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破土而出
    听了陆峥的话,莫冰崖大眼一转,立刻依言照做。

    不多时,便见莫冰崖的身上,散发出一点轻微跃动的红色流光来。

    莫冰崖的年纪尚小,悟性却是极佳,几乎只在脑袋中细想了一圈,一转眼便就摸到了如何凝练真气的窍门。而莫冰崖本身是偏武修,凝练真气后发出的真气流光,便是偏红色。

    但莫冰崖毕竟年幼且修为低浅,这会儿只是凝练真气的初级入门阶段,要像陆峥等成年修者随意放出神识,还有一段距离。

    又是小半天的时间,莫冰崖已经能短暂地释放出小范围的神识。

    此时,莫冰崖只是单纯地放出神识而已,尚且做不到运用神识做一些诸如探查山灵气息变化的细致活。

    “你已经能够将神识释放出来了,接下来,如何运用神识探查山灵每日的气息变化,便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说完这些,陆峥便再次做了“甩手师父”,一闭眼,便在原处神游天外去了。

    莫冰崖看了一眼兀自闭目神游的师父,很是淡定地没有发出一句抗议,再低头,人已经陷入了沉思中。

    再回神,莫冰崖两腿一张,腰下压,蹲了一个马步。

    便见红色流光不间断地从他身上冒出来。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自莫冰崖身上冒出的红色流光,颜色越见浅淡,直至最后,红色的流光变成无形无色。

    这是真气越加凝练,初级神识有所升华的缘故。而之所以莫冰崖最初释放出来的凝练真气会是红色流光的形态,便是因为他暂时不能完全利用自己体内真气的缘故,因为莫冰崖释放出的真气不够凝练,有所浪费,所以方才会显现出真气原本的颜色。

    而这会儿,莫冰崖凝练真气的手法有所进步,这真气外放的颜色与形状,自然便有所改变了。

    时间便在陆峥两师徒一个闭目神游另外一个认真苦练神识中度过。

    莫冰崖悟性高,人也足够努力,当陆峥神游归来,闭目养神地在脑海中演练第三遍阴阳五行剑剑法之时,满头大汗的莫冰崖刚好第一次将自己的神识打出。

    莫冰崖也不心急,缓缓将神识打出之后,他便全神贯注在那一缕成功蹿入泥土中的神识上。

    莫冰崖的神识刚一入土,便让莫冰崖浑身抖了抖。

    幸好云中怪的气息并不排斥他这个徒孙,否则,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泥土中,山灵的位置很容易找到。而莫冰崖的神识一找准山灵的方位,便牢牢抓住山灵的本体,不挪坑了。

    陆峥睁眼的时候,自家小徒弟依旧在严格按照自己先前在所说的那样,不断进行真气的凝练,不断地提高自己对神识的掌握熟练度。

    至于陆峥先前所说,让小徒弟每日拿神识仔细观察山灵每日的气息的细微变化,不过是在说笑罢了。

    莫冰崖现在这阶段,每日能坚持一小会儿,拿自个儿的神识探查一下山灵气息大致的粗略变化,便就很可以了。

    陆峥睁眼时,瞧见小徒弟还在很认真地修炼中,他也没打扰,只是自空间中摸出大把上品灵石,布置在了小徒弟周围。

    做完这些,陆峥转身到了峥嵘峰前山,寻了逆苍派“大管家”燕十三,一块儿巡查本门十八座山峰。

    陆峥这个甩手掌门,难得有巡逻自家领地的意思,燕十三自然十分高兴。

    两人相携将十八座山峰各自逛了逛,其中,某些独特的地方,陆峥便多停留了一会儿,譬如刚创建不久的异兽堂。

    陆峥到得突然,异兽堂的堂主秦瑜刚好不在,倒是十尾,出乎陆峥的意料,居然恰恰待在异兽堂中。

    十尾见到陆峥很高兴,几乎是扑过去的。

    “陆峥好友,原来你建了一个异兽堂!我先前帮我哥哥处理族中事物,没能及时赶来逆苍派瞧一瞧,倒是直到现在,方才晓得,陆峥你居然创建了一个这样好的地方。”十尾挺激动,说话眉开眼笑。

