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山灵的新身份
    “饶命!”

    突然响起的一声惨嚎,叫木重天与燕十三两人狠狠惊诧了一把,他俩怎么也没有想到,心魔山脉的山灵,居然是可以说人话的。

    自打山灵现身以来,一直都是以一副“我是弱智,我听不懂人话,我也不会说人话”的面目示人。

    这会儿,为了不被种进泥土里,这小小的一团能量体模样的山灵,竟然当空一滚,张着一张刚刚显现出来的大嘴巴,呜呜哇哇边哭边将自己的身体滚远了。

    “饶命!”

    山灵落地瞬间,大喊饶命,更显出一双眼睛,状似十分畏惧地颤抖不止。

    被云中怪解了封的受气包,这会儿终于可以自由活动了。

    这时,一见着山灵那分外熟悉的架势,他便忍不住自流火剑之中探出半个脑袋,眨巴着大眼睛,十分好奇地观赏了山灵的装可怜模样好一会儿。

    旋即,受气包露出一副很是鄙夷的表情,又将自己的脑袋迅速缩回到了流火剑中。

    陆峥猜测,受气包之所以跑这么快,大概看不起山灵的装可怜样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受气包大概是“由此及彼”,突然联想到了自己当初装作不会说话欺骗陆峥转而又很丢人的跪地大哭求饶那一幕。

    受气包自己觉得不好意思,陆峥却觉得,受气包与山灵,虽然刚开始都是装作听不懂人话且自己也不会说人话,但有一点却是分外不相同的。

    那便是本性问题。

    受气包之所以刚现身时只学小鸡叫,不说人话,不过是本着戏耍和玩笑的意思,同时,对于陆峥这个将他锻造出来的主人,受气包是天生亲近与喜欢的。而这心魔山脉的山灵便就不同了,它之所以如此作为,不过是想为自己留下一个保命的底牌,妄图随时偷跑,同时,它也十分敌视陆峥,根本不愿意相信陆峥。

    毕竟是生死斗一场的对手,要说轻易地完全放下相互间的不满与隔阂,那便是在说笑了。

    山灵自认为自己是平白无故倒血霉的,陆峥这个外来者,不仅捉住了它,还想要炼化它、吞噬它并折磨它,如此恶劣的仇人,山灵能对陆峥生出好感来,那才是没有天理了。

    陆峥也是突然醒悟过来的。

    既是得了天地机缘,经无数漫长的岁月方才一点一点生出智慧,慢慢长出来的山之灵魂,其除了手段能力与基础的智慧之外,会说人话,会耍计谋什么的,简直是轻而易举。

    果然,陆峥只是这么随手一吓,便立刻就将这狡诈装白痴的山灵给试了出来。

    先有陆峥言语上的所谓百来个精英弟子日夜不休狠狠折磨拷打的恐吓说法在前,又有陆峥突然发难欲要将山灵扔进深坑埋起来的举动在后,山灵是彻底被陆峥吓着了。

    但害怕归害怕,山灵的内心深处却始终是不怎么服气的。

    “靠异兽暗中堵截埋伏,方才抓住我。靠师父手段牵制,方才困住我。说到底,这姓陆的人类,并没有多少真本事,许就是个纸老虎,三脚猫,白白叫我歹运,落在了他的手上,之后,还不知要遭受怎样的摧残与折磨呢!”

    直到此时此刻,心魔山脉的山灵,心中依旧存着极大的怨恨,恨不得活活吞吃了陆峥的血和肉。它甚至认为,陆峥的真实水平,便是一如他最初在心魔山脉之中表现的那个样子,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它操纵着的各种怪物围追堵截。

    便是现在,山灵滚倒在地,边滚边求饶,其唯独露出的一双眼睛,却是难掩其内心最深处的仇恨与怨念,且快要幻化出实质的一抹杀气,更是想遮也遮不住。

    陆峥猜想,这暗地里指不定正怎么恶毒诅咒自己的小山灵,说不定是故意不显现出一张完整的脸来,免得叫他看清楚其脸上更多的仇视与怨恨。

    只是,这没有丝毫服软心态的山灵,真不知道是真白痴还是太随性,求饶也求得不专业,就算特意没有将完整的一张脸显现出来,。在陆峥这个本身就是演技帝且周围的人和非人也大多都是演技帝的人看来,心魔山脉的山灵的这伪装的技能,也太嫩了。

    “饶命!”

