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天道的试炼
    晋级已成,稳固修为,便是手到擒来的事。

    陆峥五感俱封,神游天外三万里,再回首,魂飞峥嵘峰峰顶,又自峥嵘峰负手信步,踏着白云,游遍了万水千山,将偌大一个灵武大陆逛了一圈,沿途少做停留,对任何风景与人,几乎一晃而过。

    如此神游了一圈,陆峥五感渐渐回复清明。

    陆峥恍惚想起:“自己是要稳固修为。”

    一念起,天地骤变。

    陆峥的神魂突地往九天之上飘去,旋即,神魂面朝下扑倒,悬浮高空,与地面平行。

    但见数不尽的壮丽河山,房屋建筑小若芝麻、星罗棋布,而凡人与修者俱是浩渺九天下的一捧细碎尘埃,倏忽飞起,疏忽落下,或意气风发、挥斥方裘,或庸碌无为、平淡无奇,或脱不开生老病死如普通凡夫俗子,或翻云覆雨改天换地如修者大能,抛开一切来看,归根究底俱是同样一种生物,人。

    人为万灵之长,活得庸碌平凡也罢,活得精彩绝伦也罢,总逃不过天道的束缚与命运的拨弄。

    所以,要想活得逍遥自在,还得与这高高在上的天道争斗,还得推翻天,还得是自己做自己的主宰!

    想法再起,陆峥周身神魂一阵闪光,五感俱清,仰天一吼,凭空握云成剑,身形一翻,直面九天。

    “我要逆了这天!”

    吼声一出,陆峥骤然挥剑。

    “咔嚓!”

    便听一声破碎脆响,九天崩塌,云与天幕急速破碎塌落。

    天幕崩碎中,唯有一人昂首挺立,神色坚毅且清冷,似斩破这天是理所应当。

    但这九天真的被自己斩破了吗?

    当破碎的九天尽数崩塌,天地变得浑噩,遥遥虚空渐渐晃出一张巨大的脸庞。

    那脸庞奇大,五官分开来看俱是精致殊异,合拢来看却又平淡无奇,两眼微闭,神情安详。

    旋即,巨大脸庞之上,双眼遽然睁开,露出一双慈祥和睦的眸子来,看向陆峥的目光充满了包容。

    而自那巨脸双眼一睁,先前破碎崩塌的九天,重又恢复如初。

    这一变化无声无息,似九天从未崩塌,一切都是陆峥做的一个梦。

    陆峥再抬眼,巨脸已经消失。

    同时消失的,还有陆峥手中的剑。

    “天道?”陆峥仰天呢喃。

    一般人遇见这状况,或许彷徨,或许气馁,或许止步不前,或许怀疑自身,又或许暴跳如雷,或者丧失理智。

    然而,陆峥只是扯嘴一笑,神情十分平和自然,似早有所料一般。

    “若这天这道,说灭便灭,那也没什么意思了。”

    陆峥蓦然哈哈一笑,手腕一翻,竟再度握云为剑,对准九天,一瞬挥斩!

    天幕破碎,九天崩塌,天道现,一切恢复如初,回归原点,陆峥重又握云挥剑,九天再崩塌……

    无限制地重复,无限制地努力,无限制地无功而返。

    陆峥便在这一方神游天地中,不停地挥剑斩击,纵使总无所获,却偏偏越战越勇。

    清风殿中,不知何时起,云中怪与独孤舒河两人俱将目光锁定在陆峥身上。

    两人俱是冲击过尊阶二星的老江湖,自是晓得修者在成功晋级为尊阶二星之后会有“神游天外”这一出固定的考验。

    考验的形式虽固定不变,俱是神游虚幻空间,但考验的内容却是不一样的。虽是如此,却并不完全是无迹可寻的。

    若是修为高出神游修者一个阶别不止,还恰恰在对方入定神游之时,待在该修者五十米范围之内,那么神游修者在虚空幻境中所经历的一切,便也会在一旁强者的眼中一一呈现。

    换言之,陆峥神游天外所经历的一切,同在清风殿中的云中怪与独孤舒河,都是看得到的,这两人或许是闲得无聊,竟然干脆地全程围观。

    陆峥在虚空幻境中不断挥剑的举动,着实叫独孤舒河小小惊讶了一把。

    观陆峥模样,五感俱清,加之陆峥习有精神技法方面的法门,要窥破自己神游所经历的一切俱是幻境,简直是轻而易举。

    可偏偏,陆峥明知自己所处为虚空幻境,他却不断挥剑,不断对抗天道,这傻/逼行为的背后,若不是因为陆峥是个傻子,便是因为陆峥是个缺心眼。

    显然,陆峥是个缺心眼,明知眼前一切为假,却偏要分出个胜负结果来。

    这般执着的背后,更是能够看出许多更深层次的东西。

    “莫不是,对抗天道,便是这陆峥的修炼目标?”独孤舒河暗自嘀咕。

    尊阶二星初晋级者,除了神游天外,无不经历一场可遇而不可求的试炼,古往今来,修者们大多称呼其为“天道的试炼”。

    在这试炼中,天道将会根据神游修者心神中最挂念最执着的修炼目标,而设置相关考验。

    譬如,神游修者最想做的是变强,那么在虚空中,天道便会让这修者经历一场无休无止的黄粱美梦,前一秒让你变强,后一秒便让你跌落尘埃。

    陆峥想要与天斗,想要破碎了这天这道,天道便特意用无限制重复的失败告诫陆峥,天不可逆,道不可伪,人要逆天改道,便是白日做梦,绝对不可能。

    常人做了这般的成真美梦,转眼却发现美梦成空,或一蹶不振,或毫无所觉,或更加奋发图强,而不管是哪一种,通通会立马自神游中醒来。

    陆峥倒好,明知是一个肯定会破碎的梦,他却偏偏义无反顾,不停挥剑,不停挑战,哪怕失败一次又一次,哪怕一出手便就知道接下来结果。

    独孤舒河不由得对陆峥些微改观,不论这人对自己的女儿到底是真情或是假意,这份坚毅的心性,却是他喜欢的。

    或许常人觉得“不撞南墙不回头”的行为略傻气,但偏偏,独孤舒河便是如此与众不同,更喜欢那种“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类型。

    丝毫不知自己在未来老丈人面前刷了一把好感度的陆峥,又在神游虚空挥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剑,当握云挥剑第一万次之时,“咔嚓”一声,陆峥醒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