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再做杂役
    又是数天的路程,陆峥两人终于来到了扶摇山的山脚。壹看

    因为玄天门最近半年广收弟子的缘故,扶摇山下,一片人山人海。

    数不尽的小年轻,满怀着对人生的盼望与憧憬,来到扶摇山拜师。

    山脚下,化名“陆山”与“蓝布”的一对小年轻,相互对视一眼,各自露出一笑,齐齐走向那扶摇山的守山弟子。

    “请问,这里还收徒吗?”长相清秀的男子脸上划过忐忑,询问道。

    守山弟子睁着倨傲的眼,挑剔地将陆山与蓝布两人上下一扫,当视线扫到蓝布那张清水芙蓉一样的淡雅容颜时,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连着那句“自己去找管事”的话也给一并吞咽了下去,更半响没有回过神来。

    陆山,也就是陆峥,忍不住心中冷笑。

    胆敢对着蓝不悔露出这表情的人,简直是色胆包天了。

    便见一旁的蓝不悔微微一笑,向那看得快要流下口水来的守山弟子客气介绍道:“这位大哥,我叫蓝布,这是我表哥陆山,我二人自凡人小镇而来,听闻此处正在招收弟子,又早闻玄天门威名,所以想要拜个师。不知我二人有没有这个机会?”

    那守山弟子迅速回神,与边上师兄弟对视一眼,眼神中俱是得意与骄傲,朗声道:“想入我玄天门的人,多了去了。????壹?看??书W?WW看·?·CC?但小娘子你以为,是个人便可以拜师入门么?”

    陆峥敢保证,这嘴上没把门的守山弟子一声“小娘子”出口,便绝对活不过明天。

    蓝不悔却是神色不变,只柳眉微蹙,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来,低声道:“我与表哥早年遇着一个云游的道人,机缘巧合之下跟着那道人修炼过几天,大哥您看,像是我俩这样有点修炼基础的,能通融通融吗?”

    那守山弟子把眼一瞪,放肆地在蓝不悔周身扫了一扫,又纡尊降贵地斜着眼睛将一旁表现得像一只据嘴葫芦一样的陆峥。

    旋即,这个眼高于顶的守山弟子嫌弃撇嘴道:“你们若是寻常凡人,那还有点入门的可能,但你俩已入修炼之门,尽管只是修士二三星,但是个散修的身份无疑了,加之早过了修炼的绝佳时期,便就只能做个普通杂役了。”

    说罢,那守山弟子色迷迷地望向蓝不悔那张淡雅的面庞,暗示道:“当然了,有的人并不一定一生都是做杂役,什么时候想要升一升了,可来飞鸾峰来找哥哥,哥哥姓鲁,单名一个非字,是非的非。”

    蓝不悔抬眼一笑,眸似秋水涟漪,微一启唇,柔声道:“那便道谢非哥哥了。”

    说罢,蓝不悔拉着陆峥,便往边上招收弟子的排队处走去了。

    那鲁非却被迷得晕头转向,竟直接跑了过来,对负责检验资质的管事说:“李师兄,这两位是我早年的同乡,资质不佳,如今也不过是修士二三星,但所图不大,便是想入门做个杂役弟子。李师兄您看,能通融通融吗?”

    鲁非这话,端得是明目张胆的走后门,现场其余想要入门的一片哗然,那姓李的管事猛地一拍桌子,武王一星的气势全开,大喝一声:“吵什么吵?再吵便给我叉出去!想要入我玄天门,第一条规矩便是对师兄师姐言听计从,禁喧哗。”

    一众凡人与散修,顷刻间吓得噤若寒蝉,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这位李管事发完威,又转头对那鲁非施舍一般道:“行,看在鲁师弟你平日爱孝敬的份上,你这两个同乡,师兄我便做主收下了,想来资质也不佳,便就不用测试了,带去杂役院吧。”

    “是,多谢李师兄!”

    “多谢管事。”

    鲁非带着貌似十分感恩的陆峥与蓝不悔,径直往山前石阶走去,但他却并没有亲自领着人去杂役房的打算,那样的地方,还不值得他御尊踏足。

    随意指了一个刚入门的小弟子做引领,那鲁非却横在蓝不悔的面前不让路。

    蓝不悔眨了眨眼睛,脸上显出娇羞的两抹绯红,低声道:“非哥哥,是飞鸾峰么?我若今晚前来找你,你可在?”

    “在的!在的!哥哥等你!”

    见这美貌淡雅的小娘子如此上道,喜得那鲁非嘴都合不拢,慌不跌地连连点头,一伸爪子便想先占点便宜。

    陆峥适时站出来,状似不经意地挡在蓝不悔与那鲁非之间,然后,陆峥一把抓住蓝不悔的胳膊,朝鲁非匆匆一点头道:“鲁大哥贵人事忙,我兄妹二人便不打扰您了,先告辞了。”

    说罢,他便拉着蓝不悔飞速登上了石阶,那作为引路人的小弟子赶忙抬步跟上去,鲁非再想占点便宜已是来不及了。

    远远听到那鲁非粗鲁的唾骂,蓝不悔“噗嗤”一笑,富含深意地看了一眼陆峥,倒是没有挣脱陆峥抓着她胳膊的手。

    两人一路跟着玄天门的小弟子,行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方才来到那破烂的杂役院。

    那小弟子匆匆交代了几句要紧的,为陆峥两人分别安排了住宿,这便捂着鼻子跑走了,就似这杂役院有多肮脏不堪一般。

    对外鄙视凡人,对内等级分明、相互,真是一个见之生厌,似烂到了根子里的门派。

    不过,陆峥总算明白了为何蓝不悔要多次一举,示意他跑去搭讪那个眼高于顶的鲁非。

    比起深受门派重视经由重重选拔而出的弟子们,杂役的身份要方便行事太多,且连测试根骨都免去了,也免去了特意伪装的功夫。

    陆峥自认为他和蓝不悔是捡到便宜了,毕竟不用特意伪装成小白兔混在一堆稚嫩的羊羔里杀出重围。

    只是,看着身下简陋的硬板床以及屋简洁的装饰,陆峥忍不住心生出一点感慨来。

    “这可是我的人生中第二次做杂役了,这一回,还拉上了大名鼎鼎的恐怖魔女一起,嘿,这经历稀奇的。”陆峥站在小屋的窗户旁,好笑感慨。

    这时,站在窗户旁的陆峥,却正好见了杂役院最深处,女杂役所居住的地方,幽幽飘出一道浅蓝色的身影。

    陆峥一挑眉,并不出声,只静待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那浅蓝色身影便又自杂役院外静悄悄地飘了回来。

    此时,夜已深,偌大一个杂役院,站着的人,估计也就陆峥与刚飘回来的蓝不悔。

    陆峥将窗户打开,蓝不悔闻声望过来,一身阴森的气质在夜色下十分明显,就算她这时顶着一张淡雅芙蓉般的俏脸。

    蓝不悔幽幽飘过来,弯唇一笑,眼中反射了一点星光,差点将陆峥的神给晃了。

    陆峥低声问道:“表妹,你这是去飞鸾峰了?”

    “讨厌。”蓝不悔以袖掩面,似是娇羞。

    陆峥当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着痕迹地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又问蓝不悔:“表妹见到人了吗?”

    “表哥你是说那非哥哥么?”蓝不悔放下袖子,煞有介事地一挑眉,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来,继续道,“哦,我没见着,听说飞鸾峰上的人都没见着他呢。”

    准确的说,这世上再不会有人见着那个鲁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