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七十三章 破土
    随着燕十三等人的到来,觉得陆峥将心魔山脉的山灵收为逆苍派的实习门人是个笑话的一众外来修者,一下子自己就成了笑话。

    陆峥想要的,便是看一场笑话,叫这些分外执着、轻易不肯退走的道修与魔修们,现场给他演绎一个真实的笑话,来场为了争夺几十个有限的名额而互相狗咬狗的好戏。

    而眼前这些修者,大多都知道陆峥是想摆弄一场反目狗咬狗的好戏,但耐不住山灵就在咫尺面前的巨大诱惑,就算明知眼前是坑,但为了得到自己的目标物,有坑也要一脚踏过去。至于踏不过去,其结果当然就是一脚栽下去了。

    “逆苍派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要我等自相残杀?”

    “你说这话便好笑了。咱们这些人,谁不知道谁啊,都是因为利益方才汇聚在一块儿,为了夺取利益,随时反目相杀,这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情。兄台你便不要\'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了。”

    “你找死!”

    “名额就那么几十个,我等的人数却是名额的十数乃至数十倍。别说大家没有即刻杀了周围人的准备!”

    “这摆明了是一个阴谋诡计!我等不该上当才是!”

    说着说着,这位嘴里吼着自己不该上当的兄台,便提起自己的大刀,勐地一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砍翻了距离他最近的三个修者。

    一瞬间,人群中炸翻了天。

    更多修者相互对视一眼,旋即迅速散开。

    不多时,相互间认识和不认识的道修与魔修,便提刀拔剑地勐然混战到了一块儿。

    就连一些表面亲近的师兄弟,也打了起来。

    “师兄,你人又老、资质又差,已经彻底没救了,还不如将眼前这大好的机会让给我!”

    “师弟,我平日里照顾你良多,这会儿,便该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所以,你去死吧!”

    有说话说到一半就打的,有二话不说搞偷袭的,也有一上来便是生死斗的。

    各种各样的混乱打斗,顷刻便在现场炸裂开来。许多修者都晓得,所谓的数十个名额可能是真也有可能是假,而在获得这名额之前,“宁可信其有”,相关的努力,譬如按照陆峥的设计,相爱相杀那是必须的。

    陆峥特别想做出一个的,为了避免。

    陆峥与燕十三两人的计谋如此拙劣,堪称简单粗暴,就连剩下的,打酱油的,却耐不住这简陋的计谋一施展开来便十分地有效。陆峥从来不说假话和空话。

    不等这些外来修者发出其他一些声音,陆峥朝友情出场的燕十三等人点了点头,旋即,他便一转身,面对成百上千的外来修者们,无奈道:“诸位也听到了,我这逆苍派庙小,此番最多只能容得下几十人的来客数额。我便定个吉利一点的数字,六十吧。诸位大可好好的商量商量,选出六十位代表,进入我逆苍派。当然了,我会与这六十位代表,好生地进一步探讨心魔山脉山灵的归属问题。”

    其中最奇葩也是最不要脸的,当属闵云。

    闵云竟然。

    竟然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或许闵云是怕自己会步上独孤舒河的后尘,一旦彻底疯癫,实力再高,也救不回来。谁知道,许久未曾现身过的独孤舒河,是不是兀自趟在一个角落死硬了呢?更何况,他闵云还是个修为大降、元气大伤之人,便就更经不起心魔的折腾了。

    陆峥。“诸位大可随便尝试,只要能将土里的山灵挖出来,那它便是你们的了。”

    “造化。”徒弟莫冰崖

    “土生土长的玩伴。”

    “爹爹。”

    随着燕十三等人的到来,觉得陆峥将心魔山脉的山灵收为逆苍派的实习门人是个笑话的一众外来修者,一下子自己就成了笑话。

    陆峥想要的,便是看一场笑话,叫这些分外执着、轻易不肯退走的道修与魔修们,现场给他演绎一个真实的笑话,来场为了争夺几十个有限的名额而互相狗咬狗的好戏。

    而眼前这些修者,大多都知道陆峥是想摆弄一场反目狗咬狗的好戏,但耐不住山灵就在咫尺面前的巨大诱惑,就算明知眼前是坑,但为了得到自己的目标物,有坑也要一脚踏过去。至于踏不过去,其结果当然就是一脚栽下去了。

    “逆苍派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要我等自相残杀?”

