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抢镜子两人组
    独孤舒河必定疯狂而死。????壹?看??书W?WW看·1?K?A?N?S?H?U?·CC?

    这倒不是陆峥想要诅咒自己的未来老丈人,只是事实如此罢了。

    与蓝不悔同样,应该说是与除了独孤舒河以外的所有人同样,陆峥并不认为独孤悠尚且活在人间,一个就连搜魂都搜不到的魂飞魄散的可怜人,就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又怎么可能会存活在这个世间?而独孤舒河之所以会闻到所谓的熟悉的味道,不过是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出现的幻觉。

    就连独孤舒河自己也不怎么相信,鬼域域主便是他的爱妻独孤悠。否则,他早就迫不及待地将陆峥捏死做威胁了,哪里还会有那耐心再多等三个月?

    这位万魔之主,也是十分害怕幻想破灭回归现实的。

    在这世上,温柔似水的人多了去了,厌恶粉色的女子也不是没有。于是,单凭这两点便判定那位神秘而强大的鬼域域主便是如何也不能修炼的普通凡人独孤悠,简直是不可理喻的。

    陆峥可以想见,就算他在三生轮回镜中找回了去往阴都鬼域的路线图,独孤舒河依着路线图真的到达了阴都鬼域,见到了那一位鬼域域主,也势必无功而返。

    最有可能的经过,便是独孤舒河暴怒而起,与鬼域域主一番死战,结局便是,独孤舒河要么被打死要么被可悲的现实刺激得爆体而亡。一看书?

    如此,蓝不悔的建议简直就像是无尽的黑暗中的一缕曙光。

    若是有三生轮回镜中独孤悠的陪伴,独孤舒河就算再疯魔,人也是不会死掉的。

    只要人不死,便是极好的。

    “呵呵。”

    月光透过窗户的间隙照射进来一点微光,伴着蓝不悔两声幽幽的轻笑,就像是一记闷锤捶在陆峥的胸口。

    陷入自己沉思中的陆峥,立刻清醒过来,与此同时,蓝不悔一指将他推开,重又坐回了床榻上。

    蓝不悔有一个习惯,见人上钩了,便立即毫不客气地一把推开,弃如敝屣,看也懒得看一眼。

    陆峥想,这大概便是蓝不悔素来玩乐的态度,果真是将她中意的人都当做取乐的玩偶一样对待的。

    可不知为何,他却并不觉得讨厌。

    “怎么样,陆掌门,你觉得那三生轮回镜,你是借一回呢,还是抢一回呢?”蓝不悔幽幽望着陆峥,弯唇问道。

    “自然是抢一回了,彼时,还要多仰赖蓝姑娘从旁策应了。”陆峥朝蓝不悔一拱手,回以一笑。

    “当然,我会帮忙。”蓝不悔点头,好心情地答应道。

    她是真的唯恐天下不乱,而陆峥出门或不出门,都是引起新旧骚乱的一把好手,更常常引起天下震动,还牵扯人修之间的道魔争斗,又与妖族、异兽都有勾连,如此一个特殊的人物,走哪儿都是乐趣,早晚会将这天都给捅一个窟窿。?  ?要看??书?

    如此有乐趣的人,她怎么可能不帮呢?

    也是因为这,蓝不悔才会答应陆峥的邀请,做了逆苍派的第三位神秘客卿。

    人人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她却更新风一点,站得近更好看戏也更好入戏。

    陆峥大概将蓝不悔那点扭曲的性子猜了个七八分,见她却并没有伤害自己身边人的打算,便也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几番交往,大家倒是相处和睦,两次合作,也是一次比一次还要精彩,如此,他都觉得自己快要近墨者黑了,竟然也开始喜欢上这样不平庸的经历来。

    且说现在,“抢镜子两人组”正式成立,至于蓝不悔原来打算的要灭掉欧阳川与玄天门的正义游侠举动。抱歉,陆峥几乎已经全忘了。

    两人便在杂役院安静待了八天,好在这八天里,新来的杂役弟子都是窝在杂役院中学习玄天门的规矩礼仪,以及修习玄天门一些基础的心法和武技锻炼身体,倒不存在立刻上岗干杂事的情况。

    否则,陆峥震担心,蓝不悔一个忍不住提前暴露了他俩。

    八天一晃而过,这天,杂役院的胖管事吆喝他的老鸭嗓,吩咐十几个新入门的杂役弟子今日早些歇息,明日一早便往前山大广场处聚拢。

    陆峥与蓝不悔对视一眼,眼中都有点笑意,知晓是重头戏终于来到了。

    当天深夜,一道黑影无声无息蹿出杂役院,半个时辰后,这黑影扛着一个长条形的物件无声归来。

    房间中,蓝不悔等候多时,一抬眼,便见陆峥左肩扛着小小一株绿草,右肩扛着一个昏迷的少年,翻窗而入。

    打下一道结界,关了窗,陆峥将那昏迷的少年安置在自己那张低矮的硬板床下边,刚好塞进去,又让幻心草摆下一个幻术阵法,以防这少年被人发现。

    而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玄天门门主欧阳川的“好运”徒弟。

    蓝不悔道:“何必如此麻烦,将人杀了,毁尸灭迹,岂不是更方便?”

    陆峥摇头,这一次没有听蓝不悔的诱惑,只道:“这少年尚且稚嫩,刚入修炼一道,正是精彩人生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又何必随意扼杀这一株小小幼苗呢?”

    “呵。”蓝不悔冷笑,道:“陆掌门直接说你不愿意滥杀,便行了。”

    语气不佳,蓝不悔却也没有执意将那无辜少年给一刀宰掉。

    难得放下屠刀一回的蓝不悔,却不知道,自己一不小心遭了陆峥的道。陆峥方才是故意说那些废话的,在言语中暗布想象,想要不着痕迹地告诉蓝不悔,这少年天资不错又胜在年幼,往后指不定混出怎样精彩的人生,如此一个值得期待的小小幼苗,待长成之日,蓝不悔再去杀一杀或者玩一玩,岂不是她最爱的消遣之一?

    至于,这少年长成之日,蓝不悔还能不能记着对方,那根本不用问了。

    只要有他陆峥在,蓝不悔短时间内根本很难再对另外一个新玩偶感兴趣。但潜意识里,已经热爱养成玩偶成习惯的蓝不悔,还是会心中一喜,进而放过这少年。

    所以,蓝不悔这会儿纵使脸色不怎样,但其实内心里是高兴的。

    也难得陆峥能将蓝不悔的扭曲个性,了解得七七八八。

    陆峥见自己的目的达到,忙遮掩住眼神里的笑意,改与蓝不悔商量起明日行动的具体计划来。

    很快,两人便定下了一个详细的计划,转而各回各房,闭目养神去了。

    翌日一早,天未亮,杂役院的胖管事边迫不及待地吆喝了起来。

    陆峥等新人杂役即刻起身,一块往前山大广场赶去。

    蓝不悔在女杂役群里状似随意地望了一眼脸上挂笑,眼神澄澈的陆峥,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比起这样的纯良版陆峥,她还是更中意那个暗地里敢算计她的狡诈版陆峥。

    想到这里,蓝不悔真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一道凉凉的视线便在陆峥的身上上上下下来来回回扫了好几遍,见那纯良版的陆峥竟然冷汗连连,浑身开始哆嗦。

    蓝不悔眉眼一扬,再次冷哼了一声。

    前面领头的胖管事隔得太远,什么也没有注意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