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因材施教
    要么灰熘熘地无功而返,要么拼死一搏看运气。

    见到陆峥出现,听了陆峥的逐客令,闵云等人心思各异,有想要干脆就此退走的,也有心存不甘打算和陆峥乃至逆苍派硬碰硬的。

    有心退走的,暂且不说。且说有心拼搏的,问题只有两个,那便是能否拼赢,值不值得拼。

    无论如何,心魔山脉“禁地之最”的称号太过抢眼,山灵这个生物也太过独一无二,没有谁愿意轻易放弃。更何况,山灵这会儿已经重新陷入了沉睡之中,并不能再主动制造各种各样的强悍怪物,单就这一方面来说,无形中为闵云等人抓住山灵,提供了更大的便利。

    现下,更是机会难得。谁也不知道,下一回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与心魔山脉的山灵如此近距离接触。若是再一次见面之时,心魔山脉的山灵已经成了陆峥的正式门人,那众人再想收服山灵,势必将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想到这里,一些修者已经自己给自己灌了熊心豹子胆,打算拼一拼,博一博。

    却不想,根本不用它们过多地纠结。

    就在众人想要动手之时,空气中蓦地飘来一丝宛若实质的恐怖威压。

    随着恐怖威压一现,顿时,原本想要动手的修者,无不浑身一抖,噤若寒蝉。

    这道威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云中怪。

    这一回,并不是陆峥主动请求自己的杀神师父出手,而是云中怪难得地自己想要动手一回。

    杀神想动手,那是什么概念?

    曾经直面过云中怪威力的闵云,第一时间掉头就撤。

    撤走前,闵云还不忘甩下一句场面话。

    “陆峥,山水有相逢,呵,咱们来日见!”

    陆峥挑眉,扬声道:“哦,闵老宗主一路走好,不送。”

    只露威势不露面,轻易吓走闵云,剩下来的五十九个修者便就完全不够看了。

    一众外来修者,面面相觑,脚步纷纷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

    而这时,随着云中怪的气息扑面而来,沉睡中的心魔山脉山灵一下子便重新被埋进了泥土深处。

    不多时,山灵便不见了踪影。修者们拿神识扫视,却依旧什么也探查不到。

    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目标,转眼就消失了踪影,这让许多本就心智不坚的修者一咬牙,继闵云之后,也甩下场面话,告辞离开。

    当然,也有一些执着的修者不信邪,偏偏想要一试的。

    “啊!”

    有修者大叫着,自己给自己壮胆,发力飞奔而上。

    然后,一照面,便被云中怪的气息扇飞了。

    陆峥抱臂环胸,好整以暇地站在一旁,静静围观这群不知死活的修者,是如何被自家凶残师父的气息转瞬凶勐扇飞的。

    很快,在场修者便就各自东倒西歪,纷纷败下阵来,只除了陆峥以及逆苍派本门派的修者们。

    这时,陆峥远远瞧见自家的闺女与自家的小徒弟相携走来。

    等到一大一小走到陆峥的身边,陆峥便指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倒霉修者们,对小徒弟莫冰崖微笑开口道:“徒弟你看,做事得量力而行,不要太过自以为是,否则,等待自己的便只能是一败涂地,并且,很有可能,贻笑大方。”

    莫冰崖维持着面瘫脸,他明知道师父是特意这样说着玩、并暗中讽刺这些不自量力的外来修者,他当然便不会给出其他反应。

    但是莫冰崖还算给自己的师父面子,虽然脸依旧没啥表情变化,却也乖乖点了点头。

    见小徒弟这么乖巧,陆峥一乐,摸了摸莫冰崖的头,转而,陆峥又将目光定在自己的闺女身上。

    无论是陆青灼,还是莫冰崖,都是属于生长极为缓慢的类型。与两人一个年纪的,早就几十岁了,可陆青灼与莫冰崖倒是幸福,如今看起来一个是豆蔻少女,另外一个则是四五岁大的小男孩儿。