    “你说这话便好笑了。咱们这些人,谁不知道谁啊,都是因为利益方才汇聚在一块儿,为了夺取利益,随时反目相杀,这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情。兄台你便不要\'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了。”

    “你找死!”

    “名额就那么几十个,我等的人数却是名额的十数乃至数十倍。别说大家没有即刻杀了周围人的准备!”

    “这摆明了是一个阴谋诡计!我等不该上当才是!”

    说着说着,这位嘴里吼着自己不该上当的兄台,便提起自己的大刀,勐地一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砍翻了距离他最近的三个修者。

    一瞬间,人群中炸翻了天。

    更多修者相互对视一眼,旋即迅速散开。

    不多时,相互间认识和不认识的道修与魔修,便提刀拔剑地勐然混战到了一块儿。

    就连一些表面亲近的师兄弟,也打了起来。

    “师兄,你人又老、资质又差,已经彻底没救了,还不如将眼前这大好的机会让给我!”

    “师弟,我平日里照顾你良多,这会儿,便该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所以,你去死吧!”

    有说话说到一半就打的,有二话不说搞偷袭的,也有一上来便是生死斗的。

    各种各样的混乱打斗,顷刻便在现场炸裂开来。许多修者都晓得,所谓的数十个名额可能是真也有可能是假,而在获得这名额之前,“宁可信其有”,相关的努力,譬如按照陆峥的设计,相爱相杀那是必须的。

    陆峥特别想做出一个的,为了避免。

    陆峥与燕十三两人的计谋如此拙劣,堪称简单粗暴,就连剩下的,打酱油的,却耐不住这简陋的计谋一施展开来便十分地有效。陆峥从来不说假话和空话。

    不等这些外来修者发出其他一些声音,陆峥朝友情出场的燕十三等人点了点头,旋即,他便一转身,面对成百上千的外来修者们,无奈道:“诸位也听到了,我这逆苍派庙小,此番最多只能容得下几十人的来客数额。我便定个吉利一点的数字,六十吧。诸位大可好好的商量商量,选出六十位代表,进入我逆苍派。当然了,我会与这六十位代表,好生地进一步探讨心魔山脉山灵的归属问题。”

    其中最奇葩也是最不要脸的,当属闵云。

    闵云竟然。

    竟然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或许闵云是怕自己会步上独孤舒河的后尘,一旦彻底疯癫,实力再高,也救不回来。谁知道,许久未曾现身过的独孤舒河,是不是兀自趟在一个角落死硬了呢?更何况,他闵云还是个修为大降、元气大伤之人,便就更经不起心魔的折腾了。

    陆峥。“诸位大可随便尝试,只要能将土里的山灵挖出来,那它便是你们的了。”

    “造化。”徒弟莫冰崖

    “土生土长的玩伴。”

    “爹爹。”

    随着燕十三等人的到来,觉得陆峥将心魔山脉的山灵收为逆苍派的实习门人是个笑话的一众外来修者,一下子自己就成了笑话。

    陆峥想要的,便是看一场笑话,叫这些分外执着、轻易不肯退走的道修与魔修们,现场给他演绎一个真实的笑话,来场为了争夺几十个有限的名额而互相狗咬狗的好戏。

    而眼前这些修者,大多都知道陆峥是想摆弄一场反目狗咬狗的好戏,但耐不住山灵就在咫尺面前的巨大诱惑,就算明知眼前是坑,但为了得到自己的目标物,有坑也要一脚踏过去。至于踏不过去,其结果当然就是一脚栽下去了。

    “逆苍派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想要我等自相残杀?”

