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意外收获
    山灵一到手,陆峥与百尾等异兽,也就没有了继续待在心魔山脉的必要。

    本着做事留一线的准则,陆峥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在心魔山脉搜寻太多天材地宝。尤其在这心魔山脉,最出彩的,还是它层出不穷的各种怪物。眼下,怪物全部恢复原貌,而唯一能够创造出各种各样怪物的心魔山脉的山灵,已经被百尾牢牢困住,山灵连动弹都困难,便更别说有那多余的精力创造怪物了。

    除了百尾与十尾两兄弟之外,其余异兽已经先行一步,率先赶回峥嵘峰,而其中一部分异兽则被十尾原路送回了章尾山小世界继续镇守本族的聚居地。

    幸好,其余十二脉的异兽并不知道这一回章尾山一脉的异兽近乎倾巢而动,否则,陆峥还真担心相互争斗了无数岁月的异兽们,将会趁机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

    陆峥一行很快便在心魔山脉的最外围分开,而陆峥本人与百尾两兄弟,则带着山灵,不快不慢地往峥嵘峰的方向飞去。

    被百尾的血红锁链牢牢锁住的山灵,在即将离开心魔山脉的最后一秒,本已暗淡的能量团骤然一亮,竟显出一双忧郁且怨恨的眼睛,死死盯住陆峥的后脑勺,转瞬,又勐地一转,试图去看称王称霸许多年的心魔山脉。

    偏偏百尾丝毫没有怜惜这一能量团的意思,一摁手中的锁链,顷刻便让血红锁链之上蹿出“滋滋滋”的电流。

    这血红锁链,由百尾心血沁润,长年炼制而成,又是直接锁在心魔山脉山灵的本体之上,这一发威,随着“滋滋滋”的电流一蹿出,山灵毫无反抗之力,瞬间再度萎靡下来,一双眼睛也缓缓消失。

    山灵的眼睛临近消失前,最后挣扎了一把,眼中的神色勐烈波动,无声胜有声,似有浓浓的不甘与滔天的仇恨便要化成实质,自山灵的双眼中迸射出来。

    山灵自然不想被百尾困住,更不想被陆峥抓回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于是,自然而然地,拼了命想要往回跑。

    特别是当百尾将被血红锁链牢牢锁困住的山灵交给陆峥的那一刻,山灵急剧地颤动了一下,似要拼死反抗,但很快便在百尾那血红锁链的锁困下,重归平静。

    但在这世界上,管你是人是非人,本就是弱肉强食的规则,山灵没能杀死陆峥,便就该换它要么死要么成为任人揉捏的阶下囚。

    陆峥自百尾手中接过一动不动的能量团,这会儿,心魔山脉的山灵已经完全没有了动静,彻底被困锁住了。

    陆峥对天生天养自然生长而成的生物,一如山中精怪,一如山灵,一直都是十分好奇和钦佩的。尽管,手中的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山灵,差点就将他折腾得渣都不剩。

    但毕竟,结果是自己这一方获胜了,而他本人,雷与光的双功体亦按照原计划完成了初步的进化。因而,陆峥并未对手中这小小的能量团产生多大的负面情绪,与之相反,他还挺喜欢手中这小东西的,所以,只要这山灵不试图逃跑或反抗,他并不会趁机对这目前毫无反抗之力的小山灵做些什么。

    这时,陆峥三个加一个被迫远离家乡的山灵,已经飞出了百来丈。

    而在陆峥等人的身后,原本连绵起伏远看气势巍峨壮观近看骇人阴森的心魔山脉,迅速弥漫一股萎靡的浅灰色,整个看起来,似一瞬间失去了大量的精气神一般。

    “哌,哌,哌……”

    这时,陆峥听到阵阵乌鸦叫。

    乌鸦们的叫声翻译过来,便是:“没了可恶又**霸道的山灵,萎靡终于可以离开了!”