    陆峥哭笑不得,他没觉得自己有做什么,但是十尾的表现却似乎在说,他做了一件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一般。

    “十尾兄太言重了,我不过是随手建了一个异兽堂罢了。”

    十尾道:“或许陆峥好友你觉得没什么,可是在我等异兽一族看来,你能创建一个单独的异兽堂,以供我等做专门的休息与交流学习之所,这份心意,真真是天下难得。”

    这时,有人插了一句嘴,道:“我等与堂主流浪真气江湖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着像掌门这般真心接纳异兽的人。”

    说话的是异兽堂的一员,当初的驯兽师异类之中的一个。

    边上几个驯兽师一族的异类,也是个个眉眼带笑,那热情洋溢、满面春风的模样,与他们初到逆苍派时的沧桑疲累的状态大不相同。

    这会儿,无论是十尾还是这些曾经的驯兽师一族的异类,均拿看待恩人的目光看着陆峥。

    因为陆峥,章尾山的异兽与一些好运的异兽流浪儿,有了启蒙受教化的场所。

    因为陆峥,曾经的无家可归的驯兽师异类,如今成了异兽师,不仅有了安生立命之所,得了庇佑,还顺便结交了更多异兽朋友。

    异兽师与异兽,相互学习交流,自得其乐,各自升华了自己。如此,没有哪个异兽师与异兽不感激陆峥,没有哪个异兽师与异兽不亲近异兽堂。

    有老人,更是看着陆峥,流出了眼泪。

    陆峥可不想被人当作救世主看待,匆匆与十尾和异兽师们说了几句话,便想离开。

    却在这时,秦瑜和百尾两个,身后带着一群异兽师与异兽,自异兽堂外说说笑笑走了进来。

    异兽与异兽师们相处融洽,相互间亦师亦友,算是彼此在逆苍派中,除了陆峥以外,相处时间最长且最亲密的了。

    这会儿骤然在异兽堂中看到陆峥这个嫌少露面的“大忙人”,百尾第一时间是觉得诧异,而秦瑜的脸上却是迅速泛起了两抹红霞。

    陆峥。

    山灵。听了陆峥的话,莫冰崖大眼一转,立刻依言照做。

    不多时,便见莫冰崖的身上,散发出一点轻微跃动的红色流光来。

    莫冰崖的年纪尚小,悟性却是极佳,几乎只在脑袋中细想了一圈,一转眼便就摸到了如何凝练真气的窍门。而莫冰崖本身是偏武修,凝练真气后发出的真气流光,便是偏红色。

    但莫冰崖毕竟年幼且修为低浅,这会儿只是凝练真气的初级入门阶段,要像陆峥等成年修者随意放出神识,还有一段距离。

    又是小半天的时间,莫冰崖已经能短暂地释放出小范围的神识。

    此时,莫冰崖只是单纯地放出神识而已,尚且做不到运用神识做一些诸如探查山灵气息变化的细致活。

    “你已经能够将神识释放出来了,接下来,如何运用神识探查山灵每日的气息变化,便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说完这些,陆峥便再次做了“甩手师父”,一闭眼,便在原处神游天外去了。

    莫冰崖看了一眼兀自闭目神游的师父,很是淡定地没有发出一句抗议,再低头,人已经陷入了沉思中。

    再回神,莫冰崖两腿一张,腰下压,蹲了一个马步。

    便见红色流光不间断地从他身上冒出来。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自莫冰崖身上冒出的红色流光,颜色越见浅淡,直至最后,红色的流光变成无形无色。

    这是真气越加凝练,初级神识有所升华的缘故。而之所以莫冰崖最初释放出来的凝练真气会是红色流光的形态,便是因为他暂时不能完全利用自己体内真气的缘故,因为莫冰崖释放出的真气不够凝练,有所浪费,所以方才会显现出真气原本的颜色。

