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零八章 天下蠢动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冥冥之中,是真有定数一般。

    此时,独孤舒河不经意地一个重复,陆峥便借着独孤舒河,再次回忆起了一切关于他和鬼域域主的相处场景。

    此时,越想越心惊,越想越疑惑。

    “孤与你有缘,见你不讨厌。”

    短短十个字,似打开记忆的锁。

    熟悉的话,莫名亲切的感觉,每每想起,陆峥总忍不住陷入沉思。

    那位鬼域域主,缘何对他那般偏爱和无私?

    毫不追究自己冒名参加百鬼狂欢宴的罪责,更不取任何报酬,助自己进入轮回,送出去的迷魂蛋也被退了回来,待他轮回归来,更于虚空出言指导。如此,可不就是偏爱,可不就是无私?

    只是,陆峥离开阴都鬼域之时,鬼域域主缘何避而不见,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难不成堂堂鬼域之王,其实是个圣母烂好人?可是,这怎么可能!

    “你是那位鬼域域主的私生子?”独孤离情突然开口问道。

    陆峥一惊,自己也忍不住顺着独孤离情的思维想了想,旋即想起,我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怎么可能是鬼域域主的私生子。

    但是……不论在哪一个世界,阴间互通,鬼域域主作为阴间代理人,掌管尘世轮回,根本说不清她到底属于哪一个世界。谁知道,鬼域中的人到底算不算真的人呢?

    难不成,鬼域域主真的是自己从未见过面早已经死掉的亲娘?而自己的亲娘在死掉之后,又在鬼域重生了?

    陆峥越想越有可能,一时情难自已,眼眶红了起来。

    与陆峥有同样想法的,显然不止他一个。

    自刚刚开始,便情绪不对的独孤舒河,突然大叫一声,又笑又哭,分外癫狂,但却没有胡乱攻击人,只是嘴里大吼了一句,叫天魔宫都震惊得抖三抖的话。

    “温柔安静的鬼域域主,厌恶粉色的鬼域域主,她便是我的独孤悠!”

    陆峥等人:“……”

    独孤魔主这是疯出了新高度吧?

    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与其相信鬼域域主是独孤悠,还不如相信鬼域域主是陆峥的亲娘。

    陆峥的亲娘,好歹也是天师传人,有几分沟通阴阳的神通,与掌管尘世阴都的鬼域域主,好歹能有一丝牵扯联系。可独孤悠呢?无灵根,无资质,根本不能修炼,便只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凡人。如此一位历经生老病死的普通凡人,怎能和阴间代理人挂钩?

    所有人想一想,便懂的事情,独孤舒河却似乎拒绝去想。

    独孤舒河仿佛凭借“温柔安静”与“厌恶粉色”这两点,认定了鬼域域主就是独孤悠。

    他的爱妻独孤悠,可不就是温柔又安静,还莫名讨厌粉色?

    越想,独孤舒河越觉有可能,不由笑声更大,哭声也更大。

    失而复得之感,强烈冲击独孤舒河的心房。

    上千年的痛苦,上千年的清醒,在那一瞬间崩塌。

    自己怎么能认为爱妻早就死了呢?自己怎么能不去三千世界细心寻找呢?平白错过这诸多时光……

    “噗!”

    独孤舒河猛地吐血,身躯后仰,往地面倒去。

    “魔主!”

    冯准惊呼,冲上去要接住独孤舒河,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将人接住。因为,独孤舒河快要接触地面之时,他竟然自己重又跃身而起。

    还不等冯准松一口气,便见赤红双眼的独孤舒河,又哭又笑,再喷一口鲜血,身形一闪,便消失了。

    “魔主!”

    冯准急忙追出。

    陆峥与独孤蚁裳对视一眼,便听边上的独孤离情无悲无喜地点评道:“这一次,父亲该是疯彻底了,万魔山,该为他准备葬礼了。”

    话是这样说,独孤离情却抬步也追了出去。

    陆峥拉着独孤蚁裳,也急忙追出去。

    可惜,疯彻底的独孤舒河要跑,谁也追不上。

    万魔窟全员出动,也未能找回独孤舒河。

    漫天遍地都是独孤舒河身影跑过的痕迹,但陆峥等人伸手一抓,却发现,漫天的身影都是幻影。

    独孤舒河跑太快,跑太疯,似漫无目的,似跑遍了万水千山,翻遍了天地,因为速度太快,范围太广,他在四处留下跑过的幻影,这会儿,却不知到底跑到了何处。

    冯准失魂落魄,差点就崩溃。

    独孤舒河走火入魔的事情,天下皆知,人们都在好奇一件事,为何走火入魔的独孤舒河,上千年如一日的疯,却为何从未彻底疯癫崩溃,常人走火入魔不出百年便会爆体而亡。

    如千年前被徒弟算计的青帝,踏入帝阶的无上传说,练功时走火入魔,数日不到,便爆体而亡,死得渣都不剩。

    又如执着过甚的闵云,常年踏在走火入魔的边缘,但他却不是真正的走火入魔,他只是执着过甚,有了心魔。

    可是独孤舒河不一样,他是心魔深刻,走火入魔已深。

    人们都在好奇他什么时候会彻底地消亡天地间。

    如今,被人们暗自好奇和猜测的独孤舒河,却是真的疯癫彻底了。

    一个疯癫彻底的人,一个走火入魔上千年的人,他会做出些什么,谁也想象不到,唯一可以想象的是,这人的结局,必然是一死,甚至死得格外凄惨。

    冯准终于没忍住,大哭出来,大骂天道不公。

    痴情成魔,一疯千年,独孤舒河终于是再也迈不过心中的那一道坎了。他去找他心目中的独孤悠了。但是,能找到吗?独孤悠早就消亡天地间,而自杀的人,天道不容,根本不可能有转世投胎的机会,往往是身死魂消,彻底消失天地间。

    如此,独孤舒河怎么可能找到独孤悠?而那一位鬼域域主,又怎么可能会是他以为的独孤悠?

    一时间,万魔山弥漫起一股悲愤的氛围。

    悲于独孤舒河爱妻成魔,最终落不得好下场。愤于天道不仁,未成全一对有情人。

    陆峥叹息一声,除了安慰独孤蚁裳,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突然,陆峥脑中灵光一闪,扯出个笑容,道:“魔主找不到去往阴都鬼域的路,那么,我这个去过阴都鬼域的人,便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说不得,最后,魔主会自己前来寻我!”

    而只要独孤舒河愿意现身,那么,众人拼尽所有,总能叫他清醒过来,重获生机!

    众人闻言,俱是一喜,觉得陆峥所言不无道理。

    独孤舒河不论疯到什么程度,在他心中,始终存着一个念想,那便是重新见到自己的妻子独孤悠,为此,就算是疯彻底的独孤舒河,在找不到路的情况下,势必会跑去见陆峥。

    然而,陆峥在万魔殿中,等了两月时间,却并没有等到独孤舒河的身影。

    一直在万魔山中等待下去,也不是办法。峥嵘峰上,询问陆峥情况的传信飞鹤,来了一只又一只。

    如若陆峥再不回去峥嵘峰,首先一个攻上万魔山的,不是蠢蠢欲动的魔修,也不是早有夙愿暗自谋划的正派名门,也不会是栖梧山将出未出的纯正妖族。第一个杀上万魔山,搅弄腥风血雨的,必然会是云中怪。(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