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零四章 傲娇的小舅子
    独孤蚁裳的到来,叫6峥狂喜之余,也有一些紧张,赶忙暗自吩咐幻心草将冰窟死牢中大半守卫心神中的幻术种子给悉数收回来,免得引不必要的误会。

    至于先前诸多计划与筹谋,便就当做锻炼脑力吧,一切随风飘去,权当自己什么也没有做过。

    而独孤蚁裳愿意出声放6峥出来,那么,6峥便一定会安然出牢。如此,继续用幻术迷惑冰窟死牢的守卫们,便就没了意义,甚至还会因此叫独孤蚁裳心中不舒服,更甚至,若是误会了他要畏罪潜逃,那就不好了。

    诚如6峥所想的那般,在万魔窟当中,独孤蚁裳历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现如今独孤舒河昏睡不醒,那么在万魔窟,最大的做主之人,便是这位大小姐。

    大小姐的命令,谁敢违抗?

    没人敢违抗,但是,独孤舒河如今生死不明,忠心的守卫们,自然很是不情愿。

    “大小姐!这……这6峥涉嫌谋害魔主,您,您不能……”

    守卫头领的话,才说到一半,便见独孤蚁裳缓缓抬眼望了过来,对方瞬间噤若寒蝉。

    单单一个眼神,便让一众魔修再也说不出一句忤逆的话来。

    独孤蚁裳又开口说了一句:“将人放出来,魔主一醒,自会告诉所有人,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一回事。”

    独孤蚁裳难得说一句较长的话,非但没让一众魔修感到受宠若惊,反而叫面前的魔修守卫们一个个冷汗直冒,浑身哆嗦,再不敢废话拖延,一窝蜂扑上去,七手八脚地按动开关,打开了6峥所在的冰牢的大门。

    不多时,6峥面前的冰墙“咔哒”一声自正中间分裂成两瓣,旋即,两瓣墙壁兀自左右退开,而被关了数十天的6峥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蚁裳,我真没有伤害独孤魔主。我来这里,便是想要求亲的。独孤魔主突然吐血,我也很震惊,但真不是我干的。我当时虽然差点就被独孤魔主掐死了,但那毕竟是你的亲爹,我就是再难受,也不会对他动手的啊!”

    6峥一出冰牢,第一件事便是拉着独孤蚁裳的手,些微委屈又些微忐忑的,赶紧为自己争辩几句。

    他这摆明就是遭了无妄之灾,根本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被关入了四面封闭的死牢。若是关押他的人不是冯准,而推波助澜者不是独孤离情,6峥早就拼了命的反抗了。

    而他之所以没有在最初奋力跑出万魔山,便是为了独孤蚁裳。

    这些隐秘,6峥并未说出来,独孤蚁裳却是也能猜到的。

    “我相信你。”

    独孤蚁裳自是相信6峥的,否则她也不会亲自跑来这里。而6峥之所以遭受这般罪过却不反抗,也无任何怨言,独孤蚁裳也能猜到缘由,内心一阵感动。但她却不晓得,原来6峥前来万魔窟的目的,竟然是求亲。

    想到6峥的目的,独孤蚁裳的脸颊之上缓缓爬上一缕晕红,一丝羞赧在独孤蚁裳清冷的脸庞上划过,这叫如冰雪化身一般的高贵女神,突地增加了一分明艳,更加动人心魂。

    周遭魔修守卫见状,个个双眼放光,回不了神。

    6峥亦是看得呆住,一下子又不爽起来。自家媳妇儿难得娇羞一次,看到如此美景的却还有一大堆不相干的臭男人。

    于是,6峥赶紧拉着独孤蚁裳,疾步往冰窟死牢外走去。

    喝了干醋的6峥,是一秒都不想在这座冰窟死牢里多呆了。

    恢复如常的独孤蚁裳,则有些心疼6峥。

    被锁了修为的6峥,犹如一个凡人,一个凡人被关在封闭的死牢中,还一关就是差点三个月,每天吃不好睡不好,一身狼狈,身形也明显消瘦了不少。

    独孤蚁裳蹙眉回,回握住6峥的手,见他身上若隐若现的锁功木刺,眼中既有心疼又有歉意,低声道:“是舅舅太草率了,让你受苦了。”

    6峥哪里舍得独孤蚁裳心生歉疚,于是故作轻松,微笑道:“就当修身养性了,我于冰牢中,每日无事可做,于修炼一道倒是生了一点新见解,说不得锁功木刺一去除,我的修为会有一点小小的增长。”

    修者到了尊阶,每上升一丝一毫的修为,都比登天还难。而6峥,说这番话,明显是在忽悠。

    独孤蚁裳瞪了胡说眼,叹气道:“可惜这锁功木刺,唯有舅舅与父亲能解,只能叫你再受一些苦了。”

    说着,独孤蚁裳手腕一翻,6峥便见久违了的流火剑出现在她的掌心。

    受气包自剑鞘中冒出一个脑袋,笑出一张灿烂的脸,显然没受苦,而流火剑之上设置的封印也被解除了。

    6峥大喜,安抚了毫无损的受气包,将之摁回剑中空间,复又将流火剑重新背到背上,眼神缱绻,望向独孤蚁裳,真诚道谢。

    “多亏了蚁裳,否则我与受气包,还不知要被关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天上的太阳。”

    独孤蚁裳却咬唇道:“让你平白受了这许多的苦,我实在过意不去。我本该在第一时间前来,将你放出去。只是,事不凑巧,三月前,我恰恰开始闭关,五感封闭,不闻外间动静。此番,还是离情特地前来通知我,我这才及时得到消息,自闭关的洞府中出来。”

    而若不是独孤蚁裳及时赶来,谁知道6峥会被关到猴年马月。

    修者一闭关,三年五载是常事。且寻常修者闭关时,五感俱要关闭,怕的便是外人打扰,打断修炼是小,万一扰了修炼致使闭关的修者走火入魔,那就一不可收拾了。

    若是一般人,还真不敢在独孤蚁裳闭关时去打扰她。只因独孤蚁裳与独孤离情是姐弟,身有血缘联系,又常常一起闭关,相互间气息较为熟悉,往往可以在不惊扰对方的情况下,将人自闭关中唤醒。

    6峥露出震惊的神色,他绝对想不到,小舅子原来只是一只故作凶猛无情的纸老虎,竟然只是嘴上不饶人,真到了要紧关头,居然愿意救他一命。

    一时间,6峥既诧异又好笑。

    6峥如何也想不到,特意来到冰窟死牢中用言语惊吓自己的小舅子,居然只是说笑。

    说不得,当时,独孤离情一面说出冷酷的话,一面便在内心偷笑,就特意等着看他6峥被吓得面色大变。

    想一想,独孤离情也是够傲娇的。而如此傲娇的救“命”恩人,6峥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总以为,那位冷面姐控小舅子,平日里最想要做的事,便是将他剁成肉酱,再也不见。

    “我没想到,离情居然不是真心想我死?”

    许是因为太惊诧,6峥一时没忍住,嘀咕了出来。

    话一出口,6峥便有些尴尬了。

    在人家姐姐的面前,如此说话,有够不好意思的。

    好在独孤蚁裳也不生气,唇角微微勾起,只是颇觉好笑地睨了一眼6峥,她是晓得6峥一直很怵自家弟弟的,而自家弟弟从来不给6峥什么好脸。(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