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无功而返
    然而,场面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且谁知道素来不按常理出牌的陆峥,什么时候会突然将他们这六十人随便动手的权利给收回去呢

    于是,有修者将目光定在了闵云的身上。

    在场的六十个幸运儿,也就闵云实力最高,且他看起来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终于,有道修忍不住问闵云:敢问闵老宗主,那心魔山脉的山灵可是就在这泥土之中

    闵云眉头紧皱,很不乐意将知道用神识扫视到的情况无偿分享给其他人,但一想到与山灵同在的那可怖的气息,他又忍不住产生一种凭什么只有我一人害怕,也该叫这些蠢货也跟着一块儿被吓一吓的感觉。

    于是,闵云朝众人故作大方地点头道:这下方,的确是有山灵存在,观那气息浓郁的模样,应该便是心魔山脉的山灵了,诸位大可一试。

    说着,闵云还特意抬手比划了一圈,似乎是想将土坑深处山灵的模样,栩栩如生地描绘给在场的剩余修者看。

    可惜,闵老宗主这番太过热心的表现,与他过往的面目很是不符,如此贴心又温暖的行径,简直太可疑。

    有人忍不住,立刻狐疑地反问道:为何闵老宗主您要突然退开,您怎么不再作尝试呢

    这人就差没有直接问闵云:这下方是有什么特别的危险吗闵老宗主您是特意诓人去送死吗

    这人虽然没有明着说,但是那眼神,那表情,却表现得十分明显了。

    闵云是个厚脸皮,装作什么也没看懂的样子,略皱眉道:本座方才用力过勐,遭了反噬,伤了根骨,暂时动弹不得,你们不要客气,先上吧,

    闵云这话,说得十分没有诚意,自然是不信的。闵云见状很不爽,可还没等他出口呵斥,

    诸位大可随便尝试,只要能将土里的山灵挖出来,那它便是你们的了。

    造化。徒弟莫冰崖

    土生土长的玩伴。

    爹爹。

    陆峥。然而,场面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且谁知道素来不按常理出牌的陆峥,什么时候会突然将他们这六十人随便动手的权利给收回去呢

    于是,有修者将目光定在了闵云的身上。

    在场的六十个幸运儿,也就闵云实力最高,且他看起来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终于,有道修忍不住问闵云:敢问闵老宗主,那心魔山脉的山灵可是就在这泥土之中

    闵云眉头紧皱,很不乐意将知道用神识扫视到的情况无偿分享给其他人,但一想到与山灵同在的那可怖的气息,他又忍不住产生一种凭什么只有我一人害怕,也该叫这些蠢货也跟着一块儿被吓一吓的感觉。

    于是,闵云朝众人故作大方地点头道:这下方,的确是有山灵存在,观那气息浓郁的模样,应该便是心魔山脉的山灵了,诸位大可一试。

    说着,闵云还特意抬手比划了一圈,似乎是想将土坑深处山灵的模样,栩栩如生地描绘给在场的剩余修者看。

    可惜,闵老宗主这番太过热心的表现,与他过往的面目很是不符,如此贴心又温暖的行径,简直太可疑。

    有人忍不住,立刻狐疑地反问道:为何闵老宗主您要突然退开,您怎么不再作尝试呢

    这人就差没有直接问闵云:这下方是有什么特别的危险吗闵老宗主您是特意诓人去送死吗

    这人虽然没有明着说,但是那眼神,那表情,却表现得十分明显了。

    闵云是个厚脸皮,装作什么也没看懂的样子,略皱眉道:本座方才用力过勐,遭了反噬,伤了根骨,暂时动弹不得,你们不要客气,

    先上吧,

    闵云这话,说得十分没有诚意,自然是不信的。闵云见状很不爽,可还没等他出口呵斥,

    诸位大可随便尝试,只要能将土里的山灵挖出来,那它便是你们的了。

    造化。徒弟莫冰崖

    土生土长的玩伴。

    爹爹。

    陆峥。然而,场面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且谁知道素来不按常理出牌的陆峥,什么时候会突然将他们这六十人随便动手的权利给收回去呢

    于是,有修者将目光定在了闵云的身上。

    在场的六十个幸运儿,也就闵云实力最高,且他看起来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终于,有道修忍不住问闵云:敢问闵老宗主,那心魔山脉的山灵可是就在这泥土之中

    闵云眉头紧皱,很不乐意将知道用神识扫视到的情况无偿分享给其他人,但一想到与山灵同在的那可怖的气息,他又忍不住产生一种凭什么只有我一人害怕,也该叫这些蠢货也跟着一块儿被吓一吓的感觉。

    于是,闵云朝众人故作大方地点头道:这下方,的确是有山灵存在,观那气息浓郁的模样,应该便是心魔山脉的山灵了,诸位大可一试。

    说着,闵云还特意抬手比划了一圈,似乎是想将土坑深处山灵的模样,栩栩如生地描绘给在场的剩余修者看。

    可惜,闵老宗主这番太过热心的表现,与他过往的面目很是不符,如此贴心又温暖的行径,简直太可疑。

    有人忍不住,立刻狐疑地反问道:为何闵老宗主您要突然退开,您怎么不再作尝试呢

    这人就差没有直接问闵云:这下方是有什么特别的危险吗闵老宗主您是特意诓人去送死吗

    这人虽然没有明着说,但是那眼神,那表情,却表现得十分明显了。

    闵云是个厚脸皮,装作什么也没看懂的样子,略皱眉道:本座方才用力过勐,遭了反噬,伤了根骨,暂时动弹不得,你们不要客气,先上吧,

    闵云这话,说得十分没有诚意,自然是不信的。闵云见状很不爽,可还没等他出口呵斥,

    诸位大可随便尝试,只要能将土里的山灵挖出来,那它便是你们的了。

    造化。徒弟莫冰崖

    土生土长的玩伴。

    爹爹。

    陆峥。然而,场面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且谁知道素来不按常理出牌的陆峥,什么时候会突然将他们这六十人随便动手的权利给收回去呢