    就在这时,山灵在地面上使劲翻滚的时候,一不注意,没掌握住方向与力道,一下子就狠狠撞在了一旁的石柱上。

    顿时,山灵再次发出一声固定的求饶声。

    继受气包之后,陆峥也露出了分外鄙夷的眼神。

    这山灵,伪装技能真是低到了没话说,表情差,眼神差,就算了,竟还语言苍白,动作单一,不停做着同一个动作,地上打滚,嘴里大叫着“饶命”,而除了这两个字之外,其余半个字都讲不出来。

    “你这样是不行的。”

    陆峥抬手收了先前随手打出去的深坑,旋即,摇头叹息着,一脚便踩住了缺乏演技的能量团山灵。

    山灵浑身一僵,脑中立刻想起陆峥在心魔山脉时的遭遇,顿时便以为陆峥要学那毛茸茸怪,要将它又踢又拍,戏耍、欺辱,打着玩。

    至于这会儿陆峥说了什么,心中恐惧的山灵,根本没有听到。

    说到底,山灵本性再恶劣,再“死不悔改”,心智却只相当于人类的少年,尽管是个十分叛逆的少年,却也不会显得太讨厌。

    于是,陆峥决定给这小山灵一个机会。

    陆峥一手将自个儿脚底下的能量团给一把提了起来,一针见血道:“你是不是很不服气,觉得自己被抓很冤枉,是不是想要我给你一对一重新再打一遍的机会?”

    山灵咬唇,抬眼,怨毒地点头,不知遮掩地回答道:“你说对了!本山灵就是不服!你算个什么东西?小子你不过是好运,不过是靠着异兽和你那怪物师父罢了!有种与我单打独斗,我们公平地打一架!”

    陆峥失笑道:“真是巧了,本掌门专治各种不服。所以,你还是省省心吧,你想要什么,我便偏不给你什么。且这世上的道理,可不就是这样?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有人乐意帮,便是人的本事,而你既然输了,生死便就掌握在我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有提要求的资格么?”

    山灵浑身颤抖不止,这一次却不是因为恐惧,它完全是因为生气。它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到这样的屈辱地步。这个应当被千刀万剐的可恶人类,居然比他还要恶劣一百倍!

    “你居然不敢和我打架是吧?你这个懦夫!你没有勇气!”山灵破口大骂,指望以这不怎么入流的激将法,刺激陆峥,好叫他答应自己的要求。

    却不想,陆峥几句话一出口,瞬间便给它造成了再次伤害。

    陆峥一耸肩,摇晃了一下手中终于显现出一张清秀脸庞的山灵,表情很是无所谓,嘴角则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用略惊奇的语气慢悠悠道:“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天真。你与我要打,可不是简单的打一架那么简单,那是要分生死的,你以为在生死斗时,我会放你一马?且不说我要不要将你身上的禁制给解除了,就说你这小身板,也能打得过我?我便是随便一伸手,便能将你拍成肉饼。不过话说,你有肉么?”

    “你!”

    陆峥的话刚一说完,遭受到言语暴击的山灵,立刻大叫了起来。

    “找死!”

