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功体融合
    被无形的手大力挤压、蹂躏,毫无反抗之力,这群无声无息被拆解的怪物们,就像是现在的陆峥。m精彩东方|

    只是暂时的,陆峥并没有被直接拆解掉而已。

    饶是如此,这会儿,陆峥也不好受。

    恶心的热度,血腥的气味,黏稠的触感,漫过全身的血液,一一叠加,陆峥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而最要命的是,这会儿,陆峥的行为乃至呼吸都完全没有自主的能力。

    陆峥依旧处于一种不可控且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昏睡还是清醒着。

    陆峥有考虑过,自己也许正处于幻象幻觉中,但,凭借他多年施展心魔诀与御使幻心草的经验,却分不清也确定不了自己现在这恍惚的状态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突然,汹涌的血河猛地剧烈翻滚潮涌起来,转眼,陆峥便被凶猛的血河冲飞了出去,一大口血水瞬间挤进了陆峥口腔中,陆峥甚至感觉到腹内翻滚,脏器遭受腐蚀一般的崩碎感。

    陆峥还没来得及吐出来,突然就被再度翻涌的血河又一次冲飞。

    被冲飞,吞血水,五感模糊,眼睛看不见,脑海中的景象却别样清晰且生动。

    如此反复,陆峥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

    当再一次完全清醒的时候,陆峥“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同时,自己也被血河给冲了出来。

    这时,定睛再看,刺目血河逐渐退去,旋即隐入大地中,大地重归平静,而一旁散落了一地的各色怪物,活着的。

    陆峥一阵恶心,差点又吐出来。

    这些怪物,在陆峥看来,明明应该都是死得不能再死的了,这会儿却一个个能喘气能嘶吼,更是转眼活蹦乱跳。

    “嗡嗡嗡。”

    各种咆哮嘶吼声混在一起的怪异嗡嗡嗡声,再度充斥了陆峥的耳膜。

    陆峥有些反应不过来,刚一抬脚,活生生的怪物们,便争先恐后飞奔而来,各种物理攻击与五花八门的法术攻击,猛地排山倒海攻向陆峥。

    很快,陆峥便擦着地面倒飞了出去。

    “噗”的一下喷出大口鲜血来。

    “哐当!”

    流火剑坠地声,及时让陆峥清醒了过来。

    这时,更多怪物已经攻到了面前。

    陆峥眉眼中显出了狰狞之色,一抬脚踢飞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头怪物,然后迅速不管不顾一挥拳,直接轰向了数头怪物。

    此时,陆峥完全没有考虑,若是自己的攻击失效,若是雷与光的双功体未能恢复,那他就是自寻死路了。

    “滋!”

    死亡危机关头,紫雷呼啸,电流“滋”的一声急蹿而出,配合陆峥的拳头,砸出一条通道。

    陆峥抓起地上的流火剑,抓准时间就跑。

    与此同时,数道白光自陆峥身上绽放而出,陆峥极速落跑,再不做呆站原处的傻事。

    打不过不跑,简直是自己找死。

    在白光加速的辅助下,陆峥以蛇形弯弯绕绕地迅速跑出。

    等大部分怪物追出来的时候,陆峥已经转了数个弯道,一下子蹿进了连绵山峰中的其中一座茂密树林。

    或许是因为树林遮蔽性太强的缘故,短时间内,怪物们竟然没有追上来。

    陆峥抓着流火剑,继续呈蛇形路线飞奔,虽然怪物们暂时没有追上来,但谁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有更多防不胜防的怪物自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来。

    尽管如此,无处不在的怪物与随时变化的环境,依旧再次坑了陆峥一把。

    “砰!”

    陆峥刚一跳跃,就被突然变化的一个小土包绊倒在地。

    下一刻,无数草叶飞腾,呼啦啦射向陆峥,而这一次,这些飞行的叶子飞镖们,竟然各自融合了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五种属性的攻击不间断轮换,转眼,就把陆峥淹没了。

    待陆峥好不容易杀出重围,新的意想不到的怪物和攻击又一次出现了。

    “咔嚓!”