    陆青灼出落得越发出水芙蓉,而莫冰崖则是越发的玉雪可爱。

    陆峥一见着这一大一小,便不由想到“儿女双全”四个字,想想便觉得世界真美妙。

    “爹爹给你种了一个土生土长的玩伴,待他破土而出的时候,一定非常有趣。”陆峥对陆青灼道。

    刚刚才从地面上爬起来的倒霉蛋们,一个踉跄,差点集体栽倒。

    陆峥那话那意思,就跟心魔山脉的山灵最大的用处便是送给他闺女玩耍一般。

    陆青灼眨了眨自己清澈水灵的大眼睛,笑弯了柳眉,撒娇道:“还是爹爹对我最好了,,我就喜欢这样的玩伴。”

    说罢,陆青灼还不忘问出一个自己比较关心的问题。

    “爹爹,土包、受气包和哭包,三个包都有了,这土生土长的小玩伴一长出来,会不会就是第四个包?”

    陆峥一愣,沉思了半响,转瞬道:“你这小玩伴,本性略黑,性格略渣,破土之时能不能掰正,还是两说。所以,大概不会成为第四个包。”

    逆苍派的三个包,小土包,受气包,哭包,无一不是陆峥的宝贝,且都是本性或纯良或一根筋的类型,恰恰都是陆峥中意的类型。所以,陆峥给陆青灼三个取带“包”字的小名,都是带着一种亲密与喜爱的意味。

    至于心魔山脉的山灵,目前还在被考验期,且和陆青灼三个相比,这山灵太腹黑且手辣了一些,这样的类型,做下属、做朋友尚可,要被宠着喜爱着,那就有些不大合适了。

    陆青灼眯了眯眼睛,莫冰崖抬起头看了陆峥一眼,旋即两人一起低头,心领神会。

    这心魔山脉的山灵,原来还没有被爹爹\师父真心接受,那么在和对方接触之时,我也不能太过没有防备。

    这时,已经受够了的外来修者们,再也不想待下去了。有气性大的,甚至连话都懒得说一句,转身就走。也有稍微能忍耐的,面上挂着虚假的笑容,冲陆峥招唿了几句,这才离开。

    不多时,在场便就只剩下陆峥等逆苍派的本门派之人。

    “便看这小山灵的造化了。”

    留下这一句,陆峥便带着陆青灼等人离开了。

    而逆苍派的最外围,焦急等待许久的道修与魔修们,左等右等,却只等到闵云等人的脸黑不爽。

    观闵云等人那十分难看的脸色,结果不言而喻。

    没能成为六十个“幸运儿”当中的一个,本来就存了一丝不满,这会儿见闵云等人无功而返,山下的修者忍不住幸灾乐祸的同时,也不由生出一丝对陆峥的不满来。

    虽然大家都没能得到山灵,这叫众人的内心勉强还算平衡,但是,谁都没有得到好处,却叫众人的诸多不满合到了一起。

    不少修者忍不住生出这样的想法:陆峥是存心戏耍我,明明不给我获得山灵的机会,偏偏还要做出一副故作大方的架势。如此作为,简直就是将我当猴耍。

    “难不成这陆峥当真要独占山灵?他凭什么!”有修者实在没忍住,脱口而出道。

    这不满大吼的修者倒是忘了,这山灵本来就已是陆峥的东西,陆峥若是不愿意,根本没有必要将山灵拿出来。

    陆峥这会儿愿意给众人一个机会,便算是他比较好心了。而陆峥给了机会,自己没有抓住且最后毛都没有捞到一片的修者们,便是自己的能力问题了。

    有修者听到这不满的大叫,自个儿都觉得很没有意思,赶忙退走离开。

    闵云一路疾飞,最终在逆苍派之外数百里的小镇上空停了下来。

    此时,闵云周围并没有其他修者存在,他便也懒得再去费心克制自己的情绪和表情了。

    闵云死死地咬牙回头,恨恨地一看,心里充满了扭曲的怨恨,既十分觊觎章尾山异兽,又十分痛惜与心魔山脉山灵的擦肩而过。

    与此同时,闵云对陆峥的仇恨,再度累积了一大截。

    峥嵘峰上,陆峥却也不算好受。

    外来修者刚刚退走不久,陆峥便被其凶残的师父云中怪叫到了飞瀑山谷。

    云中怪皮笑肉不笑道:“不知徒儿你对今日峥嵘峰上,发生的事情,有什么感受?”

