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百章 不测风云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心中突然蹿起的暴躁与愤怒,迅速冲击独孤舒河的识海与心房,他全身一顿,再眨眼,磅礴气势无可遮挡,顷刻间,以独孤舒河所在的王座为中心,无匹气流轰然爆发。

    万魔大殿中,寒冽魔气骤然汹涌,黑雾笼罩,人若置身修罗地狱。

    无尽的鬼哭与惨嚎,隐于黑雾魔气中,若隐若现,叫人心悸。

    陆峥三人暗自警戒,就怕独孤舒河突然暴走。

    半炷香的时间过去,独孤舒河突然一闭眼,几乎是立刻,大殿之中所有可怖的修罗魔氛一瞬消散,整个大殿恢复如初,前一秒的鬼哭与惨嚎以及种种异象,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陆峥三人齐齐呼出一口气,手心都有一些潮湿。

    三星圣阶的独孤舒河,一旦发威,整座万魔大殿将顷刻化为非烟,他们三人则无一例外,非死即伤。

    好在,独孤舒河的走火入魔之状,只持续了一小会儿。

    随之,独孤舒河整个人如一潭冰水一般沉浸了下来,整个人的气息平静无波。

    只是再抬眼,独孤舒河的双眼之中却掠过一丝红光,看向陆峥的目光带上了杀机。

    独孤舒河这般沉寂的杀机,比之方才暴烈奔腾的修罗地狱,着实更加骇人些许。

    陆峥一愣,有些头痛,预感到自己这一场求亲,可能要失败了。

    但,这又有何妨?

    陆峥要娶的是独孤蚁裳本人而非她的爹,她的爹不同意,固然叫人无奈可惜,但,两人若是两情相悦,其余外物与无关之人,大可不必太在意。

    “魔主,不知可否允许陆峥见一见蚁裳?”苦逼的陆掌门,心中想法虽硬气,但在现实面前,还是不得不稍微低一下头颅,譬如要见心上人之前,还是需向心上人的老爹请示一二。

    独孤舒河脸庞狰狞了一瞬,眼中除了杀机之外,闪过一抹厌恶与不耐烦。

    大抵是因为本身求而不得失了爱妻的缘故,这位独孤魔主每每走火入魔之时,最不喜的便是有情人在他面前情深意浓,哪怕是单方面的秀一秀恩爱,也叫人分外讨厌与排斥。

    独孤舒河烦躁地挥了挥手,话都懒得说一句,示意陆峥自己滚去见独孤蚁裳便可。

    一旁的独孤离情与冯准两个,也在同时躬身告退。

    谁也不敢在随时要走火入魔的独孤舒河面前久待。

    陆峥以为,自己这就算躲过一劫了,赶忙弯腰退走。

    却在这时,大殿之外,一阵凉风吹过,恰恰拂过陆峥的衣摆袖口。

    陆峥不甚在意,他有功体傍身,哪怕这等平地冷风?

    却不想,这阵风却是要人命的。

    “砰!”

    一阵气流破空的巨响,王座之上的独孤舒河,本就处于走火入魔边缘的独孤舒河,突然就跟抽风了一般,竟猛地自王座上腾地站起,身行一闪,冲到陆峥的面前,双手一按,便将陆峥定在了原处。

    陆峥不明所以,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突然的变故,也叫还未完全撤走的独孤离情与冯准反应不过来。

    便见抽风的独孤舒河,脑袋往前,几乎挨上陆峥的脖子,眼微眯,鼻翼扇动,狠狠嗅了嗅。

    与此同时,大殿之外又是一阵凉风吹拂而过,正站在大殿门口的陆峥,理所当然地成了这一阵凉风的主要吹拂对象。

    独孤舒河顷刻疯得更加厉害,丝毫不知男男也有别一般,整个人往前猛地一倾身,差点与陆峥面贴面。

    “魔主?您这是?”

