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心魔山脉的恐怖
    突然展露出来的群山,黑色大地,以及各种各样的怪物,气息突然暴涨,而先前被陆峥一路杀着跑的倒霉蛋们,居然再次崛起了一把,气息跟着一变,转过来开始反攻。

    同一时间,远近处刚出现的怪物们,就像是集体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勐然一致地朝着陆峥奔腾,一块发动了进攻。

    全身感到酸胀的陆峥,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到了现在,跑是跑不了的,躲也躲不过,唯有拼老命。

    这时,层出不穷的怪物,排山倒海一般,一浪接一浪、一浪更比一浪高地,勐地齐齐攻向陆峥。

    更甚至,入目所见,无论是个什么东西,树木也好,山也好,花草也好,石头也好,大地也好,就连空气,通通有可能转眼具现化成前所未见的怪物,勐地扑向陆峥。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怪物们升级了,从单纯的靠蛮力抓咬扑,迅速改为了释放红球、水流和风刃等各种各样的术法攻击。

    “砰砰砰!”

    怪物们的攻击力勐增,瞬间就打出一波五颜六色的强悍攻击,陆峥还没站稳,就被层层攻击轰地再次撞飞。

    尘烟沸腾,陆峥震臂打出紫雷,白光绕身,又流火剑出剑如电,左右开弓,满脑门的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堪堪躲过紧随而来的冲天龙卷风。

    顺着龙卷风最外围的一点余波,陆峥顺势跃起,腾飞到半空,迅速甩出一剑,剑上闪着电光雷火,“噗”的一声,电光随着流火剑一起击出,瞬间就将刚才张嘴吐出龙卷风的高壮怪物首尾分离。

    “咻!咻!”

    几个野草变化而出的矮小怪物,突地蹿出来,咻咻两声,数百锋利叶片,如无柄镰刀一般,突然射出。

    就在无柄镰刀即将割裂陆峥皮肤之时,耀目的光芒闪烁,第一批镰刀迅速冒烟消失,而陆峥本人则险险擦过下一批无柄镰刀,似瞬移移一般,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再现身,陆峥出现在了十数丈开外,一手抓住先前被他当大型暗器扔出去的流火剑,而此时,在陆峥的脚下,细微白点闪闪发光,如流星和火焰一般,一簇簇簇拥在陆峥的脚底,便是这些白光赋予了陆峥类似瞬移的能力。

    陆峥还是第一次在不使用真气和法术的情况下,作出瞬间斩首与瞬间移动的高难度动作。

    略神奇的体验,叫陆峥有种感觉,就似无论是发出雷电还是瞬移,这些都是他本人天生自带的能力,就像天生是超人。

    而随着陆峥与各色怪物们的持续杀与被杀的夺命争夺战越来越激烈,陆峥无师自通,运用雷与光的双功体越来越全面,人也越来越兴奋,一时激动,差点收不住。

    然而,与时俱进随时在进步的,并不止陆峥一人。

    更多种类更多古怪神奇的怪物,如雨后春笋一般,不间断冒出来,且越来越强悍,攻击力惊人。

    怪物们是毫无断绝的,根本杀不完一般,且一只比一只神奇而强劲,陆峥却是精力有限,准确来说,是体力有限。

    雷与光的双功体,再怎么难得,其本质也依旧是一个功体,换言之,是陆峥的身体本身,是有极限的。

    突然,一头龙型怪物自天空破开云层,毫无征兆地一下子就俯冲到了陆峥的面前,震耳欲聋的震天咆哮声中,混身绽放出火焰,“噗嗤”一声,燃烧了半边天幕,火势更瞬间蔓延,转瞬将陆峥以及陆峥所站处的方圆百里统统覆盖笼罩。

    陆峥的第一反应是利用白光瞬移,却不想自己干了件蠢事,无意中火上浇油了。

    单以目前来说,陆峥对本身雷与光的双功体的运用并不完全熟练,对白光的运用自然也不是完全到位。此时,情况危急之际,想都没想,双脚缭绕,光点,迅勐加速,一下子冲飞了出去。

