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精分魔主
    万魔殿又分外殿和内殿,未得魔主召见者,除非是强如云中怪,否则硬闯只是找死,且就算作死了千百回也破不了内外殿之间的重重阵法。

    此时,悠闲自在漫步了大半个外殿的陆峥,正抚着自己的下巴站在外殿深处,皱眉思索着自己应当如何踏入内殿。

    强攻?那自然是不成的。递拜帖?此时再递拜帖,估计是找死。那么智取?可是智取的对象是谁,总要来个人给他继续忽悠吧?

    就在陆峥苦苦思索了一炷香的时间之时,得到黑鹰报信的大管事冯准,自远方袖手飘来。

    姗姗来迟的冯大管事,径直飘到陆峥的面前,将他自脚底到脑袋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旋即探索的目光定在了陆峥的腰腹处。

    冯准问道:“胆是有多肥,心是有多大,陆掌门方才如此肆无忌惮,将万魔窟当成了逆苍派的后花园?”

    “大管事您说笑了,陆峥只是一时太情不自禁,一激动,行为便略微有些不可控,所以,实在没忍住,便采取了一些笨办法。有什么不对之处,还望大管事海涵。”陆峥斟酌道。

    对独孤蚁裳的这一位亲舅舅,陆峥还是很客气的,也很尊敬,自觉说话还算得体。

    但,陆峥说话再得体,也架不住他的确是偷偷闯入的事实。

    冯准脸色不能算难看,但也不能算好看,抱臂撇嘴,良久方才露出一丝敷衍的笑容,开口问道:“不知陆掌门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冯准未在第一时间叫人将陆峥叉出去,已是看在外甥女独孤蚁裳的面子上。但若叫他平白放陆峥进入内殿,又是不大可能的。

    陆峥自然晓得冯准心中所想,微微一笑,脸上显出郑重的表情,诚恳道:“大管事,我是上门求亲来了,还望大管事看在蚁裳的份上,有所通融。”

    冯准一脸被雷劈了的样子,嘴唇哆嗦好几次,方才把话说完全。

    “你说你是干什么来了?”

    “求亲。”

    似乎还嫌不够刺激,陆峥笑眯眯地加了称呼,又重复了一句:“舅舅,我是来求亲的。”

    “不,我看你是来找死的。”

    没等冯准自极度震惊中找回自己的声音,独孤离情先从回廊转角走了出来,嘴一张,毫无波动的冷酷嗓音便充斥了整个小天地。

    肩上扛着凶刀无极的独孤离情,看起来煞气非常,衣衫猎猎,一步一杀机,那冷厉的眼神,见者肝颤。

    陆峥却是面色如常,甚至露出了几分亲近之意,笑呵呵道:“是离情呀?许久不见了,小伙儿还是这么酷帅,不错哦。”

    独孤离情被陆峥那一声亲热的“离情”给弄得全身一抖,原本冷酷无匹的气势顿时散了一大半,但却依旧拿着一双不太友善的眼睛死死盯着陆峥的脸。

    “蚁裳可在?”

    陆峥左右看了看,神色僵硬的冯准,面色冷酷的独孤离情,一看便是谁也不愿意放他轻易进内殿,于是,他便只好迂回一点,先见独孤蚁裳,再透过独孤蚁裳去拜见老丈人独孤舒河。

    哪想,陆峥这么一点迂回的愿望,顷刻就被破灭了。

    “我姐姐不在,你回吧。”

    “没关系,那我找独孤魔主先。”

    陆峥自是不信小舅子的说辞,便只好勇敢一点,率先直面最大的困难。

    “怎么,你还真的是来找死的?”独孤离情眉一跳,嘴角掀起一点,似听了全天下最大的笑话一般。

    冯准亦在一旁,开口道:“陆掌门,请回。”

    就在这时,远远的回廊深处,又飘来一人。

    飘来之人,一副精英仆从打扮,脸上的笑容像是画上去的一般,彬彬有礼,却没有什么活力。

    来人先朝独孤离情与冯准各自禀报一声,然后方才将目光转向陆峥的方向,微微欠了欠身。

    “少爷,大管家,魔主有令,要见陆掌门。”

    “陆掌门,魔主正在万魔大殿等着您,请吧。”

    陆峥这时真想暗自吐槽一下,他这取名废的老丈人,取个名字真是够随便。好在,他家蚁裳的名字,还算正常。只是稍一细想,“蚁裳”两字的含义,还真是叫人欲哭无泪。

    陆峥你是按下心中的遐思,一拱手,朝冯准与独孤离情两个告了个别,然后便

    冯准与独孤离情对视了一眼,旋即,他二人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受召见的,跟在陆峥身后,也往万魔大殿而去。

    不多时,众人齐聚万魔大殿。

    领路的仆从躬身告退,而暗黑色系的大殿之中,独孤舒河一人,一身玄色宽袍,独坐高高在上的王座之上,眼神冷厉,睥睨而来。

    独孤离情与冯准,先朝独孤舒河行了个礼,然后便安静站到了一边。

    陆峥暗自吸一口气,压制住猛地再次狂跳起来的小心脏,一抬眼对上独孤舒河那一双冷酷如冰的眼睛,不由再吸一口气,旋即,镇定了心神,弯腰垂首,以示恭敬,然后开口道:“许久不见,魔主依旧气势无双,叫人仰望,真叫人不敢直视。”

    “说人话。”对于陆峥的恭维,独孤舒河不为所动,淡漠如水地开口道。

    陆峥见自家老丈人这状态,似乎并不是走火入魔时的疯癫模样,当即放心不少,眼一闭一睁,开门见山。

    “魔主在上,逆苍派陆峥,特来求亲,求娶大小姐独孤蚁裳。”

    陆峥声如落地惊雷,铿锵,而震撼。

    独孤舒河却只是淡淡地掀了一下眼皮,似对陆峥的开口求亲,毫无意外一般。

    但,不意外并不代表要答应。

    独孤舒河缓缓转目,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的一只手掌,似乎在研究什么一般,但偏偏他神色淡淡,叫人看不出虚实。

    偏偏独孤舒河这一番模样,与蓝不悔时常会有的举起手掌缓缓转动十分相似。

    陆峥这一刻福至心灵,心中思索:大抵天下间冷酷嗜杀之人,都有同一个癖好,那便是喜欢不时瞻仰自己嗜血的手掌,以此找到些许快感,并同时做好了随时出手催命的准备。

    陆峥额头上滚下一滴汗水来,暗自戒备的同时,脑子迅速转动起来。

    就在独孤舒河那只蛰伏如凶兽的手掌,缓缓开始举起之时,陆峥眼睛一眯,心中众多思索一瞬消散,只留下自己的初心,再上前几步,愈加郑重,摈弃各种杂思奇巧,开口道:“魔主!实不相瞒,陆峥心仪蚁裳许久,而蚁裳对我,亦是有情有义。所以,陆峥今日前来求亲,虽举动莽撞,却是真心,还望魔主成全。”

    “真心?”独孤舒河冷眼微抬,终于正眼看了陆峥一次,对他嘴里的真心,却是不置可否。

    这世上,有真心的人多了去了。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道爱你时,你是独一无二的瑰宝。天道不爱你时,你便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草狗。如此,命运掌握在天道之中的芸芸众生,有无真心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不知为何,今日并未走火入魔的独孤舒河,突然就有些暴躁与愤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