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魔主的来意
    许是天道都对陆峥没辙了。

    当陆峥又一次挥剑第一万次之时,“咔嚓”一声天幕碎裂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眼巴巴等着天道推倒重来的陆峥,左等右等,只看到眼前一片浑噩混沌,根本什么都没有,旋即,便有一股玄之又玄的感应,蓦地冲击陆峥的双眼。

    魂飞神游虚空,天道试炼,戛然而止。

    陆峥睁开了眼睛,抬眼一扫,神情却还有点意犹未尽。难得遇着天道如此大方,站在那里不动不反抗,任由他挥剑砍击。不砍白不砍,权当提前练习了。

    总归,他是迟早要砍破了这天这道!

    心神稍定,陆峥也顾不上与边上眼睛眨也不眨望着自己的云中怪和独孤舒河多说话,再次把眼一闭,陆峥內视了一圈。

    在陆峥体内,淡蓝色丹珠静静悬浮,一缕缕淡蓝烟雾缓缓缭绕飘荡,在丹珠一旁,距离稍近的经脉,尾端竟然也是淡淡的蓝色。

    陆峥一惊,旋即想起师父云中怪曾言:“修者修炼有道,入真正法门之时,丹珠与经脉一色,若经脉通体泛出光华,方才是真正的灵脉。”

    想起师父曾经的教导,惊转喜,陆峥心神定下,又环视体内一圈,最终,将内视的目光定在了自己的心脏深处。

    在那里,一抹白色光点霸气非常,面前蜷缩着一团紫色流光。

    紫色流光散发雷电,该是当初在阴都鬼域蹿入陆峥体内的那一抹紫电,而那霸道却又并不作妖的白光,便该是云中怪特意击入陆峥体内的一抹光圈。

    有白光压制,陆峥倒是不担忧紫电雷光作乱。

    修为稳固,前景喜人,陆峥神清气爽,微微一笑,再次睁开了眼睛。

    听到动静,清风殿外的独孤蚁裳等人走了进来。

    陆峥神游天外虚空岁月不计,现实时间不过过去了两月多。

    峥嵘峰下,已然没了不要命守山窥视的。

    但千里之外,却还有零星几个修者贼心不死,暗自注意着峥嵘峰上的动静。

    古往今来,成功晋级后却栽在了稳固修为这一步的倒霉蛋,也不是没有。

    而随着陆峥修为稳固,其所在的峥嵘峰紧跟着绽放出浓郁光辉。

    转眼,峥嵘峰由内而外散发出阵阵清淡香气,那香气一瞬即散,却使人闻之格外清脾舒心,而那峥嵘峰蓦然拔高一寸,似有无匹精粹注入一般,越见灵气氤氲。

    “看来这陆峥运道不错,修为稳固了。”

    自此,这零星几个分外执着的修者两两对视,叹息一声离开。

    清风殿中,陆峥负手站在师父云中怪一旁,眼一抬,与方才踏入殿中的独孤蚁裳眉目传情。

    独孤舒河看得眼睛疼,到底忍住了,没有冷哼暴起。

    云中怪则一直暗中注意独孤舒河周身气息变化,就怕自己的笨徒弟下一秒就被他的未来老丈人给“咔嚓”一声结果了。

    一时,清风殿中,气氛诡异。

    燕十三瞧着自家掌门周身妥帖并无任何妨害,便也没有久待,禀报一声,拉着自己的师弟赵鹰告退,下去整顿派中内务去了。

    白飞飞与水溟溟两父子,各自尚有事情要处理,与陆峥闲话了一小炷香的时间,又与莫冰崖说了会儿话,便先告辞离开了。

    莫子风与秋迟两人倒是无事,看着清风殿中似还有一场热闹的戏要开锣,便厚着脸皮,不顾陆峥的眼色,强自待在了清风殿中。

    逆苍派中人,除了陆青灼、莫冰崖与黑翼,其余之人不敢久待,识趣告退。

    陆峥抬目一扫,丝毫不见蓝不悔的身影。

    陆峥心中有些疑惑:“难道是我看错了?”

    他先前分明看到蓝不悔裹着一袭宽大黑袍,也是来了的。

    不待陆峥想出个所以然,突然便觉一道狠戾且冰冷的目光刺到了自己的身上。

    陆峥转头一看,这道独特目光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丈人。

    随着陆峥与独孤舒河两人的目光一交汇,大殿之中,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纷纷转了过来。

    其中,莫子风的眼神是最有戏的。

    而莫子风之所以会抛下家族中的正事,留在此处,目的有二,一是想要近距离围观,看看独孤魔主会不会突地发狂走火入魔,毕竟,关于独孤舒河走火入魔到了死地的传闻甚嚣尘上。二是看看独孤魔主发狂之后会不会手撕他的好友陆峥,毕竟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独孤魔主根本就不中意陆峥做他女婿,或者说自个儿感情没有好结局的独孤魔主根本不中意如何人做他女婿。

    便在莫子风等人的密切注视下,陆峥与独孤舒河对视了整整一刻钟,谁也没移眼,谁也没开口说。

    最终,猜出一点点独孤舒河目的的陆峥,耐不住先张了口。

    “老……”对上独孤舒河冷厉的眼神,陆峥及时改口,恭敬道:“不知魔主特意前来,有何吩咐?”

    说着,陆峥便向云中怪使了个眼色,再暗中传音道:“麻烦师父,若是独孤魔主有何异动,便及时制住他。”

    陆峥便是担心未来老丈人一个不察,再次发癫发狂,伤到人倒是其次,若是再次大叫几声跑出去,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再自个儿完好无损地跑回来。

    云中怪懒懒点了个头,看了眼糟心的独孤舒河,便算是答应了。

    独孤舒河看了眼云中怪,又看了眼陆峥,最终,眼睛一眯,便当什么都不知道。

    独孤舒河看了殿中所有人一圈,旋即又将目光定回到陆峥身上,他也不叫陆峥清场,他也不说话,只一双眼神中带上了一点恍惚和迷茫。

    堂堂万魔之主,骤然露出这般神色,实在叫人唏嘘,甚至是可怜。

    陆峥便又张口明知顾问了一句:“不知魔主驾临,有何吩咐?”

    还能有什么吩咐?独孤舒河此番前来,目的自然只有一个,便是想要问一问阴都鬼域如何走。

    哪想,独孤舒河就像是言语功能退化了一般,陆峥连问两遍,他依旧半个字也不吐。

    陆峥差点就想问一问他这位未来老丈人,是不是改修闭口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