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史上最大渡劫团
    传闻傲云宗的守山大阵,乃是出自一本残破古籍,殊异得很。若是用错了别人的血来破阵,最终将会导致大阵爆炸,爆炸的威力能夷平灵气氤氲的傲云山,更能炸飞傲云山上的所有修者,哪怕那修者是个圣阶。

    所以,如此一个一旦用错解法便会危险重重的大杀器,怎么可能随便滴个血就能轻易破开?而且,怎么滴血,怎么让大阵吸收这个血,那是个问题,也是傲云宗的不传之秘。

    据传,平常时候,傲云宗的守山大阵是护山的,关键时候,那便是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催命刀。

    头上悬着这柄催命刀,脑子再傻的,也不敢再放任身旁脑子魔障了的小伙伴再去寻找劳什子的鲜血。

    也不是没有人将刀架在傲云宗等人的脖子上,只可惜,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三言两语便大干了数场。而那始终严肃一张脸的徐长风,说话做事也很诚恳,带头送水送营帐,贴心地邀请一众暂时出不了山的修者们不分道魔,通通暂住。至于破阵,那就呵呵了,他徐长风是闵云的徒弟不假,得没得真传两说,没继承和闵云一模一样的鲜血却是真的。饶是闵云的亲生闺女闵青灵,身体内流淌着的鲜血,那也和闵云不是完全一个样啊。

    一众道修魔修无奈,打也打乏了,骂也骂累了,便只好干站着静等。

    这可是极有可能被载入灵武大陆史册的大传说,堪称史上人数最多一同渡劫的一次,虽然真正渡劫历劫雷的,其实从头到尾只有那么一个。

    这坑爹的陆峥,这不给力的闵云!好好一场不该有悬念的生死斗,愣是因为闵云起初轻视不愿轻易叫陆峥受死,而生生一波三折,变故频频。最终,人家陆峥拿命拼出了个平局。至于是不是同归于尽,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

    只是,陆峥与闵云两人之间的胜负结局,说到底,关他们鸟事?

    一众黑脸雷公一样的吃瓜群众,唉声叹气,十分后悔自己一时心痒跑来傲云山。他们就该学那隐山门,万事不上前,时刻归隐,不问世事。

    可,被殃及的憋屈池鱼们再后悔,此时此刻,也只能干等着先。

    怨念横生中,日落月升,风过无痕。

    时间静静流淌,在焦急的修者们层层围观注视下,九天之上的劫雷倒是越劈越稀疏,但却丝毫没有间断的意思。

    又是三天三夜过去,起初密密麻麻劫雷劈落导致的烟雾漫天看不清楚情状的状况终于得到缓解。

    刚刚可以用神识探查浓烟滚滚中的场景,众人便迫不及待地齐齐凝神望了过去。

    只见粗壮劫雷劈落的核心地带,两道分不清谁是谁的焦黑人形盘腿坐在地上,面目全非,气若游丝。

    劫雷一视同仁,上一秒劈了左边这个,下一秒便劈右边这个。

    这下子,因为劫雷天降,灵气混乱影响了神识探查的诸位修者,凭借肉眼根本判断不出快成焦炭的两个人形谁是谁。

    众人都为着俩焦炭的性命走向狠狠捏了一把汗,就担心倒霉催混在其中的闵云混在其中一命呜呼,连累了他们。

    又是七日过去,劫雷依旧在落,焦炭人形虽然气息渐弱,却始终坚挺地挂着最后一点活人的气息。

    一众眼睛盯得快要脱眶的修者,终于暗暗松一口气。

    有人无比庆幸地嘀咕:“好在这俩焦炭,一个是武圣二星,一个是早年得了千年龙吐珠异象加持的双修怪胎,轻易都不可能马上死,看来,我等还能多活一些时日。”

    事已成定局,豁达的修者也不少。有的修者,干脆就地盘腿,打坐冥想,参悟起修炼大道来。

    赵鹰与燕十三两个,早拉着木重天,往边上对练去了。

    也有的修者,本身是做一方掌舵的,干脆就在傲云宗借了个偏殿,拉上自己的心腹开始盘算回去之后应当怎样重塑神威收复势力。

    而有的修者,比较杞人忧天,骤然想起五十年后还有一个要命的甲子之约,当即就拉上与自己交好的其他门派其他修者,开始商量五十年后应当怎样应对沧离大陆的来犯修者。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叫一声,眉目一开,喜形于色,恍然大悟地高声道:“咱们当中,不是还有一个比之闵老宗主强悍了不止几条街的存在吗?”

    刚刚平静了些许的傲云山,再度炸开了锅,众人齐齐一愣,旋即一阵喧哗,纷纷吞咽着唾沫,小心翼翼地望向逆苍派那一堆人修与妖修混杂的僻静地带。

    没了掌门坐镇的逆苍派,无论是人还是妖,似乎都别样的淡定,该干嘛干嘛,有说有笑,甚至到了饭点便摸出吃食生活,到了夜晚便倒地睡觉,真是叫人看着……十分欠抽。

    此时,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逆苍派当中最神在在的那一个身上。

    逆天的大杀神,众人期盼的目光所汇聚处,云中怪半眯着眼,老神在在正搓麻绳给小徒孙哭包拴蚂蚁玩。

    虽然面瘫一样的莫冰崖并没有拿麻绳拴蚂蚁玩的独特爱好。

    陆青灼这个做师姐的,十分疼爱小师弟哭包,一看师公搓的麻绳太粗糙,当即就撒娇道:“师公,师弟的手小,您这麻绳再搓细致些,不要把哭包的小手伤着咯。”

    “好嘞。”

    隐形徒孙奴的云中怪,立刻笑咧咧答应了一声。

    一众正等着云中怪大发神威强攻破阵的修者,已然风中凌乱,良久吐不出一字半句来。

    众人也是直到现在才惊异地发现,陆峥与人生死斗的时候,竟然还带了一个两三岁的小奶娃!而更叫人惊异的是,妈妈呀,杀神竟然在搓麻绳!还拴蚂蚁?这是搞笑吗!这都要被关在破山头混吃等死了,这群人居然还有闲心来搞笑!

    无数人的心中,神兽在狂奔。

    若不是云中怪是在场唯一一个实力甩开闵云几条街的存在,估计大部分都想冲上去使劲摇晃他那一刻神奇的脑子。

    而这个时候,为了安全出山,众人不分道修魔修,态度都是奇好。只是在孤僻冷漠随时要废掉武圣的大杀神面前,焦急的众人都扮起了娇花,面上笑得再灿烂再美妙,内心却是十分羞涩踟蹰的,就怕自己贸然张口去求,不讨好不说,还要落个被废手脚的下场。

    最终,还是一个魔修大能大着胆子,快步上前,先朝云中怪恭敬一弯腰,旋即十分有眼色地夸赞了一句:“云老先生,您这俩徒孙,一看便是人中龙凤,天资卓绝,将来成就必定不低啊!”

    大概是魔修的话说到了云中怪的心坎里。

    只见一般不搭理外人的云中怪,懒懒抬了抬眼,也没特意折磨人,直接大赦天下一般地宽容仁义,开了尊口道:“不就是想要我出手,强攻破阵么?”

    “正是!还请云老先生不要客气,放开了杀!”

    魔修太高兴,忙不迭地点头如捣蒜,越说越激动,导致最终将“攻”说成了“杀”。(未完待续。)【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