    云中怪这话问得状似没头没尾,似乎是随便一问,然而,陆峥却不敢随便回答。

    一看云中怪那表情,陆峥便晓得没有好事。虽然,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陆峥眼睛一转,旋即斟酌着开口道:“师父,您是说我不该放任这些外来修者随意离开?”

    “啪。”

    陆峥的回答,立即便迎来云中怪一个大力巴掌。

    云中怪一巴掌拍在陆峥的后脑勺上,将陆峥拍得一个趔趄。

    云中怪出言教训道:“说你笨,你还不承认。我且问你,你凭什么就敢将闵云等六十个外来修者放入峥嵘峰?而既然将这六十人放入了峥嵘峰,你又为何要将闵云等人安然放走?”

    云中怪这人有个优点,徒弟做错了,他并不会立刻当面指出来,他会选择在事后,一边暴力拍打一边毫不留情地指出。

    这样的教学方法,对陆峥这种本质顽固但却晓得知错就改的类型,十分有用。

    陆峥被拍得一愣,再回神,便也晓得自己的确做错了。

    诚如师父所言,他根本没必要将闵云等六十人放入峥嵘峰,而在将闵云等人放入峥嵘峰后,更不应该什么也没有做便放他们离开。若不是师父云中怪及时放出一道威压威慑震退了闵云等人,说不得,这六十人当中便会有不少人产生“逆苍派很好欺负,陆峥很好说话,我就算挑战了陆峥与逆苍派也并不会有任何妨害”的错觉。

    若是人人都以为他陆峥与逆苍派好欺负,那么,他陆峥修为再高深,逆苍派底蕴再深厚,在世人眼中,也是一个笑话。

    且就算自己因为玩乐的缘故,想要戏耍一下这些从来只会聚众叫嚣的搞笑之辈,大可以采取其他一些方式,譬如任由闵云等人自相残杀狗咬狗,只给一个名额。

    而且,自己一下子便领了六十个外来修者进入峥嵘峰,并让这六十人安然离开,本身就存在极大的隐患。若是闵云等人有心乘机潜入峥嵘峰做些其他的事情,简直轻而易举。

    陆峥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而好在闵云等人一门心思放在心魔山脉的山灵身上,否则,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陆峥这个甩手掌门真是没地方哭去。

    云中怪点到为止,见陆峥脸色几度变化,满脸羞惭,他便也不多说了。

    “幸好有师父坐镇主持大局,否则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得了,少装傻卖乖。我这里没有其他事情了,你自己滚出去教导自己的徒弟。”

    收了徒弟,却数月数年不见人,这样的师父,除了陆峥,也是没谁了。

    再一联想陆峥某些不靠谱的教导手段,云中怪面皮一抖,十分不爽地一挥袖将陆峥扇飞了出去。

    陆峥也是绝了,一转身便找到了教导徒弟的新方法。

    依托于现成的教材,陆峥每天带着小徒弟莫冰崖蹲守在山灵被埋处。

    陆峥道:“灵活运用体内的真气,将之压缩凝练成极细的一丝,将这一丝真气附着在自己的五感之上,提高自己的感应,这便是神识了。而初级修者,通过不断凝练真气,并不断释放自己的神识,将能极为有效地提高自己对本身真气的掌控,同时也能极大程度地提高自己的修为。”

    莫冰崖乖巧点头,暗自牢记陆峥所讲述的要点。而且,自己一下子便领了六十个外来修者进入峥嵘峰,并让这六十人安然离开,本身就存在极大的隐患。若是闵云等人有心乘机潜入峥嵘峰做些其他的事情,简直轻而易举。

    陆峥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蠢透了,而好在闵云等人一门心思放在心魔山脉的山灵身上,否则,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陆峥这个甩手掌门真是没地方哭去。并让这六十人安然离开,本身就存在极大的隐患。若是闵云等人有心乘机潜入峥嵘峰做些其他的事情,简直轻而易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