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殃及的池鱼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谁也没有想到,陆峥与闵云两人之间的生死斗,会是如此收尾。

    正至精彩处,却戛然而止了。

    武圣二星的闵云,没能干死小小一个陆峥。皇阶八星的陆峥,却极有可能最终坑死所向披靡的闵云。

    而这一切,全是因为陆峥不要命地战中晋级,挖了好大一个坑。

    陆峥当时听云中怪讲起劫雷劈错人劈死人的段子,只是当个可唏嘘的传闻,如今,这个传闻应验在了闵云身上,陆峥当场便仰天发出三声狂笑,惬意十分。

    “哈哈哈!”

    丧心病狂的狂笑声中,数十道劫雷密密麻麻劈落,更多劫雷在九天翻滚,旋即,毫无间断地狰狞落下。

    滔天的狂雷,却挡不住陆峥畅快的大笑。而陆峥发疯一般的大笑,很有一股甘于对手两败俱伤同坠无间地狱的疯狂。

    饶你是个叱咤风云的二星武圣又如何?一旦被第一道劫雷误劈,接下来,所有劫雷都会排着队将你招呼,待劫雷止住,这闵云,再牛逼,不死也要脱层皮!

    而修者自皇阶八星晋级到皇阶九星,劫雷一旦降下,最少也要劈个三年五载,且一道比一道更强悍更要命。更别说,陆峥还是个充满了变数的灵武双修。

    因而,谁也不知道,这场突如其来的劫雷到底会持续多长时间,或许三年五载,或许十几二十年,或许更多。

    如此,陆峥与闵云之间的生死斗,以出乎意料的结局落下了帷幕。对战双方不分胜负,都在被雷劈,且情况都不怎么乐观。一个重伤晋级,说不定下一秒没被劫雷劈死便是被自己玩死了。另外一个,意外被雷劈,不被活活气死,也极有可能被劫雷劈死。这样的状况,还打个毛。

    有傲云宗弟子自是不服的,张嘴叫嚣陆峥太卑鄙,嘴里说得义愤填膺,替自家老宗主万万不值,双脚却牢牢钉在原地,不敢上前半步。

    逆苍派这边,自从与山海妖市公开结盟,一众妖物便将峥嵘峰当成了自己的家,对陆峥,不当半个主人也是当主人的老丈人看待,这会儿对方一骂,还不等赵鹰等人爆发,这一大群黑压压的妖物先炮仗一般的炸开了,当即张嘴就回,唾沫横飞。

    “我家老宗主本来已定胜局,却不想这陆峥输不起,竟暗自引来本属于自己的劫雷,强行终止比斗不说,竟还将我家老宗主陷于死地不得脱身!如此卑鄙小人行径,真是叫天下正道名门唾骂!”

    “滑天下之大稽!尔等既不承认我家掌门是正道名门,那么正道名门的唾骂又算得了什么呢?道不同不相为谋!姓闵的,自己没有品德,又没气运,还脑袋被驴踢过似的蠢笨无知,被我家掌门算计,那不是活该吗?本就是生死斗,落得这个下场,只能说是姓闵的技不如人,活该!如此,尔等竟然还好意思在这里狂吠叫屈?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满门不要脸!”

    谁能比妖市的妖物们骂得更难听?当即,傲云宗率先开喷的小弟子,便被一众伶牙俐齿的妖物们骂得眼眶通红,快要哭出来。【www.AiQuXs.coM】但,历来高高在上的错觉又哪里容得了他们轻易退缩?

    一时之间,逆苍派与傲云宗对骂不断,眼看双方对这一场生死斗的发展与结果争论不下,当即一个个的心头火冒,便要拔刀抽剑,撸袖子动手。

    一些无关门派,纯粹是来看戏的,自然不愿意过多掺和,眼看闵云与陆峥说不得双双都得丧命雷劈下,为免沾染麻烦,半道便想撤走,却不想,这一撤却撤不了了。

    这时,傲云宗现任宗主徐长风站了出来,绷着脸,略微歉意地告知大家伙一个事实:“守山大阵已开启,除非老宗主亲自滴血解阵,否则,我等谁也出不了这山。”

    “什么?!”

    “徐宗主!你这不是存心搞笑么!”

    “若是那姓闵的,一个运气不好被陆峥招来的劫雷给劈死了,那我等岂不是得被迫跟着一块儿陪葬,在你这傲云山待到老死?”

    立刻的,心头火冒的修者们越来越多。

    傲云山上,一片愁云惨雾,怨气滔滔。

    骂闵云的有,骂陆峥的也不少。

    这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群众们,这才彻底醒悟过来。原来,被坑的不止闵云那个老不死的,还有他们这些真正无辜的池鱼。

    所以,看戏有危险,围观需精神啊!

    然而,一众吃瓜群众醒悟得太晚。

    像是独孤蚁裳与莫子风这样,确实不想撤走的,是少数。更多人担忧起闵云的生死来。

    “闵老宗主!”

    “闵云!你还活着吗?活着就吭个声啊!”

    “姓闵的!你快将你的血滴几滴出来!”

    “咔嚓!”

    吼声夹杂落雷轰隆声,瞬间响遍傲云山山头。

    知道的,这是在嘶声呐喊寻生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菜市场大妈大爷引颈高歌。

    傲云宗的守山大阵,传承有千年,出了名的坚固难摧,又有闵云这个武圣阶别的高手定期滴血维护,那防御结界便就更加牢不可摧了。除非有超越闵云一大截的高高手出手强攻,否则,这数千人还真得一生一世被困在傲云山上。

    当然,修者被困山头三年五载乃至十几二十年,其实不算要命。许多年不吃不喝,对修至王阶的修者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只是,如今这山头,带着修为未至王阶的徒子徒孙来看戏的老怪老修一大把,他们倒是饿不死,可是他们修为低浅的徒子徒孙,早晚得被困死啊!

    而且,好事前来围观看戏的,大多背后拖家带口,或掌一方势力家族门派,或在势力中任要职。这一消失便是十数载乃至几十载,等到他们终于能够出山,黄花菜都凉了。彼时,自己辛辛苦苦经营大半辈子的势力,还能是自己的么?

    而最关键的是,几十载岁月之后,闵云万一要是被劫雷劈得渣都不剩了,那么无论多少年过去,他们依旧出不了山啊!

    一些心志较脆弱的年轻修者,一时面色凄凄,眉眼间化不开的愁绪与后悔快要化成了实质。一个等着回去跟情郎成家生娃的小女子,更是掩面痛哭,直呼:“天杀的!老娘要是不回去,那张郎是不是就要跟着隔壁的阿花私奔了呀?天杀的闵云!天杀的陆峥!”

    倘若活人的怨气也能杀人,估计陆峥与闵云两个早死千八百回了。

    不是没有着急的别出心裁,往劫雷劈落的边缘一扑,便要满地扒拉,希望找到闵云流淌下来的一点一滴零星鲜血。

    可这疯狂举动,很快便被同行的小伙伴死死劝阻了。

    可破阵的血,那能是一般的血吗?

    更别说,万一找到的鲜血是陆峥的怎么办?就算奇迹般地,真的找到了闵云流淌下来的血,那血就真的有用了吗?

    徐长风口中所谓的“除非老宗主亲自滴血解阵”,不过是避重就轻,事实上,要破阵,哪有那么简单。(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