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悲催的师父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指望就连自己真正的小徒儿都懒得教导的陆峥,会心软开恩,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却不知那肖华小少年,是脑袋少根筋还是从来没受过什么打击的缘故,一时之间,竟然还别样的执着了起来。

    妖修刚把肖华提到一边站好,这娃却自己又跑了回来,继续磕头,嘴里也没有闲着,一个劲地推销自己:“掌门,师父,师父!我的天资不错的,年前我爹爹带我到附近的修者城镇测试过,有中品资质!且我天生力大,又勤奋,做您的徒弟,不差的!而且,我爹爹会把所有财富,上交给您!”

    陆峥并没有将那肖华小娃的话听进去几分,对于那小娃擅自改动称呼也没有什么心境上的起伏,对于肖华嘴中的人间财富连嗤笑都懒得。如此,倒不是他如今成名了便多了几分大人物的矜贵自持,只是,有谁规定,随便来一个娃,他便要收做徒弟的?

    所以,这娃爱磕头,便让他磕吧。权当是锻炼脑门肌肉了,且指不定这精贵的娃磕着磕着就醒悟了开窍了。

    这时,陆峥感受道一道淡淡的目光定在自己的身上,旋即那道视线又淡淡地移开了,陆峥挑眉望过去,却见那视线的主人竟是自己那安安静静的哭包小徒弟。

    这个哭包,果真血脉太殊异,时间划走十年又十年,他却只从襁褓里的小婴儿,长成了两岁大小,如今这娃,依旧是当初跟着水溟溟上山时的那个模样,看起来依旧只有两三岁的奶娃模样。

    此时,这个哭包小奶娃,安静地站在燕十三师兄弟两人身旁,帮忙打着下手,或双手捧着偌大一个测试球,或帮忙递一递记录册子,有时候也自己上手捏着毛笔记录,偶尔没事便一动不动充当背景板。

    或许是因为这哭包长得太小的缘故,又因为他几乎没有什么表情,众多想要入门的小年轻们便当他是个空气,没给什么特别的眼神注视,有的甚至私下里咬耳朵,来了一句:“看那个小娃娃长得那般可爱,却没什么活力,该不会是个傀儡娃娃吧?”

    不知为何,听了这一句悄悄话的陆峥,当即就有些面红,总觉得自己犯了什么天大的过错一般。

    他也的确是有过错的,放着徒弟,一忽视便是十数年。

    众目睽睽之下,陆峥大步走过去,一把捞起过了该有十年他并没有关心过一字半句的莫冰崖,抱在怀里,笑眯眯,尽量慈善又和蔼道:“小哭包,怎么这样懂事呢?没有跟着你小师姐到后山练功?”

    莫冰崖大眼眨了眨,然后极缓慢地转了转黑黝黝的眼珠,顶着一张面瘫的玉雪面容,糯糯道:“师父。”

    当时,陆峥的心便要化了,心中更加羞惭。

    还不等陆峥张嘴说些什么,被落在一边的肖华屁颠颠跑了过来,皱眉嘟嘴,看起来,十二三岁的人了,比之两岁大的莫冰崖要娇气了太多。

    肖华一张胖脸苦兮兮地,嫌弃地将莫冰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然后开口认真道:“掌门师父,这就是你徒弟?看起来,就跟个不会好好说话的傀儡娃娃一样,表情也少,怎么就是你徒弟呢?”

    陆峥眼角抽了一下,并不搭理肖华,只抱着莫冰崖转了个圈,然后提高音量对全场炫耀道:“呵呵,这就是我徒弟,我唯一的徒弟,可厉害了,也很懂事。”

    在场机灵的,立刻就晓得,陆峥对他这唯一的徒弟,是十分宠爱的,有想要入门的,当然立马吹捧讨好地说一两句,素来会来事的妖修们,更是挤眉弄眼地吹着小调大笑起来。那肖华却来劲了,竟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往地上一躺,又是踢腿又是滚圈圈,大吵大闹道:“师父,您怎么收个傀儡娃娃啊?有辱您的英名,师父!我不服!我不……”

    陆峥眉头跳了起来,终于忍受不了了,招手对两个妖修道:“这样的奇葩,以后不要随便放进来,赶快叉出去。”

    两个妖修虽然并不知道“奇葩”是什么意思,却并不妨碍两位动作迅猛,一个抬起手刀果断将哭闹不止的肖华给劈晕,另外一个妖修则摸出一柄三叉戟来,抬手将晕过去的肖华叉在三叉戟上,然后,就那样举着,往山下走去了。

    陆峥看得一乐,心想,我这哭包徒弟应该不生气了吧?

    在陆峥心中,总觉得莫冰崖还是当初那个在襁褓里哭声不止的可怜小娃娃。

    结果,陆峥低头一看。

    马丹!他这面瘫徒弟,一双眼睛根本半点没有甩那肖华一丁半点,反而正在睁着大眼望着燕十三的方向,面无表情,看起来却很像是想要继续去帮忙的架势。

    陆峥对自己徒弟的淡定,简直服了,一拍小徒儿脑袋,笑了笑,旋即觉得自己还是该说一些亲近的体己话的。

    于是,陆峥斟酌了半响,开口问哭包徒弟:“徒儿啊,你现在修炼入门了么?修炼上可曾遇到什么困难?生活上有什么烦心事否?你大胆的,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告诉师父。为师纵使不是无所不能,但自信,还是可以为了徒儿好生刻苦钻研的,有什么问题,咱们一起解决,有什么难题,咱们一起攻克。”

    苦了陆峥,每日里不是修炼就是修炼的脑袋,绞尽脑汁,方才想出这么一番自觉可亲的温柔话来,饶是对着独孤蚁裳与陆青灼,他也没这样费力思索应当如何说话来着,却不想,他的徒儿只是缓缓转回了脑袋,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陆峥略受打击,不甚甘心地压低声音又问了一句:“徒儿,你真的没有什么难题想要请教师父的吗?”

    莫冰崖那小面瘫脸微微皱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给了陆峥会心一击,开口道:“修炼上的困难,有师公,生活上的问题,有师姐。”

    所以,面瘫小徒儿的潜台词就是,陆峥这师父,就是一摆设啊,根本没有用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