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八十九章 魔鬼一样的师父
    尚且没有走上人生巅峰的陆掌门,刚刚小得意了一把,立马便遭了现实的一小巴掌。

    最近十数年,陆峥堪称顺风顺水,似乎摇身一变成了天道的宠儿。随随便便游历一座山头,阴差阳错地便能捡走一颗人人挣破脑袋的**蛋。意外坠入古墓得了地图找到阴都鬼域,莫名得了鬼域域主青眼,什么也没有付出,便得了一场轮回造化。与武圣二星的闵云一场生死斗,不仅没死还打了一个平局,顺便连跨两星,一跃成为尊者。想要扩大派门、广招弟子,立马来了两个免费新管事。

    心中不得意不畅快,那是假的。

    可没有想到,还没将这一连串的小得意压下去的陆峥,一转身,便在自己的小徒儿这里,狠狠栽了一个跟头。

    任你在外呼风唤雨、心想万事成又如何,天道给你诸多便宜,一转身,便可能给你挖下一个大坑,摔得人有苦难言,欲哭无泪。

    第一次做人师父的陆峥,终于意识到,人无完人,永远不要太得意太自满,总有一些人和一些事,是你不能随便对付的。

    天道这个小傲娇,永远不会真的对你掏心掏肺。

    陆峥心头将天道小人大骂了好几遍,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急中生智了一回,夸张的“啊呀”一声大叫出来,一把捞起徒儿,再度抱在怀里。

    陆峥将包袱推给只能作妖却不能自个儿张嘴争辩的无常天道,对莫冰崖大笑道:“虽然徒儿很自谦,但为师不得不说,为师有你这个徒弟,真是三生有幸啊!为师看你修为不涨完全不是因为劳什子的天资愚钝,这完全就是得了天道的宠爱与庇护啊!你便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所以,天道让你与众不同,叫你十数年不长大也不涨修为,便是想叫你……”

    急中生智的陆峥,终于扯不下去了,他觉得,自己果真不是当师父的料,除了让徒弟嫌弃,也就没有其他什么作用了。

    哦对了,他还有其他一点作用,那便是给徒儿插刀,哪壶不开提哪壶。

    “唉。”

    一时惆怅,陆峥不自觉便叹了一口气。

    却听怀中的莫冰崖糯糯的童音在再度响起,说了一句十分暖心的话。

    “师父在冰崖眼里,也是独一无二的。”虽然不怎么靠谱。

    最后一句话,莫冰崖聪明地没说。

    陆峥当时感动得都快哭了,再看怀中徒儿眼眶红通通却还不忘暖他心的小模样,一时又信心百倍起来,深刻觉得,自己这个师父,还是可以好好当一当的。

    心情几度大起大落,陆峥自己都忍不住好笑出声,对莫冰崖道:“遇着徒儿你,为师都快变成一个傻子了,对你师娘,对你师姐,我也没有这样上心过呀。”

    闻言,莫冰崖大眼睛一闪,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纯真的笑容。

    陆峥心中更暖,叹息道:“当人师父,当人徒弟,咱们都是第一次,所以,咱们相互指教,一起努力吧!”

    “嗯!”莫冰崖点了点头,又恢复成了一张小面瘫。

    陆峥伸手捏了捏莫冰崖的脸颊,旋即,一把将莫冰崖放到地上,沉吟片刻,然后收了笑容,略微严肃地开口道:“为师不知道旁人是如何做师父的,但我想,大概严师出高徒,对比你师公和你师父我,你便知道了,所以,咱们先从最基础的洗心淬体开始。”

    莫冰崖眉头微皱,虽然他十年前便就有好生洗心淬体过,但是既然师父都那么说了,那便那样做吧。

    第一次当人徒弟的莫冰崖,无疑很是乖巧听话,师父让干什么,那咱便干什么,绝不反驳绝不反抗。

    陆峥很满意,当即就把莫冰崖拎到了一座高山下的冰泉中浸泡。

    陆峥道:“水生万物,其中,又以冰雪融化而出的水最为纯净,你在这冰泉中洗心淬体,必能事半功倍。”

    云中怪最爱的,便是将陆峥拎到瀑布飞流下修炼,而陆峥倒好,直接就把人拎到了寒冷刺骨的冰泉中,他也不看看,自己的小徒儿方才两岁。

    好在莫冰崖体内血脉殊异,体质特殊,到底没被陆峥折腾出什么大的毛病。只是,自此每逢寒冷阴雨天,莫冰崖全身骨头缝里都有一点刺疼感,那便是后话了。

    且说,莫冰崖一个小奶娃被泡在冰泉中,一动不动,先是被陆峥喂下几颗洗心淬体丹丸,排出了一点零星可忽略的体内渣滓,旋即,便被彻底开启了魔鬼师父模式的陆峥好好教导了一把。

    陆峥见莫冰崖果然对得起他那一张面瘫脸,从不喊冷喊痛,当即很是欣慰,也不管自己教导徒儿的方式是不是有些填鸭子似的胡来。

    抽刀断水,水火心经,心魔诀,异兽诀,阴阳五行剑,但凡是莫冰崖可以学的,陆峥通通给他灌输了个遍,他也不管如今的莫冰崖到底能吸收几分。

    莫冰崖适应力极强,除了最初头脑冒烟差点被撑死,之后他便学聪明了。师父要教什么,他便学什么,但至于是学一遍就丢还是走心地反复学习,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大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莫冰崖自冰泉中出来的时候,全身都冻成了冰棍,走过之处,三里范围内积水成冰,呵气成霜。

    尊阶一星的陆峥,站在莫冰崖身边,也忍不住寒冷刺骨地抖了抖,旋即,这位不靠谱的师父硬着头皮问徒弟:“徒儿,你感觉如何?”

    莫冰崖咬了咬雪白的嘴唇,几经犹豫,还是说了实话,缓慢道:“师父,我觉得我已经成冰人了,都没感觉了。”

    陆师父峥差点吓尿,当即抱起被冻麻痹了的徒儿往峥嵘峰狂奔。

    其结果便是,云中怪出手,抢救及时,以真气转化成小火,温养了莫冰崖一月有余,方才让莫冰崖冻伤的脏腑与骨肉重新恢复正常。

    陆峥被云中怪罚自瀑布下,封去修为被大水冲了一月。

    待莫冰崖康复,死性不改的陆峥,再次拎着自己的悲催徒弟,兀自往偏僻深山,进行魔鬼训练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