    一道成人大腿粗的黑雷,蓦然从天霹落。

    陆峥滚地一躲,地面出现一个深坑,未曾完全躲开的陆峥,破碎的衣袍立刻被霹黑了全部,背部冒烟,空气中传来混着浓重血腥味的皮肉焦香。

    “嗡嗡嗡。”

    此时,未曾消停多久的诡异混合声响,终于又一次出现了。

    周遭茂密的树木,一阵此起彼伏的摇动。

    风一止,所有树木齐刷刷偏过树冠。

    树冠指向陆峥,没待陆峥头皮发麻,一株株树木之上便出现了一双双冒着瘆人绿光的铜铃大眼。

    骤然变化的树木,迅速阴冷下的氛围,无一不在显示着,心魔山脉的怪物种类再次增加了,其进攻力也是越来越凶悍了。

    陆峥再次拔腿就跑,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这一回,心魔山脉却是有点动了真格。

    多少年没有活人“路过”此地了,这心魔山脉自是忍不住分外兴奋。

    陆峥还没跑出去五十米,便见前方白雾翻腾,带着冰霜的冷空气瞬间要将人冻结了一般。

    白雾之后,隐约可见飘忽身影,一个接一个,飘荡半空。

    阴森寒气蔓延大地,陆峥脚底一寒,打了一个哆嗦,再一看,面前白雾已经散开大半,而在白雾背后,一只只飘忽白影终于露出了全貌,而这些白影不是别的什么东西,竟然是鬼魂!

    鬼魂这东西,对陆峥来说,真是既亲切又怀念,但能不见到,自然是最好的。

    可偏偏,心魔山脉便让陆峥触不及防间,一下子就见到了数百上千的鬼魂。

    这时,身前身后的树木已经发生了变化,其具现化出的实体怪物,居然是喷着火球吐着雷电的奇形异兽!

    “轰隆!”

    数百道黑雷,自天空翻滚着,轰隆隆雨后春笋一般层出不穷,转眼劈了下来。

    陆峥已经来不及纠结于这心魔山脉的独特品味,挥剑一挡,雷与光的双功体瞬间齐发。

    “砰砰砰!”

    顿时,心魔山脉中,巨大撞击声不绝于耳,滚滚尘烟与各种冲击炸上了天。

    而这会儿,陆峥终于明白了师父云中怪为何要将他扔到这心魔山脉了。

    果然是如磨砺刀剑一般,简单粗暴,但十分有用。所谓的,多锤打,最终,总能磨砺出一个好的功体来。

    如果能活下来,的确是这样。

    但前提是,能活下来。

    从某一方面来说,融合了陆峥一丝元神的紫雷与白光自然不会伤到陆峥本人,因为这,也因为周遭怪物太强太多,陆峥不得不放开胆子,拼命地释放,最大限度地运用自己刚刚炼出的双功体。

    从最初的运用不熟练,到后来的得心应手,再到雷与光力竭,功体暂时失效,然后恢复继续。

    在被追杀与落跑中,在绞尽脑汁与心跳如雷中,陆峥进步神速,又混迹了数天,居然也没有挂掉,只是,重伤了数次。

    陆峥几乎已经掌握了自身雷与光的双功体的可运用限度与可恢复的时间长短,依萍紫雷与白光的攻击与防御手段,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高。

    可就在这时,变故再次发生了。

    陆峥雷与光的双功体居然开始了变异,或者准确说,陆峥的双功体发生了进化。

    紫雷与白光进一步融合,最终竟然有融合成一个新东西的趋势。

    随着紫雷与白光的融合越见凝练,陆峥使出紫雷与白光时,攻击力与防御力也在显著升级。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紫雷与白光融合得更多,陆峥突然就使不出来任何的紫雷与白光了。

    单纯靠着身体的力量与敏捷,以及一柄暂时失去灵性与剑灵的流火剑,陆峥左奔右跑,身上添了数十道伤口不止,好几次致命危机,差点叫他或被斩首或被扯碎或被捶打成渣,也有好几次,陆峥差点就渣都不剩了。

