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谁比谁更疯狂
    陆峥善意的谎言一出,认为陆峥是在瞎扯淡的修者有不少,认为他所说是真话的更多。

    一时,修者之间的疯狂热潮,自疯狂折腾异兽变成了疯狂漫山遍野翻找所谓的天地奇果。

    许多做梦都想叱咤风云的修者但凡看到一颗不认识的果子,便往嘴里放。

    一时,食物中毒的修者有不少。

    而修者之间默契的梦话也变成了“天地奇果”和“心脉要穴”八个字。

    有不少看出陆峥说谎的修者,却是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陆峥扯这一通瞎话的目的是什么,总不可能是耍着修者们玩吧?

    而能看透陆峥谎话者,自然也可看透自己无论怎样折腾异兽都不可能做到陆峥那般的召唤神技,自然也就不存在伤害异兽流浪者的事情。

    少数修者倒是“独辟蹊径”,直觉陆峥所言所行是为了保护异兽,这让一直不怎么看得惯陆峥行事的正道名门中人,也不由再次对陆峥些微改观。

    一个乐意费心讲善意谎言的人,总比无动于衷的无情之人,要可爱许多。

    而疯狂又执着的修者,在整个真气江湖中,当然是占小部分的,更多的修者,还是将疯狂的想法停在脑海中,而没有付诸于行动。

    毕竟,修者之中,脑袋缺根筋的,还是没有多少的。

    又有一部分修者,是心生向往,想要投靠陆峥的。

    在弱肉强食的修者世界中,陆峥的强势崛起堪称翻云覆雨,典型的人生赢家,修者们,特别是年轻的刚入道的修者们,想不羡慕都不行。

    就算不能成为第二个陆峥,但尽可能地靠近陆峥沾一沾他的运道,还是极好的。

    而面对越来越多前来投奔者,陆峥一视同仁,吩咐魏一等人把好关做好入门测试的同时,也亲自出面告诫所有人。

    “逆苍派庙小,门槛不高,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愿意收的,除了资质与修为,陆某最看重的还是人品。当然,人品这东西,知人知面不知心,但日久见人心,我还是乐意相信诸位前来投奔都是出自真心。至于其目的是想要变强,还是寻找诀窍或者是寻求遮风挡雨的庇护,抑或是单纯跟风,这些都不重要。我想要告诉诸位的是,但凡进了我逆苍派的大门,便是同一根源的一家人,不求你们相亲相爱,但不能背叛内讧,更忌同门相杀。若是做不到,那趁早走人吧。”

    陆峥这话一出,密密麻麻的拥挤人群,一瞬安静了起来。

    沉默蔓延了许久,不少人红了眼眶,心有触动。

    修者修炼,是一条注定孤独的道路,历来奉行的便是物竞天择,同门相爱想杀是常态,为了资源,为了排位,为了出人头地,为了攀上更高峰,适当的流血和背叛,以及适时的合作,都是必须的。

    但人性本善,如果可以的话,有谁愿意与同门相残?像是玄天门那般烂到根子里的奇葩门派是少数,但像是陆峥与他的亲如一家人的逆苍派这样的门派便就又少了。

    峥嵘峰峰顶上,邝天尺与顾心桐红着眼眶对视,望向陆峥的眼神里都有难以扼住的激动和感激。

    往日段秋峰所心心念念的,可不就是如此,广收门徒,扩大门派,门人之间亲如一家。

    陆峥虽嘴上没说,原来在其心中却是一直没有忘记的。

    虽然这样的“亲如一家”的想法,在如今血雨腥风的真气江湖中,显得十分的傻气。但,却也挡不住不少思维还没定性的年轻人,钦佩与向往。

    人群中,有小姑娘红着脸大声问道:“陆掌门,我为我曾经与人说您的坏话而向您道歉,而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曾经在您冲击尊阶二星时,前来峥嵘峰想要吞吃您的血肉。如此,您还乐意收我为逆苍派门人吗?”

    陆峥遥遥看了那快要哭出来的小姑娘一眼,挑眉道:“你想要入我逆苍派?如果是的话,到旁边山门处排队,通过一系列测试,便就可以了。”

    “谢谢!谢谢!”

    小姑娘激动得泪流满面,心中充满了崇敬与爱慕,飞跑向一边排队去了。

    没有女子不爱风云人物,更何况,这个风云人物,还是个出人意料的如此温柔的人。

    丝毫不知自己被人认定为温柔的人,陆峥自觉自己忽悠得差不多了,一转身,便跃上峥嵘峰找自己的未来老丈人去了。

    论疯狂,他那位未来老丈人方才是真疯狂,自他抱着三生轮回镜开始,一刻不离抱镜不撒手,每天都在研究怎么钻进镜子中的世界。

    关于去往阴都鬼域的路线图,陆峥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交给未来老丈人。

    因为最近独孤舒河多了一个新毛病,任何靠近他的人和物,不管发没发出声音,都将被他抬手灭成飞灰。

    独孤舒河是不愿意任何人和物,打扰到了他与爱妻的单独相处。

    至于劳什子的阴都鬼域路线图,什么三月之约,独孤舒河果断地忘光了。

    但诡异的是,忘记了路线图的独孤舒河,顺便也将自己应该待在万魔山而不是峥嵘峰也给忘记了。

    本来嘛,除了未来老丈人迟迟不肯挪窝,陆峥是乐见如此的,他本是不愿意未来老丈人跑去鬼域的,就怕对方会和鬼域域主打起来。

    却不想,独孤舒河越来越疯,今天早上,因为有一朵云恰恰飘到了他所在的洞府上空,这家伙便直接冲破洞府,跳到天空之上,把那无辜的流云给扯碎轰成了渣。

    再然后,独孤舒河是看什么都觉得不顺眼,他甚至认为天地间自由流动的空气都碍着了他。

    独孤舒河的理由是:“这空气碍着了我的爱妻,我与我爱妻便该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其他的任何东西都该被灭杀。”

    若不是云中怪出手及时将越来越疯的独孤舒河给打晕,陆峥真担心他会一个兴起将整座峥嵘峰都给轰烂了。

    如此,还是早点将路线图交出来,让未来老丈人去祸害好厉害的鬼域域主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