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八十一章 破阵出山
    “啊!”

    突然的变故,发生太快。众人只来得及张大嘴惊呼,却快不过突然出手的白影。

    眼看白影就要一击得手,突地白影身后飘来两片黑色的羽毛,那羽毛一左一右迅速贴上白影,倏忽迎风暴涨,瞬间变成两扇盖天的翅膀,齐齐一扇,便将那偷袭陆峥的白影给“轰”的一声夹成了薄脆饼干,“吧唧”一声摔地上了。

    众人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这偷袭陆峥的白影不是别人,正是那貌似一直在昏迷的闵云。

    谁也没有想到,闵云还真的是没了节操,竟然装晕,也不知他装了多久。

    此时,陆峥刚刚晋级,又是出乎意料的连跨两星,修为自是略微不稳,出手还不能太顺畅。闵云突然便动手偷袭,不要脸的同时,也十分狠毒,完全一副置陆峥于死地的架势。

    好在,一直死盯着闵云的黑翼,第一时间出手阻止了。要说黑翼也是一个奇葩,竟一盯便是十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闵云多么的深情呢,十年时间,竟然从无松懈,盯着就不放。

    闵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偷袭会被九头鸟半路截下。

    也不知是真的被黑翼的两片翅膀给拍狠了,还是羞于见人,闵云脸朝下粘在地面上半响没有爬起来。

    黑翼大叫一踩,自闵云背上一踩而过,跨步来到陆峥的面前,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难得说了句不那么刺头的好话,道:“真是恭喜掌门了,以你现在的实力,灵武两道一起,拼了全力,与这闵云,也是可以一战的。”

    闻言,陆峥沉默了一瞬,直觉黑翼是没有吃药。自从他半蒙半骗将这九头鸟诓进逆苍派,这头老鸟便一直没给过他好脸色。怎么,今天突然就变了,先是主动出手救驾,这会儿又这般老实说好话。

    还没等陆峥疑惑出个头绪,便见闺女小土包开心地凑了上来,挽住他胳膊撒娇的同时,还不忘朝对面那只吃错药的老鸟递了一个既感激又羞赧的小女儿笑容。

    当即,黑翼就跟吃了蜂蜜的傻熊一般,憨厚地舞了舞手,也是一片羞赧的笑容富浮上嘴角,最后,这头上千岁的老鸟竟然还红了脸。

    这下子,顿悟了什么的陆峥,简直想要一巴掌将黑翼给拍飞。他可真没兴趣给一头鸟当老丈人!而且,他家闺女还没长大好吗?

    陆峥正思考着要不要跟黑翼再打一场,便见那被黑翼又拍又踩的闵云,终于舍得自地面上爬了起来。

    闵云一动作,汇聚所有注目礼的,便是他了。

    众目睽睽之下,闵云倒是能屈能伸,一抹脸,一抖袖袍,选择性失忆了一般,先冲要上前的徐长风和闵青灵等人摆了摆手示意没事,然后一转身,掠过黑翼,对陆峥一挑唇角,高人风范依旧,更露出细微的笑意,拱手道:“真是江湖后浪推前浪,陆掌门天纵奇才,实在叫人佩服不已,恭喜了。”

    对于闵云这不痛不痒的恭贺,陆峥嘴角一扯,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画皮笑容。除此之外,陆峥是一句话都欠奉。

    他人要和你装,你却并不一定也要跟着一块儿装。毕竟,有的人乐意做伪君子,还有的人却是宁愿做真小人。

    陆峥的不识相,叫闵云有些下不来台,几次吸气、抬手,大有一冲动便将陆峥的脖子给扭下来的冲动。

    最终,在云中怪若有若无的一个眼神扫过之后,闵云并没有那么干,更何况,悲催的,他现在就算真的敢当着那一位杀神动手,却并不一定便能成功得手。此时的陆峥早已今非昔比,与他也不过只相差了七星,并且陆峥还是难以预料的掌握了异兽诀的灵武双修。

    闵云越想越怨怼,越想越怒不可遏,熊熊怒火在心中翻腾,焚烧五脏六腑,脑袋在快要爆炸的边缘,偏偏,要命的,他还不能干干脆脆地发泄出来。回想纵横灵武大陆的这么上千年,他闵云何曾有过如此狼狈不堪的时候?

    偏偏,周遭急着出山的修者们对闵云却没有那么体谅,一见闵云诈尸一般,能偷袭能说能笑,便当没事了。

    既然没事,那还傻愣着做什么?真当他们这些吃瓜群众好欺负么?被困傲云山十载,已经够长的了。

    眼看闵云修为大降,元气大伤,焦急出山的一众道修与魔修,说起话来也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闵老宗主,你既然已经苏醒了,那么,还请体谅我等一二,速速将这劳什子的护山大阵给解了吧。”

    “就是啊!山下黄花菜都凉了,我等却还被困在山头当野人,闵老宗主你也行行好吧!”

    “我说闵云,你该不会因为与陆掌门生死斗不如意,所以便丧心病狂地想要拉着我们一起陪葬吧?”

    焦急的修者们,越说越难听,傲云宗的一些弟子一冲动,差点与这群修者打起来。

    闵青灵咬着嘴唇冷笑,高声道:“不是还有无所不能的云老先生么?难道说,先前云老先生只是在吹牛?真的临到了破阵的关头,云老先生却也晓得知难而退了。”

    “青灵!”

    徐长风轻喝一声,拉住师妹的手腕,这才叫闵青灵没有继续难听的说下去。

    对此,云中怪只是“呵呵”笑了两声,举起自己的一只手掌缓缓转了转,根本懒得搭理闵青灵的叫嚣。

    傲云山上,噤若寒蝉片刻,旋即,大部分修者就跟没有听到闵青灵先前的话一般,依旧围着闵云打转和质问。

    这时,云中怪方才不咸不淡地开了一句口,状似无意地呢喃道:“这宰个把武尊,可比强攻破阵,要有趣多了。”

    且不说云中怪口中的“个把武尊”到底是指谁,闵云却是乖觉得可以,为了保命,终于迅速地动作了起来,竟然抢先大叫道:“本座实在羞愧,这便给诸位将守山大阵解开。”

    说着,闵云没事人一样,利索放血,利索念口诀,利索地将困了上千修者十年的守山大阵给亲自解开了。

    阵法一解,众多修者便像是笼子里放飞的小鸟,初时略迟疑,紧接着便完全放开了翅膀,展翅高飞,飞得一个比一个高,一个比一个远。

    不多时,傲云山上便只剩下小部分势力,如土著傲云宗,如逆苍派,如万魔窟,如莫家,如鬼哭囚牢,如阴诡门。

    闵云隐晦地瞥了一眼阴诡门的方向,对上蓝不悔嘴角那一丝似笑非笑,头一次觉得略亲切。他以为,这蓝不悔还是他暗中的好下属,而此时此刻蓝不悔选择带着阴诡门一起留下,便是想暗中为他效力助拳。

    感动的闵云,却丝毫不知,蓝不悔早就在这傲云山上,背叛了他一回。

    同样感动的还有陆峥,独孤蚁裳与莫子风以及秋迟等人会留下,那是因为与他有情义在,而蓝不悔会留下,便是出乎意料了,但仔细去想,陆峥又觉得没有那么意外。

    蓝不悔算是他的一位比较特殊的朋友了,随时可能会动手杀了他的朋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