    怪物们自然不会放过戏耍陆峥的机会,能立刻杀掉陆峥的,却偏偏故意放他一条生路。

    这些本体含着心魔山脉山灵气息的怪物们,之所以乐意暂时放过陆峥,自然不是因为好心,毕竟,难得见到一个活人,不耍白不耍,杀掉对方之前一定要戏耍个够。

    阴差阳错地,因为这缘故,陆峥倒是还算好运的,挂着最后一口气,成功活了下来。

    心魔山脉是没有白天黑夜的,只除了地表不时变成饺子皮一样的大型物体突然将心魔山脉中的所有东西和人还有怪物一并包成饺子。

    随着时间越走越多,陆峥疲于逃命,再没有那闲工夫去暗自盘算自己到底又在心魔山脉中混了多少天。

    每天每夜不眠不休,一直各种逃命,抱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便挂掉了的想法,陆峥的心神日夜高度紧张,原本被封冻一样的丹珠,居然因为这连番刺激,有了一丝松动解封的迹象。

    陆峥一喜,刚要小小松一口气,便被一头以戏耍为目的的毛茸茸怪物一爪子死死按到了地面上。

    陆峥。

    危急时刻,陆峥脑海中,章尾山小世界的模样,一闪而过。

    召唤异兽

    十尾:“我哥哥。”

    大概是陆峥与比较有缘,因而现在雷。

    可这样的缘分,真是叫人感受复杂,很难定义。

    陆峥

    阴差阳错地,因为这缘故,陆峥倒是还算好运的,挂着最后一口气,成功活了下来。

    心魔山脉是没有白天黑夜的,只除了地表不时变成饺子皮一样的大型物体突然将心魔山脉中的所有东西和人还有怪物一并包成饺子。

    随着时间越走越多,陆峥疲于逃命,再没有那闲工夫去暗自盘算自己到底又在心魔山脉中混了多少天。

    每天每夜不眠不休,一直各种逃命,抱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便挂掉了的想法,陆峥的心神日夜高度紧张,原本被封冻一样的丹珠,居然因为这连番刺激,有了一丝松动解封的迹象。

    陆峥一喜,刚要小小松一口气,便被一头以戏耍为目的的毛茸茸怪物一爪子死死按到了地面上。

    陆峥。

    危急时刻,陆峥脑海中,章尾山小世界的模样,一闪而过。

    召唤异兽

    十尾:“我哥哥。”

    大概是陆峥与比较有缘,因而现在雷。

    可这样的缘分,真是叫人感受复杂,很难定义。

    陆峥阴差阳错地,因为这缘故,陆峥倒是还算好运的,挂着最后一口气,成功活了下来。

    心魔山脉是没有白天黑夜的,只除了地表不时变成饺子皮一样的大型物体突然将心魔山脉中的所有东西和人还有怪物一并包成饺子。

    随着时间越走越多,陆峥疲于逃命,再没有那闲工夫去暗自盘算自己到底又在心魔山脉中混了多少天。

    每天每夜不眠不休,一直各种逃命,抱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便挂掉了的想法,陆峥的心神日夜高度紧张,原本被封冻一样的丹珠,居然因为这连番刺激,有了一丝松动解封的迹象。

    陆峥一喜,刚要小小松一口气,便被一头以戏耍为目的的毛茸茸怪物一爪子死死按到了地面上。

    陆峥。

    危急时刻,陆峥脑海中,章尾山小世界的模样,一闪而过。

    召唤异兽

    十尾:“我哥哥。”

    大概是陆峥与比较有缘,因而现在雷。

    可这样的缘分,真是叫人感受复杂,很难定义。

    陆峥阴差阳错地,因为这缘故,陆峥倒是还算好运的,挂着最后一口气,成功活了下来。

    心魔山脉是没有白天黑夜的,只除了地表不时变成饺子皮一样的大型物体突然将心魔山脉中的所有东西和人还有怪物一并包成饺子。

    随着时间越走越多,陆峥疲于逃命,再没有那闲工夫去暗自盘算自己到底又在心魔山脉中混了多少天。

    每天每夜不眠不休,一直各种逃命,抱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便挂掉了的想法,陆峥的心神日夜高度紧张,原本被封冻一样的丹珠,居然因为这连番刺激,有了一丝松动解封的迹象。

    陆峥一喜,刚要小小松一口气,便被一头以戏耍为目的的毛茸茸怪物一爪子死死按到了地面上。

    陆峥。

    危急时刻,陆峥脑海中,章尾山小世界的模样,一闪而过。

    召唤异兽

    十尾:“我哥哥。”

    大概是陆峥与比较有缘,因而现在雷。

    可这样的缘分,真是叫人感受复杂,很难定义。

    陆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