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反咬一口
    蓝不悔自然不是欧阳川的对手,可她手段妖诡,有变异墨蟒傍身,又是灵修,术法妖异多样,往往叫人防不胜防,那欧阳川纵使高出她一个阶别,却依旧奈何不了蓝不悔。

    蓝不悔要灭杀欧阳川,自然也是不大可能的。

    两相僵持,蓝不悔与欧阳川两人打得难舍难分。

    “铛铛!”

    象征危机的紧急钟声,终于还是敲响。

    密密麻麻的身形,自玄天门最深处,飞速涌出。

    原定速战速决,现在缺脱不了身了。

    好在陆峥早有所料,倒不慌张。

    抬眼一见蓝不悔暂时没有危险,他便一夫当关,与飞速赶来的数十强者对战起来。

    自玄天门深处赶来的数十人,最弱的修为为王阶与皇阶,高的则有尊阶,特意掩藏了修为的陆峥,自然对付不了。

    “唔。”

    不多时,陆峥便被打得闷吞了一口血。

    若是不动用一众底牌,恐不能善了。

    陆峥眯眼,一面闪躲,一面暗自思量。

    但底牌一动用,暴露便是早晚的事了。

    陆峥抬头一扫,天空中,蓝不悔与欧阳川两个,招招狠辣,强对强,妖诡对强悍,险象环生。

    陆峥心受震动,脑中有了一丝新的想法。

    蓝姑娘一个女子尚敢随意暴露她自己,我一个堂堂男子汉又如何不能呢?左右不过一暴露,便多一个抢夺他人宝物的恶名罢了,他陆峥身上的恶名难道还算少么?更何况,抢夺他人宝物,这本来也是事实嘛。

    陆峥把心一横,暗道:“索性便暴露了也无妨,总归要先保住自己与蓝姑娘两人的性命先。”

    就在这时,陆峥空间内的三生轮回镜竟然一阵震动,有脱出空间飞出来之趋势。

    陆峥一震,便见到,远处两个老者齐齐挥动手指,默念口诀,正在召唤他空间之中的三生轮回镜。

    到了这个时候,陆峥自然再不掩藏,大喝一声,尊阶二星的威势全开。

    年轻,性别男,尊阶二星,种种叠加,便足够欧阳川脑补出一大段了,更何况,他早有构陷陆峥的行为,又有一颗灭除陆峥的心。

    果不其然,就在陆峥威势全开,刚将那暗中搞小动作的两个老者一震开,那欧阳川便恍然大悟地大吼了出来。

    “尊阶二星!勾结魔修!你是陆峥,你一定就是陆峥!”

    就算不是陆峥,欧阳川也能装作这抢他镜子之人就是陆峥。

    欧阳川心中甚至大喜,暗道:“管他是谁,反正我说他是陆峥,他就是陆峥。哈哈,这下好了,本门主有光明正大灭杀陆峥的理由了!”

    对方早晚会找出各种理由,方便行事,如此,倒不如他大方一点,自己给对方找好一个比较站得住脚的理由先。

    伪圣父陆峥一阵好笑,如是想。

    这时,陆峥周身风起,风止时,黑袍加身的陆峥,已恢复自己的本来容貌,而流火剑握在手中。

    “你可真是白痴啊。”蓝不悔幽幽评价了一句,同时身一飘,退回了陆峥身旁,与他背对背。

    欧阳川一愣,转瞬狂喜大叫:“逆苍陆峥,果然是你!是你这个人族反贼,这回居然改行当贼了,竟然惦记上了我玄天门的至宝三生轮回镜!你果然该死啊!”

    对方叫骂得难听,陆峥却是懒得搭理。

    蓝不悔眼中闪过不悦,看向欧阳川的眼神像是在看死神,转瞬勾起唇角,与陆峥传音道:“陆掌门,你身上可有什么宝物么?”

    “宝物?”

    陆峥不解蓝不悔突然说这话的意思,但所谓宝物,尚未破壳的蛋么,或是灰扑扑的龙珠么?除此之外,

    他的身上还真没有什么宝物。

    于是,陆峥传音问蓝不悔道:“蛋或珠子,你选一样吧。”

    蓝不悔:“……”

    狗屁的蛋和珠子,她为什么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了。

    视线下移,蓝不悔的目光定在陆峥手中的流火剑之上。

    蓝不悔幽幽道:“陆掌门,你每日里被人诬赖构陷,感受如何?你喜欢这样的感觉吗?”

    陆峥虽不解蓝不悔的问话,还是小声传音道:“感受一般,但当然谈不上喜欢,就像是一群没玩没了的苍蝇每天围着你打转,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呵呵,既如此,陆掌门何不也做一回‘信口雌黄’的苍蝇小人呢。”

    “啊?”

    “你听我说,你将你剑中那一只剑灵不着痕迹甩到欧阳川的身上。”

    “嗡嗡嗡。”

    流火剑发出抗议的铿鸣,看书()似在反对。

    但陆峥已经意动了,他隐约猜到蓝不悔的计划了。

    陆峥立刻就在流火剑的剑鞘上轻敲了一记,没办法,受气包只好听命。

    当欧阳川莫名觉得自己身上一重的时候,蓝不悔突然提高声音,郑重其事道:“欧阳门主,我与陆掌门于扶摇山偶遇,后听说了他的凄惨遭遇,方才好心一起,与他一同潜入玄天门,为了便是找回陆掌门失去的宝物。”

    “你说什么?”

    欧阳川不明所以,根本不知道蓝不悔在说些什么。

    蓝不悔偏头看了陆峥一眼,后者会意,立刻露出难受且憋屈的表情,愤愤道:“欧阳门主,我敬你是一条正道英雄好汉,却不想,你竟然一见着我的剑灵便移不开目光了,竟然趁我不备,将之夺去。”

    欧阳川目瞪口呆,广场之中的门人弟子们议论纷纷。

    陆峥又道:“我与我那剑灵受气包,朝夕相处,情同父子,一刻也不能分离。如今,我便是特意前来找回我的剑灵儿子的,还请欧阳门主你看我与我儿子父子情深可怜见的份上,将我儿子还回来吧,我便不计较你先前强抢的事了。”

    “放屁!你在胡说什么……”

    欧阳川大喝,怒不可遏。

    这个时候,剑灵受气包适时地自欧阳川身后冒了出来。

    受气包倒是个演技派,甫一出现,便涕泪齐下的大呼了一声:“爹爹!”

    然后,受气包身形一阵扭曲,似身体不受控制一般,“噗”的一声便钻到了欧阳川的手心中。

    这下子,欧阳川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