    陆峥回头一看,便见一片片树叶自参天大树之上缓缓落下,旋即便变化成了一排排黑色的乌鸦。

    乌鸦们一现身,喜悦非常,相互哌哌交谈着,自心魔山脉的各个角落雀跃飞起,然后悬在半空,打着旋儿,似在欢庆什么重大节日一般,喜不自胜。

    紧跟着,又有其他一些飞鸟走兽与其他一些有生命的生物,自树叶或花草甚至是泥土中,突然变化而出。

    无一例外,这些突然出现的生物们,个个喜悦非常,有的甚至喜极而泣,还有的掉头就跑,似背后有什么恐怖的地狱修罗正在追赶着一般。

    以陆峥这个公认的幻术高手眼力来看,却并没有自其中看出什么幻术和假象。

    起初,陆峥还以为在这心魔山脉之中,尚且存在第二个隐藏的大魔王,却不想,渐渐地,自这些突然出现的生物们的对话中,陆峥了解到,原来心魔山脉之所以嫌少有生物的缘故,是因为心魔山脉的山灵强制地将这些本土出生与偶然路过的有生命有智慧的生物们,全部变成了花草树木、泥土尘沙,在陆峥到来之前,这些生物们已经记不清自己被困住了多少年。

    风水轮流转,左等右等已经绝望了一轮又一轮的可怜生物们,这会儿终于迎来了转机。这一回,换成喜欢控制他人的心魔山脉山灵本身成了人家的阶下囚。

    山灵一被锁住,气息全消,霎时,其原本加注在诸多生物身上的禁制,顷刻消失。

    被困住的生物们立刻恢复自由,迫不及待地便恢复了自己本该有的样貌。

    各种各样的飞鸟走兽与其他生物,忌惮又畏惧,畏惧又感激,颇为复杂地望了好一会儿陆峥与百尾两兄弟的方向,有知情识趣地,说着本族语言恭敬道谢,也有害怕陆峥凶残没有人性的,与先前掉头就跑的同伴一个模样,不敢久看久留,很快便就消失了。

    大概是因为心魔山脉这块伤心地,带给这些生物的伤害与记忆太深太多,又或许是因为这些生物们担忧心魔山脉的山灵再次回归,因而,不多时,这些生物便悉数跑走了。

    陆峥对心魔山脉山灵的性格恶劣,又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这家伙不仅爱好折磨外来者,也挺喜欢奴役本地居民,且控制和奴役起来,丝毫不手软,讨人厌的同时,也不讨非人类的喜欢。

    没了山灵的心魔山脉,便再也不是原来的心魔山脉了。

    估计其最大的缘由,便是轻易没有哪个谁,犹如陆峥这般别出心裁!

    山灵很是感激。

    陆峥自百尾手中接过一动不动的能量团,这会儿,心魔山脉的山灵已经完全没有了动静,彻底被困锁住了。

    陆峥对天生天养自然生长而成的生物,一如山中精怪,一如山灵,一直都是十分好奇和钦佩的。尽管,手中的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山灵,差点就将他折腾得渣都不剩。

    但毕竟,结果是自己这一方获胜了,而他本人,雷与光的双功体亦按照原计划完成了初步的进化。因而,陆峥并未对手中这小小的能量团产生多大的负面情绪,与之相反,他还挺喜欢手中这小东西的,所以,只要这山灵不试图逃跑或反抗,他并不会趁机对这目前毫无反抗之力的小山灵做些什么。

    这时,陆峥三个加一个被迫远离家乡的山灵,已经飞出了百来丈。

    而在陆峥等人的身后,没了山灵的心魔山脉,便再也不是原来的心魔山脉了。

    便见原本连绵起伏,远看气势巍峨壮观近看骇人阴森的心魔山脉,迅速弥漫一股萎靡的浅灰色,整个看起来,似一瞬间失去了大量的精气神一般。

    “哌,哌,哌……”

    这时,陆峥听到阵阵乌鸦叫。

    乌鸦们的叫声翻译过来,便是:“没了可恶又**霸道的山灵,萎靡终于可以离开了!”