    而这会儿,莫冰崖凝练真气的手法有所进步,这真气外放的颜色与形状,自然便有所改变了。

    时间便在陆峥两师徒一个闭目神游另外一个认真苦练神识中度过。

    莫冰崖悟性高,人也足够努力,当陆峥神游归来,闭目养神地在脑海中演练第三遍阴阳五行剑剑法之时,满头大汗的莫冰崖刚好第一次将自己的神识打出。

    莫冰崖也不心急,缓缓将神识打出之后,他便全神贯注在那一缕成功蹿入泥土中的神识上。

    莫冰崖的神识刚一入土,便让莫冰崖浑身抖了抖。

    幸好云中怪的气息并不排斥他这个徒孙,否则,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泥土中,山灵的位置很容易找到。而莫冰崖的神识一找准山灵的方位,便牢牢抓住山灵的本体,不挪坑了。

    陆峥睁眼的时候,自家小徒弟依旧在严格按照自己先前在所说的那样,不断进行真气的凝练,不断地提高自己对神识的掌握熟练度。

    至于陆峥先前所说,让小徒弟每日拿神识仔细观察山灵每日的气息的细微变化,不过是在说笑罢了。

    莫冰崖现在这阶段,每日能坚持一小会儿,拿自个儿的神识探查一下山灵气息大致的粗略变化,便就很可以了。

    陆峥睁眼时,瞧见小徒弟还在很认真地修炼中,他也没打扰,只是自空间中摸出大把上品灵石,布置在了小徒弟周围。

    做完这些,陆峥转身到了峥嵘峰前山,寻了逆苍派“大管家”燕十三,一块儿巡查本门十八座山峰。

    陆峥这个甩手掌门,难得有巡逻自家领地的意思,燕十三自然十分高兴。

    两人相携将十八座山峰各自逛了逛,其中,某些独特的地方,陆峥便多停留了一会儿,譬如刚创建不久的异兽堂。

    陆峥到得突然,异兽堂的堂主秦瑜刚好不在,倒是十尾,出乎陆峥的意料,居然恰恰待在异兽堂中。

    十尾见到陆峥很高兴,几乎是扑过去的。

    “陆峥好友,原来你建了一个异兽堂!我先前帮我哥哥处理族中事物,没能及时赶来逆苍派瞧一瞧,倒是直到现在,方才晓得,陆峥你居然创建了一个这样好的地方。”十尾挺激动,说话眉开眼笑。

    陆峥哭笑不得,他没觉得自己有做什么,但是十尾的表现却似乎在说,他做了一件十分了不得的事情一般。

    “十尾兄太言重了,我不过是随手建了一个异兽堂罢了。”

    十尾道:“或许陆峥好友你觉得没什么,可是在我等异兽一族看来,你能创建一个单独的异兽堂,以供我等做专门的休息与交流学习之所,这份心意,真真是天下难得。”

    这时,有人插了一句嘴,道:“我等与堂主流浪真气江湖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见着像掌门这般真心接纳异兽的人。”

    说话的是异兽堂的一员,当初的驯兽师异类之中的一个。

    边上几个驯兽师一族的异类,也是个个眉眼带笑,那热情洋溢、满面春风的模样,与他们初到逆苍派时的沧桑疲累的状态大不相同。

    这会儿,无论是十尾还是这些曾经的驯兽师一族的异类,均拿看待恩人的目光看着陆峥。

    因为陆峥,章尾山的异兽与一些好运的异兽流浪儿,有了启蒙受教化的场所。

    因为陆峥,曾经的无家可归的驯兽师异类,如今成了异兽师,不仅有了安生立命之所,得了庇佑,还顺便结交了更多异兽朋友。

    异兽师与异兽,相互学习交流,自得其乐,各自升华了自己。如此,没有哪个异兽师与异兽不感激陆峥,没有哪个异兽师与异兽不亲近异兽堂。

    陆峥可不想被人当作救世主看待,匆匆与十尾和异兽师们说了几句话,便想离开。

    却在这时,秦瑜和百尾两个,身后带着一群异兽师与异兽,自异兽堂外说说笑笑走了进来。

    异兽与异兽师们相处融洽,相互间亦师亦友,算是彼此在逆苍派中,除了陆峥以外,相处时间最长且最亲密的了。

    这会儿骤然在异兽堂中看到陆峥这个嫌少露面的“大忙人”,百尾第一时间是觉得诧异,而秦瑜的脸上却是迅速泛起了两抹红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