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吓坏了的师徒
    “咳。??一看书”

    陆峥咳嗽了一声,打断了赵木两个缺心眼的对话,旋即对尴尬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的秦瑜等人道:“我认人还是不差的,见诸位个个虽然满身尘土风沙,眼有沧桑,神色深处却是坚定异常,该是不悔当日选择的。”

    几个使劲拉扯自己衣摆的年轻驯兽师异类,立刻僵住了动作,咬紧了嘴唇,面有激动之色。

    秦瑜深深地看了陆峥一眼,带头道:“自然不悔,已做选择,便是深思熟虑,纵使万难,亦头不回。”

    陆峥微笑道:“不错,自己选的路,就是跪着也要将之走完。”

    听了这话,先前还觉得屈辱和难堪的几个年轻男子,当即红了眼眶,一位老者竟当场掉下泪来。

    陆峥向一旁的赵鹰和木重天两人,吩咐道:“老赵和老木,你俩辛苦一下,即刻带人安排一下,在咱们这十八座山峰中选出一座较大空间的来,设置一个专门的异兽堂,专供秦瑜等人和异兽们休息和交流所用,至于这异兽堂日后会有什么发展,那便看后期的具体情况吧。”

    同情心最多的两人,立刻喜得跟自己就是这群可怜见的驯兽师异类一般,兴奋地领命离开。

    陆峥又将视线转向咬住嘴唇死死按耐住激动之情的秦瑜,温和道:“自此,你们便算是我逆苍派的一员了,只是这称号嘛,得改一改,既然你我都当异兽一族是朋友,那么便不能再叫什么驯兽师了,我看异兽朋友们既然是在我逆苍派学习和修炼,那么咱们派中所有人都应该尽己所能地多做交流,异兽不懂的,咱们都可以教一教,而你们是离异兽最近的,那便叫异兽师吧。???壹看书不知秦瑜姑娘觉得我这建议如何?”

    “甚妙!”秦瑜说话时有些颤抖的哭音,眼睛却是带笑的,“自此,我们便是第一批异兽师了。”

    自此,逆苍派中又多开出一堂,也多了一批特定的专业人才。

    闻讯赶来围观的燕十三与百尾,前者望着陆峥这个甩手掌门欲言又止,后者则是十分挑剔地看了一眼秦瑜等人,又将严厉的目光对准自百尾出现便开始瑟瑟发抖的红色八爪鱼等低端流浪者。

    陆峥时刻关注着百尾的动静,就怕他生出什么偏见,当场将那八爪鱼等给活活手撕了。

    半响过后,百尾却是放缓了神色,主动踏前一步,对那群不住后退的八爪鱼等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皱眉道:“陆峥好友既然已经收留了你们,那我等便是一家人了,纵使以往有些什么根源上的隔阂,但我想,陆峥好友既能摈除种族上的偏见,那么,我百尾便代表章尾山异兽一脉接纳你等又如何,总归大家的体内都留有同一种血脉。??一看书”

    “哇哇!”

    几乎是立刻,那群吓到发抖的异兽流浪者,便呜哇大哭了起来,陆峥听到那八爪鱼不住地说:“谢谢,谢谢。”

    陆峥嘴角露出一笑,不再看红了眼眶的百尾与委屈大哭的八爪鱼等,将目光移向一旁张了好几次口却没吐出一个字的燕十三,好笑道:“怎么,十三,你也想抱着我的脑袋大哭一场么?”

    燕十三被陆峥调侃得习惯了,神色不动,只是略微忧伤道:“敢问掌门,那新成立的异兽堂,掌门心中可有领**人选?总不能叫那异兽堂呈无主之态吧。”

    陆峥露出“啊,原来如此”的醒悟状态。

    燕十三一阵扶额,他就知道这位甩手掌门只是一时兴起随口一说,根本没有考虑到后续。

    想了想,燕十三还是没有忍住,继续询问陆峥道:“不知掌门打算在哪一座山峰立下异兽堂,还是所有山峰都要开设?这异兽堂具体要做什么,掌门有考虑过吗?”

    陆峥嘴角一抽,这些东西,他当然没有考虑,先前对赵鹰和木重天两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也只是信口随便吩咐的,他心中其实完全没有任何计划和盘算。

    突然,陆峥眼睛一亮,对燕十三露出一个倚重的笑容,又指了指远处的秦瑜,道:“异兽堂的堂主,这里不就有现成的一个吗?这位是秦瑜秦姑娘,我看这堂主之位由秦姑娘担当,便就十分合适。另外,相关事宜,便由十三你这个异兽大总管下去详细做安排吧。”

    说完,陆峥不顾错愕的秦瑜与哭笑不得的燕十三还有什么话说,一闪身,拉着徒弟莫冰崖遁走了。

    陆峥与莫冰崖在远离逆苍派十八座山峰之外的一座荒废山峰中停下了身形,莫冰崖睁着没有什么表情的眼睛与陆峥大眼瞪小眼。

    陆峥想:“我怎么顺手把小徒弟给一块拉出来了?”

    当然,这话,陆峥是不能与小徒弟直说的。

    于是,陆峥脑筋一转道:“徒弟呀,为师许久没有考校你的修为了,你且将为师交给你的所有东西都演练一遍。”

    陆峥交给莫冰崖的东西,那就多了去了,合适不合适的,一股脑一大堆。

    莫冰崖乖乖点头,一样一样地开始认真演练了起来。

    当莫冰崖一手画符一手舞剑,头顶冒出红白二气之时,远处一株大树树梢中,“噗嗤”一声,冒出一道幽幽笑声。

    旋即,便见树梢一动,一道红色身影跃了下来,面上黑蝴蝶异纹微微流动,黑眼红唇,面无表情,而偏生那嘴角却是诡异地往上邪勾,似乎在笑,眼中却没有笑意。

    饶是打小淡定的小面瘫莫冰崖,亦被骤然出现的女鬼一般阴森的蓝不悔给吓得眼睛扑闪了一下,下意识抓牢了身旁陆峥的衣摆。

    陆峥看得一乐,打趣道:“徒儿呀,你原来也是晓得害怕呀?”

    莫冰崖瞪着无良的师父,不说话。

    呵,别以为他人小就看不到,方才这红衣姐姐自树梢上跳下来的时候,他身旁这位笑呵呵的师父大人,浑身抖了抖。

    说到害怕,指不定谁更怕呢。

    蓝不悔幽幽转动着眼珠子,看了看并没有尖叫出声但睫毛一个劲乱眨的莫冰崖,又看了看对着自己露出小心翼翼笑容的陆峥,当即就被这一对强自镇定的师徒给逗得,再次幽幽笑了一声。

    “呵。这是你的徒弟?怎么这样有趣,见着我居然没有哭也没有跑。而且,我看这小娃的根骨并不适合灵武双修,可先前却偏偏能摆出双修的架势,还学你一手符一手剑,呵呵,真是有趣啊。”将莫冰崖好一通打量后,蓝不悔如是说道。

    陆峥心道:“幸好蓝姑娘露面得早,并没有看到我的乖徒弟将异兽给召唤出来,否则,一定会觉得更有趣。”

    而一旦被蓝不悔认定有趣的人和东西,那便等着倒血霉吧。

    再倒霉一点,被蓝不悔看上了,抓回去当下一个玩偶,那便不好了。

    陆峥将死死抓着自己的小徒弟往自己身后推了推,然后对蓝不悔介绍道:“蓝姑娘,这是我十多年前刚收的小弟子,名唤莫冰崖。”

    说着,陆峥便让莫冰崖向蓝不悔问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