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零九章 痴情无悔,惹人怜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万魔之首独孤舒河终于疯彻底,不知生死已失踪,消息不胫而走,天下震动。

    不甘居于下首之位的万千魔修蠢蠢欲动,早想将魔道一并铲除的正派名门们,亦是动作不断,暗中谋划。就连闭山不出的栖梧山妖族,亦是有破山而出,于混乱中分一杯羹的趋势。

    天下,因一个疯了的独孤舒河,骤然大变,两族混战,正魔死斗,似就在眼前。

    如此情况下,峥嵘峰上的诸位自然担心陆峥的安危。

    更甚至,就算是陆峥传信说自己一切安好,峥嵘峰上的诸位却几乎没有人相信,更有甚者,认为陆峥已经被发疯的独孤舒河第一个杀害了。

    毕竟,天下传闻,独孤舒河之所以会突然疯彻底,便是因为被陆峥上门求亲给刺激的。

    “万魔山的那一位,不是疯了上千年了,怎么这一回发疯,便叫天下蠢动了呢?”

    “你懂什么,这位疯惯了的独孤魔主,以为都是将疯当乐趣,心中始终存在一丝理智。可是这一回不一样啊,传闻独孤魔主是疯彻底了,理智全消,做出什么事情先不说,其下场,必然是和千多年前的青帝一般,爆体而亡,死得渣都不剩。”

    “这一位到底因何疯得如此彻底如此突然?”

    “据说是被逆苍派的陆峥给刺激的。啧!上门求亲,还搞刺杀,这位陆掌门是存心找死啊。我看这事,都是陆峥搞出来的,且自作孽不可活,一定在第一时间便被发疯的独孤舒河撕成了碎片。”

    真气江湖中,每一座茶馆酒楼,每一天都传播着类似的对话。

    虽然这传闻略扯,但空穴不来风,谁都觉得独孤舒河之所以会突然疯彻底,肯定是和陆峥有所关联的。

    如此,疯彻底的独孤舒河极有可能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陆峥给顺手杀掉。

    所以,包括云中怪在内的峥嵘峰诸人,就算看到了陆峥报平安的传信,却依旧不信。

    作为陆峥的头号脑残粉,这些年沉稳不少的木重天,双目赤红,更是大吼了一句:“大哥一定是被独孤舒河给杀害了,如今,待在万魔山中的那一个大哥,一定是人假扮的!云长老,您一定要为大哥报仇啊!杀上万魔山!”

    “杀上万魔山!”

    喊出疯狂口号的人,越来越多。

    云中怪是不相信自己的徒弟轻易会死,但受些苦,那是肯定的。所以,云中怪一皱眉,给陆峥发了最后一封飞鹤传书。

    “半月内,徒儿你若不完好无损地赶回峥嵘峰,为师便杀上万魔山了。”

    云中怪还是有理智在的,也是看在独孤蚁裳的面上,并没有马上行动,只是暂时在峥嵘峰上,约束众人再等待半月时间。

    陆峥收到云中怪“最后通牒”的时候,都要吓尿了,与独孤蚁裳等人匆匆一告别,赶忙飞回峥嵘峰。

    “放心吧,若是魔主回到万魔山不见我,那他一定会改飞峥嵘峰,到时候,我请师父出马,控制住魔主,是十拿九稳的事,彼时,我便传书通知各位。”

    有了陆峥这话,独孤蚁裳等人这才放下心来。

    自从云中怪杀上傲云山轻描淡写废了闵云的手脚后,天下间便默认了一个事实,云中怪乃当代最强,有人甚至悄声称云中怪恐是帝阶修为,任何一个圣阶,在他手中,都不能撑过百回合。

    虽然,如今的灵武大陆,近千年来再无帝阶存在,但是轻而易举废掉圣阶二星的云中怪,无疑至少也是个圣阶巅峰,对上圣阶三星的独孤舒河,要获胜并控制住他,自然也是分分钟的事。

    陆峥一路疾飞,差点跑死自己和流火剑,这才赶在半月期限的最后一天,赶回峥嵘峰。

    已然整装待发的一众人修与妖修大军,怔愣之后便是欢呼。

    仿佛,陆峥能自万魔山归来,便是九死一生的奇迹一般。

    在逆苍派上上下下近四千双眼睛的注视下,云中怪抬手一巴掌狠狠拍在了陆峥的后脑勺上,呵斥道:“说你笨你还不承认,说你不成器你还不服气!我问你,一出门就是小半年,有你这样求亲的吗?”

    “师父,我……”

    陆峥刚一开口,便被云中怪暴力镇压,抬手对准他的后脑勺就是一阵猛拍。

    云中怪是用了大力气,而陆峥还不敢随意闪躲和用真气阻挡。

    众目睽睽之下,他这个一派之主,也真是够丢人的。

    陆峥内心泪流成河,无比庆幸,自家师父暴力是暴力了一点,但有一优点,便是专爱拍后脑勺,会不会将人脑花拍散掉暂且不少,至少是比直接打脸要好看许多。

    拍打许久,云中怪也晓得给自家徒弟留几分面子,挥手叫燕十三指挥所有门人退下,而他则将徒弟给单独提到了自己刚刚用阵法开辟出来的新居,飞瀑山谷。

    这飞瀑山谷,便是云中怪常年待着的峥嵘峰后山瀑布处,被他一通阵法改造,如今,十分宽阔敞亮。

    陆青灼拉着小师弟莫冰崖,两人趴在飞瀑山谷外的山壁上,一眼望去,便将山谷中陆峥的惨状给全部看了个遍。

    陆峥被云中怪好一通教训拍打,差点就被云中怪给直接拍废了。

    “说说看,万魔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怒气稍解的云中怪,负手立在陆峥面前,神色淡淡,恢复了他世外高人的冷艳高贵形象,只是一双眼睛中,尚有凶光闪过,宛若警告,若是陆峥有一句说得不详尽的,云中怪便会立马再次化身暴力狂。

    陆峥后脑勺肿成了半个迷魂蛋那么大,却不敢动手去揉,也不敢用真气或者丹药治疗,一观自家师父那威慑力十足的面容和眼神,不敢耽搁,自上门求亲如何闯山到独孤舒河发疯又哭又笑跑出万魔山,毫无遗漏,全部说了。

    陆峥本以为自家师父听完之后,还会象征性地教训自己几句,拍打自己几下。却不想,左等右等的陆掌门,等来了暴力狂师父的一声长长叹息。

    “唉。”

    云中怪的叹息声中,不乏惋惜之意,许久之后,幽幽道:“这独孤舒河,确是一个世间少有的痴情种,更是一个可怜人。这天道啊……”

    云中怪停顿了一瞬,抬头望天,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继续说道:“这天道,时常不公,叫有情人生离死别,叫痴情人为爱成疯,最终,更要叫这至情至性之人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也真是够无情的。”

    说话间,云中怪常年绷着的一张菊花脸之上,竟然有怜悯之意。

    走火入魔者,往往爆体而亡,死得渣也不剩,这是其一,其二便是,如此消亡天地之间的人,身死道消的同时,魂魄也不会留下一丁半点。

    像是独孤舒河这般走火入魔上千年却保有理智的人,早就知道自己继续疯下去,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可却依旧没有丝毫想要治疗的意思。如此,也真是叫人忍不住唏嘘了。

    痴情不悔,疯魔成这般,也难怪云中怪这样的冷漠孤僻人士,也忍不住叹息出声。(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