    陆峥回头一看,便见一片片树叶自参天大树之上缓缓落下,旋即便变化成了一排排黑色的乌鸦。

    乌鸦们一现身,喜悦非常,相互哌哌交谈着,自心魔山脉的各个角落雀跃飞起,然后悬在半空,打着旋儿,似在欢庆什么重大节日一般,喜不自胜。

    紧跟着,又有其他一些飞鸟走兽与其他一些有生命的生物,自树叶或花草甚至是泥土中,突然变化而出。

    无一例外,这些突然出现的生物们,个个喜悦非常,有的甚至喜极而泣,还有的掉头就跑,似背后有什么恐怖的地狱修罗正在追赶着一般。

    以陆峥这个公认的幻术高手眼力来看,却并没有自其中看出什么幻术和假象。

    起初,陆峥还以为在这心魔山脉之中,尚且存在第二个隐藏的大魔王,却不想,渐渐地,自这些突然出现的生物们的对话中,陆峥了解到,原来心魔山脉之所以嫌少有生物的缘故,是因为心魔山脉的山灵强制地将这些本土出生与偶然路过的有生命有智慧的生物们,全部变成了花草树木、泥土尘沙,在陆峥到来之前,这些生物们已经记不清自己被困住了多少年。

    风水轮流转,左等右等已经绝望了一轮又一轮的可怜生物们,这会儿终于迎来了转机。这一回,换成喜欢控制他人的心魔山脉山灵本身成了人家的阶下囚。

    山灵一被锁住,气息全消,霎时,其原本加注在诸多生物身上的禁制,顷刻消失。

    被困住的生物们立刻恢复自由,迫不及待地便恢复了自己本该有的样貌。

    各种各样的飞鸟走兽与其他生物,忌惮又畏惧,畏惧又感激,颇为复杂地望了好一会儿陆峥与百尾两兄弟的方向,有知情识趣地,说着本族语言恭敬道谢,也有害怕陆峥凶残没有人性的,与先前掉头就跑的同伴一个模样,不敢久看久留,很快便就消失了。

    大概是因为心魔山脉这块伤心地,带给这些生物的伤害与记忆太深太多,又或许是因为这些生物们担忧心魔山脉的山灵再次回归,因而,不多时,这些生物便悉数跑走了。

    陆峥对心魔山脉山灵的性格恶劣,又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这家伙不仅爱好折磨外来者,也挺喜欢奴役本地居民,且控制和奴役起来,丝毫不手软,讨人厌的同时,也不讨非人类的喜欢。

    而随着这些可怜的生物们一离开,本就开始越来越,更加了。

    估计其最大的缘由,便是轻易没有哪个谁,犹如陆峥这般别出心裁!

    山灵很是感激。

    山脉山灵本身成了人家的阶下囚。

    山灵一被锁住,气息全消,霎时,其原本加注在诸多生物身上的禁制,顷刻消失。

    被困住的生物们立刻恢复自由,迫不及待地便恢复了自己本该有的样貌。

    各种各样的飞鸟走兽与其他生物,忌惮又畏惧,畏惧又感激,颇为复杂地望了好一会儿陆峥与百尾两兄弟的方向,有知情识趣地,说着本族语言恭敬道谢,也有害怕陆峥凶残没有人性的,与先前掉头就跑的同伴一个模样,不敢久看久留,很快便就消失了。

    大概是因为心魔山脉这块伤心地,带给这些生物的伤害与记忆太深太多,又或许是因为这些生物们担忧心魔山脉的山灵再次回归,因而,不多时,这些生物便悉数跑走了。

    陆峥对心魔山脉山灵的性格恶劣,又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这家伙不仅爱好折磨外来者,也挺喜欢奴役本地居民,且控制和奴役起来,丝毫不手软,讨人厌的同时,也不讨非人类的喜欢。

    而随着这些可怜的生物们一离开,本就开始越来越,更加了。

    估计其最大的缘由,便是轻易没有哪个谁,犹如陆峥这般别出心裁!

    山灵很是感激。

    大概是因为心魔山脉这块伤心地,带给这些生物的伤害与记忆太深太多,又或许是因为这些生物们担忧心魔山脉的山灵再次回归,因而,不多时,这些生物便悉数跑走了。

    陆峥对心魔山脉山灵的性格恶劣,又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这家伙不仅爱好折磨外来者,也挺喜欢奴役本地居民,且控制和奴役起来,丝毫不手软,讨人厌的同时,也不讨非人类的喜欢。

    而随着这些可怜的生物们一离开,本就开始越来越,更加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