    于是,有修者将目光定在了闵云的身上。

    在场的六十个幸运儿,也就闵云实力最高,且他看起来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终于,有道修忍不住问闵云:敢问闵老宗主,那心魔山脉的山灵可是就在这泥土之中

    闵云眉头紧皱,很不乐意将知道用神识扫视到的情况无偿分享给其他人,但一想到与山灵同在的那可怖的气息,他又忍不住产生一种凭什么只有我一人害怕,也该叫这些蠢货也跟着一块儿被吓一吓的感觉。

    于是,闵云朝众人故作大方地点头道:这下方,的确是有山灵存在,观那气息浓郁的模样,应该便是心魔山脉的山灵了,诸位大可一试。

    说着,闵云还特意抬手比划了一圈,似乎是想将土坑深处山灵的模样,栩栩如生地描绘给在场的剩余修者看。

    可惜,闵老宗主这番太过热心的表现,与他过往的面目很是不符,如此贴心又温暖的行径,简直太可疑。

    有人忍不住,立刻狐疑地反问道:为何闵老宗主您要突然退开,您怎么不再作尝试呢

    这人就差没有直接问闵云:这下方是有什么特别的危险吗闵老宗主您是特意诓人去送死吗

    这人虽然没有明着说,但是那眼神,那表情,却表现得十分明显了。

    闵云是个厚脸皮,装作什么也没看懂的样子,略皱眉道:本座方才用力过勐,遭了反噬,伤了根骨,暂时动弹不得,你们不要客气,先上吧,

    闵云这话,说得十分没有诚意,自然是不信的。闵云见状很不爽,可还没等他出口呵斥,

    诸位大可随便尝试,只要能将土里的山灵挖出来,那它便是你们的了。

    造化。徒弟莫冰崖

    土生土长的玩伴。

    爹爹。

    陆峥。然而,场面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且谁知道素来不按常理出牌的陆峥,什么时候会突然将他们这六十人随便动手的权利给收回去呢

    于是,有修者将目光定在了闵云的身上。

    在场的六十个幸运儿,也就闵云实力最高,且他看起来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终于,有道修忍不住问闵云:敢问闵老宗主,那心魔山脉的山灵可是就在这泥土之中

    闵云眉头紧皱,很不乐意将知道用神识扫视到的情况无偿分享给其他人,但一想到与山灵同在的那可怖的气息,他又忍不住产生一种凭什么只有我一人害怕,也该叫这些蠢货也跟着一块儿被吓一吓的感觉。

    于是,闵云朝众人故作大方地点头道:这下方,的确是有山灵存在,观那气息浓郁的模样,应该便是心魔山脉的山灵了,诸位大可一试。

    说着,闵云还特意抬手比划了一圈,似乎是想将土坑深处山灵的模样,栩栩如生地描绘给在场的剩余修者看。

    可惜,闵老宗主这番太过热心的表现,与他过往的面目很是不符,如此贴心又温暖的行径,简直太可疑。

    有人忍不住,立刻狐疑地反问道:为何闵老宗主您要突然退开,您怎么不再作尝试呢

    这人就差没有直接问闵云:这下方是有什么特别的危险吗闵老宗主您是特意诓人去送死吗

    这人虽然没有明着说,却表现得十分明显了。

    闵云是个厚脸皮,装作什么也没看懂的样子,略皱眉道:本座方才用力过勐,遭了反噬,伤了根骨,暂时动弹不得,你们不要客气,先上吧,

    闵云这话,说得十分没有诚意,自然是不信的。闵云见状很不爽,可还没等他出口呵斥,

    陆峥。然而,场面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且谁知道素来不按常理出牌的陆峥,什么时候会突然将他们这六十人随便动手的权利给收回去呢

    于是,有修者将目光定在了闵云的身上。

    在场的六十个幸运儿,也就闵云实力最高,U看书ww.ukanshu且他看起来似乎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终于,有道修忍不住问闵云:敢问闵老宗主,那心魔山脉的山灵可是就在这泥土之中

    闵云眉头紧皱,很不乐意将知道用神识扫视到的情况无偿分享给其他人,但一想到与山灵同在的那可怖的气息,他又忍不住产生一种凭什么只有我一人害怕,也该叫这些蠢货也跟着一块儿被吓一吓的感觉。

    于是,闵云朝众人故作大方地点头道:这下方,的确是有山灵存在,观那气息浓郁的模样,应该便是心魔山脉的山灵了,诸位大可一试。

    说着,似乎是想将土坑深处山灵的模样,栩栩如生地描绘给在场的剩余修者看。

    可惜,闵老宗主这番太过热心的表现,与他过往的面目很是不符,如此贴心又温暖的行径,简直太可疑。

    有人忍不住,立刻狐疑地反问道:为何闵老宗主您要突然退开,您怎么不再作尝试呢

    这人就差没有直接问闵云:这下方是有什么特别的危险吗闵老宗主您是特意诓人去送死吗

    这人虽然没有明着说,但是那眼神,那表情,却表现得十分明显了。

    闵云是个厚脸皮,装作什么也没看懂的样子,略皱眉道:本座方才用力过勐,遭了反噬,伤了根骨,暂时动弹不得,你们不要客气,先上吧,

    闵云这话,说得十分没有诚意,自然是不信的。闵云见状很不爽,可还没等他出口呵斥,

    诸位大可随便尝试,只要能将土里的山灵挖出来,那它便是你们的了。

    造化。徒弟莫冰崖

    土生土长的玩伴。

    爹爹。

    陆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