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零一章 冰窟死牢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万魔窟的最深处,有两处地方,生人勿进。【www.AiQuXs.coM

    其中一处,谓之尸魔血海,有进无回,往往是处罚犯事的万魔窟高层的所在,或者哪个高层脑袋抽了想要进去试炼试炼,自行体验一把与死亡随时零距离接触的别样快感。

    还有一处可怕之地,谓之冰窟死牢,历来用以关押万魔窟中犯了大事被下令当众处死的属下,以及关押非万魔窟之犯人。

    而冰窟死牢,之所以可与修罗地狱一般的尸魔血海并列,便是因为但凡关入冰窟死牢之人,并不会马上被处死,反而会让犯人在冰窟中多活一段时日,叫人尝尽了各种酷刑折磨,叫人在肉身与精神上遭受了双重严惩,叫人被折磨得完全疯癫之后,方才将人彻底处死。

    如此,冰窟死牢堪称人间地狱。

    而这座人间地狱,最不缺的便是各种厉鬼一样的悲惨声音。

    “不是我干的!”

    “我真是来求亲的!”

    此时,寒冰铺地,冷风簌簌的冰窟死牢深处,一声高过一声的吼叫,压过一声又一声的惨嚎大哭,径直传出。

    死牢中,各个角落站立着的魔修守卫们,面色如常,似对这般解释说辞早就听习惯了。

    与其去听这等没有意义的干嚎争辩,还不如去听四周从无断绝的疯狂痛哭与嚎叫。

    而发出这一番不甘争辩的,正是刚刚“加入”冰窟死牢的新成员陆峥陆掌门。

    冰窟死牢中,冰牢无数,犯人们除了有一扇脑袋大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外,四面均是冰墙,什么也看不到。而那扇唯一的狭小窗户,往往是由守卫们从外拿锁锁住,只在一天一顿的送饭时间时将之打开一小会儿。

    因而,每一位犯人往往便像是被关在四面不可视的一个大盒子之中,如此这般,,除了一片白,什么也看不到,更加折磨人。且每一位犯人被投死牢之初,都会被锁住修为。

    同样被锁了修为的陆峥,最初被关入冰窟死牢之中时,没有任何的反抗,一是为了避免更大的误会一发不可收拾,二是他直觉他那位老丈人根本没有那么容易死翘翘,只要老丈人尽快醒来,那么便会真相大白,他行刺老丈人的误会也就可以立马澄清了。

    可是霉运来袭,挡都挡不住。

    陆峥被关入冰窟死牢之中五天了,却半点没有见到要释放他的影子。

    期间,独孤离情来了一次。

    破天荒的,冷面酷少年,扛着凶刀无极,一路面带微笑,性格之大变,叫一干护卫心惊胆战,就怕他步上他爹的后尘,也走上了走火入魔的不归路。

    事实上,这位冷面酷少年只是因为心情太畅快,而一时没有绷住罢了。

    陆峥一看独孤离情那笑容,先是一阵恶寒,旋即就是狂喜,扒着因独孤离情的到来而特别打开的小窗户,急切地问:“是不是魔主醒来了?我就说了我什么也没干嘛。离情你可真够义气的,是特意前来告诉我好消息的,还是顺便把我弄出去的?你姐姐呢?她没有误会我吧?”

    陆峥噼里啪啦问了一大堆。

    任何人上门求亲之时,竟然背上刺杀老丈人的名头,都会像陆峥这般,不怎么淡定的。

    哪想独孤离情,挂着那像是画上去的喜悦笑容依旧,嘴里却慢慢说道:“陆峥,你便安心在这冰窟死牢待着吧。我家那位父亲始终没有醒来,气息也是时有时无,万魔窟中怀疑你暗中下毒的不计其数,而也有小部分人觉得是你用了你最擅长的幻术,我嘛,倒是赞成另外一种说话,那便是你趁我和舅舅不注意,偷偷捅了我父亲一剑。”

    晴天霹雳骤然劈在头顶,陆峥嘴巴哆嗦了好几次,才拿震惊的目光死死盯住眼里没啥笑意的独孤离情,问他:“你不会真的这样傻这样天真吧?我怎么可能做下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更何况,我就算想做,也躲不过你与冯大管事的眼睛吧?独孤魔主更是神功盖世,乃圣阶三星!怎么可能被我偷偷捅一剑?”

    陆峥就差没有直接问独孤离情:“你们都是傻子和白痴吗?这么明显的漏洞,也想不到。”

    “呵呵。”

    独孤离情难得笑出了声,许是因为不常笑的缘故,笑得有点僵硬,叫人听了恶寒更甚。

    独孤离情眉毛一皱,眼睛一鼓,愣是强自做出了一副无辜的模样。

    “不久前,你刚刚与武圣二星的傲云宗闵云打成平手,身上又有宿着剑灵的流火剑如影随形,如此,要捅我父亲一剑,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总归,我父亲也才圣阶三星嘛。与那闵云相比,修为也没有高到哪里去。”

    没有你妹!

    陆峥怒目而视,可惜独孤离情也是个铜皮铁骨,根本不以为然。

    说罢,独孤离情便带着僵硬的愉悦笑容,扛着大刀,施施然转身离开了。

    离开前,独孤离情终于说了一句真话,只是那真话压缩成一线,幽幽飘到陆峥耳边,只让他一个人听见了。

    “你要抢我姐姐,便是你找死,千不该万不该,我姐姐竟然也心悦你,所以,便只好委屈你,快些去死了。”

    陆峥听得目眦欲裂,总算明白独孤离情脸上那笑意是怎么来的了。

    原来,这是盼着他赶快疯赶快是啊!

    这一刻,陆峥甚至怀疑,独孤离情这个超级姐控,为了干掉他、抹黑他,特意给自己的父亲下毒或者暗中捅一刀。

    难不成冯大管事是独孤离情的同谋?

    陆峥忍不住放开自己的思维,越想越气闷,越想越憋屈。

    可是,自己的儿子和大舅子合谋暗害下手,与自己不中意的上门求亲的伪女婿心中不满通通捅一剑,一对比,人人都更愿意相信,是陆峥对独孤舒河下的黑手。

    若不是因为事情尚且没有完全调查清楚,又因为陆峥与独孤蚁裳的特殊关系,这会儿陆峥早该被各种魔鬼一般的惩罚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四面不透风也什么都看不见的严寒冰牢,却不能阻隔白天与黑夜里各种凄厉惨嚎,中间还夹杂了不少疯癫大哭大笑。

    无疑,进了冰窟死牢的,临处死前,都要必经一个过程,那便是被锁住修为,重新成为凡人,各种酷刑折磨,肉身与精神一起崩溃,直到变成不知痛苦的傻子和疯子。如此,这历经了所有痛苦却已经不知什么是痛苦的犯人,便可以浑浑噩噩地被结束掉自己的生命了。

    耳边听着各种各样的可怖声响与绝望惨叫,身在四面封闭、寒气直冒的狭小空间中,真叫人如置身炼狱之中一般,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在陆峥所待着的狭小冰牢中,各个角落都布满了划痕与抓痕,浸入寒冰之中的刺目鲜血,更是四处可见。

    可以想见,这座狭小的冰牢的前主人,临解脱前,是有多么的疯癫与可怜。

    万魔窟作为魔道之首,折磨人的手段如此凶残暂且不表,此时此刻,置身其中的陆峥,只觉度日如年。(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