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零三章 计划赶不上变化
    对于如何洗刷自己的冤屈,暂且不用担心。

    陆峥以为,他那位惊天动地的老丈人,根本没有那么容易一命呜呼。而只要人没死,那么将误会说清楚,便只是早晚的事。但问题是……万一他惊天动地不时抽风的老丈人也和那位无良的小舅子一个模样,存心想要自己去死,进而胡说八道,那他真是,没地方哭去。

    陆峥狠狠地甩了甩脑袋,逼迫自己暂时不去想如此悲催的事。

    当务之急,他还是应该先解封自己的修为,寻得自保能力,以及拿回被封印的流火剑。

    且说指使幻心草控制了大部分守卫的陆峥,在冰窟死牢中,待遇直线上升,除了不能大摇大摆出去防风外,每日一顿的吃食上升成了三顿,按时按点,且再不是残羹冷炙,睡觉的时候,也有了暖和的柔软被子可盖。

    陆峥从不晓得,每天吃饱睡得暖,也是如此快乐而满足的事。

    又一日,其中一个被迷惑了心神的守卫,悄悄给陆峥递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被封印的圣剑,就放在冯准的身上随身携带着,而解开锁功木刺的方法,除了魔主自己知道,便就只有冯准知道了。

    陆峥让幻心草将自己的流火剑在一众被迷惑的护卫心中变成了独孤舒河偶然得到的圣剑,而冯准成了阴谋背叛者,这才没有引起怀疑。

    而正在角色扮演的陆峥,当然会说自己被洗去了关于这方面的记忆。那么,剩下来的目标人物,便只剩下大管事冯准了。

    难不成,自己要对蚁裳的舅舅下手?

    陆峥皱眉,如何也下不去那个手。他总觉得,自己只要踏出那一步,便会一发不可收拾,步入新的困局,而他与独孤蚁裳之间,将会难以避免地添上一丝隔阂。

    只是,若不对冯准下手,自己被锁的修为,以及被封印的流火剑,怎么办?

    可惜流火剑被封之时,尚且脑袋混沌一片的陆峥没来得及阻止,导致流火剑之中宿着的剑灵受气包也一并被封印了,否则,依照受气包的智商,怎么都不该是现在这般的僵局。

    难不成,自己真要暂时抛下流火剑,毫无缚鸡之力地先逃出冰窟死牢,然后跑回峥嵘峰,搬来救兵,带着师父云中怪杀回万魔窟,取回流火剑,顺便再与独孤离情等人冷静地交流交流?

    想想就太扯。

    且不说被锁了修为的陆峥能不能安然地跨越万水千山顺利返回峥嵘峰,就说要叫他拉上师父云中怪一起再杀回来,如此这般就像是小孩子打架输了回家找家长的行为,实在是太考验陆掌门的节操了。

    最为重要的是,就连拔腿跑出冰窟死牢的第一步,都很考验陆掌门。

    无论是灰头土脸地掉头就跑,还是抛下流火剑与受气包,陆峥都实在做不出来。

    “唉。”

    陆峥正对自己的计划感到出牢的曙光在望,却不想,一转眼,便遇到了纠结的大问题。

    一时,陆峥脱出冰窟死牢的计划,只能暂时搁浅。

    又是一日,陆峥正盘腿思索,却见一只墨黑小蝴蝶蓦地扇着翅膀,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只小蝴蝶,正是当初蓝不悔赠予的那一只。

    只见小蝴蝶扇着翅膀,先绕着陆峥飞行了一小圈,旋即,小蝴蝶方向一转,扇动翅膀的频率越来越快。

    陆峥的耳畔似有“呼啦啦”的风声,一划而过。

    便见小蝴蝶一个猛冲,竟是直接撞向了四周厚实的冰墙。而蝴蝶撞击处,一道道漆黑的裂纹缓缓出现,在裂纹中,隐隐有黑雾与气泡翻滚。

    显然,这是魔修的手段。

    陆峥震惊了,他没有想到,蓝不悔随手赠予他的小蝴蝶,除了能做联络沟通之外,竟然还是一件如此强悍的大杀器!

    杀器在手,幻心草辅佐,又有大半被控制了心神的守卫在外暗中做助力,脱出冰窟死牢,对陆峥来说,瞬间成了分分钟的事情,轻而易举。

    事情又转回原点,便就只剩下解开身上的锁功木刺与拿回被封印的流火剑这两件事情了。

    眼看墨黑小蝴蝶还要发功撞墙,陆峥赶忙起身阻止。

    小蝴蝶能听懂人话,陆峥便低声道:“感谢蝴蝶仙子仗义,只是陆峥暂时还不能出去,所以,委屈小仙子与我一块儿待在这里先。”

    骤然就被取了一个新奇名字的小蝴蝶,赤红的眼睛中似有一道流光划过,旋即,这小蝴蝶便十分听话,又慢悠悠地飞回了陆峥的身边,飞回来之前,这位蝴蝶小仙子竟然也没有忘记,朝被它破坏的冰墙处扇动一下翅膀。

    被破坏的冰墙,蓦地恢复如初,而蝴蝶仙子也继续隐身在了陆峥的身旁。

    陆峥笑了笑,复又盘腿坐下,闭目养神。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缓缓自冰牢外的远方徐徐传来。

    冰窟死牢中,开始出现一丝较大的骚动。

    陆峥一阵诧异,这一日送饭的时间早过了,怎么还有守卫走到冰牢深处来?

    不到饭点,除非是折磨囚犯,否则,无任何守卫会擅自走到冰牢深处。

    那脚步声竟是径直朝着陆峥所在的方向而来,且听声音,不像是一个人。

    而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被关在安静的封闭囚牢中太久而听力渐好的陆峥,敏锐地听出,为首的脚步声有些特别,十分熟悉。

    陆峥脸上露出一抹狂喜,转瞬又有一丝忐忑。

    “大小姐,那陆峥便被关在这里了。”

    隐约听到这声响,证实了心中猜测的陆峥,又喜又忧,反而忐忑更甚了。他就怕,迎接他的,会是独孤蚁裳的质问。

    就在这时,陆峥终于听到了独孤蚁裳的声音。

    “将人放出来。”

    没有什么足以形容陆峥听到这一句话时的感觉,他差点喜极而泣。

    他的蚁裳,总算是相信他的!

    而有独孤蚁裳出马,放出陆峥,绝对不是问题。陆峥先前的一切计划,都赶不上这一变化。

    陆峥站起身,好好地整理了一身皱巴巴的衣衫,两眼大睁,死盯着面前的冰墙,等着与独孤蚁裳相见。(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