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三生轮回镜
    听了蓝不悔的话,陆峥并不意外,那鲁非要是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那才奇了怪了。?一看书??·1?K?A要

    于是,陆峥富含深意地对蓝不悔道了声:“辛苦表妹了,白走这一遭。”

    蓝不悔露出状似无害的一个清浅笑容,弯唇道:“也不算是白走,我无意间听了些见闻。”

    话说到这里,陆峥便晓得蓝不悔一定是探查到了什么要紧的事,见蓝不悔突然不说话了,陆峥微一放神识,便发现隔壁房间里的杂役弟兄刚好起夜,提着裤子要出门尿尿。

    一时情急,陆峥也没有想那么多,向蓝不悔伸出一条胳膊来,低声道:“有人要出来了,你先进来。”

    蓝不悔自然也已经察觉到有人要出门了,她原本打算杀了灭口的,但看着伸到眼前的胳膊,她犹豫了。

    旋即,蓝不悔微凉的手指轻轻按在了陆峥的胳膊上,并不用修为,一个借力,便翻进了窗户。

    陆峥赶忙将窗户关好,一回身,便就尴尬了。

    他突然想起,就算蓝不悔现在伪装的修为只有修士二星,但不借外力,悄无声息地自个儿翻个窗户还是可以的,而他居然脑子一热伸出一条胳膊来。

    这真是脑子被门夹了。

    好在蓝不悔并没有取笑的意思,她装作没有发现陆峥的尴尬一般,一转身,径直坐到了床榻上,双手撑着硬板床,双脚离地,微微一笑,摇晃了一下两条笔直修长的腿。?  一看书??  ·

    一时之间,陆峥见着,倒觉得蓝不悔有点像是凡人家里的懵懂小姐了,清纯美好。

    “这么多面,到底哪一面才是最真实的蓝姑娘?”陆峥也顾不上尴尬了,心中暗自嘀咕。

    便听蓝不悔轻声道:“表哥你要不要挨着我一块儿坐下,这样,我俩讲话,也方便一些。”

    陆峥这一回终于聪明了,抬手打出一道隔音结界,又吩咐幻心草化出本体,在窗户旁警戒。

    蓝不悔掩唇一笑,一转眼,腿也晃了,人又从懵懂小姐变成了冷面御姐。

    蓝不悔道:“我方才顺便搜了搜魂,发现一个好东西。”

    陆峥恰到好处地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认真架势,至于蓝不悔也搜的谁人的魂,当然是姓鲁名非的那个家伙了。

    蓝不悔停顿一下,抬眼望向陆峥,幽幽道:“这玄天门有一样好东西,名唤‘三生轮回镜’,修者可自镜中见到自己过往曾经历过的往事,且这镜子还有一个神奇之处,便是可照射出自己脑海中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遗忘掉的东西。”

    陆峥眼睛一亮,脱口道:“那这三生轮回镜是否可照射出我脑海中消失的阴都鬼域路线图?”

    拜蓝不悔放在陆峥处的传信小墨蝶所赐,只要蓝不悔勾一勾手指,陆峥身边发生的一切事情,她都知道,譬如陆峥与独孤舒河之间的三月之约,譬如陆峥因为某张消失的路线图差点被独孤舒河给活活掐死。?一看书??·1?K?A要

    蓝不悔颔首,再次弯起了唇角,开始变脸,一瞬间,她的脸上带上了几分蛊惑,起身贴近陆峥的耳畔,低声道:“自然是能的,所以,这镜子,我们一定要拿到手中。”

    “不知这镜子现在何处?”陆峥说话正常,气息也不乱,短短时日,他已经习惯了蓝不悔的某些行为,譬如说她每一次要做神棍诱惑人做坏事之时,便就很喜欢如现在这般,极为贴近一个人,压低声音说话。

    “这三生轮回镜作为玄天门的至宝,平日里都是被那欧阳川贴身携带的,那欧阳川虽说道貌岸然,才华稀松,但好歹是一个七星武尊,我俩要对付他,还是有些难度的。”

    “七星武尊……”

    陆峥听了,一阵沉吟,已经开始在心底盘算起来了。

    却听蓝不悔再次开口道:“不过,巧了,再过几日,收徒大会一结束,新收弟子,包括新收的杂役弟子,都会聚集在扶摇山山顶的广场之中,见证新人弟子中资质最高的那一个成为欧阳川的徒弟,并且这个好运的徒弟将会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沐浴一次来自新师父欧阳川的恩典,而这个恩典,便是欧阳川拿出三生轮回镜,给他的新徒弟照一照。”

    “这样的恩典可真够稀奇的。”陆峥忍不住一哂,眼睛却是愉悦地眯起,“不过这恩典,我喜欢。”

    到时候,趁机将那好运的徒弟给取而代之,在照三生轮回镜之时,心中想着消失的路线图,待那路线图一浮现在镜中,以他过目不忘的本领,看一遍便就足够了。不过保险起见,还是暗中备下一份空白玉简,及时刻录下来吧。

    陆峥正被突然而来的喜悦消息冲击脑海,心中一阵谋划,却不期然又被蓝不悔攀上了肩膀,耳畔也被吹了一口凉气。

    而这时,来自魔女的诱惑,方才是真正的开始。

    蓝不悔幽幽道:“我想以陆掌门的纯良,应该只是想借那镜子照一下便就完了吧?难道这样,陆掌门你就满足了吗?想一想那可怜的独孤魔主吧,走火入魔上千年,每天活在神识混乱中,如今又濒临彻底爆发的边缘,一不注意可就爆体而亡了。你既心悦独孤蚁裳,又是真心要与她成亲的,难道你忍心见到她的父亲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么?你难道不怕独孤蚁裳伤心吗?”

    蓝不悔每问一句便在陆峥面前挥袖幻化出一个相应的情境。

    疯癫发狂的独孤舒河,暗自落泪神伤的独孤蚁裳,两道幻影在陆峥面前一一晃过。

    陆峥自然晓得这是幻象,他也不会被这幻象所迷惑,但偏生蓝不悔描绘的是事实,独孤舒河可怜见的入魔上千年而即将走向彻底的灭亡是真,独孤蚁裳面冷心暖会神伤会落泪也是真。

    如此,陆峥又岂能无动于衷。

    “如此,陆掌门你何不将那三生轮回镜彻底据为己有,进而转赠予独孤魔主?如此这般,就算独孤魔主因为阴都鬼域一行而彻底失望乃至绝望,但他能有一面镜子从中看到自己与爱妻曾经美好的过往,留个念想,这样,是不是就能好受许多?如此,是不是,独孤魔主心情一好,又有爱妻的音容笑貌在镜中每日陪伴,便就不舍得去死了?说不定,这位万魔之主的走火入魔之状便不治而愈了。”

    蓝不悔最后的推论,当然是纯粹在扯淡。

    真若如此,独孤舒河只会走火入魔更甚,最有可能的,便是认定独孤悠就活在镜子中,抱着镜子死也不撒手,执念更甚。但舍不得去死,倒是真的。

    所以,就算明知道蓝不悔的话真假参半,大多扯淡,但抱着那一丝美好的期望,陆峥还是意动了。

    毕竟是自己的未来老丈人,就算不是因为不忍独孤蚁裳伤心,陆峥本人内心里也是希望独孤舒河好好活下去的。

    而这三生轮回镜,便是唯一的希望。因为若没有这个镜子照出独孤舒河记忆中的那些过往美好,没了那个念想,独孤舒河凄惨身亡是肯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