    陆峥都快被独孤舒河给吓尿了,就怕这位老丈人走火入魔之时有一个毛病,那便是生吞活人。

    独孤舒河到底没有将陆峥生吞了,他只是再次借着凉风的尾巴,扇动鼻翼,在陆峥身上使劲地嗅了嗅。

    旋即,独孤舒河神情开始变得有些恍惚,沉默许久,两眼略微无神地缓缓望向陆峥,呢喃了一句:“你身上有一种味道……”

    陆峥:“……”

    难不成,这也是老丈人走火入魔之时新的一种表现形式?生吞活人之前,要先使劲嗅一嗅,看看这个即将被吞的猎物好闻不好闻?

    头大的陆峥将求救的目光转向边上看热闹看了许久的另外两人,哪想,独孤离情分外幸灾乐祸,甚至给了他一个“我乐见其成”的微笑表情。

    最后,还是冯准稍微有点良心,试探性地往前走了一小步,朝着独孤舒河叫唤了一声:“魔主?这陆掌门的身上,是有什么不好闻的味道么?要不,属下带他下去梳洗一番,免得污了魔主您的眼睛和鼻子。”

    冯准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寻常一插嘴,顷刻便惹来独孤舒河一个凶兽般的狠戾眼神,立刻将冯准吓得面色一白,大退好几步。

    彻底孤立无援的陆峥,面色却在逐渐发红发紫,因为独孤舒河突然再度发狂出了一个新高度,竟然双手死死掐住了陆峥的脖子,且越掐越紧,大有将陆峥一把掐成两截的架势。

    “嗡嗡!”

    陆峥背后的流火剑,发出剧烈颤动,一阵铿鸣,自动出鞘,便要护住。

    就在这时,死命掐人脖子却还没有忘记不时使劲嗅一嗅的独孤舒河,大呼两声:“你!你!”

    没等独孤舒河“你”出个所以然,这位旷世疯魔的独孤魔主竟然毫无征兆地“哇”一声喷出一大口黑血。

    黑血溅了陆峥满脸,然后陆峥便眼睁睁瞧见,刚刚还大杀四方差点掐死他的老丈人,身躯一颤,轰然倒下。

    “魔主!”

    冯准大叫,抢着上去,赶在独孤舒河坠地前将人死死扶住,可这时,独孤舒河已经完全没了清醒的意识。

    陆峥愣在原地半响,旋即怔怔转头看向尚且浮在半空之中的流火剑,用眼神问它:“我的祖宗,这是你干的吗?”

    没等宿在流火剑之中的剑灵受气包争辩,慢悠悠上前几步看了看自家老爹伤势的独孤离情,缓缓回过头来,面无表情地问陆峥:“怎么,原来你是来刺杀我父亲的么?”

    “怎,怎,怎么可能!”

    陆峥说话都不利索了,一把将半空中浮着的流火剑抓回手上,暗自死死捏了捏。他就怕,独孤舒河是流火剑所伤。

    与陆峥心意相通的受气包,此时自剑鞘之上冒出一个脑袋来,嘴巴委屈地瘪着,眼泪汪汪道:“主人,我啥也没干啊。”

    准确的说,流火剑正准备出鞘护主,结果,独孤舒河自个儿就先吐血倒下了。

    陆峥对受气包还是信任的,赶紧便对眼神幽幽的独孤离情果断地又说了一句:“我就是来求亲的,怎么可能是来刺杀魔主的?”

    将独孤舒河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个遍的冯准,咬着牙抬头,一面叫人喊大夫,一面喊人捉住陆峥。

    “魔主身体一贯康健,每每走火入魔时,往往是身体状况最佳之时,怎么可能自个儿吐血?所以,便一定是你反抗之时伤到了魔主!”

    冯准眼眶血红一片,激动地说罢,立刻对闻声赶来的几十魔修吩咐:“将此人关入冰窟死牢!锁了修为,严加看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