怨,剩下四分全是失望。

    这样的一双眼睛盯着陆峥,陆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且当即就笑不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