    山灵大喝一声,顷刻间,身形暴涨。

    转眼,山灵的本体还是那一团能量体的模样,但体型却长大了数十倍,唿啦啦一摇摆,狂风大作,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因为云中怪先前在山灵的体内打入了白光的缘故,这会儿山灵一动用修为,刚一爆发其实,下一秒便遭到了体内乍起强光的的勐烈攻击,山灵“啪嗒”一声,一下子便狠狠摔到了地面。

    转眼,刚刚才暴涨了一下身形的山灵,无声无息地又缩小成了原来的大小。

    陆峥忍住笑,慢悠悠走到摆着扭曲且痛苦的表情,就连翻滚都做不到的苦逼山灵面前。

    陆峥拿脚不怎么用力地扒拉了一下地上瘫着不怎么能动弹的山灵,皱眉道:“看吧,这就是任意妄为、自以为是的结果。我若要杀你,你早就死得渣都不剩了。这么没用的山灵,这么搞笑的生物,我还是第一次见着。”

    山灵怒目而视,小声地咒骂了一句:“有种不要被本山灵抓住,否则,本山灵便要叫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陆峥呵呵一笑,完全不生气,只是一垂眼,拿脚又踢了一下地上的山灵。

    陆峥踢的力道犹如挠痒痒,刚刚才遭受了重创却还不知认错伏低的山灵,却极为夸张的大叫了出来。

    “痛死本山灵了,要杀山灵了,姓陆的,你好狠,你不是人!”

    山灵这一叫唤,把天边纯路过的飞鸟都给吓得一惊。

    几只飞鸟一个愣神,差点自高空中一头栽下来。

    一旁的木重天与燕十三两人,一个撸起袖子便想狠狠收拾一顿不知好歹的山灵,一个紧紧皱眉,正在考虑应当如何治一治这缺心眼的非人类。

    在燕十三看来,陆峥并不是那种有利益便上,看着宝贝便要一定拿到手使用彻底的人。所以,所谓的炼化山灵、吞噬山灵或者酷刑折磨山灵,这样的说法,多半都是陆峥随便一想,再随便一说,顺便吓吓这山灵罢了。

    这时,陆峥再次将脚底下的山灵给提了起来,摇头无语道:“看来你是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你这般死性不改,还缺心眼,作为我逆苍派的山灵,实在是不够资格。不过谁叫本掌门看上了你的身份和出生呢?放心,本掌门会好生教导你,叫你早日成为一个合格的山灵。”

    山灵震惊了,一旁的木燕两人也反应不过来了。

    “我的闺女,便是被我种进泥土里,然后自个儿活蹦乱跳长出来的。”

    说着,陆峥还真的将这山灵给种下了!

    至于这会儿陆峥说了什么,心中恐惧的山灵,根本没有听到。

    说到底,山灵本性再恶劣,再“死不悔改”,心智却只相当于人类的少年,尽管是个十分叛逆的少年,却也不会显得太讨厌。

    陆峥一手将自个儿脚底下的能量团给一把提了起来,一针见血道:“你是不是很不服气,觉得自己被抓很冤枉,是不是想要我给你一对一重新再打一遍的机会?”

    山灵咬唇,抬眼,怨毒地点头,不知遮掩地回答道:“你说对了!本山灵就是不服!你算个什么东西?小子你不过是好运,不过是靠着异兽和你那怪物师父罢了!有种与我单打独斗,我们公平地打一架!”

    陆峥失笑道:“真是巧了,本掌门专治各种不服。所以,你还是省省心吧,你想要什么,我便偏不给你什么。且这世上的道理,可不就是这样?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有人乐意帮,便是人的本事,而你既然输了,生死便就掌握在我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有提要求的资格么?”

    山灵浑身颤抖不止,这一次却不是因为恐惧,它完全是因为生气。它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落到这样的屈辱地步。这个应当被千刀万剐的可恶人类,居然比他还要恶劣一百倍!

    “你居然不敢和我打架是吧?你这个懦夫!你没有勇气!”山灵破口大骂,指望以这不怎么入流的激将法,刺激陆峥,好叫他答应自己的要求。

    陆峥一耸肩,摇晃了一下手中终于显现出一张清秀脸庞的山灵,表情很是无所谓,嘴角则挂着一抹似笑非笑,用略惊奇的语气慢悠悠道:“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天真。你与我要打,可不是简单的打一架那么简单,那是要分生死的,你以为在生死斗时,我会放你一马?且不说我要不要将你身上的禁制给解除了,就说你这小身板,也能打得过我?我便是随便一伸手,便能将你拍成肉饼。不过话说,你有肉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