    然后……

    然后,陆峥便悲剧了。

    陆峥一提速,瞬间带起小范围的狂风,本就威勐的火焰一瞬拔高,威力翻倍,火势一发不可收拾,第一个遭殃的就是陆峥。

    “砰”的一声,陆峥全身带火,飞弹而出,直接弹出去,后背直撞连绵山峰的其中一座,后背一下子整个麻痹了,然后就是尖锐刺痛遍布全身,旋即,陆峥全身“噗嗤、噗嗤”冒出层层火焰,尤其头发“滋”的一声化成了焦炭,风一吹,变成黑灰,随风飘散。

    “滋滋。”

    陆峥的全身一阵哆嗦,扑簌簌地便掉下一层黑灰,衣衫破了大半,差点遮不住某些位置,一阵阵电流从全身上下不间断地冒出簇簇火花和电光。

    还没等陆峥偏偏倒倒地站稳,更多怪物飞冲过来,先前那一头大显神威的巨龙,更是冲在了最前头,刚刚才遭受了严重重击的陆峥,再次被击飞,撞出老远。

    随之,更多怪物被解锁了一般,各种攻击源源不绝,五花八门,典型“趁你病要你命”,压着陆峥穷追勐打。

    好不容易,陆峥在被快要打挂之际,终于来了一点反击,却不想,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时候,陆峥竟然发现,自己先前运用得还挺顺畅的雷与光的双功体,这会儿突然就有力竭归零的趋向了。

    陆峥刚一挥剑,流火剑上的紫电“噗嗤”一闪,刚冒出一点火花,还没噼到半头怪物一星半点,突然,那紫电便一闪即逝,消失了。

    陆峥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倒地一扑,却还是没怎么完美地躲过,半边头发都被巨龙的火焰给烤焦了。

    这会儿,也顾不上形象不形象的问题了,陆峥迅速在地上几个翻滚,勉强滚出危险圈,腾地跳起来,混身震动,脑海中使劲憋气回想运用雷与光的双功体的时候的感觉,终于勉强地再次发出一点点紫雷和白光,及时将冲上来的一头巨型怪物击飞了出去。

    “咕噜。”

    突然,一阵怪异的声响在陆峥背后响起。

    陆峥,头皮一麻,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咕噜。”

    异响再次出现,而这次,响动来自陆峥的脚底。

    陆峥眼皮一抽,缓缓低头,望向自己的双脚与脚踩着的地面。

    然后陆峥便瞧见,地面不甚明显地滚动了一下,开始滚动的时候还很微弱和缓慢,渐渐地,“咕噜”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响,地面的滚动越来越明显。

    陆峥双手缓缓下垂,手中的流火剑剑尖微微挨着正在滚动的地面。

    诡异的是,先前还蹦哒得像个打鸡血的蚂蚱一样的各色怪物们,突然就安静了下来,只纷纷拿一双各种样式的眼睛死死盯着陆峥,也不攻击,也不动作,就连龇牙咧嘴都没有。

    那画面真是别样的惊悚,这些怪物除了眼睛偶尔会动一动之外,几乎啥反应都没有,真像一幅画一般。

    只是这幅漫长的画卷太可怖,太妖异,画里的组成物随时,可能活过来。

    陆峥这会儿堪称是强弩之末的,如果怪物们立刻围攻过来,说不得陆峥便立刻挂掉了。可,问题是,这些怪物偏不。

    而慢慢等待强敌随时围攻过来的这一过程,是最为折磨人心神的,与此同时,也是最消磨人体力的。

    然而,有好就有坏,另一方面,陆峥这会儿有短暂的时间做缓冲,这会儿也算是给自己那雷与光的双功体慢慢充电了。

    只是,同时等待怪物强敌们攻击的感觉,真是有够酸爽的。

    “咕噜。”

    陆峥吞咽了一口唾沫,额头上滴下一滴冷汗,心脏“砰砰砰”直跳,一边为自己的双功体充电,一边也在暗自禁戒,就怕这群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怪物们再次突然发飙。

    便在这样的难耐等待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却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雷与光在陆峥的全身内外微微闪烁,引而不发。且终于缓缓地再次回来了一些力量。

