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意外来客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莫冰崖就差没有明说,陆峥这个师父就算一直没有想起他这个徒弟,也是没有问题。

    自己脑补了一大堆的陆峥,当即就想吐血,一激动,差点就把抱在怀里的莫冰崖给一把扔出去。

    好在这时,山脚下守山的魏五上山来报,说有两个熟人,想要见一见陆峥。

    陆峥干咳一声,顺着台阶,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狠狠捏了一把莫冰崖的屁股,旋即矜持地对魏五一点脑袋,也不问来人是谁,便道:“请上来吧,在大殿见我。”

    莫冰崖是乖巧惯了的,见自家师父有正事要做,自然不便久赖在师父的怀里,便十分贴心地道:“师父,我去继续帮忙了。”

    哪想,闷吞一口血的陆峥,神经搭错了一条,一时报复心起,他这哭包徒弟想要跳下去继续帮忙,他便偏不让,反而很是亲热地抱紧徒弟,亲亲密密地抵着徒弟的额头道:“来,好徒儿,咱们去大殿交流一下感情。”

    莫冰崖:“……”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魏五领着两个熟人踏入了逆苍派的议事大殿。

    来人还真是熟人,却不是怎么友好的熟人,竟是上一回不欢而散的邝天尺与顾心桐。

    “你别误会,我们就是来看一看,并没有别的意思。”

    或许是怕陆峥不欢迎,顾心桐一上来,便急忙解释了一句。

    旋即,三人相对无言好一会儿,谁也没说话。

    在陆峥心中,对邝天尺与顾心桐其实并没有多少讨厌,但也实在喜欢不起来。若不是因为这二位是先掌门段秋峰的前同修,他根本懒得搭理。

    大概在邝天尺与顾心桐心中,对陆峥也谈不上多喜欢,若陆峥不是段秋峰的继承人,估计这两人对陆峥也是看也懒得看一眼的。

    说到底并没有什么交情的三个人,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晓得说什么好,最怕的是多说多错,自己一张嘴便要闹矛盾,一时之间,大殿之中,场面十分尴尬。

    顾心桐暗自咬唇运气,偶然间目光对上坐在陆峥怀中面无表情的莫冰崖,当即眼睛一亮,就跟找到了突破口一般,露齿先笑了笑,夸奖的词张嘴就来。

    “这小娃,长得真是玉雪可爱,大眼澄澈,目光坚毅,五官亦甚是饱满灵气。相由心生,该是个十分乖巧懂事的好孩子。”

    有人夸赞自己的徒儿,陆峥自然还是高兴的,刚要客气几句,顺便打破沉默。却不想,邝天尺那个棒槌终于没忍住,一张口就说了一句煞风景的。

    “小娃上殿,还坐在一派之主的怀中,不笑不讨喜,僭越,无礼,成何体统?”

    邝天尺一张嘴,便是大杀器,一串刺耳的词不要钱地蹦跶。

    陆峥脸立刻就黑了,若不是莫冰崖这个小面瘫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摆,估计他得直接提着剑将人杀出去。

    “两位这一回又是来做什么的?”陆峥吸了好几口气,方才让自己没有大骂出声。

    “我们就是来随便看看。”

    顾心桐赶在邝天尺再次开口之前,狠狠地瞪了一眼他,旋即话一出口,便意识到自己说的有够废话,看陆峥脸色依旧不好看,顾心桐咬了咬唇,扯出一丝苦笑来,放低姿态,接着道:“其实,咱们也没有多大仇恨不是么?说来,因为秋峰的缘故,我们三人还是有些因果的,该好生相处才是。”

    陆峥拍了拍莫冰崖拉着自己衣摆的小手,没好气地皮笑肉不笑道:“顾前辈真会说话,说的也是大实话,但我怎么看,某些人根本不是这样想的呢?”

    这个“某些人”,自然就是指邝天尺这个时常气得人要吐血三升的棒槌了。

    这两人,一个是不用点都会炸的棒槌,一个是惯于和稀泥但其实内心里只偏袒自己的同修的偏心眼,与这样的两人,陆峥还真的很难好生相处。

    顾心桐也知道邝天尺只要一开口,那结果便只能是一个,再一次的不欢而散。

    所以,这一回,顾心桐索性一把将邝天尺推开,低声说了一句“还当我是同修,你便闭嘴”,然后,这位顾前辈上前一步,挡在陆峥与邝天尺之间,避免这两人越看越不顺眼。

    顾心桐如此这般,陆峥的脸色终于放晴些许,语气也好了不少,客气起来。

    “顾前辈前来,是有什么事么?”

    顾心桐温婉一笑,摆手道:“当不起陆掌门一声‘前辈’,如今几十年过去了,陆掌门已经是尊者了,而我与邝大哥不过是皇阶修为,说来,实在是应当与陆掌门行大礼的。”

    顾心桐这么一说,她身后的邝天尺浑身一震,老脸都红了。他这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再在陆峥面前叫嚣。

    陆峥如今已是尊阶一星,而他与顾心桐,一个是七星武皇一个是二星灵皇,加在一起,也不是陆峥的对手。而陆峥能容忍他们俩人,并将他们两人请进大殿单独相见,已经是纡尊降贵了。

    在这真气江湖,尊阶强者何时对皇阶这般客气了?

    这么一想,棒槌了大半辈子的邝天尺,竟然突然开了一回窍,红着老脸自顾心桐身后跳了出来,拱手作揖,结巴道:“真是恭喜你了,都成尊者了。”

    好好一句话,愣是叫邝天尺说得像是挑衅。

    顾心桐略心焦,伸手狠狠拧了一把邝天尺的胳膊,低声呵斥:“我不是叫你闭嘴的吗?”

    邝天尺很是委屈,又不敢跟心上人呛,只能干巴巴地解释道:“我这不是没忍住吗?可我也没有说什么错话啊?”

    顾心桐郁闷得掐死邝天尺的心都有了,可她到底是个温婉的性子,这样的事,如何也做不出来,便只能拿一双水一样的眸子瞪着邝天尺。

    邝天尺心仪顾心桐已久,暗恋多年愣是没敢开口,现在被心上人那样娇嗔的一瞪,顿时有些腿软,眼神闪烁,害羞地想要收回目光,却又不舍得。

    一时之间,好好一座肃穆的议事大殿,倒冒出了不少粉红泡泡。(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