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百七十章 生死斗
    修为差对手一大截怎么办?对手是个不爱动脑的蠢货又怎么办?

    那就出奇制胜!

    只见,被闵云活活劈成两半的陆峥,竟然在身躯往后一仰间,左右裂开的身体各自化成一个新的陆峥,齐齐一跃,冲到闵云的面前。

    闵云要是胆子再小一点,当场便会尖叫出来。

    因为骤然变化而出的两个陆峥,一左一右迅速出剑,各刺闵云左右的同时,竟然“噗嗤”一声在烟雾中变成了两头张着血盆大口的虎头豹尾高大异兽。

    躲过了两剑快攻的闵云,却躲不过两头异兽地瞬间一偏头,一左一右死死咬住了他的肩膀。

    “啊!”

    闵云痛叫一声,后退间被脚底下一颗石头所绊,差点就此栽倒在地。

    这时,但见天降燃烧陨石,铺天盖地地直朝闵云兜头盖来。

    而在每一刻急速坠下的陨石之上,均贴满了密密麻麻的黄色符纸。

    刚遭了符纸伤害的闵云,心头一紧,迅速忍着满身伤痛敏捷闪躲,如电光闪烁,迅速穿梭陨石暴雨中。

    闵云的动作十分快捷,反应也快,根本没被半颗陨石砸中,心中正得意猖狂,眼尾不经意间一扫,却见众人都在拿看疯子一样的目光看着他。

    他甚至听到远处傲云宗的一个小弟子,皱眉嘀咕道:“老宗主不会是尚处于幻术中吧?否则怎会这般状若疯狂?”

    另一个小弟子,同样皱眉,嘀咕着回了一句,道:“那陆峥什么也没干,就是对着老宗主笑了笑,老宗主居然便如遭遇传说中的远古凶兽一般面色大变,上蹿下跳,这般表现,实在是……”

    实在是什么,那小弟子实在说不出来,是不敢说,也是不好意思说。

    自己宗门的老宗主太丢人,做弟子的,都觉得面上无光。

    边上,有好事的诸如莫子风等不怕闵云的修者,更是毫不客气地大笑出声,你一言我一语,极尽挖苦之能事,直把闵云说成了是一个见着对手抱头便逃窜,没打就闪避的胆小鬼。

    听到这一切的闵云,僵硬转头,掉头再看,漫天的陨石与符纸顷刻化烟消失,远处,陆峥好整以暇抱臂而站,流火剑连剑鞘都未出。而他先前所见,根本全是幻觉!可腹部的蚀骨疼痛,为什么又那样清晰?

    闵云低头再看,在他的腹部,螺旋褶皱依然存在,血流不止,白骨可见,一如往昔。那么,他便是中了陆峥的算计。他是破出了幻中幻不假,可却不是因为他自己破解的,而是因为陆峥这个施术者主动解开。

    比起先前的幻中幻,陆峥新施展的幻术便是现实与虚假相结合,在闵云的面前,虚假的幻象与真实的世界两相叠加,便叫他短时间内大意了,根本分不清真实与虚假,这便叫他不自觉做了回他人眼中的莫名其妙突然疯癫了的傻子。

    对闵云来说,漫无止境憋屈十足的幻中幻终于被自己破解掉,那么,所谓的幻术便该彻底结束了。如此,谁能想到,刚出幻境,马上又入另外一个幻境?

    陆峥便是利用了他思维上的漏洞,给他设下陷阱,让他丢尽颜面!

    陆峥根本就是利用了闵云性格上的缺陷,自视甚高以及轻视对手,他从来不会以为自己会在同一件事上栽两次跟头。

    想通这一层,闵云嘴唇颤抖,全身哆嗦,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抽死过去。

    这时,陆峥慢悠悠开口道:“闵云,若我是你,我立刻便挖个地洞自己钻进去。”

    如此丢人现眼,可不就是干脆自己埋了自己?

    而陆峥要的,便是闵云如跳梁小丑一般,丑陋不堪的面目曝光在众目睽睽之下,受尽嘲笑。

    幻术对上比自己修为高太多的对手,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实质用处,既杀不死对方,也不能给对方重伤,除非对方是个思维极度单“蠢”的傻|逼。闵云显然不是傻|逼,他最多被幻术困住一时。

    中了幻术的闵云与不断耗费真气施展幻术的陆峥,只会陷入一个谁也讨不了好谁也获胜不了的僵局。而这僵局却也只能维持一时半刻,时间一长,陆峥必定因为脱力自动解除幻术,或因闵云修为全爆强行冲出幻术。其结果,无一不是陆峥惨败。

    所以,陆峥打一开始便没有存着以幻术了结战局的打算,他只是想要以幻术狠狠地让闵云丢一次脸,若是能顺便伤到闵云一丁半点,那就更好了。

    事实上,陆峥的战术很成功。闵云骨子里的固执偏激,导致他就算意识到不对劲,亦一路自负到底,对陆峥的轻视,造成了现在的后果。

    若是平时,面对一个根本不会被精神技法所击败的武圣二星强者,陆峥根本不会选择这样磨人的毫无实际效果的幻术攻击,但对闵云,陆峥是存在执念的。执念便是为自家的闺女出气!为此,多耗费点真气,在真正的大战之前多拉一点仇恨,又有什么关系呢?

    “啊!”

    捂着腰腹伤口的闵云,大喝一声,指尖燃起黑火,黑火猛烧,终于以自残的方式将自己的腹部伤口烧烂止住了不断溢出的鲜血。

    缓缓抬起脑袋的闵云,面如恶鬼,狰狞可怖,一龇牙,数十柄黑剑出现在他的周身。

    陆峥眉眼一戾,竖起的双瞳恢复如初。

    彻底丢弃了轻视心的闵云,一旦认真起来,任何幻术都是不易起效果。

    此时的闵云,便是认真的闵云。

    陆峥手中流火剑发出铿锵尖鸣,似兴奋,似迫切。

    面前白光一闪,毫无征兆,闵云连人带剑,出现在陆峥的面前。

    “砰!”

    众人眼睛一花,巨大的碰撞声已然响起。

    “砰砰砰!”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迅速碰撞,半空中,地面上,高空中,身形百变,不断交织的剑影锐光,唰啦啦洒下一片剑雨。

    闵云周身的黑剑,自有灵性,柄柄发出咆哮,如猛兽出笼,迅速冲向陆峥。

    闵云本人更如蛰伏的远古凶兽,终于苏醒过来,动辄山崩地裂,天地变色,猛一挥剑,猛一扫袖,摧枯拉朽,直指陆峥周身要害。

    “咔嚓。”

    不甚明显的清脆断裂声,是陆峥额前一缕长发被闵云黑剑一剑削成两截,几乎是立刻,又是一声“噗嗤”响起,却是陆峥的额头因为躲避不及,被闵云数剑交织,一下子剑光划过皮肉,留下半寸长的血口。

    鲜血顺着脸颊流淌,最终流过唇角边。

    差点就被开了瓢的陆峥,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腥甜的血迹,眼中红光一闪,身形骤然加速,直朝闵云冲去。

    闵云狰狞一笑,黑剑如臂使,一手操纵数柄黑剑绞杀咆哮不止的奇形异兽,一手捉剑,直刺陆峥周身。

    陆峥是不要命了,闵云是铁了心要收命,两人越打越是胶着,到最后,双双狠辣尽显,不躲不避,只攻不守,你砍向我脑袋我便剁向你脖颈,两人血斗,皮肉翻飞,毫不相让。

    这时,两人之间真正的生死斗方才正式拉开帷幕!(未完待续。)