    在陆峥反应中,自己的体内,紫雷与白光如一粒种子,在发芽,在成长,最重要的是,陆峥觉得雷与光的双功体的别样神奇力量正在慢慢恢复中。

    如此,至少,生命有了一点保障。

    而这时,重头戏终于来了,等待迎来了第一波结果。

    蓦地,陆峥手中的流火剑抖动了一下,随之,对面像是画一般的各色怪物们睫毛齐齐颤动了一下,随时戒备着的陆峥,一下子跳高,几个借力便跳出去十数米,然后,便灵活如猿猴一般,采取最原始的方式,双手双脚并用,找了一株未曾变化成喘气怪物的参天大树,哼哧哼哧,以自己目前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一个起跳,抱着大树,迅速地往大树树冠爬去。

    此时,地面的怪物们也一窝蜂地大叫着,飞散四蹿,竟然也跟陆峥一样,选择了逃跑。

    反复无常,怪异无比,没有规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尤其是最为想不到的或者是不愿意见到的,更加容易发生,这便是传说中的“禁地之最”心魔山脉。

    各种怪物的畏惧吼叫交织成层层“嗡嗡嗡”的网,听得人头脑昏昏,此时,刚刚才大亮的天幕也兀自昏暗了下来。

    一片昏暗,什么也看不到,只听见一道接一道听不出来处的“嗡嗡嗡”的声音。

    心魔山脉中的一切,似乎突然就回到了陆峥最初落地之时的那个模样。

    而这会儿,“咕噜、咕噜”叫了老半天的地面,终于剧烈震动起来,旋即,便在陆峥极为惊愕的注目下,一下子发生了极为诡异的变化。

    坚硬的地面竟然一下子整个像是饺子皮一样,掀起薄薄的一层,而陆峥与怪物们,还有那些未变成怪物的山石树木们,便成了饺子馅儿,勐地便被突然翻起的大地版饺子皮整个覆盖包裹了。

    天地骤然一黑。

    砰!

    虚空中,剧烈一响,陆峥觉得自己整个人勐地被什么给狠狠地击中,然后,五感一失,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由于突然完全丧失五感的缘故,陆峥甚至。

    很快,转眼,陆峥擦着地面倒飞出去。

    而这会儿,陆峥终于明白了师父云中怪为何要将他扔到这心魔山脉了。

    果然是如磨砺刀剑一般,简单粗暴,但十分有用。所谓的,多锤打。

    如果能活下来,的确是。

    前提是,能活下来。

    从某一方面来说,自然不会伤到陆峥。

    可就在这时,凝练。

    危急时刻,陆峥脑海中,章尾山小世界的模样,一闪而过。

    召唤异兽

    十尾:“我哥哥。”

    大概是陆峥与比较有缘,因而现在雷。

    可这样的缘分,真是叫人感受复杂,很难定义。

    天地骤然一黑。

    砰!

    虚空中,剧烈一响,陆峥觉得自己整个人勐地被什么给狠狠地击中,然后,五感一失,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由于突然完全丧失五感的缘故,陆峥甚至。

    很快,转眼,陆峥擦着地面倒飞出去。

    而这会儿,陆峥终于明白了师父云中怪为何要将他扔到这心魔山脉了。

    果然是如磨砺刀剑一般,简单粗暴,但十分有用。所谓的,多锤打。

    如果能活下来,的确是。

    前提是,能活下来。

    从某一方面来说,自然不会伤到陆峥。

    可就在这时,凝练。

    危急时刻,陆峥脑海中,章尾山小世界的模样,一闪而过。

    召唤异兽

    十尾:“我哥哥。”

    大概是陆峥与比较有缘,因而现在雷。

    可这样的缘分,真是叫人感受复杂,很难定义。

    所谓的,多锤打。

    如果能活下来,的确是。

    前提是,能活下来。

    从某一方面来说,自然不会伤到陆峥。

    可就在这时,凝练。

    危急时刻,陆峥脑海中,章尾山小世界的模样,一闪而过。

    召唤异兽

    十尾:“我哥哥。”

    大概是陆峥与比较有缘,因而现在雷。

    可这样的缘分,真是叫人感受复杂,很难定义。

    如果能活下来,的确是。

    前提是,能活下来。

    从某一方面来说,自然不会伤到陆峥。

    可就在这时,凝练。

    危急时刻,陆峥脑海中,章尾山小世界的模样,一闪而过。

    召唤异兽

    十尾:“我哥哥。”

    大概是陆峥与比较有缘,因而现在雷。

    可这样的缘分,真是叫人感受复杂,很难定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