    “你说这话便好笑了。咱们这些人,谁不知道谁啊,都是因为利益方才汇聚在一块儿,为了夺取利益,随时反目相杀,这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情。兄台你便不要\'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了。”

    “你找死!”

    “名额就那么几十个,我等的人数却是名额的十数乃至数十倍。别说大家没有即刻杀了周围人的准备!”

    “这摆明了是一个阴谋诡计!我等不该上当才是!”

    说着说着,这位嘴里吼着自己不该上当的兄台,便提起自己的大刀,勐地一转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砍翻了距离他最近的三个修者。

    一瞬间,人群中炸翻了天。

    更多修者相互对视一眼,旋即迅速散开。

    不多时,相互间认识和不认识的道修与魔修,便提刀拔剑地勐然混战到了一块儿。

    就连一些表面亲近的师兄弟,也打了起来。

    “师兄,你人又老、资质又差,已经彻底没救了,还不如将眼前这大好的机会让给我!”

    “师弟,我平日里照顾你良多,这会儿,便该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所以,你去死吧!”

    有说话说到一半就打的,有二话不说搞偷袭的,也有一上来便是生死斗的。

    各种各样的混乱打斗,顷刻便在现场炸裂开来。许多修者都晓得,所谓的数十个名额可能是真也有可能是假,而在获得这名额之前,“宁可信其有”,相关的努力,譬如按照陆峥的设计,相爱相杀那是必须的。

    陆峥特别想做出一个的,为了避免。

    陆峥与燕十三两人的计谋如此拙劣,堪称简单粗暴,就连剩下的,打酱油的,却耐不住这简陋的计谋一施展开来便十分地有效。陆峥从来不说假话和空话。

    不等这些外来修者发出其他一些声音,陆峥朝友情出场的燕十三等人点了点头,旋即,他便一转身,面对成百上千的外来修者们,无奈道:“诸位也听到了,我这逆苍派庙小,此番最多只能容得下几十人的来客数额。我便定个吉利一点的数字,六十吧。诸位大可好好的商量商量,选出六十位代表,进入我逆苍派。当然了,我会与这六十位代表,好生地进一步探讨心魔山脉山灵的归属问题。”

    其中最奇葩也是最不要脸的,当属闵云。

    闵云竟然。

    竟然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或许闵云是怕自己会步上独孤舒河的后尘,一旦彻底疯癫,实力再高,也救不回来。谁知道,许久未曾现身过的独孤舒河,是不是兀自趟在一个角落死硬了呢?更何况,他闵云还是个修为大降、元气大伤之人,便就更经不起心魔的折腾了。

    陆峥。“诸位大可随便尝试,只要能将土里的山灵挖出来,那它便是你们的了。”

    不等这些外来修者发出其他一些声音,陆峥朝友情出场的燕十三等人点了点头,旋即,他便一转身,面对成百上千的外来修者们,无奈道:“诸位也听到了,我这逆苍派庙小,此番最多只能容得下几十人的来客数额。我便定个吉利一点的数字,六十吧。诸位大可好好的商量商量,选出六十位代表,进入我逆苍派。当然了,我会与这六十位代表,好生地进一步探讨心魔山脉山灵的归属问题。”

    其中最奇葩也是最不要脸的,当属闵云。

    竟然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或许闵云是怕自己会步上独孤舒河的后尘,一旦彻底疯癫,实力再高,也救不回来。谁知道,许久未曾现身过的独孤舒河,是不是兀自趟在一个角落死硬了呢?更何况,他闵云还是个修为大降、元气大伤之人,便就更经不起心魔的折腾了。

    陆峥。“诸位大可随便尝试,只要能将土里的山灵挖出来,那它便是你们的了。”

    “造化。”徒弟莫冰崖

    “土生土长的玩伴。”

    “爹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